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八章 憋闷的小狗,信命的铁头
    (为@大大大妖王加更,预祝大家2018年红红火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信义安的十大话事人,每一个都是有着绝对厉害的本事,方才能够坐稳这个位置的,要不然,早就被掀翻下去了。

    而鬼添哥之所以能够在中环这样繁荣富贵的地方立棍,更是如此。

    于凤超简单一句“强如我”,让我们感受到了鬼添哥那强大的底蕴,而此时此刻,他派着自己得力的手下过来,清除于凤超的小弟,就能够知晓,原本谈笑言欢的两人,背后插刀的手段,绝对都是纯熟得很的。

    于凤超的脸色,很难看。

    同门相残,这种事情最是忌讳,要比霍家来做这些,要更加让人不齿一些。

    我们都看向了他,马一岙低声问道:“于哥,怎么办?”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需要尊重于凤超意见的话,我们早就上了,毕竟这种事情,搁谁身上都窝火。

    而于凤超能够在信义安这样的地方拼杀出来,脾气自然不可能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温和,此刻双目变红,也没有了犹豫,开口说道:“我去拿住他,你们几个,帮我控场,别让人溜了,走漏消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小狗就已经冲了出去。

    当小狗如同离弦之箭、出膛炮弹一般射出去的一瞬间,我方才感觉得到,这些天来,憋得难受的,不只是我和马一岙,又或者是身份地位骤然变化的于凤超。

    小狗心里面藏着的愤怒,方才是最多的。

    那个一直为小狗敬仰的家主,以为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男人,到了最后,才发现,根本就是一个喝人血、吃人肉的虚伪禽兽。

    那所谓的养育之恩,只不过是为了让他尽快结出内丹而已,并没有任何的私人情感存留。

    而他,还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之前苏四死的时候,小狗满心茫然,觉得即便是苏城之如此苛待自己,他也没办法找苏四的亲生父亲报仇,甚至还有一种将苏四的死亡,怪罪于自己头上的想法。

    而现在,苏四依旧是他的兄弟,他的发小,但苏城之却不是了。

    当一个坦荡君子撕下自己虚伪面目来的时候,更加让人畏惧和厌恶。

    而这些,小狗却因为实力的差距,不得不藏在心中。

    但,这便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怒气。

    这怒气,如同活火山,憋得越久,爆发得越是猛烈。

    咚!

    就在我满心惊诧,发足狂奔的时候,却见小狗身子一闪,人便已经冲到了人群之中去,猛然一脚蹬出,将一个身高两米的巨汉,给直接踢到了墙上去。

    他的足尖,与那巨汉后背的肌肉猛然相撞,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来。

    而那人落到墙上之后,那一面墙开始开裂,如同蜘蛛网一样地扩散开去。

    随后,当那人滑落下来的时候,裂痕上满是鲜血,而巨汉再也没有起来过。

    一招败敌。

    而随后,小狗在人群之中跳跃着,每一招起手,都有一人中招,两个人腾飞而起之后,终于有一个人,稳稳地接下来他的攻势。

    那人半边脸都是红色胎记,如同恶鬼一样。

    花脸鬼。

    面对着突然冲出来,暴走如虎的小狗,花脸鬼也是有点儿懵,他拦住了小狗,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开口招呼道:“你是谁?信义安办事,你……”

    呼……

    还没有等他说完话,于凤超已经赶到,双手一转,就朝着花脸鬼拍去。

    砰!

    花脸鬼到底还是双花红棍,社团里面一等一的战斗人员,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下意识地就挡住了,不过却给打得连连后退去。

    于凤超先前受伤被擒,折磨得锁骨都出来去,然而经过马一岙的治疗,以及这些天的休养,伤势早就好得差不多了,此刻含恨出手,也是刚烈。

    花脸鬼挡住攻击,却扛不住那劲儿,向后“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却没有想到,小狗又扑了上来。

    这个时候的小狗,双目赤红,显然是将气息攀升到了顶尖之处。

    别看我们在霍家丽园那里,小狗给三两下扑倒,随后被擒住,仿佛很弱的样子,但实际上,像他这般年纪,就能够凝聚出内丹的,不能说世间罕有,至少也是年轻一辈的顶尖水平。

    之前的表现,主要是敌人太强了而已。

    这回的对手,虽然很强,但与小狗的差距不大,作为一个不用劲儿,战斗技巧上能够以一敌三的天才夜行者,对付花脸鬼,实在不算什么。

    啪、啪、啪……

    花脸鬼在短暂之间,与小狗、于凤超两人陡然交手几个回合,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可能敌不过这两人。

    甚至很有可能一招之失,就翻倒在地,难以挣脱。

    打不过怎么办?

    跑呗!

    这种街头混战出身的强人,顶尖的双花红棍最擅长的,就是保存自己,所以在感觉形势不妙之后,一瞬间就做好了决定,猛然转身,朝着旁边的矮墙冲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面折扇,拦在了他的面前,却听到“啪”的一声,花脸鬼倒飞而来。

    出手的是马一岙,而我也适时出现在了那家伙的退路上,毫不犹豫地猛然戳了一脚。

    戳心腿。

    砰!

    花脸鬼到底还是有料子的,连续受到了两下强攻,却还是硬生生扛住了,倒退而回,想要朝另外一个方向逃去。

    唰……

    然而他刚刚退了两步,就给小狗逮住机会,猛然一下,将他的后背抓得血淋淋。

    紧接着一记撩阴腿,正中胯下。

    这一下,花脸鬼终于受不住了。

    事实上,就小狗的那狠劲,换任何一个男人过来,估计都受不了。

    “啊……”

    花脸鬼猛然惨叫一声,却给于凤超抓住,死死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声,而小狗陡然而上,将那家伙的衣服扯下,三两下,就将人给捆了起来,颇为利索。

    而这个时候,那个先前被暴打的肥佬,方才反应过来,冲到了于凤超跟前来,哭着说道:“大佬……”

    于凤超冷着脸,说不是让你们走的么?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那猪油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本来是准备走的,后来听说排骨佬和田鸡都给打死了,没人收尸,就偷偷回来,找人帮忙弄了一下——我本以为自己够小心了,结果还是被盯上了,想要跑到安全屋来躲一下,却……”

    于凤超的脸本来很冷,听到他这话,变得更冷了,不过看向猪油田的眼神却柔和了很多。

    他指着地上的花脸鬼说道:“排骨佬和田鸡,是这人杀的?”

    猪油田一脸怨恨,说道:“排骨佬是,田鸡是被泰龙派的人杀的——咱们平日里不沾毒品,对我们忌恨的人太多了,特别是自己内部的兄弟,顾先生被霍家压住,闭眼不管,这帮牛鬼蛇神就全部跳出来了……大佬,你要帮兄弟们报仇啊……”

    他哭得凄惨,而于凤超低下头来,看着被小狗死死压住的花脸鬼。

    花脸鬼一声修为和手段,强如于凤超,然而高手之间的交手,哪里有什么规律可言,在几人的爆锤之下,终于失手。

    他此刻瞧见于凤超那怨恨的眼神,强作镇定,对于凤超说道:“铁头鱼,你不能杀我,我大佬是鬼添哥啊……”

    他使劲挣扎,却给我和小狗给按住,而于凤超缓缓蹲下来,平静地说道:“你放心,鬼添我也会处理的。”

    那人一听,立刻慌了,赶忙说道:“铁头哥,铁头哥,我只是听命行事啊,你饶我一命,可以么?你饶了我,我以后认你当我大佬,我……”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噗!

    花脸鬼慌张求饶,然而于凤超却没有跟他废话,直接伸出右手,双指夺龙,戳进了花脸鬼的眼睛里面去。

    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于凤超的十指之上,指甲如同短刃,锋利如刀。

    花脸鬼给戳中双目,直接倒地身死,而随后,于凤超挥手,原本如同一滩烂肉般的猪油田跳了起来,从地上捡了一把匕首,将另外三人给全数捅死了去,毫不留情。

    不愧是社团精英,这帮人动起手来,个个都心狠手辣。

    于凤超瞧着猪油田做完这些,平静地说道:“这里不能待了,你赶紧离开,去乡下避避风头。”

    猪油田有些犹豫,说大佬你……

    于凤超摇头,说不用管我,碰到其他兄弟,告诉他们,短则一两月,迟着半年,我铁头鱼还会卷土重来的,而且还会做得更大,让他们放宽心。

    猪油田不再多言,转身要走,而这个时候,于凤超喊道:“把你身上的钱留一半给我,还有手机也给我。”

    听到这话,猪油田掏出了身上的大部分钱,递给了于凤超。

    他离开之后,马一岙问于凤超,怎么办?

    于凤超说道:“走,上楼。”

    我有些惊讶,说啊,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于凤超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况,我想看看,到底是谁过来,给花脸鬼收尸。”

    一行人处理完现场之后,转到了于凤超之前添置的安全屋。

    这地方很是隐秘,在十一楼,从卧室里能够看得到刚才血拼的地方,而安置妥当后,于凤超拿起了电话来,拨打了一个号码。

    通了之后,他开口说道:“向生,我是边仔介绍过来的,跟你买一个消息,听说明天是霍家二公子订婚啊,都有谁会过去,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