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七章 等待与猜疑
    (为@棱角分明加更)

    于凤超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将我们几个给震住了。

    马一岙问:“到底怎么回事?”

    于凤超瞧见马一岙一脸茫然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真不是你们动的手?”

    马一岙莫名其妙,说瞧你这话儿说的,我们找到龅牙苏,是求财,不是求命,就算那家伙昧了我们的钱,但他也吐出来了,与我们之间,算是两清了,我们如何害他?再说了,你走之后,我们就一直待在这里,没去过别的地方,这一点,你小弟也能作证啊。

    于凤超摇头,说不,我说的,是你给他弄的那孟婆粉,真的没问题?

    马一岙的脸黑下来了,说那东西是我师父给的,你觉得呢?

    于凤超不相信马一岙,但绝对相信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没有再怀疑,而是讲述起了事情的缘由来。

    他昨天将龅牙苏带走之后,亲自将人给送回了他的住处去。

    龅牙苏是一个人独住,于凤超还是确定他没事之后,方才离开的,没曾想他第二天早晨过来的时候,在路上打电话,探听后续,却得到了一个让他为之震惊的消息。

    龅牙苏死了。

    这件事情是闹得很大,据说鬼添哥当场就拍了桌子,悬赏捉拿凶手,一定要给他的那个情妇一个交代,给自己的便宜小舅子报仇。

    听完于凤超的话语,我们都惊讶无比,马一岙犹豫了一下,说你昨天走之前,他什么状况?

    于凤超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在熟睡,呼吸正常,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

    马一岙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说他的手机……

    于凤超说我路上的时候扔了。

    这人倒是心细。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道:“这件事情如果追查下去的话,可能会对我们的计划有所影响啊。”

    马一岙说这还不是最关键的,主要是龅牙苏,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如果是我们这边出了什么岔子,这个锅我背了,但如果是于哥走了之后,龅牙苏又给人杀死了,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于凤超点头,说对,如果是那样的话,很有可能我就被盯上了。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于凤超接了电话,听完之后,挂掉,然后对我们说道:“果然,那家伙是事后被人宰掉的,线人跟我说,他在死之前,曾经遭受过审讯和虐待,死状十分凄惨。”

    昨天我们虽然威胁了龅牙苏,但为了不留下太多线索,所以出手都有轻重,表面上基本都看不出来,主要以恐吓为主。

    于凤超亲自将人给送回去的,临走前还有过检查,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非常清楚。

    我们的嫌疑排除了,而麻烦就更加严重了。

    于凤超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们说道:“我这几天的行踪,恐怕会被有心人盯上,无论是警察,还是江湖上的人,都一样——所以我可能不会再过来与你们见面,我们之间,靠阿灿来联络消息,没问题吧?”

    我们纷纷点头,说麻烦你了。

    于凤超离开之后,我们几个聚在马一岙的房间里,沉默了许久,突然间,小狗说了一句:“这个于凤超,会不会有问题?”

    我眉头一跳,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狗说道:“我们这边的事情,太过于棘手,而且涉及到霍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于凤超倘若是打了退堂鼓,又抹不下脸面来,于是故意弄出这么一桩这事情来,好来一个缓冲,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这个……

    小狗的猜测似乎很合理,而马一岙却断然否定,说不,我师父看人很准的,于凤超应该不是这样的人——他若觉得无能为力,昨天就应该直接拒绝我们了。

    小狗瞧见马一岙这般坚持,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在旁边瞧着,能够感觉得到,发生了之前的变故之后,小狗这人的性格变得越发沉稳安静,也更不容易相信人了。

    或许只有对我们这些曾经生死与共的伙计,他才会感觉到几分温暖吧。

    想到这里,我终于做了决定。

    吃过了阿灿送来的早饭过后,我对小狗说道:“王老爷子既然传了你《九玄露》,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九玄露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为内功,专门用来行气走脉,而下篇,则是与人较技的手段,不过被撕毁了去……”

    小狗说道:“九阴真经?”

    我苦笑,说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我之前在北方的时候,机缘巧合,巧好得知了一些线索,那下篇分为七个部分,分别是贪狼擒拿手,至于巨门金刚身、禄存探云手、文曲勾兑丹、廉贞披风剑、武曲破天枪和破军千步,相传为南海某一派的绝学,而我这里,有一套“贪狼擒拿手”,配合着九玄露的修行,能够让你与人交手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说罢,我将自己学的的贪狼擒拿手,跟小狗一一讲解起来,并且融入了自己的看法。

    马一岙在旁边看着,结合自己的理解,也给予一定的建议和帮助。

    小狗出生于宝芝林卖鱼灿一脉,自小就与家族继承人苏四为伍,一同学习,一同成长,算得上是世家子弟,所学颇多,也很是牢固,自有章法,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对这一门手段,也并不在意,只当借鉴。

    然而随着我讲解的深入,他便发现这贪狼擒拿手有异于寻常手段的独特之处,不仅仅是招式套路,更多的,是与敌人交手的思路。

    那种天马行空,匪夷所思却又行而有效的手段,让他为之折服。

    所以到了后来,小狗也就收起了心中的轻视,跟我认认真真地学了起来。

    我先是跟小狗讲解一边,又手把手地习练一番,最后两人在狭窄的地下室主厅里腾挪,不用力,只用招式比斗,一边打,一边讲。

    如此许久,等到小狗融会贯通之后,方才停歇下来。

    而弄完这些,小狗长呼一口气,朝着我拱手抱拳,认真地说道:“如此神技,实在是受益终生,大恩不敢忘。”

    我拦住了他,说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客气——再说了,你为了我的事情奔波,我也没有专门谢过你不是。

    小狗不再多礼,而是深深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如此两天,我们都在地下室里待着没出去,要么就行气打坐,保持自己的巅峰状态,要么就比试过招,熟悉擒拿手的种种妙处,而在这期间,于凤超的心腹助手阿灿除了负责我们的饮食之外,还时不时地传递消息过来。

    首先是关于龅牙苏的死,警方那边推动得很快,已经查到了与我们冒名过港的那几个身份有关,目前正在四处找寻。

    而鬼添哥那边,也是发动手下,四处搜寻。

    不过港岛这么多的人口,如此大的国际金融中心,想要找人,黑道反而比白道要更顺手一些。

    鬼添哥在信义安以及整个港岛黑道都是很有地位的,再加上拿出了一笔不菲的悬赏来,使得现在到处都是找寻我们,想着去领赏的混子,和江湖人物。

    而关于秦梨落的消息,也打听到了。

    她从燕京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了一个叫做离岛的地方疗养,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岛屿,霍家在那里有一大片的宅院,里面都是他们的人,根本没办法知道里面的任何状况。

    不过于凤超一直都在想办法联络秦梨落,还希望能够帮我安排一次见面。

    我其实对见面这事儿,并不热心,但是如果是书信往来,又或者别的方式,很可能会有一些误会和不理解,所以能够见面,将这里面的事情搞清楚,那是最好的。

    而且从阿灿这边传来的说法,于凤超对于此事,还是挺有信心的。

    尽管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但能够做到信义安十大话事人之一,而且在修行上又有着超卓成就,这样的于凤超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除了这些,于凤超还搞了一份名单,是港岛霍家大体的实力,包括顶尖的高手和主要人物等。

    这些不仅仅只是留守港岛的人,还有在东南亚和日韩的高手与供奉。

    这些东西,能够让我们对于霍家的实力有一个基本的认识,不至于到时候真的撞上了面,还不知道人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姓甚名谁。

    从这上面来看,于凤超对我们的事情,还是挺上心的。

    如此又等了两天,于凤超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说事情已经办好了,人也都联系妥当。

    他让我们直接乘坐渡轮去离岛,阿灿会提前过去,帮忙安排。

    接到消息之后,我们整理了一下,在下午的时候出发。

    小佛说:昨天写到半夜,上传的时候,定时更新出错,导致八点的章节凌晨发了,我知道很多朋友会疑惑,不了解,中午加一更,当做我凌晨迷糊的补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