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四章 天狗食日
    苏城之。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宝芝林卖鱼灿一脉的当家人,居然会在深夜出现在离岛的霍家老巢内,而且还空口白牙地诬陷小狗,是害死他儿子的凶手。

    这事儿,听得我双目冒火,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我以前是跑药水业务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见过不少,但像苏城之这样表面一套、背面一套,两面三刀的家伙,却是头一次见着。

    极品老爸。

    鄙视归鄙视,但想起苏城之那浓郁不化的恐怖气息,我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后背,贴在了墙上,不敢发出任何的动静来,免得到时候给人堵个正着,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而我这边刚刚站定,就听到李冠全嘿然说道:“苏先生您客气了,我们昨夜捉到一个私闯霍家老宅的家伙,有人认出了这人,正是您之前打过招呼的逆徒简大勇,而正巧我听说您人在港岛呢,就冒昧地请您过来了。”

    苏城之哈哈一笑,说多谢,李先生,今天这事情多亏了你,要不然,我想要找到这小畜生,还不知道得费多少气力呢。

    说着,他大概是左右打量了一下,方才问:“这个,人呢?”

    李冠全先前说得阔气,这会儿却拿捏起来,说人嘛,就在这儿,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好奇心,不知道您能不能满足一下我呢?

    他的话让苏城之有些犹豫,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讲嘛,到底乜事?”

    李冠全笑吟吟地说道:“人你可以带走,不过我,和我上面的那位,想知道,您为什么对这位逆徒,这么感兴趣呢?我的意思,是除了他与您儿子的死有关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原因?”

    我在旁边停着,算是明白了,霍家抓到小狗之后,弄明白了他的身份,然后找到了苏城之。

    不过霍家并不是做慈善的,他们这么做,自然是有目的的。

    而很显然,李冠全这边似乎掌握了一些情况,所以如果苏城之说了瞎话的话,恐怕是没有办法见到小狗的。

    我在走廊这边站着,能够感觉到场中的气氛有些僵,好一会儿之后,那苏城之方才说道:“李先生,具体原因,我可以跟你说,不过你能不能请这几个兄弟,去门外帮忙看看风?”

    “好。”

    李冠全十分果断,低声吩咐一句,大厅里传来了脚步声。

    我一开始还有些紧张,以为会朝着内里的走廊过来,却没有想到那帮人却是走到了房子外面去。

    而当人走完,大门关上之后,苏城之方才缓缓说道:“这件事情,出得我口,入得你耳,除了你和你上面那几人,我不希望传得到处都是。”

    李冠全信誓旦旦地保证,说那是当然。

    苏城之这才说道:“其实,小狗,也就是简大勇,他其实是我苏某人养的一条肉狗。”

    什么?

    李冠全有些不太明白,说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城之说道:“从我祖父开始,我们这一脉就得了一种怪病,叫做‘惧日症’,得了这种病的人,少年时还好,过了四十,就会越来越畏惧阳光,害怕阳光之中弥漫的至阳之力……“

    李冠全插嘴说道:“莫非你们这一脉,是真正的夜行者,飞鼠蝙蝠一族?”

    苏城之说:“不,不,不,我们才不是肮脏的飞鼠夜行者,我们是人,是人类。我们是人类之中血脉最优异的一支,只不过是受了诅咒而已,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就会越来越惧光,甚至很有可能会被那日光照到之后,直接自燃而死……”

    李冠全表示明白:“懂了,我见过类似的报道。”

    苏城之说道:“一开始的时候,我祖上非常恐慌,一直到后来,遇到了大名鼎鼎的鹅道人,他给我祖父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找到一个拥有着天狗血脉的夜行者,将他的实力攀升,达到结成妖元的境地,然后将那妖元吞服,便可以化解这样的命运。”

    他顿了一下,说:“而这个,便叫做‘天狗食日’,它能将我们体内的一切厄运,都给吞噬了去,而那个时候,我们这一脉,将会逢凶化吉,成就完全体的超卓修为……”

    呼……

    听到这里,就算是心狠如风雷手,也忍不住长长呼了一口气,缓解了心中的压抑。

    他对苏城之说道:“也就是说,那个小狗,便是你豢养着,准备随时宰割的肉犬咯?”

    “不!”

    没想到苏城之却否定了这个说法,他对李冠全说道:“小狗是留来给我小儿子苏四用的,只不过因为我当年服用了他父亲的妖元内丹,发现近年来出现反复,我不得不提前占用我儿子的名额;至于他的,我本来是准备用小狗这几年来存留的精华,人工再孕的,只可惜,我最爱的儿子,他等不到了……”

    我在旁边听着苏城之娓娓述来,莫名感觉到浑身发冷。

    不管我如何揣摩,都想不到,小狗与苏家之间,居然是这样的关系,他父亲也并非是死于什么车祸,而是被苏城之给吃了。

    我的天……

    我有一种很想呕吐的感觉,而李冠全在苏城之撕下了伪装面目之后,也没有再为难对方,而是拍了拍手。

    紧接着,没一会儿,大厅里又传来了脚步声,还有愤怒的挣扎和闷哼声。

    我能够感觉得到,先前被抓住的小狗,被人带过来了。

    李冠全笑着说道:“苏先生,您的徒弟简大勇就在这里,他今天闯入我霍家的事情,我们不便追究,就交给您来处理了——哦,对了,为了避免误会,我们没有对他做什么伤害,只是用蛮牛筋捆住而已。这小子性格暴躁,您自己当心一点。”

    苏城之大概是瞧见了小狗,心情舒畅,缓声说道:“好,很好——如此就多谢李先生了。”

    两人在人前,说得冠冕堂皇,完全没有了先前私底下的龌龊。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跑了进来,开口说道:“李先生,少奶奶那里闹起来了,秦长老都压不住,让我们过来叫人帮忙呢……”

    李冠全听到,赶忙说道:“行,你去隔壁叫西门长老过去,另外叫家里面的其他几个人也过去看看……”

    那人回答道:“西门长老刚刚听到了,已经过去了。”

    说罢,那人就离开了,李冠全吩咐旁边的人去外面叫人,然后对苏城之说道:“苏先生,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不送你了……唔,你干嘛?”

    我听到桌椅破碎的声响,紧接着是李冠全的一声惨叫,心头一跳,下意识地走到大厅往后面走廊这边的门口。

    我探头望去,却见苏城之箭步上前,追着李冠全在拼杀:“姓李的,我苏家的秘密,又如何能够让你知晓,并且传到别人的口中去呢?”

    那家伙穿着一身黑色中山装,然后是千层底的黑布鞋,此刻袖子底下,滑落出了一根尖锐的金属长刺来,朝着李冠全陡然戳去。

    每一击,都仿佛那死神的招手,想要拿了李冠全的命。

    显然,刚才苏城之说的那个无比黑暗的理由,应该是是真的,而正因为如此,他不可能将这把柄留给李冠全,以及他身后的港岛霍家。

    因为这个会毁了他一辈子的“清誉”。

    为了这个,他就算是冒着得罪死霍家的风险,也要将知情人都给杀了去。

    李冠全在刚才的突袭之中受了伤,肚子上满是鲜血,此刻瞧见苏城之那狰狞恐怖的模样,饶是他见过再大的风浪,此刻也有一些慌张。

    他一边往家具后面躲着,一边大声叫道:“来人啊,来人啊……”

    然而这会儿,因为大部分人都朝着丽园跑去,根本没有几个高手在。

    有一个李冠全身边的随从听到,慌张地朝着大门处跑去,也给苏城之一甩手,用另外一根两寸长的金属尖刺扎透了脑袋。

    那一下,却听到飕的一声,人便死了。

    堪称神迹。

    我瞧见这些,心头忐忑,深吸了一口气,又从八卦袋中摸出了一块黑布来,把自己的脑袋蒙上,又临时在眼睛处开了两个口子,弄完这些,我箭步冲到了堂中,来到了被五花大绑、瘫倒在地的小狗跟前来。

    我冲到跟前的时候,苏城之和李冠全正好在大门那边追逐,离我这里,还有一点儿距离。

    我半蹲在地,指尖凝聚,一股灼热的火焰掠过了小狗身上的牛筋绳,将其弄断,随后我一把托住了小狗,将他往我来的地方拽去。

    小狗一得解脱,立刻就朝着苏城之的方向扑去。

    很明显,他给仇恨遮住了眼。

    此刻的小狗,兽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