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九章 守庙老人
    糟糕,糟糕,中计了。

    在瞧见风雷手李冠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当时的脑子“嗡”的一声响,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儿,下意识地往回路走,却给十来人堵住了去路,随后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我与小狗背靠背站着,不断地转动,提防着这帮人出手,而对于李冠全等人来说,却显得十分得意,朝着我们冷笑。

    我瞧见来人之中,除了李冠全之外,还有数人,格外让人注意——最让我为之惊悸的,就是先前与我们一起坐渡轮上岛的独眼老人。

    此刻他也出现在了这儿,而且还堵住了我们的退路,让我们没办法及时撤离。

    除了他,我还瞧见三个人,都是之前于凤超给我们资料上有过的高手,一个叫做欧阳岳,是个四十多岁,气质沉稳的男人,一身朱红色的气息洋溢全身;而另外一个叫做欧阳狱,却是那欧阳岳的族叔,大上十几岁,但气势却越发凌厉锋寒;而另外一个土里土气的家伙,则叫做王青栓。

    他个头不高,却双目锐利,一身绿光浓郁,所过之处,脚下的青石板上,都有青草茁壮而出。

    个个高手,绝非常人。

    至于其他的几个人,虽然并没有前面那几位一般鼎鼎大名,厉害老辣,但也都是精干之辈。

    圈套,这个埋伏,设置已久,瞧这架势,是一点儿机会都不肯给啊。

    我环视一周,最后落到了李冠全的身上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让条路来,可以么?”

    李冠全冷笑,说你怕不是在做梦哦。

    那个叫做欧阳岳的男人走上前来,微笑着说道:“原来这位,就是近日来名声鹊起,让风雷手都吃瘪的候漠啊,把你脸上那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弄下来,让我们大伙儿,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吧?”

    哈、哈、哈……

    众人一阵欢笑,而脸色一直阴郁的独眼老头却耐不住了,冷冷说道:“赶紧将人给拿下吧,后院那边,还有一堆事儿呢,那少夫人要是闹起来,看你们还有心思在这儿鬼扯。”

    他一句话,将场间的气氛弄得骤然一僵,李冠全没有再废话,抬起了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从怀里摸出了熔岩棒来,厉声喝道:“去尼玛的!”

    熔岩棒出,这根镶嵌了王岩那金属圆环的棒子,与传说中的金箍棒越发相像,陡然变大之后,我没有再灌注妖力,而是提棒而上,朝着前方猛然一劈。

    挡在我面前的,正是走上前来说话的欧阳岳。

    此人身体敦实,手长脚短,瞧见我提棒而上,并不畏惧,而是大叫了一声:“来得好!”

    能能够被调集过来,埋伏我们的人,都是精挑细选之后的高手,而且从此刻的阵容来看,就知晓李冠全是花了心思,而且对我表现出足够尊重的——要不然,对付一个刚刚觉醒不久的小妖,能够用上这样的架势?

    我的棒子挥下,却见欧阳岳双臂一震,那一对手仿佛灌注了钢铁一般,闪烁这金属光泽,然后相交,架住了我的这棒子。

    而当我想要提起来的时候,他的双壁之上,传来了莫名的吸力,让棒子紧紧地黏在了上面,无法动弹。

    而与此同时,旁边几人也动手了,朝着我和小狗陡然杀来。

    我甚至都听到了李冠全那破开空间、轰隆雷鸣的一掌。

    杀鸡用牛刀,这帮人真的是横下心来了。

    眼看着即将陷入绝境,我却并不慌张,心中反而生出了几分莫名的狂傲之意来。

    对方来的猛人越多,就是对我越尊重。

    能够让他们如此害怕,说明什么?

    说明我成功了。

    我让他们感觉到不安,感觉到害怕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有足够的底气啊,孩子。

    九路翻云,阴阳路。

    我双手抓着熔岩棒,猛然一转,阴阳分隔,两种力量在高速旋转,却是化作了陀螺形状,一瞬间就破开了欧阳岳的手段。

    我抽棒出来出来之后,朝着后面猛然一棒砸去,却是与李冠全的风雷掌相撞。

    两者交击,一瞬间,巨大的劲气爆开,恐怖的气劲将修为稍微浅一些的帮手给震得一阵踉跄,往后退去,而我与李冠全两人,也都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之前我们一棒子将李冠全打晕,那是占了闷棍儿的便利,现如今正面对敌,李冠全立刻用超卓的实力,证明了自己这个霍家在外四大行走的首席,并非是阿谀奉承而得来的。

    那是实打实的本事,而且还是大本事。

    我双手有些发酸,而李冠全也是有些惊诧,没想到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步居然这么大。

    我往后退的时候,那欧阳狱与王青栓却扑了上来,这两人一个老辣,一个凶狠,三两下,便将我与小狗给分隔开了。

    小狗名门出身,夜行者的血脉又十分超卓,自然不是善与之辈,此刻身陷绝境,更是逼发出了最大的潜力来,双手一翻,与那王青栓陡然交手两个回合之后,脸色一变,那张微胖浑圆的脸也开始变化了,化作了那恶霸犬的模样来。

    直接显露本相,这样子的战斗,才会有最高的效率。

    小狗显然是知道,此时此刻,我们已经不容有失了,一旦落於下风,那可就是生死之间了。

    小狗陡然爆发,而我也不再藏着掖着,手中的熔岩棒猛然一震,却有火光喷薄而出,再一次与欧阳岳相撞的时候,那火星飞溅而出,落在地上,立刻就有青烟冒起来。

    场面一瞬间就变得无比激烈。

    铛、铛、铛……

    我有心突围,所以上来就施展绝学,那九路翻云一出,杀气腾腾,没有半分回旋余地。

    无论是欧阳岳,还是李冠全,还有旁边几人,他们对这一套杀气腾腾、却又玄之又玄的棒法,在一时之间,有些束手无策,原本凶猛的架势一下子就给我压下去了。

    先声夺人,这是“先锋手”的真义,我修习九路翻云,最有心得。

    然而就在我准备在气势上压倒他,然后想办法找个破绽逃离之时,一直堵在退路,满脸阴沉的独眼老头终于耐不住了。

    他冷冷地说了一声:“都是废物。”

    轰……

    那人往前一跃,我感觉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黯,世界仿佛变成了黑白两色一般,而下一秒,那人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掌。

    我到这个时候,方才反应过来,横棒来挡,却感觉一股巨力扑来,仿佛十五级台风一般。

    我这才发现,那人拍过来的,并非掌法,而是手印。

    他的右手大拇指与无名指相交,中指、食指和小拇指并拢,指尖之上,有莫名的光华在闪烁,就好像是信号灯一般,一闪一黯,与我的熔岩棒相交的时候,我感觉整个身体的妖力陡然泄去,仿佛戳破了的气球。

    嗡……

    一股振荡空间的禅唱在我的耳边响起,随后我整个人腾飞起来,重重地撞在了亭子旁边的假山处。

    碎石飞溅,倘若不是我临时用上了铜皮铁骨的神通,只怕此刻就已经挂掉了。

    而接下来,那家伙又一跃,出现在了我的身前,伸手一抓。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给对方拿去了。

    好恐怖。

    真正顶尖的高手,一出手,我感觉世界都要塌下去了一样。

    眼看着我即将被对方抓住脖子,突然间,一道金光从我眼前掠过,正好落在了独眼老头儿的右掌之上,紧接着一道恐怖的光华暴起,黑烟腾腾。

    而那宛如鬼魅一般的独眼老头大叫了一声,跌落到了假山下面的池子去。

    我抬头一看,却见马一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右侧,浑身都是鲜血,冲着我喊道:“走。”

    我在假山的废墟中站稳脚跟,有些焦急地说道:“可是小狗他……”

    这时从水池下方,陡然冒出一大片的黑丝来,宛如有生命一般,朝着我们席卷而来,而远处,其余几人也朝着我们这边跃来,马一岙又从兜里摸出了一块九层塔的玉器来,朝着地上猛然一砸,然后拽着我往后跑。

    他边跑,边痛苦地喊道:“他给逮住了,我们得走,不然连救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本来还想要最后搏一把的,毕竟我还有底牌没有亮出来。

    但在如此恐怖的敌人面前,这样的底牌也只是拖延时间而已,而且马一岙抓住我的时候,我发现他手掌上面满是血,湿漉漉的,显然在外面,他也经历过了一场恶战。

    我们身后,恐怖的气劲在鼓荡,空间扭曲。

    我没有再犹豫,与马一岙一同撤离,两人往外跑,越过园子,在属于霍家的一大片街区狂奔。

    这一片街区十分复杂,我们有没有来过,所以转着转着就晕了,而身后的敌人一直在猛赶,喊杀声越来越大。

    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片小山坡前,马一岙这会儿有些支持不住了,对我说道:“侯子,你走吧,我把他们给引来。”

    我一把抓住他,将他背起来,说道:“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我咬牙,将马一岙背起来,又跑了一段路,转角出现了一个祠堂还是庙宇,我从侧墙翻了过去,刚刚一落地,就瞧见一个守庙老头,在打量着我。

    我瞧见生人,下意识地捏起了拳头来,然而马一岙却拦住了我,朝着那人拱手,说打扰了,抱歉。

    说罢,他转身就要走,而这时,那个老人却开口叫住了我们。

    他说道:“小兄弟,瞧你拱手这姿势,莫不成,是游侠联盟的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