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二章 你会来么?
    瞧见马一岙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就感觉到有一些不太对劲儿了,不过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横塘老妖才六十五?不可能吧,她看着得有八十了吧——八十岁的老太婆,比什么武,招什么亲?”

    马一岙瞧见我嘴犟,终于不再兜圈子了:“横塘老妖那老帮菜,自然没有什么人有胃口去品,但她有五个养女,却个个姿态动人,青春热辣,打她们主意的人,不知道多少,那老东西又不愿意得罪任何人,所以就趁着自己的寿宴,弄了一个比武招亲,既能给自己的养女们,找一个厉害的婆家,加强自己的人脉关系,又可以不用因为拒绝,而得罪谁——你看看,到底是成了精的老东西,这长袖善舞的手段,也是没谁了……”

    我皱着眉头,说楚小兔,也算是那五人之一?

    马一岙说道:“不但是五女之一,而且还是魁首,最大的彩头。”

    说完,他用下巴点了点在房间里睡觉的朱雀,说怎么样,要不要去,你说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容我想一想。

    马一岙说道:“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横塘老妖的寿宴,在后天晚上,所以不管如何,你明天都得做决定。”

    马一岙这次来,帮忙带了一部分噬心蜂的蜂王浆,以及蜂蜜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之前得到的大部分,都拿给王朝安老相识炼丹去了,还剩了一些,我就拿给父母来吃点儿。

    晚上的时候,马一岙想要在外面请郭大力和我父母吃饭,被我拦下了,既然有噬心蜂的蜂蜜,我就去买了些材料,在新家摆上一桌丰盛的宴席,包括之前在燕京扬名的酱猪蹄,还有羊肉炒饭,还有一些我比较擅长的小炒等,我都发挥了出来。

    菜出锅后,满堂增香,无论是客人郭大力,还是我父母,都满口称赞,而平日里食量并不算大的朱雀,也是连着吃了三大碗饭。

    吃饭的过程中,自然对郭大力又是表达了感谢,随后我发现一向安静的父亲连连喝酒,脸色有些红。

    我瞧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儿,有些奇怪,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问道:“爸,你怎么了?”

    我爸被这么一问,终于有了由头,开口说道:“那什么,大漠啊,我有一个想法,憋了好久……”

    我说你讲嘛,我是你儿子,还有什么说不得的?

    我爸听我这一说,终于将心理藏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原来他是想要开一个饭店。

    饭店不需要大,够他和我母亲的营生就行了——虽说我们给了两人足够的生活费,甚至还远远富余,但两人忙碌惯了,一时之间闲下来,反而感觉这也不对劲,那也不对劲,晚上躺在床上都不舒服,又不愿意去打麻将、逛闲街,而这一个多月来,我父亲在潭州这一带也算是熟悉,瞧见许多饭馆子的生意热闹红火,就动了心。

    说到厨艺,我的这些手段除了一定的天赋之外,还来源于父亲的教导。

    毕竟我父亲就是一个乡村厨师,平日里乡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需要办酒席的,都是他来掌厨,那手艺别人都是夸赞的,而且他不但大锅菜炒得好,小锅菜也很棒,几个特色菜,让人回味无穷。

    这想法,其实不管是父亲自己一个人的,我母亲也是很赞同。

    两人私底下,不知道商量了多少回。

    我听他们说完,心中有些难过,因为我到底还是忽略了他们两个人的基本需求,以为给了点钱,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却忽略了父母除了最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外,精神空间,也是需要填充的。

    对于他们的想法,我当然是没办法拒绝。

    而且有了噬心蜂蜂蜜的话,餐馆也未必能够亏。

    这时郭大力笑了,说你们还别说,这事儿也巧了,我正好认识一家餐厅,老板全家准备搬到魔都去,准备转让,地方还不错,您俩如果要是真有兴趣,改明儿我领你们去看看,人老板是我朋友,价格方面,肯定不会亏你们的……

    母亲听到,很是高兴,给郭大力夹菜,说哎呀呀,小郭真辛苦你了,什么事情都劳烦你。

    郭大力笑了,说您们是大漠的父母,这不都是我分内之事么?

    吃过饭,父母让我们去客厅坐着,他们忙着收拾洗碗,坐在沙发上,马一岙问郭大力,说这件事情,靠谱不?

    郭大力说靠谱是靠谱,到时候张罗,也由我来,只不过大漠,你自己怎么想的?

    我说道:“宋城离潭州,也算是远的,离南方省就更远了,而且潭州人这么多,那帮家伙就算是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查到这儿来的——我父母他们也有自己的需求,也有自己的人生,既然他们有这样的想法,我自然是要尽力促成,让他们开心的。”

    郭大力点头,说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办吧,你别操心。

    我对他表达了感谢。

    当天晚上马一岙没有走,跟我睡一房间,临睡前,他指着隔壁的朱雀,说这些天,有没有见过梨落小姐?

    我摇头,说没有。

    马一岙说你就不提一下么?

    我苦笑,说提了,不过她一听,就说是我烦她了,又哭又闹,后来又告诉我,说秦梨落神魂受损,在修炼一门叫做“天妖无念”的固神之法,至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气来,到了那个时候,她就去睡觉,让我能天天跟小情人腻在一块儿……

    马一岙皱眉,说这事儿,说起来有一点古怪啊。

    我说对,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她在说谎,但她的身份摆在这里,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猜不到,只能随着她,然后慢慢等咯。

    马一岙叹气,说唉,你这个,还真的挺麻烦。

    说罢,他又问道:“那明天,去不?”

    我有些心烦,说先睡觉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马一岙不再问。

    夜里睡觉的时候,我有闻到阵阵檀香,十分好闻,让人心神安详,莫名有一种空灵的感觉,而这些,则是从马一岙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种檀香让我烦躁的心情变得平静,不知道多久就睡了过去。

    夜里我罕有地做了一个梦,前面有一个女人在跑,我则在后面追,我一直都看不清楚那女人的面目,时而如同楚小兔,时而又如同秦梨落,有时候甚至又有点儿像是刘娜,不知道追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了,我冲上去,一把搂住她,准备亲吻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居然是马一岙……

    啊!

    如果前面的梦境,是美梦的话,这会儿绝对是噩梦,我吓得赶紧醒来,发现已经是清晨,而我身边空空如也,并没有瞧见马一岙的身影。

    我起了床,来到客厅,瞧见他从洗手间里洗漱出来,瞧见我,问道:“怎么样,想好没?”

    我点头,说走去,不管怎么说,去看看总可以吧?

    马一岙笑了,说你确定?

    我点头,说对,确定。

    他变得认真起来,对我说道:“如果决定去,我们就得谋划一下了——虽然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但黄泉引的劲头,绝对不会消散,而且南方省跟这边相隔不远,说不定会有探子过来的。”

    我说明白,该怎么做,你说就是了。

    马一岙说我出去一趟,买点东西。

    他离开之后,我父母起来,两人昨天跟郭大力约了早上一起去看转让的餐厅,母亲一边跟我交待早饭,一边收拾东西,我跟她说我准备离开一段时间了,她完全不惊讶,说行行行,小马一过来,我就知道你要去忙了,你去忙事业吧,爸妈给你赚老婆本,到时候才有钱娶老婆,你说对吧?

    朱雀是个可爱的性子,这些日子,跟我母亲倒是相处的很愉快,瞧见我母亲朝着我挤眉弄眼,盈盈地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父母出门了,等到中午的时候,马一岙采买了东西回来,而朱雀也起了床。

    我说起此事,朱雀扬眉,说这个时候,跑去参加寿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我勉强解释,朱雀说要不然就算了吧?

    我说这样,你留在这里,我跟老马去一趟,过两天就回来。

    我说这话,轻描淡写,就指望着朱雀答应呢,没想到她伸出了手来,挽着我的胳膊,说不,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

    果然,还是甩不掉她……

    我有些无奈,只有跟她说明,说我们是乔装打扮过去的,到了地方,让她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也千万别胡闹,朱雀满口答应,并不在乎。

    随后马一岙在房间里给我们三人进行了打扮,主要是他和秦梨落,两人实在是太显眼了,使得我反而变成了陪衬。

    事儿弄到一半的时候,马一岙的电话响了,他接过来,说了几句,脸色有些古怪,对我说道:“找你的。”

    我打扮成一胖子,脸上满是面粉,问道:“谁啊?”

    马一岙把手机给我,让我去客厅接,别打扰他们化妆。

    我拿着电话,来到客厅,然后问道:“喂,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久违的声音:“侯漠?我是……楚小兔,你,会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