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三十一章 潜入苏宅
    (为@静电感应加更)

    犹豫了一下,小狗最终还是决定跟这位叫做“刘超”的邻居加发小聊一聊,所以将人给领进了屋子里来。

    那是一个年纪不大,看上去却颇为老成的年轻人,浓眉大眼,短袖上面扎着一捆白布,进来之后,他自己就把门给关上,然后低声说道:“小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狗说刘超,你先说,我能信得过你么?

    刘超有些恼,说咱们打小玩到大的兄弟,自小的感情,而且你后来进了苏家,跟了四少爷,对我家多有扶持,每一次我被人欺负,你都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帮我撑场,铁打的交情,天大的恩情,你怎么能说这话?

    听到他赌咒发誓,我方才知晓,小狗并非是病急乱投医,而是与此人有旧,关系不错,才会露面的。

    小狗听完刘超的话语,这才说道:“我妈去哪里了,你知道么?”

    刘超说道:“接到苏家去享福了啊——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这段日子去了哪里?”

    去了苏家?

    听到这话儿,小狗却是松了一口气来。

    虽然脱离了我们的计划,但只要人活着,我们就还有机会。

    小狗人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并非没有城府,他不动声色地说道:“上面是怎么说的?”

    刘超说道:“上面说你跟四少爷之前去搞什么游侠联盟的时候,得罪了黄泉引,那是一个很邪恶的组织,后来你跟四少爷在羊城的时候,被那帮人给撞到了,然后发生了冲突,四少爷不幸身亡,而你则被敌人掳走了去……不过苏老大却不这么说,他告诉他身边的那几个伴当,说都是你的撺掇,才害死了四少爷,为此阿明几个还跟苏老大身边的几个伴当发生过冲突,阿明现在都还关在禁言堂里,没放出来呢。”

    小狗听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问道:“那为什么接我母亲去苏家?”

    刘超这才注意到我们,说这是,你朋友?

    小狗说对。

    刘超说道:“要不说咱们宝芝林的话事人苏先生仗义呢,甭管下面的人怎么议论,他都说你为了保护四公子,落入敌手,这就是一份情,现如今你生死不知,他得帮你把你娘养着,现在好吃好喝供着呢,我上回见了她一面,人都胖了好多——唉,可惜,这么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刘超有些伤感,小狗这才注意到了他袖子上的白布,说苏先生死了,现在宝芝林谁做主?是苏老大么?

    刘超听了,不由得冷笑起来,说苏老大?哼,那个刻薄寡恩的家伙,连我们这些小人物都不服,更何况是八个长老,还有那些经理、主管呢——接掌话事人职位的,听说是是苏先生的三弟,四少爷的三叔苏牧之。

    啊?

    小狗说居然是他,他不是在肇钦那边当官么?而且还是处级领导呢。

    刘超说道:“牧之先生虽然身在仕途,但终究还是咱宝芝林的人,而且也是苏家的基石,现如今李先生身死香港,他不站出来,谁能力挽狂澜呢?不过你还别说,到底是做官的人,这面儿还真的是大,就今天,从早上到这傍晚,不知道来了多少场面上的大人物,甭管是区里的、市里的,还是省里头的,听说连中央都有人过来呢……”

    我们在旁边不便说话,小狗皱眉问道:“中央?”

    刘超很肯定地说道:“对,是中央,听说是一个专门管理咱们这个行当的有关部门,乖乖,你说说,这样的人物,就苏老大那样的德性,他能镇得住场子?多亏了苏三叔在,这一是一,二是二的,毫不含糊……”

    小狗没有继续谈及此事,而是问道:“我妈,人在哪里?”

    刘超说道:“在老宅后边的偏院住着吧,你别担心,苏先生对她好着呢,好吃好喝供着,也不让她干活儿,前街的王留叔闺女,就是翠儿,你记得吧,她进了苏家,听说是专门伺候你妈呢。”

    偏院。

    小狗又问了几句,然后跟刘超嘱咐道:“刘超,你在这儿遇见我、还有我朋友的事情,别跟任何人说起,知道么?”

    刘超拍着胸脯,说行行行,咱们是兄弟,你说啥就是啥,成不?

    小狗又问,说对了,大家都在灵棚那边,你回家来干嘛?

    刘超一拍脑袋,说哦,跟你聊忘了——冯老三叫我过来,拿到锅底灰过去,说是过来超度念经的那帮道士班子要用,我得赶过去了,要不然又得给那家伙给骂死……

    他跟小狗又聊了两句,让他今儿别走,等他回头忙完了,去置办点酒菜来,跟小狗喝两杯。

    小狗点头答应,再一次嘱咐,刘超有点儿恼了,说怎么的,这才多久没见,这么信不过我?

    小狗这才没有多说话,而当刘超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马一岙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

    我知道,他是准备将这个刘超给悄无声息地放倒去。

    然而小狗在这个时候,却伸手,拦住了马一岙。

    马一岙盯着他,表情严肃,而小狗却显得十分认真,让刘超离开了这儿。

    那人刚刚走远,马一岙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样,会很麻烦的,时间紧迫,我们得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小狗却说道:“他是我老家除了四哥之外,最好的朋友。”

    马一岙说道:“那又如何?虎毒还不食子呢,但苏四还不照样死在了苏城之的手上?”

    小狗摇头,说那不一样,而且,我的朋友,有一个算一个,不多了,我不想失去他。

    马一岙说我也不会对他如何,只是打晕了扔这儿,不让他干扰到我们罢了。

    小狗还是很坚持,说不,我信得过他。

    马一岙叹气,说好吧,既如此,那我们抓紧时间,赶紧去苏家老宅吧。

    大家不再停留,匆匆出了门。

    马一岙对小狗的这邻居还是有一些不太放心,出来的时候,还特意过去看了一眼那人,发现他果然在刮锅底灰,方才转身跟了过来。

    小狗对这儿熟门熟路,带着我们往前走,而我则问道:“刚才那人说的中央有关部门,应该是天机处吧?”

    马一岙点头,说对的。

    我说天机处的人过来干嘛?

    马一岙说道:“应该是我们的话产生作用了,天机处过来确定苏城之那家伙到底死了没有,并且最好能够找到苏城之的一些把柄,方便以后的行事吧。”

    听到这话儿,我说道:“这么说,宝芝林忙着应付天机处的人,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次机会咯?”

    马一岙点头,说希望如此吧。

    说罢,他问小狗,说你觉得你那位朋友说的,有多少是真的?

    小狗的脸色有些阴沉,说道:“大部分是真的,但我妈未必是愿意去苏家的——她从来都是勤快的性子,怎么会愿意去苏家住着?另外从厨房的样子来看,我娘当时走得很急,未必会情愿……”

    我点头,说对,如果真的是情愿离开的,为什么不把厨房收拾妥当了再走呢?

    聊到这事儿,小狗越发地着急了,朝着苏家老宅,也就是村子的中心区域快步走去。

    不过他也知道,即便是有天机处在这儿打配合,让苏家疲于应付,但宝芝林的底蕴在这里,要万一碰到个什么熟人,那事儿可还真的有一些麻烦——毕竟那些话语,都是说给刘超这样的外围人员听的,至于具体情况,宝芝林的核心成员,应该有不少人知道,所以他们瞧见形迹可疑的人,都会有所警觉的。

    好在苏城之的死,使得宝芝林这边的重心,都放在了村口牌坊下的灵堂处。

    这情况使得这边人虽然有一些,但并不多,加上小狗对这一点的路十分熟悉,使得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苏家老宅的后门处。

    到了这里,马一岙拉住了小狗,先是打量一番,然后对我说道:“我们得留人在外面预警和接应,你守在这儿吧?”

    我指着旁边的朱雀,说让她在这里守着。

    朱雀摇头,挽住了我的胳膊,说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心想这进到苏家老宅里面,不知道碰到什么状况,小狗身边多一些人,总是好一些的,所以对马一岙说道:“那你在这里警戒吧——你脑子清醒,到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能够有一个不错的判断。”

    时间紧急,马一岙没有多作推辞,点头,说好,你们小心点。

    商量妥当,小狗带着我、朱雀翻墙进了苏家老宅,这是传统的南方清式大屋,院墙高高,屋子宽大,青砖黑瓦,进了院子里后,小狗熟门熟路,带着我们走过两道走廊,来到了一个小一些的庭院,随后往屋子里走去。

    我们直奔主屋,里面没有人,但是却有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在。

    小狗认出了是自己母亲的,很是激动,开始四散搜寻,却并没有找到人。

    而就在我们找寻的时候,院子里走来一人,进了屋子,瞧见黑乎乎的房间里多了几个人,吓了一跳,说你们是谁?

    小狗扭头,瞧见那个少女,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开口说道:“翠儿,我是大勇,我妈呢?”

    那少女一愣,有些结巴地说道:“啊、啊……她去产检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