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八章 世人之福,霍家之福
    尉迟京的话语,让我很是犹豫,甚至有种想要出手,将他制服的想法。

    毕竟对方是霍家的人,而且还是四大行走之一,身居要职。

    不过想起之前在鬼添哥生日宴的洗手间里,他与风雷手李冠全的对话,我就知道他的屁股并没有坐得太歪,于是问道:“见谁?”

    尉迟京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霍家现在的话事人。”

    这话儿有点绕,然而马一岙却准确地把握住了,说霍京?他找我们干什么?准备对我们进行彻底追杀么?

    尉迟京没有豁达马一岙的话,而是看向了我旁边的朱雀,说梨落小姐,你应该知道,二公子对你是没有恶意的,对吧?既然要走了,为什么不跟他聊一聊呢?多点沟通,总不会有什么坏处吧?

    我看向了朱雀,她却搂住了我的胳膊,说道:“我现在什么都听侯漠哥哥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别的我都不管。”

    这妹子别看咋咋呼呼,但智商却不低,在外人面前,并没有叫我“大圣哥哥”。

    尉迟京看向了我,而我却下意识地看向了马一岙。

    马一岙问道:“在哪里?”

    尉迟京指着前方,说就在那边拐角的二楼,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二公子只是想要跟你们谈谈而已,并不会对各位有什么危害。

    马一岙点头,说好,带路。

    尉迟京转身,上了前面的车,随后由他领着向前。

    瞧见尉迟京离开,我问朱雀,说你之前跟霍京之间,有过约定?

    我这一问,大家都朝着她望去,而朱雀并没有否认,而是说道:“对,我之前急于离开燕京,想要找地方静养,便来到了这儿,没曾想霍英雄那老头子逼着我,跟他儿子成婚,一开始我是反对的,后来跟霍京见面之后,发现他人不错,而且还跟我约定,只是假结婚,双方互不干扰,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假结婚?

    没想到霍二郎,并不喜欢如此美丽的秦梨落,难道他是……

    没有等我问明白,车子拐了一条街,来到了一处临街的楼宇旁停下。

    尉迟京下车等待,而我们也准备走,那司机问道:“各位老板,需要等你们么?”

    马一岙说当然,如果半小时我们都没有能够回来,记得跟李洪军说一下这事。

    下了车之后,我们跟着尉迟京上楼去,马一岙朝着小狗使眼色,小狗心领神会,并没有跟着我们走,而是在下方待命,随时负责过来接应我们。

    瞧见我们的动作,黄毛尉迟京并没有多说什么,带着我们来到了二楼。

    门口有人在守候,我上来,瞧见那人居然是霍二公子身边的同学查理杜,这个唇红齿白,满身娇气的男人瞧见我们过来,目光越过我和秦梨落,落到了马一岙身上去,随后又低下了头,说道:“阿京在里面等着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对马一岙,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仿佛有些好奇,又多出了几分敌意。

    而尉迟京称呼霍京为“二公子”,他却叫得如此亲昵,仿佛刻意称呼一般,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尉迟京推门而入,里面有一处接待室。

    气质儒雅的霍二郎换了一身白色西服,在此久侯。

    瞧见我们进来,他并没有摆自己霍家临时话事人的架子,而是起身,迎上前来,朝着我们拱手说道:“马先生,侯先生,梨落,冒昧请各位过来,实在唐突,不过今日事情闹得有点僵,我怕如果不能跟各位做点儿沟通,日后产生了误会的话,只怕会心急如焚,辗转难睡,所以才让尉迟帮忙,请各位过来,咱们私底下聊一聊……”

    人家说得十分客气,而且满满春风,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目前我们与霍家闹得不可开交,但面对霍二郎表现出来的善意,还是不得不回应寒暄。

    如此假模假式地聊了几句,马一岙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与霍家,现如今闹成这般模样,已经是水火不容,不知道二公子此刻找我们,有何指教?”

    霍二郎请我们先坐下,大家并不拘谨,各自找地方坐下。

    朱雀依旧如同树袋熊一样傍着我,作为她名义上的未婚夫,霍二郎却视而不见,而是盯着马一岙,热切地说道:“抛开霍家与诸位之间的误会,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其实一直对先生都是很尊敬的,特别是您这些年所作的事情,我听说了,简直就是钦佩不已……”

    旁边的尉迟京说道:“的确,二公子知道了您的事情之后,不止一次地跟我们提起过您,恨不能相见。”

    马一岙拱手,说您客气了。

    霍二郎正色说道:“从我的内心来讲,其实特别不愿意当前的局面出现,但你们应该也知道,在此之前,都是由我父亲来做主的,而我,是无法左右他老人家的意志……”

    霍二郎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去看了一下他的右脸。

    这是霍英雄给扇的,在订婚仪式上,这一下扇得格外地沉重,虽然过了一些时间,依旧还能够瞧见浮肿。

    从他一直以来的表现上看,他这番话,虽然未必是发自肺腑,但应该也是作不得假的。

    我心中有些判断,不过与这样的人交流谈判,我并不擅长,所以还是让马一岙来沟通。

    果然,马一岙也如我的想法一般,点头说道:“你的苦心,我们知道了,不过霍家与我们之间的矛盾,已然是不可协调了,你既然无法做主,这个时候找到我们,又有何用?”

    霍二郎说道:“霍家与你们之间的误会,无外乎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后土灵珠……”

    马一岙打断了他的话,说那并不是后土灵珠,而是癸水灵珠。

    霍二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好吧,癸水灵珠,这件事情,对于霍家来说,只不过是脸面问题,而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四处嚷嚷的李冠全,他已经死了,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去。

    我忍不住说道:“你们霍家可是声明,人是我们杀的呢。”

    霍二郎说道:“李冠全是死于宝芝林苏城之的手中,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后续的时候,我会通过某些渠道,散播一些消息和证据出去,这脏水,是不会泼到你们头上来的。”

    他释放出来的诚意,让我再也无话可说,点了点头,说你继续。

    霍二郎又说道:“第二件,便是与梨落有关——关于你和梨落之间的感情,之前我是不知道的,后来梨落告诉了我,而且还跟我说,救她性命的朱雀妖元,也是侯漠你给的。对于这件事情,我是打心底里佩服的,而且在此之前,我虽然违抗不了父亲的意志,但也跟梨落有过私下交易的,这一点,她应该可以给我证明……“

    他看向了朱雀,而朱雀则点了点头,说嗯,这一点我可以证明。

    瞧霍二郎的这态度,他仿佛是不知道面前的这一位美女,其实并非秦梨落,而是另有其人。

    得到了朱雀的认可,霍二郎说道:“基于以上两点,单纯只是我,与各位之间,其实并无任何的分歧,而今天之后,我将陆陆续续地执掌霍家,父亲将退入台后去。我并不想以后我执掌的霍家,有两位这样的敌人,我甚至还想与你们成为朋友,所以找到你们,想要跟你们表明一下心迹,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父亲的一意孤行。”

    马一岙问道:“你父亲视我们为眼中钉、肉中刺,现在已经撒下了网,遍地追杀,到时候势必会有所冲突,而且恩怨还会越来越深,你让我们如何原谅?”

    霍二郎说道:“关于追杀,这件事情我无法阻拦,但我可以在暗中操纵,并且及时给你们提供消息,避免冲突,如何?”

    这……

    如果霍家里面,有这样一个高级别的卧底在,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只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马一岙也是满脸疑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二郎说道:“还是那句话,我对诸位,并无敌意,甚至想要与各位结交为友,这么做,只是想弥补父亲犯下的过错而已。”

    他说得坦荡,双目之中,一片赤诚。

    马一岙再无疑问,起身,伸手说道:“霍家有你这样的话事人,世人之福,霍家之福。”

    霍二郎与马一岙握住手,紧紧握着,认真地说道:“今时今日,实在怠慢,希望日后,能够与马兄你一起,把酒言欢。”

    两人握了好一会儿,霍二郎方才抽回手,让尉迟京送我们下楼。

    守在门口的查理杜阴着脸,没有跟来。

    下了楼,尉迟京回去,小狗迎了上来,问道:“没事吧?”

    马一岙不动声色地用右手擦了擦衣服,然后说道:“如果这边没有事情了的话,我们今晚就过关,然后去禅城。”

    小狗惊讶,说去禅城干嘛?

    马一岙对他笑了,说去,接你母亲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