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九章 可怜的侯漠
    宝芝林并非弱旅,作为曾经数次被搬上大银幕的存在,尽管只是禅城卖鱼灿一脉,底蕴虽然不能跟霍家这种巨无霸怪兽相比,也并不是我们三两只小猫所能够挑衅的。

    所以在此之前,对于接走小狗母亲这事儿,我们一走都下意识地去回避,就是因为,时机不到。

    但现在却不同,最主要的原因,是苏城之死了。

    宝芝林最大的掌舵人既然死了,那么内部肯定是一片混乱,苏四上面的兄长们,到底谁来继承这位置,谁又能够带着整支宗族走下去,在没有一段激烈的冲突之前,是不会确定下来的。

    毕竟苏城之正值盛年,继承人这事儿,绝对不会像霍英雄那般着急。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跟着司机回了报社大厦。

    港岛这地方,藏龙卧虎,而且即便我们与霍二郎达成了和解,但与霍家之间的冲突,却还是如火如荼的。

    大家见面,其实还是得动刀子。

    所以我们得等李洪军来帮我们安排回程的路线。

    毕竟,天机处,也就是419办,怎么也算是有关部门,回归之后,在港岛这里,也算是半个主人,有着许多的办法送我们离开。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李洪军方才满脸倦意地回来。

    他告诉我们,他爷爷受了伤,在天机处高手的帮忙下,倒也不至于伤及性命,但毕竟还是太重了。

    随后他又跟我们分享了一些消息。

    因为有李洪军派来的司机在看着,我们也不隐瞒什么,将霍二公子找到我们,寻求和解的事情,说与他知晓。

    对于这个事儿,李洪军并不意外,他告诉我们,整个天机处,对于这个从海外留学回来的霍京,评价都挺高的,说这人的情商和智商,都十分的高,简单地说,就是会来事儿,八面玲珑,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正因为如此,使得他的经营理念与霍英雄这种从混乱年代拼杀出来的长辈截然不同,爷俩儿因为这些分歧,不知道吵了多少次。

    然而不管如何争吵,霍英雄到底还是将权柄交到了他的手上来,而不是其他的子女。

    由此也显示了霍英雄,对于霍京的喜爱。

    这喜爱,即便是拥有朱雀妖元的秦梨落没有嫁给霍二郎,也没有减轻过。

    对此,马一岙问了一个我们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这位霍二公子,是不是……性取向有一些古怪?”

    李洪军一愣,说这个?没有啊,你误会了,他在英国,还有美国,都是有谈过正经女朋友的,特别是现任这一任伊万卡,还是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的女儿,一等一的名媛,据说长得又漂亮,又非常有才华。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成就自己父亲的野望,维系霍家的团结。

    啊?

    马一岙给镇住了:“他,有女朋友?你确定,不是男朋友?”

    李洪军笑了,说你怎么能这么想?难道是因为他身边那个柔柔弱弱、娘娘腔一样的查理杜?好吧,说实在的,那个男的,我看到了,都有想要去呵护的想法,不过那只是他的同学而已,现在被招揽过来,帮他办事罢了——若论漂亮,说句老实话,他远没有老马你长得精神,我要是霍二公子,又是弯的,宁愿追你呢……

    马一岙黑着脸,说道:“滚。”

    李洪军哈哈大笑。

    没人想到,我们以前在高研班的时候,跟李洪军无论多么亲近,多少都还有一丝隔阂。

    此刻却反而亲密无间,都能随意开起小玩笑来。

    人生真是奇妙。

    李洪军告诉我们,他爷爷会秘密回内地,不过还得等几天。

    毕竟今天的事情一出,港岛上层一片混乱,必须有人来处理此事,坚定社会上层对于中央政、府的信心,而他爷爷即便是身体不便,也得坐镇于此处。

    所以他也需要留在这里。

    他问我们的想法,马一岙告诉他,说我们准备过关,返回内地,李洪军点头,说会找人帮我们安排的,明天一早就可以过去,让我们早点儿休息,别太担心。

    李洪军给我们在报业大厦这儿安排了房间,马一岙和小狗都是单独的房间,唯有朱雀,死死拉着我的手,说要跟我在一起,不分开。

    我之前与她有过“约法二章”,不好违反,只有硬着头皮忍着,好在李洪军十分地善解人意,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大套间。

    这地方应该是内地一些重要人物下榻的地方,在保证绝对安全的前提下,舒适度也得到了足够的保证,跟五星级宾馆一样,李洪军走后,我与马一岙、小狗又聊了一会儿,都很担忧于凤超的情况。

    毕竟于哥到现在都还没有打电话回来,马一岙瞧见我身边困意连连、呵欠不断的朱雀,说道:“电话我拿着,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大家,你先去睡吧。”

    一句话将我们给赶回了房间,我来到套房里,对一直挽着我胳膊,顶得我难受的朱雀说道:“我身上全部都是汗,先去洗个澡。”

    朱雀撅着嘴巴,说道:“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去。”

    我说男女有别,怎么能一起?

    朱雀十分委屈,说为什么不行,大圣哥哥,你以前不是也跟我一起洗澡么?

    呃……

    如果能够用图画表达,我感觉自己的脸上,绝对全部都是黑线。

    大圣哥哥,你以前跟朱雀,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我认真地对她说道:“我是侯漠,不是你的大圣哥哥,而且你现在,是在梨落的身体里,知道么?”

    与美人共浴,这的确是一件颇有诱惑性的事情,只不过我侯漠又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而秦梨落的这具身体,又不是无盐丑妇,一会儿真的坦诚相见,我未必能够控制得住自己。

    到时候我兽性大发,却发现自己只能学大禹一般,“三过家门而不入”,而且还有诸多纠葛,那岂不是难受死了?

    好不如洗个冷水澡,乖乖睡觉好一些呢。

    朱雀今天的那一巴掌,可是把我心中所有的侥幸,都给打走了的。

    在没有找到她的身体之前,我并不认为她会好心,让我能够与秦梨落共度春宵,水乳、交融。

    瞧见我态度坚决,这小妖精先是神色黯淡,然后嘻嘻一笑,然后说道:“那我先洗。”

    两人先后洗过澡,我打量了里间的大床一眼,很自觉地来到套房客厅的沙发上躺下,结果还没有等我眯眼,朱雀就挨在了我的身上,低声说道:“侯漠……”

    我睁开眼,说道:“别演了,梨落说话,可不会像你这么妖媚……”

    朱雀一愣,说是么?她怎么说的?

    我说你不知道?

    朱雀摇头,说不知道啊,我们两人的意识,只能在意识之海中交流,而她掌控身体的时候,我是在沉睡的,没办法知道她在干嘛。

    我说也就是说,你醒着的时候,她也不知道你在干嘛咯?

    朱雀笑了,说对的。

    我说那一天之间,她什么时候会在?

    朱雀咬着手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说道:“这个嘛……人家毕竟睡了好久嘛,所以精神会比较好一点,平日里出现得也会多一些,这是我们商量好的啊?何况这具身体融入了朱雀妖元,需要懂修行之法,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这个她又不会,所以我才会经常在啊……怎么,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我苦笑,说我哪里敢讨厌你?只不过,我今天与人拼斗,透支过度,实在是很疲惫,有点儿困……

    听到我的托辞,朱雀反而更加精神了,一脸激动地对我说道:“哎呀,你今天真的很帅呢,你知道吧,当你站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霍英雄那糟老头子;还有你浑身是火的样子,简直是帅呆了……”

    小姑娘仿佛太久没有说话了,有人在的时候,还显得安静温婉,就只有我与她两人独处的时候,当真是一个话唠,在我的耳边唠唠叨叨,没完没了,如同喜鹊一般。

    我因为答应过她,还不能表现出不满,只有拿出当年陪客户一样的心态来,陪着这位小姑奶奶,耐着性子磨。

    那天我们一聊聊了大半晚,大部分时间都是朱雀在说,我在听,到了后来,我甚至不得不用手撑着双眼,要不然我都担心自己眼睛一闭,人就昏睡过去。

    次日出发,马一岙叫了我许久,我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

    一向宽厚的他都有点儿生气了,将我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侯子,虽然我知道你与秦小姐正处于热恋期,你侬我侬,两个人在一块儿呢,难免会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但去接小狗的母亲,这个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耽误——小狗是信任我们,才跟着我们出生入死的,你我可不能寒了他的心……”

    呃……

    我很委屈地看着不远处一脸坏笑的朱雀,很是无语。

    什么秦梨落,我他妈的,从昨天到今天早上,见都没有见一面啊。

    我昨天睡的那一觉,是纯素的。

    老天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