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三章 同学重逢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久违的声音,我的心头荡漾了一下,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自从上一次楚小兔负气而走之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再联络过了。

    曾经很熟悉的两个人,如今却变得如此陌生,想一想,这事儿其实挺让人难过的。

    我没有说话,而电视那头,又传来了楚小兔的声音:“喂,喂,侯漠?马一岙,是不是没有把我电话给他……”

    我瞧见她着急了,终于没有再忍住,而是开口说道:“我在。”

    焦急的催促声停下了,而随之而来的,是紧张的呼吸,过了几秒钟,楚小兔再问了一遍:“你明天,会来么?”

    我说这个……

    楚小兔着急了,说:“你就说你明天到底来,还是不来?”

    我刚刚想要说“来”,然而脑子一动,却下意识地说道:“这个,我看情况吧——你也知道的,我最近在风口浪尖上,有点儿麻烦……”

    听到我近乎于“敷衍”的话语,楚小兔的语气骤然变冷,冷笑着说道:“对呀,我差点儿忘记了,你去了趟港岛,当着无数人的面,将人家霍家公子的未婚妻抢走了。呵呵,现在整个南国,但凡消息灵通一点儿的人,都在问,这个侯漠到底是谁啊,居然这么厉害——你现在风头很盛啊,想必不记得我是谁啦……”

    听到她的话语,我心里有些难过,解释道:“小兔,你听我说……”

    嘟、嘟、嘟……

    没有等我说完,楚小兔就挂了电话,我听着那“嘟、嘟”的声音,不由得长叹一声。

    最难辜负美人恩,如果说之前我或许还不确定的话,楚小兔的这一个电话,却让我明白,她对我,到底还是有一点情丝的。

    她也希望我明日能够出现在那所谓“比武招亲”的现场。

    如果是在西川的时候,没有争吵和误会之前,她这般表明心迹,我说不定就兴冲冲地去了。

    但人生没有如果,现如今的我,既然许情于秦梨落,就不可能做出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事情。

    因为,比起楚小兔而言,秦梨落更需要我。

    她于我之间,并不仅仅只是那一份约定,更多的,还有责任。

    我无法放下这些,跑去跟楚小兔谈情说爱。

    有些人,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我放下了电话,走到了窗台边,望着远处的街道和人群,莫名就多了几分惆怅。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一岙走了出来,他看着我,然后古怪地往后指了指,我瞧见化成一雀斑丑姑娘的朱雀站在了门口,这才反应过来。

    那小妮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怕是听到了我与楚小兔的对话。

    这……

    马一岙耸了耸肩,笑着回了房间去给自己化装,而朱雀则迎了上来,伸手拧我耳朵。

    我来不及反应,给她一下子抓住,扭了两圈,耳朵生疼,赶忙说道:“停、停、停,放手……”

    朱雀冲着我说道:“没想到啊,你还是个花花公子,这边爱着一个,那边又还勾搭着一个,来、来、来,你跟我讲讲,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我抓住了她的手,说道:“我的感情生活,还轮不到你来干涉吧?”

    朱雀朝着我瞪眼,说你怎么敢对梨落小姐姐不忠?

    我想起这些日子来两人之间的冲突,忍不住说道:“这样,你把她唤出来,我跟她解释。”

    朱雀咬牙,说不,她现在修行那“天妖无念”之法,正是关键时候,容不得半点闪失,我来替她问你。

    我说我跟你说不着。

    朱雀嘿嘿笑,说你确定?她虽然出不来,但我一会儿就去意识之海,跟她讲这件事情——我反正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到时候我怎么说,我自己也不知道哈……

    听到这话儿,我就像已婚男人被抓奸在床一样,苦笑着说道:“行了,我不去了不行么?“

    朱雀却来劲儿了,说别啊,我倒是想要去看看,到底是哪个狐狸精,敢勾引我们家小哥哥。

    说罢,她转身进了房间。

    我有些无奈,朱雀平日里的性子其实还是挺不错的,有的时候,我遇到什么修行上的问题,她甚至还能在旁指点一二,平日里虽然跳脱,但我说什么,她还是能够听的,也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是发了什么神经。

    朱雀化装完毕,马一岙把我叫了过去,在我与他之间画了一个古怪的圈儿,又撒了点金粉一样的东西,这才低声问我道:“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指了指外面,马一岙说道:“放心,听不到。”

    我这才说道:“我是成年人,喜欢和爱,这件事情我是能够分清楚的,而且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我也晓得……”

    马一岙笑着说道:“我们并非是老年人,只要荷尔蒙还分泌,就会做出许多我们都无法理解的事情,有的时候你认为自己会很理智,但最后你会发现,真正愚蠢的,偏偏也是你自己……”

    我说你讲的,是什么意思?我有点听不明白。

    马一岙没有再说,而是劝我道:“还是去一趟吧,就算不露面,好歹也知道前女友找了个什么人,你说对吧?”

    我说我跟楚小兔都没有开始过呢,谈什么前女友?

    马一岙说对,没开始过。

    他这般说着,脸却在笑。

    我有些无奈,天地良心,你们作证,的确是没有开始过,对吧?

    三人化装妥当,马一岙和朱雀的颜值拉低,一个变成了猥琐男,一个变成了雀斑女,而我则变成了一胖子,再穿一件蓝夹克,怎么看都是土里土气的,就算是熟人打照面,也未必能够认得出来。

    紧接着我们出了门,乘坐长途汽车,赶往横塘去。

    路上的时候,我跟朱雀做了沟通,而这个时候的她,跟知道这件事情时的第一反应截然不同,笑嘻嘻地说道:“你放心,我就是过去凑凑热闹,绝对不会乱来的……”

    我有些无奈,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但终究也只能选择等待。

    从潭州前往横塘所在的市区,然后又经过一番周折,两千年左右时期的交通着实有些落后,我们一直到了傍晚的时候,方才抵达横塘镇。

    横塘老妖的居所,在杨名山庄,一个位于镇郊的山坡之上。

    这儿也是请帖设宴的地址。

    不过时间是明天,而我们没有办法用自己的身份前往,自然无法获得杨名山庄的招待,只有暂时在镇子里的饭店落脚。

    朱雀是一个挑剔的性子,对于饮食,以及酒店的卫生都有要求,我们不得不找了一个条件不错的酒店用餐。

    没想到原本不算热闹的镇子,莫名其妙就变得高朋满座起来。

    包厢订满,大厅人头挤挤,到处都是人。

    我们等了五分钟,方才空处一个桌子来,服务员匆匆收拾完之后,扔了一份菜单,然后又给人叫走了。

    我在那儿点菜,询问朱雀的意见,两人讨论了一会儿,突然间听到门口处有喧闹声。

    我抬头望了一下,原来是客人过来,没有位置,跟店家在争吵。

    我并不在意,继续点菜,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却起了身来。

    他走到了店门口去,没一会儿,他却领来了两个人。

    马小龙,马小凤。

    我们第一届高研班的同学,而且与我们的关系特别好,没想到这才毕业没多久,居然又遇到了。

    马一岙显然是表明了身份,马小龙和马小凤坐下来之后,很是激动。

    马小凤低声问我:“你这个时候,还敢露面?”

    马小龙却拦住了她,说人多眼杂。

    几人憋着事儿,快速地吃完了饭,随后我们走出了饭店,朝着镇子外走去。

    走到了偏僻的地方,憋坏了的马小凤方才说道:“侯漠,我们在海南都听说了你们的事情,好厉害啊,居然敢去港岛霍家抢亲?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情种呢……”

    我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马小凤继续说道:“对了,这位,就是那位据说是貌若天仙的秦梨落秦姑娘?”

    她的热情让朱雀很高兴,伸出手来,说道:“认识一下,秦梨落。”

    她在外人面前的时候,都装秦梨落,而且还刻意与我保持亲密。

    马小凤与她握手,然后又问道:“对了,你们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找地方蹲起来么?我听说霍家的家主都气得心脏病突发了,正满世界找你们晦气呢,怎么跑这儿来了?”

    朱雀抱着我的胳膊,在上面掐了一把,我疼得厉害,却装作没事人的样子,笑着说道:“听说挺热闹的,过来看看——对了,你们怎么过来了?”

    马小凤指着旁边的马小龙,说:“听说横塘老妖有五个养女,个个眉眼如画,堪称绝色,我就鼓动着我哥过来,看看能不能捞一个媳妇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