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三十二章 顺藤摸瓜
    产检?

    小狗一愣,问道:“她陪谁去的?”

    小姑娘有些慌张地说道:“她,她自己啊……”

    什么?

    小狗眼睛一红,走上前来,一把揪住了那个小姑娘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爹早就死了,我娘怎么可能再怀孕呢?你这是在诬陷她,知道不?”

    翠儿被小狗那近乎于扭曲的表情给吓到了,慌张地说道:“狗子哥,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你妈妈就已经怀孕了……”

    我上前,拉住了小狗,低声说道:“你为难一个小姑娘干嘛?问清楚不就得了?”

    小狗这才从极度愤怒的情绪之中挣脱出来,放开了翠儿,然后说道:“她什么时候去的?去的是哪家医院?”

    翠儿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是区妇幼医院,早上去的,是赵大娘跟她一起去的……”

    小狗听到,转身就走,我却拉住了他,低声说道:“你别着急,去把马兄叫进来。”

    啊?

    小狗一愣,问怎么了?

    我瞧见他此刻脑子一片混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算了……你,朱雀,你去叫一下马兄。”

    朱雀别看平日里挺闹腾的,但有正事儿的时候,却从不掉链子,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而这个时候,翠儿开始慌张起来,对小狗说道:“狗子哥,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别杀我啊……呜呜呜,我都说实话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过来,只是帮着照顾你妈妈的,其它的,我啥也没干啊……”

    她说着说着,吓得哭了起来,小狗一愣,看向了我。

    我瞧见这小姑娘年级虽小,但是在宝芝林却历练了一些见识,于是不再瞒她,说道:“你放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是让你睡一会儿,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就算自己突然昏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知道不?”

    瞧见我慈眉善目,十分和气的样子,翠儿仍不放心,下意识地往门边儿挪去,我虎了脸起来,冷冷说道:“怎么,是想要去报信么?你觉得,你能走出这门?”

    我凶恶起来,远比小狗要可怕许多,翠儿直接给吓得腿软了,瘫坐在地上去。

    她倒是个机灵丫头,差点儿就要给我跪着磕头乞生了,好在这会儿马一岙跟着朱雀进了来,瞧见这场景,低声说道:“怎么了?”

    我看向了马一岙,说你的那孟婆散,还有多少?

    马一岙说还有几人份的吧。

    我指着翠儿,说给她用一下吧。

    马一岙没有犹豫,点头,然后如同当初对付龅牙苏一样,开始对着翠儿施法,翠儿给我吓到了,不敢喊叫,也不敢动弹,就瘫坐在地,啥也不动。

    等到马一岙将翠儿催眠,让她深深睡去之后,马一岙方才收住架势,看了一眼满脸铁青的小狗,然后问道:“怎么了?”

    小狗说道:“她说我妈怀孕了,不在家,去区妇幼保健院产检去了。”

    啊?

    马一岙愣了一下,这才说道:“你母亲多大了?”

    小狗低声说道:“三十五岁。”

    啊?

    这回轮到我们惊讶了,说怎么会这么年轻?

    小狗低声说道:“我妈生我生得早。”

    我忍不住说道:“难道,苏城之对你母亲……我艹,这他妈的也太不讲究了吧?”

    马一岙却摇头,说不,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他们的想法,恐怕是想要再造一个小狗出来——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有没有去医院捐过精华?

    小狗摇头,说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小……

    说到这里,他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黑了下来,说道:“如果是想要延续血脉,为什么不找别人?为什么要找我妈?”

    马一岙十分冷静,说道:“为了降低失败率。”

    艹!

    小狗下意识地捏起了拳头来,拳骨“咔嚓”作响,而随后他开口说道:“我要去妇幼保健院。”

    马一岙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说道:“这么晚了,不管做什么检查,按道理说,早就应该回来了的,去医院,应该是找不到人的。”

    小狗这时着急了,说那怎么办?”

    马一岙说谁陪她一起去的?

    小狗说道:“赵大娘——赵家的二嫂子,算是苏家管理内宅的内管家吧。”

    马一岙问道:“修行者?”

    小狗点头,说对,而且很厉害,非常凶,我以前没少挨过她的骂。

    马一岙说道:“现在我们得确定,你母亲到底是真的去了医院,还是因为天机处的到来,被他们转移到了别处去——你知道那个赵大娘平日的住处在哪儿么?”

    小狗说她平时负责张罗苏府的一应内务,什么买菜做饭,清扫整洁等,都是她安排人去做的,现在……如果不陪着我妈的话,应该是在灵堂那边吧?

    我说也未必,她或许在老宅这边看家呢?

    小狗点头,说好,我去她住处找找看。

    他带着我们出了那个偏院,往前面走,路上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什么人。

    不过好在因为苏城之的死,使得大部分人都去了灵堂那边,而老宅这儿,也布置得一片素缟,也有小灵堂在,不过并不停棺,只是烧着旺旺的红蜡烛,将整个堂间点亮。

    我们几人,如同幽灵一般,在苏家老宅里走着,巡视一圈,并未有见到什么人,便回到了院子里来,低声商量几句,准备去丧事那边瞧一瞧。

    正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小狗的身子绷得紧紧。

    我奇怪,说怎么了?

    他指着院子东角的假山旁边,说我瞧见她了,她在那里。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瞧见有一个五十多岁、身宽体胖的妇人,提着一个食盒,走进了一片小假山里去。

    我只来得及看背影,瞧不清那妇人的相貌,不过小狗如此确定,自然是不会错的。

    不过我心头疑惑,说道:“她提着一食盒,去那儿干嘛?”

    马一岙摸上前去,说道:“可能有密室。”

    四人躬身,趁着夜色,摸到了小假山那边去,发现这儿有一个山洞,往里走几步,发现有一扇门,门下有台阶,深入地下。

    我们往前走,踮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来,顺着台阶往下,发现转过一处拐角,居然来到了一个房间,这是一个客厅,而旁边还有一扇门。

    那门虚掩着,我们走近一些,听到一个中气很足的女声说道:“秀兰啊,你现在这里待两天吧,中央的人下来了,我听上面的长老讲,你儿子犯了大事,跟了那个什么黄泉引,就是杀死四少爷的魔教,现在正在四处查呢,所以你还得待几天……”

    有个女人回答道:“好的,麻烦赵姐你啦。”

    前面说话的人,却是那赵大娘,她说道:“嗨,有什么麻烦的?书上有句话说得好,同是天涯沦落人,对吧,你是个寡妇,我那老头子常年不归家,我也算半个寡妇——咱们女人不怜惜女人,那还怎么活呢?说起来,我还真羡慕你,还能生养,而且老爷也开明,让你怀上一个,不让他老简家断了后,你说说,世上哪里去碰上这么好的东家啊?”

    我瞧见身边的小狗变得激动起来,立刻确定,里面说话的另外一人,应该就是他母亲了。

    小狗妈有些担忧地说道:“你说,苏老爷是真的死了么?”

    赵大娘说道:“嗨,要不说坏人活千年,好人不长命呢?”

    小狗妈说道:“可是我听三爷的那话,好像不是啊……”

    嘿!

    赵大娘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说秀兰,我可跟你说,家里面的事情,你可别乱想,也别乱猜,你好好养你的胎就是了,其他的什么也别管,知道不?还有,上面的人说了,如果你儿子回来找你,你一定要记得告诉我,知道不——哎呀,不是要抓他去见官,老爷是这样的人吗?就是想要让他回来,别乱跑了,跟那帮亡命之徒混,脑袋挂在裤腰上,迟早有一天会没命的……

    她在旁边唠叨着,等小狗妈吃完了饭,她收拾完,往客厅这儿走来。

    她一边走,一边叮嘱道:“你在这儿待着别乱走,这些天外面挺乱的,要是碰到谁,可就说不好了……”

    我们几人,一直在门口埋伏着,等到那妇人探出身子来,众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她给按到了地上去,那妇人也是修行者,一身的蛮力,拼命挣扎,如同一头野猪。

    好在我们人多,我用了狠劲,死死压住那老娘们儿,然后又撕下了她的衣服,将嘴堵上。

    里屋有些慌张,走出了一个容貌不错的妇人来,小狗瞧见,从地上爬起来,眼圈通红,走到那妇人面前来,双膝一跪,哭着说道:“妈……”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