<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六章 擂台风云
    那黑胖子因为个头不高,所以显得格外粗壮,秋意渐浓的天气,穿着一条宽松的练功裤,上半身光着膀子,露出层层叠叠的肥肉来。

    而那肥肉之上,则满满当当,全部都纹了刺青。

    这刺青,乍一看凌乱无比,但认真打量,却还是能够瞧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胸前、后背和双臂。

    胸前这一团,却是一出笼猛虎,无端凶戾,而后背却是一花团锦簇的洛阳牡丹,至于双手,则是双龙探海,主要的图像都惟妙惟肖,而之间连接的,则是绚丽的花纹和符号,里面隐隐之间,蕴藏着莫名的气息。

    我们站在场间外围,前面正好是一起吃饭的那几个年轻人,冲着大姐彭流美而来的那个人,被同伴成为阿欢。

    他站在我们不远处,低声解说道:“此人身上的刺青,叫做‘阴阳绣’,正所谓‘阴阳绣,绣阴阳’,说的便是这个,刺青师将阴魂之法,融入针尖之上,刺入其中,那人的纹身便有了生命,活了过来,从而帮助他在修行上,得以快速发展……”

    旁人问道:“这人身上的刺青,可是彭流美小姐亲自稳上去的?”

    阿欢说道:“然也,这种‘三国争霸’,相辅相成的技法,整个行当里都没有几人能够掌握,她算是其中一个,要不然怎么说彭小姐相貌双全,世间难得呢?”

    他这边话音刚落,台上的黑胖子开始唱喏起来,高声呼喊着,朝着周围的人挑衅。

    然而因为是初次比斗,中国人信仰中庸之法,觉得“枪打出头鸟”,不愿意第一个出风头,又或者觉得太早出来,与人拼斗,实在是有一些不太划算,容易被车轮战,所以不管那黑胖子如何催促,都没有人站出来。

    瞧见这样尴尬的场面,作为场间主人,横塘老妖并未有任何的不喜。

    她坐在台上右侧,这儿并非擂台,而是贵宾席,除了她之外,还有其余五美,站立环绕,而在横塘老妖旁边,则还有今次请来的江湖名宿,几个老头,一看就知道气息浓郁,不逊于我之前见过的那些强者,

    霍家二郎也位列其中,只不过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西门越在旁边,至于查理杜,我却是瞧不见人在哪里。

    如此催促了一分钟之后,老杨出场了,他走到场中来,朝着台下这三四百人拱手,然后微笑着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诸位无人挑战,那么大小姐彭流美,就会嫁给这位台上的老兄——他倒是还没有婚娶,离三十五岁也还差六个月,是符合条件的……”

    那黑胖子听到,满心欢喜,问老杨道:“果真?”

    老杨点头,说对,我这边数十声,十声落定之后,你便可以抱得美人归了——唉,可惜可叹,台下数百人,竟然无一人可称之为爷们……

    无人出头,上面的应对之策果真爽利,直接让大美嫁给官方守擂人。

    办法不错,只不过老杨的这“激将法”,用得着实拙劣。

    不过再拙劣,也抵不住起哄,刚才一直在介绍阴阳绣的那位福建年轻人阿欢,在同行者的起哄下,终于耐不住了,高举双手,大声说道:“我来。”

    众人朝着他望来,而阿欢则即开人群,深吸一口气,人便落到了一米五高度的台上去。

    众人齐声,为这位胆敢出头,争当第一的年轻人喝彩:“好!”

    阿欢被众人欢呼着,却浑不在意,而是朝着右边方向的彭小姐那儿,遥遥一礼,表达了心中的仰慕之情。

    就算是江湖儿女,在这样的场合下,多少也还是有几分娇羞的,那彭小姐被阿欢这般一礼,脸颊飞霞,如同布上了红云一般,一直晕染到了耳根子那边去,而最是这般的温柔,看得台下男子纷纷屏气,心猿意马,气氛越发地热烈起来。

    阿欢冲着大美彭流美拱手之后,开始朝着横塘老妖这儿自我介绍:“叶冀欢,闽南人,今年二十五岁,未婚,我带了户口簿来,可以作证。”

    哄……

    众人轰然而笑,而横塘老妖则挥了挥手,说晓得了,不用出示你的户口本的,比试吧。

    阿欢冲着黑胖子拱手,说请。

    那黑胖子不但长得胖,而且还长得丑,獐头鼠目、乌面鹄形,与体型截然不同。

    他原本再等几秒钟,就可以抱得美人归的,而此刻,阿欢的出现让这美事成了泡影,自然是一肚子火气,甚至都没有与阿欢多作沟通,拱了拱手,就迈着脚步,冲将上来。

    他人沉,身型却灵巧得很,人如袋鼠一般,陡然而至,随后猛然一记掏心拳,砸在了阿欢胸口。

    这是一记极短的黑虎掏心,但来势汹汹,莫名狠辣,好在阿欢的应对也很及时,他双手架住这一拳,往后游绕几步,猛然顶住之后,开始回击。

    他与这黑胖子缠斗两个回合,马一岙便开口,低声说道:“太极的。”

    当今世间的修行者,不管何门何派,归本溯源,大部分都分为“三宗五秘”,八个流派——五秘,说的是“太极、丹鼎、玄真、剑仙和符篆”,而三宗说的是佛门禅宗、密宗、天台宗。

    那个叫做阿欢的年轻人,身手极为不错,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名家出身,应敌时,有着超出他年纪的沉稳和成熟,不紧不慢,不温不火,总是能够让那黑胖子屡屡凶狠的手段半途而废,而他那一个圈一个圆的卸力,也让黑胖子有些忙乱。

    如此缠斗,十几个回合之后,那黑胖子恼怒了,口中大吼一句咒文来:“婆卢吉帝、室佛罗愣驮婆……”

    话音刚落,那人的身上“轰”的一下,却有浓黑如墨的气息腾然而起。

    紧接着,那人的气势仿佛直接真涨了十倍一般,力气沉重,脚踩在台上,整个高台都有一些晃荡。

    而他的胸口,也浮现出一头无形猛虎来,张牙舞爪,随时都要脱笼而出。

    身后满地繁花。

    那人身上的阴阳绣,已然是见效了。

    激发了刺青力量的黑胖子仿佛变了一个人,有如狗熊一般,朝着阿欢生扑而去,而瞧见这等情形,阿欢也并不惊慌。

    他来自福建,对于阴阳绣十分熟悉,也知晓习性,此刻在台上,不慌不忙,与那黑胖子游走,并不让他能够一鼓作气地上,而是不断退却,围着高台绕圈子。

    他这般的应对,使得打擂比斗的观赏度大大下降,从让人热血的拼斗,变成了老鹰捉小鸡,一开始还无人出声,时间拖了几分钟,台下便有人不满了,纷纷起哄,而阿欢却并不在意,继续游走,马一岙盯着台上的两人,突然说道:“他赢了。”

    我一愣,说谁?

    马一岙指着那个叫做阿欢的年轻人,说道:“叶冀欢!”

    我有些不解,说为何?

    马一岙笑了,说且看。

    他话音刚落,却瞧见台上的形势风云涌动,只见一直回避,不与人正面交手的阿欢突然间陡然而动,上前而去,与黑胖子缠斗,两人的手交叠一起,如此推拿三两下,然后借力打力,猛然一推,却将那黑胖子给直接推倒在了台下去。

    这过程很快,特别是他猛然推的那一下,无比精妙,让人回味无穷。

    说起来,让黑胖子输掉的,并不是阿欢,而是他自己。

    是他自己心浮气躁,下盘不稳,而将他推下台的力量,却是黑胖子自己的,阿欢只不过是借了势而已。

    黑胖子下台之后,心中不服,爬起来又要上台,却给人拦住。

    他愤愤不平,大声喊道:“若是生死较技,我能杀他。”

    台下的人拦不住,而这个时候,那横塘老妖朝着他望了过来,冷哼一声道:“若是生死交际,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她在这儿的威势极重,黑胖子被她一瞪,有如凉水浇头,不敢再闹腾。

    老杨上前,宣布阿欢赢了,攻擂成功。

    不过阿欢一开头,接下来的人也不再犹豫,陆续又有三人上台来,与阿欢挑战,只不过阿欢别看人年轻,却是深藏不露,沉稳得很,连续三次,都将人给打下了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人上了台来。

    瞧见这人,马一岙的眼皮子猛然跳了几下,我也是满脸愕然。

    因为上来的那人,居然是马丁。

    这家伙,不是已经结婚,而且还有子女了么,如何胆敢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