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三十五章 身陷重围
    瞧见长戟妖姬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就感觉我们这一回,恐怕是要完蛋了。

    长戟妖姬是谁?

    黄泉引的大司马,一个神秘得让人难以捉摸的女人。

    我见过她好几次了,但都没有怎么交过手,感觉到她这人最喜欢的,不是与人交手,更多的是在观察——她对于胜负,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执着,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她有一种置身事外,并不愿打破事情进展的态度。

    这样的人,方才是真正可怕的,因为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或人,能够让她感觉到太多畏惧。

    她如同幕后的阴影一般,让人心头沉重。

    而此刻,她的出现,也的确让我为之一惊,就在此时,突然间从左侧,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背着朱雀,行动有些不太灵活,只有慌忙朝着旁边退去,而小狗也适时上前,帮我挡住,却是一头浑身是毛的夜行者大汉。

    那家伙足有两米高,斑纹利牙,前额泛白,血盆大口,凶恶无比,却是寅虎之属。

    此人冲上前来,毫不犹豫地猛然挥了一拳,那爪子尖锐,宛如钢刀,小狗后撤,却被那人贴身缠住,将其扑倒了去。

    而马一岙这边,也被数人给包围住,轮番进攻。

    这些人,有的是显露出了本相的夜行者,而有的,则无端凶猛,也不知道是个啥。

    我眯眼打量过去,瞧见那长戟妖姬的气息,一片汪蓝,边缘处又透着几分墨黑,隐约间又有金纹,三重交叠,却是我瞧见过的夜行者气息之中,最为独特的一种。

    这种气息,让人本能上就感觉到排斥,觉得极度危险。

    而此刻,她也是如同毒蛇一般,盯上了我。

    准确的说,应该是盯上了我背上昏睡之中的朱雀。

    随后她猛然一挥手,七八个黑影从坡下浮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这时我方才发现,这会儿出现在长戟妖姬的这帮人,与东兴十八罗汉那一帮,是完全不同的两派。

    特别是朝着我快速冲来的这些家伙,蒙头蒙面,身材矮小,全身短打劲装,看上去,有点儿岛国片里的忍者形象。

    咄、咄、咄……

    我一边撤,一边打量,心中突然一阵惊悸,下意识地平移几步,却有一排飞刀,落在了我身边的一颗大树上。

    那飞刀呈现三角,却是日本忍者最著名的武器“手里剑”。

    紧接着,我前面虚无的空间之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把黑色的刀来,那把刀通体漆黑,唯有刀锋处,在月光的照耀下,方才显现出一丝让人惊悸的锋芒来。

    铛!

    我左手扶着背上的秦梨落,右手也将熔岩棒抽了出来,瞬间变大,猛然一棒子,朝着前方砸去。

    刀锋与棒身碰撞,将那刀,连同用刀的黑衣人,给直接击退了去,而那家伙却成功地拦住了我,使得身后的一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帮人训练有素,不管是目的性,还是纪律性,以及执行力,都是十分的强。

    很明显,他们在一起,不知道有过多少的配合。

    当瞧见七八件经过特殊反光处理的武器,从各个角度朝着我这儿或者斩、或者刺,或者捅过来的时候,我知道,再单手对敌,只怕我和朱雀两人,都得交待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也是当机立断,将朱雀给扔在了地上,随后双手抓棒,猛然一喝。

    呼……

    先锋手,五行开。

    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棒法陡然施展而出,这一手罕现于世的棍棒之法,在一瞬间将周围的诸人都给打退了去。

    所有的进攻,我都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没有一丝犹豫和软弱。

    将我围住这几人,除了一个拿着一根两边包铜忍棍的家伙,其余的人都没有长武器,在这样的开阔地,我的熔岩棒一经施展出来,棍扫一大片,却是顿时间就将阵地扎稳了,让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前进。

    而那个拿着忍棍的蒙面黑衣人试图架住我的攻势,让自己的同伴上前偷袭,却给我三两下,一记“夺命”,将那忍棍挑飞之后,猛然一棒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咔嚓……

    如果说面对着宝芝林的人,我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留手,生怕惹上官司的话,对于黄泉引这帮完全邪恶的家伙,我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让人讨厌的程度,就如同老鼠与蟑螂一般,而且我与黄泉引之间的仇怨,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老金之死去,所以我这一下,是用上了狠劲儿的。

    那人被我狠戾雄浑的九路翻云“夺命”打中,也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那脑壳碎裂,紧接着整个脑子都直接缩进了胸腔里去。

    “尾田……”

    一群日语响起,我身周的这帮人瞧见自己同伴死去,悲愤欲绝,身形陡然变化,原本矮小瘦弱的体型,居然变得肥硕起来。

    其中一个家伙的头套遮挡不住,居然露出了老鼠一般的脑袋来。

    子鼠夜行者?

    我没有想到这一帮日本忍者一样的家伙,居然是子鼠夜行者,当瞧见他们愤怒无比、显化本相之后,我发现他们的眼睛,一瞬间变得碧绿发光,如同灯光聚焦之下的极品翡翠,里面荡漾着诡异的光芒。

    我有些迟疑,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边的朱雀在移动。

    低头一看,我瞧见土里面居然伸出了两只手来,想要将朱雀拉进一个刚刚挖出来的坑里去。

    砰!

    熔岩棒陡然出击,砸在了其中一只手上。

    那手并非人手,而是毛茸茸的,尖端是尖锐的爪子,但不管如何,都抵不住熔岩棒的力量,给直接砸成了碎肉。

    那家伙受创,疯狂地叫喊着,周围的人也奋力冲来,我抬起脚,猛然一下、两下、三下,将那人给直接踩死之后,朝着周围猛然挥了一圈熔岩棒,将人给逼开之后,瞧见小狗跟刚才扑倒他的那个寅虎夜行者一阵翻滚,最终将其打倒,勉强站了起来。

    我用熔岩棒挑起朱雀,冲着小狗喊道:“小狗,帮我保护她。”

    小狗猛然扭头过来,双目赤红,微微突出的牙齿雪白铮亮,表情狰狞,不过却还有自我意识,听到了我的招呼,猛然一蹿,来到了我的跟前。

    此刻的我已经知道,那帮人是冲着朱雀过来的。

    我也能够猜得到,长戟妖姬,以及黄泉引这帮人,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宝芝林告的密,所以将朱雀扔到了小狗怀里,让他保护。

    随后我熔岩棒在手,九路翻云,奋力抵挡那帮子鼠疯狂的进攻。

    说真的,倘若不是前面的那一次集训,以及南华前辈授予我的“九路翻云棒法”,我恐怕是扛不住的。

    事实上,即便此刻,我全力而为,也只能勉强护住小狗和朱雀而已。

    好几次,我都想引燃浊阴之力,让自己爆发出来。

    唯有如此,我方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破局。

    但我不敢。

    爆发之事,如同预支精力,瞧见当前局势,我们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若是爆发了,虽然能够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战斗力,但等到力量消失之后呢?

    那时的我,岂不是也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我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也突破重围,回到了我们这边。

    他与我一起,扛住重重攻击,然后焦急地问道:“她怎么样了?”

    我一边挥棒,一边摇头,说不知道,叫不醒,不知道是中了这帮人的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事实上,如果朱雀在的话,凭借着她的经验和修为,或许能够带着我们突围,但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反而加重了我们的负担。

    马一岙一把折扇,与人缠斗,潇洒而利落,宛如翩翩佳公子。

    别看那扇子花哨,但马一岙施展开来,也格外凶悍,有一人攻得凶猛,却疏忽了防守,给马一岙瞅准机会,陡然前击,那扇面划过,却是将那人直接割喉,栽倒在地去。

    不过这只是很难得遇到的机会,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身陷重重包围之中,我们逃脱不得之后,就陷入到了层层叠叠的攻势里去,挣脱不得。

    这帮人分作三部分,一部分就是刚才与我交手的那些子鼠夜行者,个个凶悍莫名,手法多变,而且配合娴熟。

    另外一部分,则是五六个夜行者,包括那个与小狗缠斗的寅虎夜行者。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修行者,而这些人,手中的兵器普遍是剑。

    那剑,可不是公园里老头儿老太太练太极用的,而是实打实的钢剑,挥舞起来,飒飒生风,锋寒毕露。

    我们身陷重围,勉力维持着,而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长戟妖姬冷哼一声道:“都是些废物——乾坤二老,有劳两位了……”

    她的话音刚落,一东一西,突然传来两道闷哼。

    随后,一冷一热,两道劲风,从东西两侧,陡然吹起,如同十三级的台风,扑面而来。

    轰……

    小佛说:如何脱敌,且看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