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二章 我反对这门亲事
    随着霍英雄的轻声呼唤,旁边的乐队奏响了《芦苇荡》的纯音乐,而大厅走廊尽头的门给推开,有花童从里面走出,将洁白的百合花瓣洒落在红地毯上。

    紧接着,我瞧见了久未谋面的秦梨落。

    她身穿一件白色真丝的拖地长裙,乌云一般的如瀑长发被高高挽起,显露出了天鹅一般的白皙长颈,上面带着炫目璀璨的钻石项链——无论是修身摇曳的白色礼服,还是纯净璀璨的珠宝,又或者那衬托身材的水晶高跟鞋,都是私人订制的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死贵死贵的那种。

    但这些身外之物,无疑都将秦梨落如众星捧月一样,衬托得如同皎洁的月光,在场不管有多少的美女、名媛、大明星,都给她一人给压了下去。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艳压群芳。

    梨窝浅笑,顾盼生辉,摇曳生姿,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秦梨落,而她则在一个脸色严肃的老头子搀扶下,踏着百合花瓣,朝着舞台这边款款走来,众人都为之倾倒。

    我与马一岙站在角落处,瞧见那如明月一般耀眼的秦梨落,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莫名就是一阵震颤。

    我竟然有一种想要立刻逃离此处的想法。

    是的,逃离——此时此刻的秦梨落,当真如霍英雄所形容的一般,如同跌落凡尘的谪仙一般,让人难以生出侵犯的想法来。

    而这些,都是霍家的财富和权势带来的。

    今天的订婚宴之后,秦梨落将逐渐地接掌过这些权势来,成为了霍家版图上最重要的一员。

    这些东西,又岂能是我这样的小人物,所能够给予她的?

    这般想着,浓浓的自卑,从我的心头油然而生。

    我甚至感到无比的羞愧,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臆想而已,我这样的吊丝,又如何能够跟台前这位众人为之折服的女神,在一起呢?

    之前的一切,怕不是梦哦?

    就在我满心怀疑的时候,马一岙突然推了我一把。

    我抬起头来,瞧见马一岙盯着我,低声说道:“侯漠,你怎么了?”

    我看着那脸上满是天真烂漫的笑容,正好奇四处张望的秦梨落,感觉嘴中发苦,无比干涩,不由得苦笑着说道:“我觉得,我可能太过自大了。”

    马一岙盯着我,说你想说什么?

    我苦涩地说道:“看到现在的她,我在想,此时此刻的荣耀,是我一辈子都无法给予她的。我这个时候站出来,打破一切的美好,会不会是一个错误呢?或许我应该安静地走开,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自惭形秽。

    秦梨落给了我这样的感觉,特别是瞧见她脸上那真诚而又灿烂的笑容,更是让我难以释怀。

    马一岙瞧见我仿佛哭一样的笑容,变得有些沉默了。

    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这件事情,是你的私事,作为朋友,我能够做的,就是两肋插刀,你说什么,我就去做;但至于做不做,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两人低声说着话,而这个时候,秦梨落已经从大厅那边的一侧,走过长长的红毯,来到了台上。

    在她的身边,一直陪着一个脸色严肃的老头子。

    瞧他那扮相,我能够猜出,这大概就是秦梨落常常提及的那个干爹,港岛霍家两大镇山大妖之一的秦三千秦长老。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台下还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却是另外一个长老。

    西门越。

    他守在台下,那只独眼正四处扫量着场中,任何变故,都能够入得他眼——此人也是霍家长老,但并非两大镇山大妖,而是后期网罗而来的高手。

    不过从他的待遇上来看,应该跟秦三千一般。

    我听说了,霍家的势力,在近两年来,已经迅速扩展开去。

    而随后,我还瞧见了好几个熟悉的脸孔,包括王青栓、欧阳狱欧阳岳叔侄俩——那位欧阳岳虽然与欧阳青的爷爷同名,但人品行径,相差得实在有些远。

    不过人品的恶劣,并不影响他的修为。

    事实上,此人的厉害手段,我之前是有所领教过的。

    很强。

    除此之外,我还瞧见了一大票的霍家高手,有的是于凤超提供的资料上出现过的,有的则没有出现,或者没有办法对上号。

    总之一句话,一眼望去,姹紫嫣红。

    气息直冲房顶,冲出云霄。

    这样的架势,有几人胆敢在此胡闹呢?

    没有。

    霍家摆出这样的架势来,显然是之前就听到了一些风声,所以即便是外围戒备如此森严的情况下,他们也显得如此紧张,为了就是这一次订婚仪式的万无一失。

    台上的霍英雄还在说着话,他追忆起了自己创业之时的艰辛,又聊起了近年来的精力不济,决定将手头的工作,陆陆续续作一些交接。

    随后他有对秦梨落的才华为之盛赞,说等到秦梨落与自己儿子霍京订婚之后,会将她给推出前台来。

    随后又由秦三千出面,作为女方家长,讲了一些祝福的场面话。

    仪式进行到了这里,终于来了一个身穿黑衣的长袍牧师,开始了订婚仪式的环节。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瞧见我毫无所动,终于忍不住了。

    他用手肘捅了我一下,然后说道:“到底要不要出去,你问问你自己的内心吧,年轻人,做事情,就要不留遗憾……”

    他说到这里,转过身子,朝着人群之中隐去。

    很显然,对于我此刻表现出来的怯弱,马一岙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太高兴了。

    而听他说完这话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周围嘈杂的环境,一瞬间就变得极度安静下来。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开始回忆起了一幕又一幕的场景来。

    初见,相识,相知,误会,重逢,相处……一直到那定情的一吻。

    突然间,我的耳畔,想起了李安安的话语来。

    在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老了……

    我会老么?

    不,在没有闯过五重关之前,我的性命,风雨飘摇,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而在这样朝不保夕的情况下,我又何必惜身,何必去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不管如何,就算我此刻站出来,问一句秦梨落,问她到底还爱不爱我,这件事情,难道有错么?

    没有!

    在获得了内心中的答案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来,看见台上的霍京和秦梨落,正在牧师的主持下,准备交换订婚戒指。

    出于惯例,牧师笑盈盈地说道:“对于两位即将走入神圣爱情殿堂中的年轻人,现场之中,可有人会反对呢?”

    “有!”

    我深吸了一口气,右手往脸上一抹,将那面粉和油彩都给抹下来之后,高举着手,大声喊了起来。

    嗡……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而我越众而出,朝着前方走去,大声喊道:“我反对这门亲事!”

    话音刚落,从附近立刻冲来了好几个身穿黑西服的工作人员,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既然打算闹事,自然不会示弱,面对着这几个精干的霍家人员,深吸一口气,啪、啪、啪,连续拍出三掌,用那贪狼擒拿手的法门,一带一缠,却是将人给全数甩开了去。

    而我,也冲到了台前来。

    这个时候,西门越、欧阳叔侄、王青栓以及十来个顶尖高手,将我给团团围住。

    倘若不是顾忌在场的贵宾,只怕这些人就会一拥而上,让我血溅当场了。

    而即便没有动手,这一大帮天兵天将般威势的顶尖高手将我围住,那种压力便如同实质一般,直接落到了我的身上来,压得我的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而我脚下的瓷砖,居然也碎裂了去。

    西门越等一众人等将我围住,双目冒火,仿佛要将我给生吞了去,而面对着这些人的怒火,我却没有半分畏惧。

    我抬起头来,对着台上的牧师,又一次认真地说道:“我反对!”

    牧师懵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是谁?”

    我大声说道:“我是这位秦梨落秦姑娘的男朋友,这一场订婚仪式,是违反她意志的行为,我有权反对……”

    没有等我的话说完,那个一脸严肃的秦三千走了出来,冷冷说道:“都愣着干嘛?这人是杀害李冠全李先生的凶手,还不快将他给拿下,扭送警方处理?”

    他这边一声令下,其余人都不再犹豫,一拥而上。

    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青气笼罩,将这些人都给弹开去,而紧接着,有一个银发老者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开口说道:“慢着……”

    霍家一众高手满目冒火,然而瞧见此人,却都愣住了。

    霍英雄这个时候走了出来,有些疑惑地说道:“李主任,您这是……”

    李主任?

    我心中落定,知道这一位,应该就是天机处的扛把子,李爱国李主任,李洪军的爷爷了。

    瞧见他出了面,我心中落定,知道马一岙赌对了。

    果然,李主任走上前来,仿佛打圆场地说道:“李冠全之死,还有颇多疑点,这个事情,事后再说;至于这个……年轻人,我问你,你刚才说的那话,如果是假的,后果是会很严重的,你知道么?”

    我被架在火上,不得不硬撑,咬着牙说道:“自然知晓。”

    李主任笑了,回过头来,看着霍英雄,说道:“老霍啊,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霍英雄冷冷地看着我,好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转过身来,对秦梨落说道:“梨落,你来看看,这个人,你认识么?”

    他简单一句话,却将全场的注意,都落到了秦梨落的身上去。

    我的心,也在那一刻,提到了半空中。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秦梨落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突然说道:“唔,我,我不认识他……”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