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七章 隔间小憩
    马一岙的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单凭着我们几人,实在是无力对抗霍家这庞然大物的时候。

    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因势利导,借用别人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霍家这一次的订婚仪式,既然都请到了天机处的扛把子李爱国,自然也请了许多有名望、有身份的人。

    这些人,并不可能都是与霍家站在一边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有了腾挪转移的空间,也有了绝地大翻盘的希望。

    什么希望?

    讲道理。

    只要是道理能够说得通,我就有可能在将秦梨落抢下来,而到时候霍家即便是满腔怒火,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的大人物面前动手。

    即便是事后有什么动作,我们也可以见招拆招。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很大的风险,特别是秦梨落的态度。

    如果当场对质的时候,她表示与我之间,不过是玩玩而已,那么占据不了道德制高点的我们,将会变成一个笑话。

    但是,从刚才得到的种种信息来看,这种事儿,几乎是不可能的。

    计划妥当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这会儿的离岛,完全就是一个炸药桶,任何的风吹草动,会如同火星子一样,将这个炸药桶给一下子引爆。

    所以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别轻举妄动,耐心地等待着机会。

    好在有阿芒这位虽然长相矮胖浑圆、但为人却十分靠谱的年轻人在,每日三餐的供应从不断下,在稍微安全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轮流使用外面的洗手间和浴室,所以也还算不错。

    当然,为了不给阿芒惹麻烦,更多的时间里,我们则都待在那个十来平方的狭小隔间里。

    平日里,除了打坐之外,就是聊天,而无聊的时候,我们就会摒弃所有的修为,仅仅凭借着格斗技艺,在方寸之间交手。

    小狗这人,虽说会按捺住心头的仇恨,但人却越发的低调,沉默寡言,很少参与我们之间的聊天。但在这个时候,他总会很积极地站出来,与我们交手。

    为了不闹出太大动静,被人察觉,我们比斗的时候,都没有用任何的劲力,如同普通人一般交手。

    而这个时候,小狗则体现出了让人惊诧的天赋来。

    凭借着贪狼擒拿手,以及自己之前从宝芝林学来的诸般手段,比如工字伏虎拳、虎鹤双形拳、铁线拳、五形拳这些通过影视剧让我们耳熟能详的功夫,还有秘而不宣的飞鸿八手等,小狗在这场一开始如同娱乐解闷的格斗之中,开始表现出惊艳的实力来。

    方寸交手,顾名思义,大概也就是两三平方的地方,两人腾挪的空间缩小到了极致,然后出拳脚,或者计点数,或者将对方推出圈外。

    就是这样如同顶牛一般的娱乐活动,小狗一开始还有些不够熟练,但是到了后来,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赢得过他。

    是真的,无论是老江湖于凤超,还是名家出身的马一岙,又或者我这样的野路子。

    在第三天之后,没有,一个人,能够敌得过他。

    抛开修为,小狗对于搏击之法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种相当高的境界,即便是非常微妙的变化,他都能够很精确地把握到。

    而且这还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并不是刻意为之的。

    到了后来,但凭着最基本的搏击之法,小狗能够以一敌三,而丝毫不落下风去。

    当然,再一次郑重的说明一下,这事儿,是抛开修为的结果。

    不过即便如此,小狗的表现也着实让人为之惊艳,而所有的这些天赋,我们想,估计也是与他天狗的夜行者血脉有关。

    于凤超对小狗这身世凄苦、天赋异禀的孩子十分喜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打开了心结,不但教了小狗许多与敌交战时的技巧,还说了许多自己起家时的种种事情。

    这些事儿颇具有传奇色彩,甚至都能够出一本《大圈》之类的话本小说。

    而从于凤超的讲述中,我们得知,他拥有一门叫做“真实之眼”的神通。

    这神通帮他辨识了许多的朋友和敌人,甚至还能够瞧穿许多的卧底身份,从而让他能够在短暂时间内,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客,变成信义安这个拥有着十几万成员、数百万影响力的庞大组织中,十个话事人之一。

    只可惜,这身份地位,也因为帮助了我们,而最终化作了泡影。

    对于此事,于凤超并不后悔。

    他告诉我们,其一,他是为了信义,正因为如此,他问心无愧,第二,他找人算过命,命中该有一劫,怨不得旁人。

    于凤超很信命,和大部分潮汕人一样,他信奉妈祖,也对一切怪力乱神的东西充满敬畏之心。

    长时间的密实相处,并没有消磨大家的意志,反而让我们之间,迅速地熟悉起来。

    于凤超对小狗的疼爱,是我们有目共睹的,有时候他会跟小狗一起离开隔层,回来的时候,小狗的精神会变得十分抖擞。

    我和马一岙都知道,他这是在给小狗开小灶,不过对于这事儿,我们都很高兴。

    小狗这样的少年郎,沉默却又有趣,外表冷而内心炽热,愿意为朋友付出一切,又有着可怜的身世背景……

    他所有的一切,都让人为之怜惜,也愿意将他作为自己的弟弟一般去疼爱。

    所以对于他的一切进步,我们都是十分乐意看到的。

    短暂的时间里,小狗在蜕变,然而变化最大的,却是马一岙马先生。

    最开始的时候,马一岙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他的四条眉毛,而后来他为了我将那两撇精致胡子剃掉之后,模样反而变得平凡起来,乍一看,仿佛融入人群之中去。

    也只有跟他多交往之后,方才能够感受到他那渊博知识凝聚而成的气度,知道他是一个内涵的人。

    然而怀才如怀孕,只有时间久了才能看得出来,哪里有外貌这种东西,更具有冲击力?

    此刻的马一岙,在解开了封印、恢复了金蝉子体质之后,最开始变化的,并不是他的修为,而是那一张脸——它跟之前的变化不大,但是五官的微调,以及皮肤变得如同少女一般滑嫩白皙,都将他这个人烘托得越发俊朗。

    他让人乍一看,就会有一种“男人怎么也可以这么美”的疑惑。

    这种疑惑,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厚,我甚至还能够从马一岙的身上,闻到让人心旷神怡的淡淡檀香。

    这种美,跟那种别扭的娘娘腔,又有着本质的区别。

    怎么说呢,就是一种无论是男人,又或者女人,都无法抗拒、不会反感的气质,它会让人莫名就产生出信任、并且很想要去亲近的情绪来。

    如同你在庙宇里见到了佛像,在教堂里瞧见了上帝像一般。

    超脱性别的喜爱。

    时间不断推移,终于,到了订婚日期的前两天。

    阿芒告诉我们,说他也被抽调到了会场的筹备组,当天就要出发,并且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的潜伏,使得霍家普遍认为我们已经逃出了离岛,所以岛上防备的力量已经大大减少。

    更多的人,也都抽调到了港岛会场一带去。

    无论是西门越,还是秦三千,又或者其他的高手,都已经相继离岛。

    当然,秦梨落秦小姐,也被护送着离开。

    告诉完我们这些,阿芒离开了,次日晚上,我们溜出了房子,由马一岙去试探一番,确定了阿芒的说法之后,我们赶往了天后庙。

    在这所破旧的庙宇里,我们再一次见到了蒋伯。

    对于我们的到来,蒋伯有些惊讶,他一直都在关注我们的消息,从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也判定我们离开了离岛,没想到我们居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来。

    我们过来,只是想要探望一下蒋伯,怕他因为我们的事情而受到连累。

    好在霍家也是要脸的,在没有搜到我们的情况下,不但撤出了去,而且还给蒋伯道了歉。

    大家简单聊过一会儿,蒋伯问过我们之后,找到了一个熟悉的村民,让他开船,将我们给送到港岛去。

    告别蒋伯之后,我们乘船离岛,而抵达港岛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我、马一岙和小狗几个人站在那荒滩上,一脸懵逼,好在有于凤超这个地头蛇,虽然被霍家以及自己信义安的同僚碾过一遍,但他这么深的根基,又加上看人的眼光,自然还是有一些布置的。

    用阿芒留给我们的钱,我们打的来到了尖沙咀的一家老楼前,正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间瞧见昏暗的角落里,有一个男人,被好几个家伙殴打。

    瞧见那人,于凤超捏起了拳头来。

    我瞧见,低声问道:“认识?”

    于凤超点头,说对,我小弟猪油田,打他的那几个,是鬼添的手下,最狠的那个叫花脸鬼,信义安的双花红棍,一等一的狠角色。

    小狗与于凤超的感情很好,眯眼说道:“很强?”

    于凤超说道:“强如我。”

    小佛说:今天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