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三十三章 空手而归
    久别重逢,望着这个小腹微凸,脸盘发福的年轻妇人,小狗眼眶的泪水荡漾,止不住地要流了出来。

    然而小狗母亲却一脸严厉地看着我们,她从声音这儿,也判断出了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儿子,不过却厉声说道:“大勇,你在干什么?快放开赵大娘!”

    那被我和马一岙死死压住的肥胖妇人杀猪一般地喊道:“哎呀呀,哎呀呀,扑街仔呀,痛死我了——秀云,救我,救我,别让你崽杀我。”

    砰!

    马一岙受不住这满身狐臭的妇人挣扎,抬手,猛然一记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赵大娘两眼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啪!

    就在赵大娘昏死过去的时候,另外一声清脆的耳光,则从我们的旁边传了过来。

    小狗母亲冲着自己跪在地上的儿子,使劲儿扇了一耳光过去。

    她并非修行者,用的劲儿不算大,但是却特别的清脆。

    我和马一岙都愣住了,朱雀瞧见,有些眼热,准备上前,却给我一把抓住了胳膊,将她拦住,不让她搀和进这母子之间来。

    小狗给自己母亲的一巴掌扇得也有一些懵,咬牙说道:“妈,你干什么?”

    小狗母亲冲着自己儿子厉声说道:“我问你,你想干什么?”

    小狗瞧见母亲有些严肃,显然是对我们的闯入误会了,赶忙解释道:“妈,我这次回来,是想要接你离开的……你跟我走吧。”

    小狗母亲往后退,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大勇,你爹在世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他让你做人要有良心,要懂得感恩,要知恩回报,但是你呢?你怂恿四少爷去外面做坏事,跟人鬼混,到最后,害得四少爷死了,你还跟仇人混在了一起……你说说,你做的这都是什么事?你爹要还在世,信不信他拿皮带,把你抽死?”

    啊?

    听到她的这一通话,我们都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原来小狗母亲这是给苏家洗了脑,以为我们几个,是黄泉引的人呢。

    小狗赶忙解释道:“妈,不是这样的,他们是我朋友,而四哥也不是我害死的,是苏城之那老畜生!”

    啪!

    又一巴掌,落到了小狗的脸上,这回更重了,我瞧见小狗的右脸,直接就红了起来。

    倘若是寻常人,只怕小狗早就急眼了,然而眼前这位,却是他母亲,无论如何,他都得受着。

    而小狗母亲又扇了一巴掌之后,一脸失望地说道:“大勇,我对你简直是太失望了,你跟了这帮坏人之后,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苏老爷对咱们家有多好,你都忘记了么?你爹死了之后,咱们家没有了经济来源,要不是苏家帮忙,我能把你拉扯这么大?你能变得这么光鲜,还受教育?苏老爷这才刚死,你居然这么说他……”

    连续的两耳刮子,使得小狗无比憋屈,面对着自己这个“糊涂妈”,他红起了眼睛来,大声说道:“什么苏老爷,我爹就是给他害死的!”

    “胡说!”

    小狗母亲冲着小狗说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爹是出了车祸,给人撞死的——你究竟是中了什么邪,这种事情,都敢怪到苏老爷身上去?”

    她说着话,突然脸色有些发白,下意识地捂住了肚子。

    小狗瞧见,赶忙起来,说妈,你怎么了?

    小狗母亲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你跟我走,去跟宝芝林的长老们磕头认错,告诉他们,你只是受了奸人的蛊惑,才做出这些蠢事来的——你放心,宝芝林的长老们,都是明事理、懂分寸的,对你一直也都十分爱护,他们会原谅你的,虽然会有惩罚,但妈陪着你……

    她这般说着,小狗却耐不住了,反手一抓,说妈,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你想跟我走,等回头了,我在跟你仔细说。

    “你敢!”

    就在这个时候,小狗母亲左手从兜里摸出了一把尖锐的剪刀,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因为太过突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接着她冲着小狗骂道:“你敢乱来,我就捅死我自己。”

    她的意志很坚决,瞧那劲儿,仿佛再重一点,就能够将自己的脖子扎透了去。

    瞧见她这样,小狗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放开了母亲的手,往后退去,然后难过地问道:“妈,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小狗母亲也一脸悲痛,说孩子,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两人僵持,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马一岙听到,快步冲到台阶处去,随后他喊道:“小狗,有人来了,我们得走了。”

    我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靠前去。

    小狗母亲虽然果断,但她毕竟不是修行者,我有信心在她动手之前,将她手中的剪刀给拿下,然后将她带走。

    然而小狗却发觉到了我的企图,他回过头来,冲着我摇了摇头,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砰、砰、砰……

    小狗结结实实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因为用力实在是太重了,导致那地砖都碎裂了去,而他的头上也流了一脸血。

    随后他抬起头来,对母亲说道:“妈,你不信我,没关系,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有一天你想开了,让刘超托个口信给我,我到时候再过来接你。”

    说罢,他霍然起身,朝着出口跑去。

    我瞧见小狗放弃了将自己母亲接走,心中虽然十分不解,但还是跟着出来。

    没想到我们刚刚出门,就瞧见马一岙已经与人交了手来。

    黑暗中,不确定来了多少人,总之十来个是有的,而且都是高手,刀光剑影,一片混乱。

    马一岙掏出了那把折扇来,帮我们守在门口,不过对方猛攻,却有些乏力,好在我们这个时候顶了上来。

    我瞧见这般热闹,知道事情有些危急,当下也是不顾别的,掏出了熔岩棒来。

    熔岩棒出,九路翻云第一法。

    先锋手。

    正所谓“棍扫一大片”,先锋手以势压人,先声夺人,上来就将这一帮围攻者给吓退,而马一岙抽了声,回头一看,不由得愣了一下,说你娘呢?

    小狗一脸沮丧,说她不肯跟我走。

    马一岙毫不犹豫的说说道:“她不走,你不会强行带着她走?她一直都给苏家洗脑,对你有所误会也是正常的,等回头了,我们再慢慢解释就行了,你这会儿了,该出手时就出手,装什么孝顺呢?”

    小狗说道:“你是不知道我妈的性格,她特别刚烈的,现在对我误会这么深,我再强行来,她真的有可能自杀的……”

    马一岙撇了一下嘴,虽然不认同,却也没有再与小狗争辩,而是上前来,与我专心对敌。

    这儿是苏家老宅,又是宝芝林的重要据点,周围宝芝林的成员,没有五百,也有三百,虽然这些人并非都是修行者,但来上一大堆,还是能够活活耗死我们的。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高手呢?

    所以我们并没有想法在此久留,挡住了前面这帮人的攻击之后,且战且退。

    苏家老宅院子大,围墙高,我们冲到了院落中间来,四面八方都有人涌来,虽然不少人都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但也有强者。

    其中一个刀疤脸,给我的感觉,更有江湖宿老的实力,每一掌涌来,都如同波涛拍岸,气劲翻涌。

    而与他一般实力的人,在短短的三两分钟内,又多了两人来。

    好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退到了后门那儿,小狗深吸一口气,猛然一冲,一脚就将那不知道多重的大门给踹飞了去。

    门外也有人在守着,刀剑齐落,想要将我们给团团围住,而就在此时,一直游走边缘的朱雀突然间厉喝一声,宛如莺啼,紧接着一股近乎于发白的焰火,从她口中喷出,落到了我们的身前去。

    那火焰落地即燃,别说木头,就连石头都仿佛变成了熔浆一般,恐怖的高温和火焰,不但将整面墙都点燃,而且还形成了一道火墙,将追兵隔绝。

    走!

    朱雀创造出来的这机会,我们自然得把握住,当下也是一阵狂冲,将门口拦截的这帮人给冲得七零八落,虽然在小狗的带领下,朝着西边走去。

    四人脚程很快,一般人都追不上我们,而能追得上的,我和马一岙都发了狠,用下重手,将来人给打伤了去。

    如此且战且走,身后的追兵渐渐少了,小狗指着前方的一片山,说上那边去。

    我们跟着小狗,出了村子,越过田间,然后顺着小道上了山。

    小狗对于这一片林子十分熟悉,带着我们七绕八绕,来到了一处山顶处,我们停下来歇息。

    回望山下,却瞧见那火势并未停歇,整个一片苏宅,都陷入了火海之中去。

    什么情况?

    我们都看向了朱雀,而朱雀则一脸无辜地说道:“不可能啊,我的那朱雀神火,只能保持三分钟热度,时间一过,会自动熄灭的,哪里能造出这样的火势?”

    听到这话儿,我们的脸都是惊疑。

    如果不是朱雀,那么……难道是苏家故意的?

    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