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五章 横塘五美
    霍京霍二郎是那种天生自带光环的人,相貌出众,风度翩翩,穿着举止,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出来的——用一句流行的话儿来讲,叫做“贵族气质”。

    而他身边的那位助理查理杜唇红齿白,男生女相,也是颇为的引人注目。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的身份。

    大陆这边,因为政治气候的缘故,使得即便是有一些夜行者家族存在,但终究也做不大,而港岛却不同,此时此刻的霍家,有种古时门阀的倾向,无论是经济基础,还是组织实力,都是让人为之侧目和惊讶的。

    当时的江湖氛围,反而有点儿像是那个时候的娱乐圈一样。

    港澳台出身,无疑是多了一层光环的。

    如此的霍家,可抵得上一流的门派,而作为霍家新晋的话事人,这位向来神秘的霍京霍二郎,更是引人瞩目。

    虽然不知道这位当红炸子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到底是一个什么目的,但大家都对这位最近热度颇高的霍二郎充满期待和想象,都想要一睹为快,故而都纷纷围了上去,反而使得这边的舞台,多多少少有一些冷清。

    作为港岛霍家的二公子,刚刚被认定继承人的霍京,表现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来。

    对于这些热情招呼的江湖朋友,他显得十分谦逊,对每一个人都拱手微笑,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儿少年得志的骄傲。

    陪在霍二郎身边的,除了查理杜之外,还有一人。

    西门越。

    有这么一人陪在霍京身边,至少安全方面是没有太多担忧的,我至今还记得西门越两招就将我落入下风的情形,此刻想起了,还止不住地倒抽冷气。

    这个霍家近年来招揽的山门长老,是个顶厉害的高手。

    霍二郎被人引领着来到了会场上,与众位前来攀谈的人简单聊过几句之后,告罪一声,便进了大楼里面去。

    瞧着架势,应该是去拜会横塘老妖。

    旁边的马小龙忍不住说道:“我们过来,横塘老妖连面都不露一下,扔我们在这儿蹲着,这霍家的人来,待遇却是那般模样,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马一岙笑了,说你在这儿,好歹也好吃好喝招待着,还有大戏给你看,你就知足吧。

    马小凤则满脸沉醉地望着走进楼去的霍二郎,如花痴一般的呢喃道:“哇,好帅啊,简直是琼瑶小说里面走出来的人呢,这样的男人呢,简直就是三亿少女的梦啊……”

    我有些无语,说这话儿,只能代表你一个人的意见吧?

    马小凤却转过头来,对着朱雀说道:“梨落姐姐,听说你跟这位二公子差一点儿就成了,都是侯漠这个混蛋给搅和坏了的,对么?”

    呃……

    见到了霍二郎真人之后,我迅速地从“漠哥”变成了“侯漠这混蛋”,落差着实有些大。

    朱雀笑盈盈地说道:“倒也不能这么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不过我跟他也是好聚好散,并没有闹僵,依旧还是好朋友,怎么着,一会儿我帮你介绍一下?”

    马小凤惊喜地喊道:“真的?”

    两人逗着乐,而热闹也随着霍二郎的离开而终结,大家又都回到了台前来,继续看节目。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来得越来越多,能容纳两百多人的会场,居然都不够坐了。

    后面来的人,连桌子都没有,组织方无奈,去搬了许多的条凳过来,往场边一坐,也就凑合了。

    等到了中午十二点开餐的时候,大家发现,这一片,居然挤满了人,呜呜泱泱,一眼望去,仿佛三四百人一般。

    马小凤调笑自己的哥哥,说到底还是美人有吸引力啊,之前不是说来两百人就顶天了么?这会儿怎么多了一倍?估计有许多人,都是没有请柬的吧?哥哥,你可得小心了,竞争对手太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马小龙有些紧张,用手搓了搓脸,然后认真地说道:“我尽量努力。”

    十二点开饭,这么多人,自然坐不下,好在杨名山庄本来就是酒店会所,也有自己的餐厅,倒也能够勉强安排得下。

    和我们拼桌吃饭的,是三个来自福建、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聊到横塘五美,满脸兴奋,其中一人曾经与大姐彭流美有过交集,说道:“……她师从福建顶级阴阳刺青师甘三,曾经在福州待过几年,因为学习关系,经常有所露面,时人称颂,说她是‘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别的不说,这句话,我可以打包票,绝对不假……”

    一人笑了,说哎哟,瞧你那劲儿,就好像她彭流美是天上的仙女一样,夸张了,夸张了……

    另外一人说道:“对,我听说了,横塘五美之中,大美温婉,二美灵秀,三美端庄,四美明丽爽朗,而五美俊秀飒爽,千姿百态,各有不同,但单纯论相貌,当属四美楚小兔,端的是天生一张狐媚脸,宛如商纣之时的妲己一般,人间绝色。”

    最先的那人正色说道:“胡说,我觉得,若论第一美女,当属大美彭流美。”

    这时旁边有人不同意了,说你们说的这个,是相对的,如果说第一美女,北地不说,在咱们南国,最让人信服的,其实是那位霍二公子的未婚妻,哦,应该说是前未婚妻,秦梨落……“

    啊?

    三个年轻人听到,有些不解,说什么秦梨落,听都没听说过。

    邻桌插话的那人听到,不由得露出了高高在上的架势,说道:“秦梨落你们都不知道,嘿嘿,都是孤陋寡闻啊……”

    此刻流水席吃了过半,旁人听了,纷纷说道:“别卖关子,说来听听。”

    那家伙得人催更,方才来了兴致,开始说起了当日抢亲之事。

    只不过此人也是个半调子,道听途说的事情居多,一聊起来,颇多夸张成分,特别是形容我的时候,说我身高三丈,手中一根重若千钧的金箍棒,挥舞之间,霍家英雄纷纷退却,有人高呼,说“齐天大圣”……

    呃。

    我给这家伙说得脸都红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而旁边的马小龙、马小凤兄妹俩听到,则冲着我只眨眼,弄得我更是尴尬。

    好在也有明眼人,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开口说道:“太扯了,这个侯漠,原本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而已,倘若是真的有你说得那般厉害,为何不趁机扬名立万,扎旗江湖呢,当日之事,说法太多,此刻他销声匿迹,如鼠辈一般不敢冒头,就知道不过尔尔。”

    福建这小伙子也点头赞同,说对,估计也就是误打误撞而已。

    那“侯吹”听到,吹胡子瞪眼,说哼,不敢冒头?说不定人家就在这儿呢?

    质疑他的人立刻怼道:“你有本事,把人叫出来,我就信了你。”

    “我……”

    那人给一句话噎住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说话,惹得旁边一阵哄笑。

    不过很快,就没有人再注意到他,因为这个时候,老寿星横塘老妖出来给大家敬酒了,而陪着她一同出现的,则是她那五个即将出阁的养女。

    众人前来此处,大部分都是冲着这五位美女来的,有人虽然识得这几位美女,但未必每一个都见过,有的甚至一个都未识得,这回正主出现,顿时放下所有的心思,朝着横塘老妖那边望去。

    我也伸长脖子望了过去,瞧见横塘老妖容貌依旧,而她的身边,则拥着五位美女,当真是春兰秋菊,婀娜多姿,都是难得一见的绝色,而先前我们同桌吃饭的那年轻人形容,当真十分贴切,所谓“大美温婉,二美灵秀,三美端庄,四美明丽爽朗,五美俊秀飒爽”,一点儿错都挑不出来。

    我的目光掠过其余人等,落到了楚小兔身上,瞧见她依旧明丽如初,而因为此次盛会特别地打扮过了,穿着一件鹅黄色的修身长裙,显得更加的明媚动人。

    她的双眼如璀璨明珠,仿佛含着春水,从人群之中扫量而过,每一个与她对视的人,都有如沐春风的欢欣。

    天生尤物。

    我直勾勾地看着她,并没有从她的眼神里瞧见半分的悲切与哀伤,与昨日跟我通话的情绪截然不同。

    而就在我认真打量的时候,胳膊处传来一阵剧痛。

    这是朱雀在掐我。

    我赶忙低头,伸筷子去夹菜。

    横塘老妖今天是大寿星,出来敬酒,说两句场面话,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而五位养女的露面,也只是给前来打擂的青年才俊们一点儿刺激,让他们一会儿在擂台上,能够更加卖力一些,过犹不及,所以没多久就离开了。

    流水席之后,有人员过来收拾场面,而随后,台上开始热闹起来。

    一阵锣鼓响声之后,一个我颇为熟悉的男子老杨出现在台上。

    这个曾经用脑袋来撞我裤腰带的夜行者高手,在台上宣布打擂规则——首先一点是条件,任何三十五岁以下,尚未婚配的修行者,皆可以前来挑战;其次是规则,从大美开始,依次往下,挑战者需要战胜横塘老妖派来的守擂者,然后成为守擂者,无人挑战话之后,就可以完成比武招亲了……

    最后,他还说出了几项禁忌,譬如不得伤人性命,对方认输之后不得再攻击等等……

    又介绍了一下几位在场的江湖名宿。

    说完这些,他回身过去,一扬手,“铛”的一声锣响,比武招亲就正式开始了。

    首先角逐的,是大姐彭流美。

    而守擂者,则是一个超过两百斤的大黑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