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六章 泼天计划
    风雷手是我们杀的?

    听到这话儿,我们面面相觑,都有点儿懵了,好一会儿,于凤超方才说道:“行了,还有什么事情么?”

    阿芒说道:“听说上面几位爷震怒,放下了话来,说就算是翻遍了整个港岛,都要将你们给找出来,抽筋扒皮,另外我还听说家主霍先生亲自去找信义安的顾先生谈你的事情,估计是要对您名下的产业和人动手了。”

    于凤超点头,说知道了。

    阿芒一脸忧虑地说道:“阿叔,你们真的杀了李大当家?”

    于凤超苦笑,说如果我说不是,杀他的另有其人,你相信么?

    阿芒听到,笑了,说当然,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不会骗我,一个是他,另外一个就是你。

    于凤超说道:“好,你再去探听一下,还有什么消息,一起回来告诉我。”

    阿芒离开,于凤超回过头来,说道:“这件事情,麻烦了。”

    是的,事情麻烦了,如果是之前,或许我们还可以通过中间人来进行和解,毕竟霍家也是要脸的人,就算暗地里可以张罗一些龌龊之事,但这些都没有办法摆在明面上来。

    但现在不一样了,李冠全死了,而且还栽赃到了我们的头上来,这事儿,就算是拿回内地去说,都是说不通的。

    杀人偿命,这事儿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道理。

    马一岙却说道:“这件事情,霍家是不知道呢,还是知道,因势利导呢?这一点,很重要。”

    对。

    他一下子就把握住了重点,如果是霍家知道,却装作不知情,将脏水泼到我们头上来,这事儿就麻烦了,因为这儿就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毁灭了证据,我们就算是跳到黄河里都说不清楚。

    而如果是不知道,事情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我说道:“这件事情的关键,在苏城之。”

    说到这里,我看着旁边熟睡之中的小狗,想了想,忍不住对马一岙说道:“有个事情,我不确定要不要跟小狗说。”

    马一岙问:“什么事情?”

    我将苏城之与李冠全的对话简单说了一遍,马一岙听完,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说这是真的?

    我苦笑,说我不知道——如果是真的,这也太吓人了,他为什么不编一个瞎话来忽悠李冠全,而是说真话呢?这事情若是真的,那么他的名声就直接臭了,那又是何必?

    旁边的于凤超听了,也忍不住地摇头。

    不过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大佬,对于这种钩心斗角的事情还算是比较熟悉,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也不难理解——他以为李冠全是掌握到了一些证据,如果自己说假话,李冠全很有可能会识穿他。而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未必能够见得到小狗。”

    我还是不明白,说他这么做,难道不怕事情传出去?

    于凤超笑了,说:“所以他才决定杀人灭口啊,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当时的那房间,除了李冠全,还隔墙有耳,让你给听了去。”

    我这才明白,说所以说,最希望找到我们的人,并不是霍家,而是苏城之,对不对?

    于凤超点头,说是这个道理……

    砰!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突然间旁边传来一声闷响,我转过头去,却见熟睡之中的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转过来,然后一拳,砸在了床上,将床榻都给砸碎了去。

    马一岙看着他,低声说道:“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小狗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侯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对,你被带过来的时候,他跟李冠全说的,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小狗果断地说道:“是真的。”

    啊?

    我们都一脸疑惑,而小狗则说道:“从我懂事起,我就觉得,我在宝芝林的处境,跟别姓的孩子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一直跟在四哥身边,享受着最好的待遇和教育,那待遇,甚至比四哥还要好,让人嫉妒。但我总能够感觉到,宝芝林的几个高层,包括四哥的大哥,以及大当家,对我总有一种古怪的情绪,仿佛我不是人,而是一种物品一样……”

    他缓缓地说出了许多的疑点,包括自己从小到大遇见的种种怪异情形,包括自己父亲死的时候宝芝林古怪的处理,以及他十四岁之后,就被强制要求去捐精……

    这些事情,之前他只是疑惑,而现在,却与苏城之的话语对应上了,显得格外的残酷。

    听完小狗说的这些,马一岙担心他被仇恨迷住了双眼,伸手过去,将手放在了小狗的肩膀上,然后说道:“小狗,这件事情,你……”

    没有等马一岙说完,小狗便说道:“马哥,你别劝我,我知道宝芝林的实力有多雄厚,知道苏城之那个老畜生有多么厉害,在没有绝对能力弄死他之前,我不会让仇恨控制我自己;而且,我母亲还在宝芝林呢,我只有确定了她的安全之后,才能够为我父亲报仇。”

    没想到小狗这般懂事,马一岙长叹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会帮你的。”

    做这承诺的时候,马一岙无比认真。

    我们在这狭窄的隔层中耐心等待着,大概中午的时候,屋子里有响动,紧接着楼上楼下的脚步声走来走去。

    等人离开之后,没多一会儿,夹层的门开了,阿芒进来,低声说道:“整个岛都给搜了一边,海上也都给封锁住了,现在在挨家挨户地搜,据说天后庙那边也搜了,庙祝和缅甸来的西门长老干了一架,不分胜负,有人趁着他们拼斗的时候进了天后庙,没有收获,给庙祝道了歉。”

    听到这话儿,于凤超问道:“我们有可能离开么?”

    阿芒摇头,说这两天可能不行,上头调集了好多的高手过来,到处都是眼线,你们先在这里等一等吧,估计等到小少爷与秦小姐订婚的时候,人应该就会撤了。稍等哈,一会儿我给你们送吃的过来。

    他去给我们准备吃的东西,而我则坐在软塌上,脸色很是难看。

    我们唯一的机会,是秦梨落订婚,他们应该会在港岛办仪式,到时候霍家的高手们都会赶过去,毕竟霍家还邀请了所有与自己有关系的人脉过来观礼,他们得准备充分。

    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逃了。

    只不过,等到秦梨落订婚了,我千里迢迢,赶到港岛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马一岙走到我的跟前来,瞧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侯子,你别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抬起头来,看着马一岙、于凤超和小狗那关切的脸,说道:“对不起诸位,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们辛苦了。”

    小狗说道:“侯哥你说的什么话?”

    于凤超摸了一下胸前的绷带,洒然一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这些作甚?”

    几人的话语,让我很是暖心,却越发的内疚起来。

    大家安慰了我,接着阿芒又送了吃食来,大家坐下来,吃点东西,又聊了一些话,那情绪方才缓解了去。

    饭后,马一岙问我:“你先前说,他们将秦姑娘那边闹起来了,秦长老都压不住,还叫了西门越和其他高手过去,这事儿,你没听错?”

    我想了一下,说他们说的,是“少奶奶”,不过我觉得应该就是梨落,而那个秦长老,应该是她的义父,港岛霍家的供奉秦三千。

    马一岙说:“也就是说,秦姑娘其实是不愿意这门亲事的?”

    我犹豫,说这个,我不确定……

    我没有多少信心,而小狗却说道:“侯哥,一定是真的,要不然她为什么要闹呢?”

    马一岙点头,说对,而且秦姑娘现在很厉害啊,闹起来,需要两个镇山门的长老去压住,这说明什么?

    我一头雾水,说什么啊?

    马一岙说:“说明秦姑娘得了那朱雀妖元之后,变得厉害了,这样的潜力,如果再过几年,那还得了?”

    我说可是到了那个时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还有个屁用啊?

    马一岙却问道:“对了,你之前还告诉我,说你知道秦姑娘和霍家小公子订婚的消息,是从李洪军口中得到的,而他,是看了自己爷爷的请柬?”

    我点头,说对。

    啪……

    马一岙一拍手掌,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

    他说:“我有一个计划,能够让你绝地大翻盘,你想不想听?”

    我听到他那自信满满的话语,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希望来,激动地问道:“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马一岙笑着,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是那句话,大圣抢亲!”

    我没有听明白,于凤超却懂了:“你的意思,是准备大闹会场么?”

    马一岙拍手说道:“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