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五章 又背黑锅
    小狗是红了眼,愤怒迷心,然而我却还是清醒和理智的,也知道那位胆敢在霍家老窝里面杀人灭口的苏城之,到底有多么的厉害。

    平时或许还瞧不出个高低,但当他真正爆发出来,想要杀了李冠全的时候,他浑身喷薄而出的气息,仿佛直冲云霄之上去。

    这样的家伙,至少也得跟那位独眼老人西门越一个等级。

    我与西门越对上,一招之后就落于绝对下风,虽然蒋伯的解释,是说西门越人在东南亚,常年拿人命来练手,太过于凶悍,所以才会如此,但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别说小狗,就算是加上我,也未必能够抵得住苏城之。

    而如果加上解封之后的马一岙,或许可以,但问题来了,我们在霍家这种随时都要爆发的火药桶里与苏城之缠斗,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到最后,还不是将自己给毁了?

    所以我抓住了小狗的胳膊,拖着他往里走,想要趁着苏城之没有时间理会我们这儿的时候,赶紧逃离。

    然而小狗整个人都已经给仇恨迷花了眼,喉咙里冒出野兽一般的咆哮来,奋力挣扎,而随后,他的脑袋也开始变得毛茸茸来,化作了蠢笨恶霸犬的模样去。

    就在场面即将失控的时候,马一岙冲到了这边来,冲着我低声喊道:“打晕他。”

    啊?

    我没有想到马一岙的选择会如此的果断,而这个时候,我瞧见苏城之又一下,居然将让人恨之入骨的李冠全钉在了四联开的木门之上,然后回过头来。

    我没有再多犹豫,猛然一下,一记手刀砸在了小狗的脖子上。

    小狗对我是十分熟悉的,也知道救他的人是我,所以即便是仇恨蒙心,对我也没有太多防备,使得我这一击得了手。

    我敲晕了小狗之后,背着他,就往大厅后面的走廊跑,而马一岙更绝,他待我跑开之后,双手冲着那门框猛然一拍,力量倾泻,这边的墙一下子就垮塌下来。

    而随后,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跑到了刚才的那个房间去,那儿有一扇斜门,原本遭受严刑拷打、奄奄一息的于凤超此刻正在那里接应我们,低声喊道:“快点,霍家的人要过来了!”

    我背着小狗冲出了门,于凤超指着后院那边说道:“走,往那里去。”

    他对这边的地形似乎非常熟悉,带着我们翻过了院墙,然后在宅巷子里七拐八转,而在我们的身后,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

    我回头去,却见刚才我们待着的那一栋碉堡楼房,居然直接垮塌下来,随后有嘈杂的人声响起。

    这一大片的建筑陆陆续续亮起了光,另外还有不少门也打开了,有人抄着棍子,从里面跑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霍家,或者靠着霍家吃饭的人。

    我瞧见四处都是人,危险处处,有些胆战心惊,低声问马一岙,说我们,回去?

    我的意思,是重新回天后庙那边去。

    毕竟有着蒋伯这样的神秘高手庇护,远比逃到荒郊野外,然后被人逮住要强许多。

    特别是知道霍家此刻集中了许多高手的情况下。

    然而马一岙却摇头,说道:“他老人家已经帮我们够多了,而且事情闹成这样,霍家更上面的人一定会出面,而那个时候,就便是他老人家的威名,也未必罩得住我们。”

    天后庙不算大,一目了然,如果真的有人进去搜,我们就算是藏在茅房里,也未必能够躲得下。

    我有些着急了,说这怎么办?

    这时一直在前面领路的于凤超突然停下脚步,对我们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去处,不过很冒险,看你们愿意不?”

    马一岙问道:“什么去处?”

    于凤超说道:“我以前在城寨混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个潮汕老乡,他后来跟了火焰刀艾昆之后,也就加入了霍家,我们表面上虽然没有联系,但私底下,却是最好的朋友,后来他死在了泰国,留有一个儿子,叫做阿芒,子承父业,也住在这里。”

    马一岙问:“可靠么?”

    于凤超说道:“我跟阿芒他老子,是差点儿拜把子的兄弟,阿芒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以前我可以打包票,但现在他跟着霍家做了几年事……”

    经历了阿灿的事情之后,他有一些疑虑,而这时马一岙却断然说道:“行,于哥您带路。”

    时间紧迫,于凤超也不扭捏,带着我们转过一条巷子,然后来到一个还算宽敞的三层小楼前,轻轻敲了门。

    里面的灯亮了,随后门内有拖鞋声传来,紧接着门开了,一个小圆脸从里面探出头来,瞧见我们几个,有些惊慌,张嘴就要叫,却给于凤超一把捂住了嘴,然后带着我们涌进了房子里去。

    进了屋,于凤超焦急地说道:“阿芒,阿芒,是我,铁头叔,你还记得不?”

    阿芒瞧清楚,使劲点头。

    于凤超这才放开手,而那个长着小圆脸,眯缝眼的矮胖年轻人方才喘过气来,低声说道:“铁头叔,你怎么来这里呢?”

    于凤超想要解释,而马一岙却低声说道:“你们聊,我出去布置一下。”

    他这是去扫除痕迹。

    于凤超跟阿芒简单解释几句,阿芒听完之后,立刻站了起来,朝着外面张望一下,然后低声说道:“叔,先去以前你和我爸喝酒的隔间吧。”

    他带着我们往里走,在厨房的隔壁,有一个杂物间,拉开一个机关,里面有一个十平米不到的夹缝,他将我们几人安顿之后,问道:“外面那个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于凤超说你别管,一会儿人来了,知道怎么说不?

    阿芒点头,说明白,以前我爹在的时候,都教过我的——你受伤了?我去给你拿药箱……

    他转身出去,我瞧见他那矮胖的身影,有些担心,说他……可靠么?

    于凤超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又说了一句话:“我这人出来混,别的都是其次,单这一双眼睛,最是精准。”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回想起了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来。

    当时他能够在人群之中,直接把乔装打扮过后的马一岙给认出来,而且两人之前还素未谋面,他只是见过照片而已。

    这样的本事,着实是让人信服。

    我没有再质疑,而是低声说道:“对不起,这一次,连累你了。”

    于凤超笑了笑,脸上有几分落寂,不过还是对我说道:“没关系,还是那句老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此而已。”

    说着话,阿芒提着医药箱走了进来,于凤超接过来,说道:“我们自己来吧,你在外面待着,应付过来搜查的人。”

    阿芒点头离开,而这时他又叫住对方,说道:“你电话给我。”

    阿芒去那电话,而回来的时候,马一岙也跟着进来了,低声说道:“差不多处理了,就算是有猎狗,也没有办法找到这里来。”

    于凤超点头,说好,我打个电话。

    阿芒离开,而马一岙则拿出医药箱,先给昏迷过去的小狗包扎。

    于凤超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听他的口气,应该是拨给自己最心腹的手下,告诉他转而通知其余的心腹铁杆,说明自己出事的情况,然后让大家最好赶紧离开港岛,或者去乡下找地方躲一下。

    电话打完之后,他删除了记录,将手机交还给阿芒,然后将暗门封上。

    马一岙给小狗包扎完了伤口,又给于凤超来弄,于凤超说不用,马一岙坚持,说他们打断了你的腿,还对你用下酷刑,我虽然帮你把骨头接好,但是身上的伤痕,和血腥味都还是要盖一下的。

    于凤超不再坚持,让马一岙来弄。

    作为实战型的赤脚医生,马一岙的手段又快速又准确,着实是让人为之惊讶,瞧见他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处理方法,我感觉好像是在做花式表演一样。

    好在不管如何,结果是好的。

    弄个这些,马一岙与于凤超简单聊了一会儿,两人盘了一会儿逻辑,感觉问题很有可能是出自于我们的假身份证上。

    我们的假身份曝光之后,霍家依靠在省港两地的势力,迅速找到了帮忙做假证的人。

    那帮人可没有太多的职业道德,一经威胁,立刻就招了。

    当然,这里面还有许多的漏洞,这些平日里并不觉得什么,但是在霍家面前,却被无限放大。

    好在……

    马一岙跟我确认,说李冠全,应该是死了,对吧?

    我点头,说对,那最后一下,应该是扎中了心脏。

    作为对手,李冠全这人着实是有一些太精明了,深谋远虑,脑子聪明得过分,好在苏城之与他狗咬狗,总算是帮我们出了一口恶气。

    如此聊过一阵,于凤超有些困倦,便先睡去,我看向旁边的小狗,说他怎么样?

    马一岙说你先睡吧,我看着他。

    我摇头,说不用,我精神着呢,倒是你,不管怎么样,也是受了伤。

    马一岙的确是有些撑不住了,也不跟我客气,也睡了去,我在旁边看着小狗,不知道过了多久,隔层外有人轻叩,于凤超、马一岙都醒转过来,而随后门被推开了,阿芒进来,低声说道:“事情麻烦了,你们杀了风雷手李大当家,现在满世界都在通缉你们呢……”

    我们,杀了,李冠全?

    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