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三十七章 朱雀花归何处?
    醒过来的朱雀,身上散发出了一大圈发白的火焰,而这些火焰汇聚的瞬间,被马一岙陡然一指,居然化作了万朵白莲,陡然盛开。

    莲花绽放,凝而不散,落于周遭,恐怖的温度除了那位秃头龙王李隆言之外,其余的人等,纷纷退却。

    而下一秒,朱雀双手一张,却有一股气流从地上升起,将我、马一岙和小狗全部托举,陡然间朝着上方腾起。

    就好像是打气筒一样,陡然而出的力量,将我们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出去。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腾然飞到了半空之中,发现下方的人骤然变小,而那个秃头老者非常不乐意,冷声哼道:“小娃儿,敢在我面前施展这等飞纵之术。”

    他也腾然而起,飞身往上,朝着我们抓了过来。

    然而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我们被一股怪力托举,人离地下,足有数十米,随后隔空横移,不知多远。

    那家伙虽然腾空而起,却连一根毛都没有办法抓到。

    我就这般莫名其妙间,人就飞了起来,不过这样子并非潇洒,腾云驾雾,而是给某种力量托举着,隔空横移。

    而随后,那力量消失,我们几人,却如同没了翅膀的鸟儿,倏然下落。

    好在这个时候,高度已经很低,下方又是林子,所以我们砸落下来,虽然狼狈,但却没有伤到根本。

    我落到了几棵大榕树交缠的树冠之上,从树上一直落到下边的泥土里,浑身都疼,却一下子跳了起来,朝着旁边冲去,瞧见马一岙将朱雀紧紧护着,而小狗则落到了头上的枝干处。

    两人皆无事,唯有刚刚醒过来的朱雀,趴在地上,开始呕血。

    一边吐着,她一边抱怨道:“人类的身体,还真的是弱啊,没有了翅膀,连飞都全凭力量消耗……”

    原来刚才竟然是她力挽狂澜,将我们全数给救走。

    朱雀虽然生性善飞,但脱离了以前那一具熟悉而强大的躯体,藏于秦梨落的身体里,虽然在刚才,使出了那股神奇的力量,将我们腾空带走,但终究并非本能,全凭消耗妖元而为,此刻行气不畅,所以才会呕血。

    我快步走上去,扶住她,问道:“你没事吧?”

    朱雀一脸惊喜地看着我,说大圣哥哥,你这么关心我啊?

    我有些无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是侯漠!”

    “让开!”

    我的话让朱雀骤然变色,她陡然拨开了我,我以为她在生气,却不曾想她却是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深吸一口气,然后陡然朝着夜空甩了出去。

    嘎……

    那一下,如同出膛炮弹,我听到半空中传来一道不似人言的惨叫,紧接着有人坠落下去。

    朱雀对我们说道:“那帮人里面,有追踪的高手,来,我给你们做一个净化,暂时消除你们身上的气息,然后我们赶紧逃走……”

    她说完话,又呕起了血来。

    那血顺着她的下巴流下,而她却丝毫不在意,口中念叨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随后指尖处出现了一缕白色火焰,在我们的身周浮动,随后她让我们揪下头上、腋下和丹田三寸之下的毛发,让那火焰灼烧。

    这些毛发灼烧之后,却是化作几道光束,如有生命一般,朝着好几个方向倏然飞去。

    弄完这些,朱雀方才说道:“我们得走了。”

    小狗这时方才回过神来,他对这一带最是熟悉,很快就判断了我们的方位,然后带着我们往山外走去。

    之前我们不敢出山,主要的原因是害怕宝芝林将那一场大火的锅甩在我们头上,然后用世俗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而现在我们才发现,是我们高看了宝芝林,或者说苏家,那帮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勾结黄泉引的人,来对我们进行截杀。

    从目前的环境来讲,黄泉引因为此前几次肆无忌惮的行动,已经引起了官方的注意,虽然还谈不上“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程度,但讲道理,他们远比我们几人,更加害怕官家。

    所以人越多的地方,他们下手,越是忌惮。

    本着这样的想法,我们不敢停顿,加快教程,开始往山外行去。

    说起来,虽然朱雀带着我们逃离,但她的力量终究有限,并没有能够带着我们一遁千里。

    我们相隔,恐怕也就几个山头而已。

    凭借着黄泉引的实力,相信很快就能够追上来的,好在朱雀对于空中的东西,最是敏感,陡然间,却是将一名跟过来的飞禽夜行者给打伤,让其无法追来。

    随后我们隐匿身形,开始撤离,空中不断有东西跟缀而来。

    有时是一头苍鹰,有时又是一只蝙蝠,有时又是一团黑雾,总之花样多多,显示出了追踪者里,有行家坐镇。

    否则先前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我们休息的地方。

    不过这些东西,在朱雀面前,都显得十分小儿科,她对于空中之物最是敏感,一经发现,立刻飞石而上,将其打落下来。

    她的超卓表现,让马一岙啧啧生叹,也发觉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来,低声问我。

    我并不隐瞒,将事情的前后来历,跟马一岙说起,他听完,不予置评,只是深深地望着朱雀,并不多说什么。

    我们被袭击的时候,差不多是凌晨四点多,而随后我们在山里奔行了两个多小时,天色大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处小镇子。

    时间紧急,也顾不得太多讲究,小狗瞧见一辆违章停在路边的小汽车,便走了过去,鼓捣两下,门开了。

    他又弄了一会儿,那汽车居然启动了起来。

    众人惊讶,不过也来不及想太多,都上了车去。

    小狗年龄不到,没有驾照,不过宝芝林并不缺汽车,自小就练得一身好技术,他开着车,我和朱雀在后排歇息,而马一岙则拨通了电话。

    这一晚追逃,朱雀的身体有点儿吃不消,我发现她脸色苍白,十分担忧,而上车之后,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枕着我的腿就睡了过去。

    马一岙打出去的电话,是给李洪军的。

    这儿靠着大路,信号很强,没一会儿就通了。

    接电话的李洪军还在港岛,毕竟他爷爷也在那儿,大概是忙得很晚,接电话的时候还没有睡醒,打着呵欠说道:“怎么,是想跟我说昨天你们在禅城宝芝林放火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苏家把状都告到天机处了,准备让我们这儿严惩呢,不过你们放心,事情已经被我压下去了——同学嘛,这点儿忙还是能够帮得上的,而且据我们的人说,宝芝林有故意卖惨的嫌疑……”

    马一岙严肃地说道:“跟昨天的事情有点关系,但不大——我们现在,正在被黄泉引的人追杀。”

    “啊?”

    听到这话儿,李洪军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赶忙问怎么回事。

    马一岙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地跟他聊起,然后说道:“乾坤二老啊,看得出来,噬心魔对于秦梨落小姐,是真的上心了,我们差点儿就折腾在那里,没办法出来。”

    李洪军说道:“这件事情,我没办法做主,你们先等等,我去跟上面汇报。”

    马一岙说上面,谁?

    李洪军说还能有谁,田女皇呗,上面出了这档子事情,她肯定是会过来处理的嘛——对了,你们人现在在哪里?

    马一岙说:“我们偷了一辆车,现在正在往羊城方向开。”

    李洪军说道:“那好,你们继续往羊城方向走,然后去xx路的一个军区疗养院,那儿是我们的一个据点,到了那里,会有人安排,保证你们的安全,另外这边也会派人过去,跟你们汇合……”

    说完之后,李洪军挂了电话,显然是去跟上面的人汇报此事了。

    没多一会儿,李洪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告诉我们上面已经知道了,让我们继续那个疗养院汇合,别着急。

    小狗对于这边的路很熟悉,不过没驾照,上高速的时候,换了马一岙来开。

    他路不熟,好在小狗在旁边指导,终于到了早上九点多的时候,赶到了李洪军所说的地方。

    而一路上也十分平静,并没有碰到任何可疑的人追来。

    我们赶到疗养院的时候,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熟人,便是田女皇的助理苏烈,他提前抵达此处,跟我们汇合之后,聊了一会儿,然后招待我们吃饭。

    朱雀因为消耗过度,也安排了地方给她休息。

    到了中午的时候,天机处的田副主任赶到了,找到我们之后,见面第一句话,却是让我们将秦梨落交给她来处理。

    小佛说:再抢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