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二十一章 盛宴宏大,宛如蟠桃
    人人羡慕李洪军的出身与背景,却不知道,这些人天生就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却并不是没有一点儿烦恼。

    更多的时候,他们只不过是父辈、长辈的一件作品而已,如同牵线木偶,根本就没有太多的自由。

    身处豪门,便是这般无奈。

    不过这种烦恼,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放在自己的身上。

    正应了钱钟书老先生的那句话,叫做“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每个人都只瞧见别人的好,而忘记了承担这些的痛苦,也就所谓的“只瞧见贼吃肉,没瞧见贼挨打”。

    大概是这样的感慨,仿佛得了便宜还卖乖,所以李洪军的情绪稍微流露一点儿,就立刻收敛起来,领着我们往前走。

    新华会所,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带着几分红色气息。

    事实上,这儿也的确是一处颇为政治背景的地方,二楼偌大的厅堂之中,旁边还有好几个分厅,每一处都有宽阔的出口直通中间会场,又相互隔绝起来。

    这一次前来参加霍二公子与秦梨落订婚仪式的,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这些人相互之间有所交集,贸然集中在一起,又显得有一些唐突,故而分化成不同的小厅集聚,反倒自在一些。

    因为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李洪军去自助长型餐台上面端了一杯酒,然后带着我们四处溜达着,带我们观察地形。

    他一边带着我们走,一边低声给我们介绍这前来参加这一场聚会各种大人物:“看看,港岛首富先生,那是他的大儿子,三年前被一伙夜行者绑架了,为首的外号张豹子,去年的时候被逮住,枪决了,天机处督办的;这边,小船王,嘿,他老子挺厉害的,可惜了;那位,四叔,以前抗美援朝的时候,是立下大功的;这位,哎,他叫啥来着……”

    马一岙笑了,说道:“九叔,姓王。”

    那人却是之前跟我们有过交集,后来想要拖欠我们报酬的九叔。

    李洪军有些惊讶,说哎呀,你怎么认识的?

    马一岙笑了笑,说这些人都挺有名的,我之前在南方这边待过几年,在电视上,多多少少也瞧见过一些,不算陌生。

    李洪军点头,说原来如此。

    这边小厅里的,都是港岛商界的一些大佬,跟我们这帮人并无交集,所以人家虽然谈得热闹,但我们也没有办法插进去。

    李洪军带着我们继续走,过了一个偏厅,发现里面有许多红得发紫的港岛演艺圈人物,很多都是扬名立万的,什么天王天后,也有一些虽然在旁边打下手,但后来也挺有名气的——当然,当时的我并不知晓,只觉得莺歌燕舞,一片盛世美颜……

    李洪军告诉我,一会儿典礼之后,这些人会陆续地登台演唱,用来助兴的。

    我这人其实不太追星,刚才在大厅瞧见,之所以惊讶,也是太喜欢那两位演员了,所以只是简单打量一番,就掠过了去。

    如此又转了一圈,有政界人士,也有许多外国佬,还有霍家内部的商业精英……

    与会的人相当多,可以感觉得出,这一次的规模是相当的大。

    随后我们来到了往里的厅堂,发现里面的人大多都有江湖气,而有些人的脸上、脖子处,还有狰狞的刀疤,凶光毕露。

    这些人,则都是霍家的江湖关系。

    李洪军指着角落三桌,说道:“看到那位像大学教授一样的眼镜男没有,信义安的龙头大哥顾先生,邻桌的那位,是联胜和的华哥,那便的15k的大佬褂彪,估计也就这样的场合,能够让他们坐在一起,而不是打起来……”

    如此转了一圈,有一个小厅我们没有能够进去,即便是在会场,那边的安保也相当严格。

    李洪军低声说道:“这里面的,一个一个,都是大人物……”

    他用大拇指竖起来,朝着天花板上指去。

    瞧他那态度,我们就知道,那些肯定是霍家最上层的关系,都属于那种一跺脚抖三抖的大人物。

    转完了一圈,李洪军将我们带到了一处无人的隔间来,对我们说道:“两位,能帮的,我都帮了,不过瞧你们这架势,应该是要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既然如此,还是把这一身行头脱下来吧——我倒不是怕你们连累我,我的名誉还是小事,要万一那帮人联想到了我爷爷身上,觉得这事儿是中央授意的,那可就麻烦了,你们说对吧?”

    马一岙似笑非笑地说道:“难道不是?”

    李洪军的脸上挂不住了,说道:“马一岙,我是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才仗义出手的,你要是这样的态度,那咱们没得谈了。行吧,参观也参观完了,我送你们出去吧……”

    他骤然翻脸,马一岙却笑了,说行,行,我们脱衣服,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连累你,好了吧?

    李洪军解释道:“真不是别的,主要是我爷爷就快要退下来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他横生枝节,搞出太多的大新闻来……”

    我脱下衣服,从八卦袋中拿出了一套西装来穿上,旁边的李洪军瞧见,有些惊讶,说你这个是什么?

    马一岙却在旁边问道:“你爷爷要退了?那谁上啊?”

    我将八卦袋拿了一套衣服给马一岙,然后将八卦袋递给了李洪军,李洪军一边看,一边回答:“还有谁,田女皇呗。”

    马一岙说田副主任最忌讳有人这么喊他了,你还敢在背地这么说?

    李洪军苦笑,说本就如此,还怕外人说?

    说罢,他很是惊讶地举起那八卦袋来,对我说道:“你这个能够装随身衣服?跟炼妖球的原理完全不同啊,这东西,叫做什么?”

    我说八卦袋,怎么,瞧你这样子,见过?

    李洪军说道:“见过,不过不叫八卦袋,而是乾坤眼,据我所知,整个天机处,有且只有两个,一个在我爷爷那里,一个在田女皇那里——至于整个江湖,闻所未闻,你这个,是第三个。”

    他恋恋不舍地将东西交还于我,然后接过了那两套中山装来,双手轻拂而过,衣服顿时就化作了碎片去。

    紧接着他双掌一拍,碎片又化作了灰烬,落在地摊上,清风一吹,再无痕迹。

    看得出来,李洪军在离开学校之后,又有际遇,那修为仿佛直接提上了一大截,让我又一次地感受到了官方丰厚的底蕴。

    六扇门中,好修行啊。

    李洪军将我们领到了这儿之后,处理完了与我们之间的关系之后,不再逗留,而是转身离开,显然也怕此事牵连到他身上来。

    瞧见他那态度,我有些疑惑,看向了马一岙。

    他的判断,仿佛有一些出入啊。

    马一岙已经换好了一身风格简单的夹克衫,瞧见我的询问,他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李洪军这人,天生适合搞政治,真真假假,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我们哪里是他的对手?”

    他还是坚持认为自己的判断没错。

    两人换好了衣服,推门出来,听到外面一阵激昂喜庆的音乐声,知道订婚仪式已经开始了,于是快步向前,走到了大厅之中来。

    我瞧见大厅正中的台上,站着两个主持人,一个是经常主持金像奖的著名喜剧演员,而另外一位,则是港岛卫视的当家花旦。

    伴随着整个乐队的音乐声,两人在台上用特有的台风插科打诨着,接连着调侃了几位大佬,而大佬们并不在乎这样的玩笑,反而配合着与之互动,使得会场的气氛格外轻松。

    而随后,一阵激昂的鼓点声,男主持人请出了此处宴会的主人,港岛霍家的家主,霍英雄先生。

    话音刚落,众人都热烈的鼓起了掌来,欢迎这一位传奇人物登场。

    和之前我们在新界时吴英礼老人丧礼时瞧见的一般,那位霍家家主霍英雄,他穿着一身合体的手工灰色西服,戴着礼帽,拄着文明杖,从舞台的侧面缓缓走了上来。

    我瞧见他礼帽下的头发,似乎为了这一次订婚仪式而特意染黑了,没有之前的灰白。

    这位如同太平绅士一般和善,满面笑容的老人,一出场,就获得了层层叠叠,如浪一般的鼓掌声,而随后,他来到了台前,站立了半分钟之后,那掌声方才稍歇。

    等众人安静之后,霍英雄则开始客套寒暄,感谢所有出席宴会的宾客,然后扬扬手,叫出了自己的小儿子霍京来。

    那位如同费翔一样英俊潇洒的英俊男士走出场间来,如同阿波罗一般灿烂的笑容,顿时就迷倒了不少风姿绰约的女士,也引来了一阵阵的惊呼。

    霍英雄跟大家简单地介绍了一番自己的儿子之后,话锋一转,用极尽赞美之能事的词汇,介绍起了那位即将成为自己儿媳的秦梨落秦小姐来。

    在他的形容之中,秦梨落完美得如同天上的谪仙,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女神。

    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没有见过秦梨落的,都下意识地伸长了脖子,想瞧一眼这位宴会的女主角来。

    勾起了所有人的期待之后,霍英雄拍了拍掌,微笑着说道:“梨落,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