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三章 大闹天宫
    梨落,不认识我?

    听到这话儿,我浑身一震,缓缓抬起头来,朝着台上的秦梨落望了过去,瞧见她双目清明,却并不像是被人控制的样子,顿时一股悲凉之感,从心头油然而生。

    我开口问道:“梨落,你真不记得我了么?我是侯漠,当初救过你的候漠啊……”

    被秦梨落断然否决,让我心头十分难过,当时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而秦梨落被我一瞪,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有些慌,说你、你想要干什么?

    简单几句话,让场中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半路出来捣乱的小子,并非是秦梨落的男朋友,而是一个疯子。

    场中的众人都纷纷议论起来,不断有人朝着我投来鄙夷的目光,还有人忍不住高声嘲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怕不是精神病院里面来的吧……”

    就连刚才站出来支持我的李爱国李主任,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显然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的。

    我在那一瞬间,仿佛处身于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无数的嘲笑、讥讽和恶意鄙夷,都朝着我袭来。

    我感觉世界都在旋转,那笑声充斥在了我的脑海里去,让我无地自容。

    我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这种状态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使劲儿地摇了摇头,冲上前方,大声喊道:“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定是假的,梨落,你是不是被他们给控制住了?是不是他们威胁你?是你身边的秦三千吗,还是谁……”

    是的,一定是的——之前的时候,秦梨落还闹过几回,秦三千和西门越等人还过去压住她呢。

    一定是霍家在这里面动了什么手脚。

    我当时的脑子乱极了,无数的信息往脑海里面塞进来,让我无法判断,心里面想着这么一个理由,便再也不愿意去多加思考,朝着前方扑去。

    而这个时候,台上一直冷着脸的霍家家主霍英雄,在确定李爱国主任没有干涉的意思之后,挥了挥手,说道:“够了,将他给拿下,移交警察局吧,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

    那位打扮精致、如同乡绅一般的老人,嘴角紧紧抿着,对着我投来那鄙夷的目光,眼角处仿佛还朝上扬着,透着几分得意。

    就这一下,我整个人的脑子就“嗡”的一声,一股难以言叙的愤怒,就从心头腾然冒了起来。

    轰……

    我没有再多顾忌了,在那一刻,所有的怯懦、自卑、谨慎、担忧和恐惧,都在那一瞬间,被心头的怒火给燃烧殆尽。

    世人欺我,以何待之?

    干他娘的!

    铛!

    霍英雄一声令下,那个独眼老头西门越最是积极,陡然之间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单手一抓,却有无尽之黑暗,朝着我陡然笼罩而来。

    劲力狂涌间,我眼前的他,又重新化作了黑白两色。

    世间都没有了色彩,紧接着那手掌在我的视野之中无限放大,宛如镇压孙猴子的如来神掌一般。

    森森死气,无边哭嚎,在那一瞬间,充斥在了我的脑海里去。

    破!

    如果是在之前,我或许会被他这骇人的气势给震慑住,手忙脚乱。

    然而当我打定主意要拼死闹上一场的时候,所有一切衡量胜负的因素都消失了,在我的眼中,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字。

    干。

    干他娘的,我脑子里满是沸腾的热血,深吸一口气,抬手就是一拳。

    拳掌交错,西门越满脸冷笑,显然是觉得能够吃定我了,毕竟之前在丽园设伏的时候,他对上我,几招就把我打入下风,想必此时此刻,也是手到擒来。

    他却不知道我在此时,退无可退,竟然爆发出了最恐怖的力量来。

    那一拳之上,凝聚了无数的烛阴之火,将我拳头弄得滚烫,陡然相交之后,那热力骤然传到了西门越的肉掌上。

    他的手掌能够劈碎一个活人,却终究还是肉掌,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故而烛阴之力侵入之后,毒火攻心,忍不住惨叫一声,往后退去。

    我这边虽然暗度陈仓,伤到了西门越,却到底还是抵不过他那恐怖一掌,整个人承担不住,直接腾飞而起。

    我重重地落到了一方桌子上去,那桌子铺着白布,上面用叠罗汉的方式,层层叠叠,不知道摆了多少高脚杯和酒水,我落在上面,那酒杯塔轰然落下,无数的碎片扎在了我的身上。

    随后竟然有十来人,顾不得别的,直接朝着我落下的方向飞扑而来。

    三四人就足以将我给压在身下,难以挣脱,而霍家居然派了十来个人,显然是想要让我一点儿声息都没有。

    破坏了霍家筹备已久的订婚仪式,而且还是在这么多大人物的眼前,想必霍家的所有人,对我都恨之入骨。

    当十几个人压住我的时候,场面似乎为之一静。

    而下一秒,让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熊熊的火焰,从人堆之中燃烧了起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翻滚不休的火焰。

    “啊……”

    人们大声地惨叫着,连滚带爬地往外逃离,而地上的酒水被火焰点燃,里面的酒精也在燃烧着。

    陡然而出的火焰,蔓延的火场,以及四散而逃的霍家高手,让围观的众人都为之诧异。

    只要不是这个行当的人,都已经开始往通道处跑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悲凉的唢呐声,从台边的乐队处陡然传来。那悲怆之中又带着昂扬热血的唢呐声仿佛直穿云霄之上,而与此同时,乐队有人开始配合,演奏起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奏乐来。

    《小刀会序曲》。

    熊熊烈火之中,我以火为衣,金甲附身,手中抓着一根炙热冒火,仿佛动荡熔浆一般的棍子,朝着远处眺望而去,瞧见吹唢呐的那人,却正是刚才转身离开的马一岙。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抹去了脸上的面粉和油彩,抓着一根铜管唢呐,奋力地吹着。

    解开了封印的金蝉子,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宛如神佛般的魅力,精致立体的五官加上那洁白如牛乳的皮肤,还有那神佛一般宁静的气息,将他整个人都烘托得近乎于完美。

    而他吹出的唢呐声,仿佛那贯脑魔音一般,有着恐怖的影响力,让周围乐队的人甚至都来不及分辨这人到底是谁,就跟着他开始演奏起了。

    如同着魔了一般。

    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两个人,到了后来,居然变成了恢弘雄伟的大演奏来。

    旁边一个被称之为“喜剧之王”的男演员,惊诧大喊:“至尊宝?”

    而与此同时,我身披金甲,手持火棒,整个人的身上焕发出了烈焰红光,气息攀升到了极致之后,面对着一种恼羞成怒,奋力扑来的霍家高手,还有远处慌张的人群,尖叫的名媛和绅士,以及一众凑上前来看热闹的闲人,心头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起,直冲云霄之上。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曾几何时,我是多么卑微,辛苦,如同底层劳劳碌碌蚂蚁一般的人儿。

    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能够对我侯漠嗤之以鼻,而就算我奋斗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够站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喝上那一杯酒,听上了一首曲子,看到这么多只有在电影和电视上才出现的人……

    而今天,我侯漠做到了。

    我站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让这些自以为上流社会阶层的人们为之震撼,让那些曾经狂傲、目无一切的敌人为之恐惧。

    而这一切,都是台上的那个女人,她带给我的。

    如果没有那一只启明蛊,将我引入夜行者这个行当,踏入修行者的江湖,就没有我今天的恣意和狷狂。

    够了,够了,我侯漠这一世,有今日之风光,就已经够了,至于秦梨落爱不爱我……

    管我屁事?

    铛!

    一个壮汉,手中一把武士刀,朝着我兜头砸来,给我长棒一挑,挡开之后,猛然一棒捅去,将人给直接挑飞。

    我足尖一点,一杯破了半边的高脚杯落在手上。

    我仰头饮尽杯中琥珀一般颜色的酒,吐出口中的碎玻璃,哈哈大笑道:“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来来来,今日我这个孙猴子,就要来一回大闹天宫……”

    “拿下他啊,你们这些废物……”

    有人大声呼喊着,那十几个满身着火的霍家高手扑灭了身上火焰之后,顿时就扑了过来,结果双手空空,给我抓着那燃火的熔浆棒,左挡右拆,悉数打退了去。

    随后又来一批人,却是临时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些桌子腿、花瓶之类的东西,又给我一阵暴打,纷纷腾然而起。

    再然后,西门越和秦三千这样的高手加入战场,又陆续有那拿着武器的高手进入其中来。

    也有人去拦住那个扔下了唢呐,朝着我跑来的马一岙。

    霍家高手,底蕴深厚,而且此处戒备森严,在经过最开始的慌乱之后,稳住了阵脚。

    三四个镇山大妖级别的顶尖高手,十来个一流高手,周围还层层叠叠,围着二三十个修行者、夜行者……

    他们一齐发力,我这九路翻云,终究也翻不出太多的花样。

    特别是那秦三千,别人或许还有一些顾忌,他对我最是愤恨,出手狠辣,很快我就独木难支。

    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这时却有一袭白色,从高处跃下,拦在了我的身前。

    她冲着那帮人喊道:“不许伤我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