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章 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
    (为@小道士茅平礼加更)

    瞧见这两个偷偷摸摸的黑影,朝着房间里摸过来,我先是有些紧张,随后则是满心疑惑。

    在我的视角里,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不但翻墙的动作十分勉强,而且并没有什么修行者的气息散发出来。

    瞧他们这模样,反而像是两个笨头笨脑的土贼。

    什么情况?

    我打量着外面,发现并没有什么接应的人,而这两个家伙则开始撬门了,便再也耐不住了,从二楼阳台直接跳了下去。

    我落到了院子里来,双脚垫着,悄无声息,而那两人围在门口,低声说道:“小心点,那两个老家伙说不定没有睡着呢,你动静别太大。”

    另外一个人压低了嗓子,说道:“放心,我的手艺,你还不信?”

    前面那人有点儿小激动,说你说说,他们家的钱,都存在哪里?

    另外一人又说道:“不知道,箱子里?我听说他家的钱都不爱存信用社,而且他儿子还贼有钱,旁人家屋子空空,他们家冰箱彩电啥都有,咱们这次来,绝对有收获。“

    说话间,两人都已经将门给打开了,正小心翼翼地推门往里走,却给我一手一个,揪住了脖子,往地上按去。

    我这一下很突然,两人落在地上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开始奋力挣扎。

    这时马一岙过来帮忙,我揪住两人,一人两个大耳光子下去,揍得他们哇哇大叫,哭喊着说道:“饶命,饶命……”

    我去搜两人身,还摸出了两把锋利的自制匕首来。

    这玩意是用钢圈自己打的,磨得十分锋利,而且还有血槽,真的给捅一下,是要出大事儿的。

    很明显,这两个家伙上门来,是做好了“偷不成就抢”这打算的。

    我进屋,将灯给打开,瞧见旁边一个矮子还在挣扎,上前就是一脚,将他踹到了四五米之外,又伸手过去,将人给拖过来,抬手就是几耳光。

    我是真的害怕了,很难想象我如果今天不是凑巧回来的话,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虽然没有用上劲力,但也没有太留手。

    那人给我打得一脸红肿,有些懵,眼珠子往头上翻去。

    我下了狠手,然后指着两人,说道:“跪下。”

    见识过我的手段,两个家伙没有敢再挣扎,乖乖地跪在门槛前面,而这个时候,我父母也听到动静,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瞧见这个样子,不由得一脸惊讶,问我:“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示意他们别说话,然后转过头来,冷然说道:“交代吧,都来干啥的?”

    开锁的那家伙垂头丧气,低着头不说话,而另外一个给我打得有些惨的,给我一瞪,有些慌了,赶忙说道:“我、我们就只是想过来偷点东西,大哥、大哥我们错了,你就别打了。”

    偷东西?

    我愣了一下,说除了这个,没别的?

    那人说道:“别的?什么别的?”

    我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过来的,你别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一般人,你真的要嘴硬,我自有办法让你开口的……

    这两人里面,旁边开锁的那家伙看着是个惯犯,而给我一顿爆锤的家伙则是个生手,给我一威胁,顿时就有些慌张,下意识地朝着开锁的那家伙望去。

    开锁那人是个老江湖,关键时刻,就知道装怂,低着头,就是不说话。

    我瞧见,没有让他安逸,走上前去,抓起他的脑袋就往地上撞去。

    咚……

    那家伙的额头跟水泥地撞上,发出来的响声,把他旁边的蟊贼,和我父母都给吓了一大跳,随后我揪起他血淋淋的头来,盯着他,双目微眯,一字一句地说道:“社会啊,老江湖,跑我家来撒野了,可以啊,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母亲瞧见我这般凶恶,有心上来劝阻,却给我父亲拉住了。

    而那人被我这么一瞪眼,终于扛不住了,哭着说道:“哥,我们真不知道你在……”

    我抬手就是一巴掌,说:“说,谁派你过来的!”

    那人给我一巴掌,牙齿都打掉了两颗,当他将嘴里的牙和血水吐出来的时候,终于说了实话:“是二胖,他在镇子上的赌场赌钱的时候,跟人说起了你家的情况,说你家很有钱,他找你开口借钱,你当时就借了好几万,眼睛都不带眨的,特别有钱,还说你特别孝顺父母,家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钱呢……我们兄弟两个赌输了钱,给人要债,听到了,就上了心,这才过来的……“

    听完这家伙的话,我愣在了那儿,抬起的手,半天都没有挥下来。

    我艹。

    我母亲在旁边听到,也一脸惊讶,顾不得我父亲阻拦,走上前来问我,说大漠,你借给二胖几万块?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跟我说?

    我苦笑着解释:“就是上次回来的事情,不过也不是几万,只是一万——他说他做生意,需要周转,急着用钱,我就借了……”

    母亲一脸寒霜,说他二胖每次回来,都风风光光,不知道有多潇洒呢,需要找你借钱?而且你也真的是,一万块啊,这是多大的数目,你爹你娘辛苦一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你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借给那个混子货了?你呀你……

    她心疼那钱,当着土贼的面开始数落起我来。

    我也很无奈,原本只是想帮一把儿时的朋友,却不曾想二胖那家伙的变化会这般大,不但在我这儿装穷骗钱,而且还去赌博,甚至还在赌场里满口胡诌,引来了贼人的注意,害得我父母被人惦记。

    一想到这事儿,我心中窝火,却不能当着我父母的面上说出,好在马一岙这个时候过来解围,说得把这两个小贼扭送到派出所去。

    我们村离镇子上还有一段距离,母亲让我去三叔家借车。

    这么晚了,我本来不想麻烦三叔,不过大半夜的,留两个贼人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便无奈,去三叔家敲门。

    三叔人已经睡下了,听到我的声音,披着衣服出来,说大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说就今天。

    寒暄两句,我把我家遭贼的事情跟他说起,他很是惊讶,说损失大不大,我说没事,正好我在家,人给抓住了,想借你的车,押着那两个蟊贼去镇上的派出所。

    三叔笑了,说你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活该那两个贼人倒霉。

    三叔是我的长辈,之前两人并不算熟悉,后来我堂姐办丧事,我回家来,跟着他采买,忙前忙后,两人才熟悉的,后来又发生了几件事情,我带着他奔波,他知道我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态度自然不一样,对于我的请求,二话不说,回屋拿着钥匙,就带着我上了车。

    我跟三叔开着车回到家,将两个贼人帮着,放在了皮卡车的后车厢上,然后我与马一岙上了车来。

    三叔瞧见马一岙这模样,知道这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并非凡人,也挺客气的。

    三人押送着两个贼人前往镇派出所,路上的时候,三叔听完我的讲述,说道:“二胖这家伙,的确挺不是东西的——他家老娘身体的确有问题,但他也没有管过啊,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没一样落下……“

    我说我要知道他是这样子的,哪里会理他?

    抵达镇派出所之后,我们将人送进去,当班执勤的,正好是上次处理兜兜失踪案的民警,算是熟人,而且三叔在地方上还是挺有威望的。

    那人不敢怠慢,询问了我们之后,做了笔录,对我们表示感谢,说得非常客气。

    将人交接之后,我们准备回去,马一岙却说他有事儿,明天再去我家。

    我很是奇怪,问他怎么回事,他却不说,我无奈,只有跟着三叔回家。

    回到家,自然免不了又被我母亲一顿唠叨,我趁着这机会,对她说道:“还好来的只是两个小蟊贼,而且我正好在家,要是我的仇家,你说到时候该怎么办?”

    母亲想起这事儿,到底还是有一些后怕,不过她还是嘴硬,说你讲得轻巧,家里面这一大摊子的事情,哪里能说扔就扔的?破家值万贯,你舍得,我可舍不得——这可是我忙活大半辈子挣下来的……

    她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来,我说不过她,只有叹气,说这么晚了,明天谈吧。

    我回房的时候,路过朱雀那儿,发现她倒是睡得安稳,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愣是当做不知道的样子。

    次日清晨,我听到有人叫门,出门一看,来的却是二胖。

    他拎着一袋子苹果过来,跟我道歉,说他昨天半夜给叫道派出所去了解情况,才知道我家被盗了,本想马上过来,但又怕打扰我们休息,所以才大清早地过来问问。

    我看着他,心中很不爽,不过还是不想撕破脸,问道:“怎么,你这是要还钱?”

    二胖干笑,说没,没有,我现在手头有点紧……

    我说那行吧,你有钱了,到时候告诉我就行。

    我送走了一脸尴尬的二胖,没一会儿,瞧见马一岙跟我母亲有说有笑走回来,有些诧异,说你们两个咋撞到一块儿去了?

    母亲喜笑颜开地说道:“对呀,大漠啊,你能交到小马这样的朋友,真的是福气——行了,别愣着了,赶紧收拾吧,我们搬家。”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