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四章 乱作一团
    哥哥?

    瞧见身穿白色礼服的秦梨落,如天外飞仙一般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将秦三千以及一众霍家高手拦住,我不但没有欢喜,而且还给吓着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秦梨落对我的称呼。

    “哥哥”是什么鬼?

    就算我们两人定下情缘之时,也没有过这般腻人的称呼啊——我顶多也就从“秦小姐”变成“梨落”,而她也照样是“侯漠”、“侯漠”地叫着,怎么许久没见,就变成了“哥哥”呢?

    到底是为什么?

    我满脸懵逼,而正准备趁胜追击的秦三千更是惊诧,不过他显然是对自己的这个义女有所了解,脸色变得更加严肃,黑得如同锅底一般,冷冷喝了一声:“让开!”

    说罢,他身子一扭,古怪地避开了秦梨落,想要将我拿下。

    秦梨落瞧见秦三千并未住手,也顾不得对方是自己的“义父”了,娇喝一声道:“我都说了,别伤我哥哥,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说着话,她猛然一挥手,衣袂翻滚,一股恐怖的火红气息就从她的手掌中翻涌出来。

    她的小手就象是一块精心雕磨成的羊脂美玉,没有丝毫杂色,又那么柔软,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既不太长,也不太短,当真是美到了极致,然而手掌挥出来的时候,却有风云翻滚之景象。

    强如秦三千,却在一时之间,也招架不住,身体腾起,居然给一掌拍飞,落到了二十几米远的墙壁上去。

    咚……

    他的后背重重撞到了满是大理石浮雕的墙上,将那一副宛如艺术品的墙壁给直接撞出了一个大洞来。

    这磅礴的气劲,让旁边一众跃跃欲试的霍家高手都为之震撼,也立刻就举足不前。

    西门越在众人之中,修为算是前列,自然也越众而出,冲着秦梨落说道:“你不是不认识他么?现在为何又要护着他?”

    欧阳狱也冷声说道:“秦小姐,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跟这个男人站一起,算怎么回事?”

    另外一个气息凝如实质的中年男人也站了出来。

    他的威势,仅次于霍英雄之下,冷冷说道:“梨落,你若是现在回头,我们都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但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面对着众人的质疑,还有那近乎于实质的凝重压力,秦梨落却巍然不动。

    她一边将我给护住,一边坚持:“这就是我哥哥,刚才我没认出来,现在认出来了——你们谁敢伤害他,我就打死你们!”

    打、死、你、们!

    这四个字,她说得斩钉截铁,有点儿像是小孩子撒娇、过家家的口吻,但随之而来的,是她的身上,开始冒出滚滚气浪来,周围空间的温度,骤然就上升了十几二十度。

    但凡靠前一点儿的霍家高手,额头上都开始冒出了汗珠来。

    没有人怀疑秦梨落的话,因为她这状态,绝对是动真格的了。

    场面变成僵持,一众霍家高手都有点儿懵。

    他们在别的地方,别的时候,都是那种一言九鼎、独镇一方的大人物,对于这种事情,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判断。

    然而兹事体大,在这样的场合中,面对的又是一个未来即将走上领导岗位的新贵,以及霍英雄的儿媳妇、霍家少奶奶,所有人都感到了头大——倘若是秦三千,或许还可以用“义父”的身份来实行家法,但他们又算是什么呢?

    更何况,秦三千都给抽飞去了呢。

    所以他们都有些投鼠忌器,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台上的家主霍英雄。

    此时此刻,那个如同太平绅士、与世无争的老头儿,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发作,只有软语相求:“梨落,梨落,咱们不是说好了的么?乖,你先过来……”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旁边没走的那些江湖人物,有不少人都忍不住发出了笑声来。

    这语气,哄小孩儿呢?

    就连霍家自己的人,都忍不住咧嘴想笑,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又不得不忍着。

    有的实在憋不住,身子颤抖着,差点儿就憋出了内伤来。

    面对着霍英雄的温言相劝,秦梨落却显得任性许多,哼了一声,说就不,你叫他们让开,我要跟我哥哥走……

    霍英雄大概是一股怒火直冲头顶,满脸通红,呵斥道:“胡闹……”

    他气得不行,反而是旁边那位温润如玉的霍家二公子走上前来,扶住了自己的父亲,低声劝道:“父亲,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梨落心有所属,不如咱们就成人之美,让……”

    啪!

    没有等霍家二公子说完这话,霍英雄的一个耳光就照着他的脸扇了下去。

    这一下是真的打瓷实了,我瞧见霍家二公子的右脸从白色变成了红色,随后又变成了乌紫色,而在这样的变化过程中,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相当可怕。

    就这一下,我就能够感受得到霍老爷子此刻的心中,到底有多么的愤怒。

    他一巴掌,将上前劝导的儿子给扇懵了,随后走到台边儿来,指着秦梨落说道:“梨落,我再给你最有一次机会,如果你……”

    “且慢!”

    就在霍老爷子雷霆大怒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那人一句话,将霍英雄剩下的话都给打断了。

    能够有这样效果的,自然是李爱国李主任,天机处的扛把子,一等一的顶尖强者。

    他刚才在混战的时候,本来已经往后隐去,此刻却站了出来,冲着霍老爷子开口说道:“英雄兄,我们都老了,年轻人的事情,总还是得尊重一下年轻人的意见,你说对不对?”

    李爱国这样的地位,站出来说这样的话语,言下之意已经是很清楚了。

    然而霍英雄着实是气昏了头脑,此时此刻,也顾不得李主任的面子,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梨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如同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不管如何,我都不能看着她,跟一个杀人犯跑了的;而且,那个被杀的人,还是我霍家的员工……”

    他说得理直气壮,旁人听了,仿佛没有半点儿反驳的余地,但是听在了我的耳中,却显得着实虚伪。

    所谓“看着梨落长大”,不过是对夜行者的培训计划而已。

    那种优胜劣汰的残酷淘汰机制,正常人听了都会心惊胆战,秦梨落倘若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天赋,说不定没有成年,就已经死在了某一处荒岛,或者沙滩里去了。

    这样的事儿,他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也真的是够无耻的。

    李爱国却没办法跟他纠结此事,而是笑吟吟地说道:“杀人一事,还存在着许多的疑点,你若是愿意,我这边派人来调查……”

    霍英雄冷冷拒绝:“不必了。”

    他还待再说什么,突然间,整个大厅突然一黯,所有的灯光在这个时候都骤然熄灭了去。

    随后有一个阴沉至极的声音,从我们的头顶处传递了下来:“诸位玩得还挺开心的啊,既然这么有争议,不如给我吧?”

    这话儿仿佛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随后一股阴寒之气,从上而下,仿佛笼罩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它沉重如枷锁,让人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这感觉……

    一种久违的恐惧浮现,在一瞬间抓住了我的心脏,让我惊悸无比,而随后,我听到霍英雄愤怒至极的声音:“噬心魔,这是我的地盘,你胆敢来此撒野,就让你有来无回……”

    轰!

    一声巨响,我感觉整个大厦都颤抖了起来,紧接着,我的心头狂跳,终于想起了这种被支配的感觉来。

    噬心魔,噬心魔,它真的来了……

    先前在张宿秘境之时的那种恐惧,又一次地浮现在了我的心头,而下一秒,一阵狂风刮起,我听到李爱国的声音也出现:“噬心魔,你果然来了,来,让我会一会你!”

    陡然而起的轰鸣和炸响,充斥在了整个大厅空间里,呼呼作响的怪风,和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气氛,让所有人都为之战栗。

    这,就是顶尖强者之间的对决么?

    我满心惊悸,而这个时候,右手一暖,却是给秦梨落抓住了,我低头一看,昏暗之中,瞧见她的脸色苍白,对我说道:“哥哥,我们快跑!”

    两人往旁边走开,马一岙在不远处出现,朝着我们招呼:“这边!”

    我与秦梨落发足狂奔,而旁边的西门越等人也反应了过来,不过还是犹豫了一下,大概是在纠结到底是去与家主并肩作战,还是过来追我们。

    这些人很快就做了选择,有人过去帮霍老爷子,有的人,则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还有好几人拦在了我们的路上,对我们进行阻击。

    我此刻的状态已经进入尾声,火焰消减,唯有举起熔岩棒,将人打翻了去,而这个时候,那秦三千不知道从哪儿又冒了出来,想要朝着我们扑来,却不曾想中间插进了一个霍二郎来,拦住了他,对他大声喝道:“秦伯,先去救我父亲……”

    这话儿占了大义,秦三千愣了一下,脸色数变,最终还是没有撑得住,朝着我们身后的战团冲去。

    没了顶尖高手的拦截,我、秦梨落终于和马一岙汇合。

    三人没有过多话语,转身就朝着旋转楼梯口跑去,而我一边跑,一边下意识地回过头来,正好与霍二公子的目光交错而过。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释然的表情。

    而随后,我发现他用一种让人浑身不自在的温柔眼神,打量着我身边的……

    马一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