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六章 拒绝道德绑架
    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龅牙苏有着异于常人的清醒,他眯着眼睛,低声说道:“几位,求财还是结怨?不管怎么说,划下道来,我都接着。”

    马一岙听到,忍不住就笑了,说哎哟,你还门儿清,平时没少得罪人吧?

    那人不答,反而说道:“各位大佬,我姐夫是信义安中环坐馆鬼添哥,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给个面子,不要闹得那么难看,可以么?”

    这家伙身处险境而如此淡定,着实让人惊讶。

    说句实话,换做是我,也未必能够做到他这般淡定和平静。

    马一岙没有跟他废话,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不绕圈子了——在去年的时候,有人找你帮忙中转一笔钱,五十万美金,老歪给你打的电话。但那笔钱,最后没有转到客人的手中,这件事情,你还有印象没?”

    能够成为跟老歪有所关联,并且得到信任的合作伙伴,这龅牙苏并非蠢人,他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一脸惊讶地说道:“哦,是你们?”

    马一岙点头,说怎么样,没想到我们还能够找上门来吧?

    为了配合马一岙,我故意弄出凶神恶煞的表情来,恶狠狠地看着龅牙苏。

    我真正发起怒来,模样到底有多可怕,这个我是很清楚的。

    用来吓人,基本上一吓一个准。

    果然,龅牙苏给我杀气十足地瞪了一眼,脑袋恨不得埋到裤裆里去,慌张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大佬,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看到老歪挂掉之后,就见财起意,将钱私藏起来。对不起,你们给我个机会,我明天就去将钱取出来……”

    啊?

    听到他焦急的话语,我和马一岙忍不住面面相觑。

    我勒个去,敢情这家伙贪的,并不仅仅只是那15%的手术费,而是全部都给截胡了啊——倘若这一次不是我们走投无路,没办法想到他的头上来,这事儿说不定就这样过去了。

    难怪无论是老外的那个内侄,还是后面的发财张,都没有办法将钱给追回来呢。

    之前我们还以为是那帮人在故意拖着我们,现在才知道,就算是他们有心帮忙,那钱也根本没有到账。

    我和马一岙,为了这笔钱数次亲身历险,费劲了心思,却不曾想问题却是出在了这里。

    马一岙伸手过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说原来是你小子在捣鬼。

    他捏着龅牙苏的脖子,让那家伙没办法喘气,吓得直哆嗦,艰难地喊道:“大佬,给个机会啊?”

    马一岙这样只是吓吓他而已,毕竟这家伙的身份特殊,还有许多的首尾要处理,所以吓唬完后,恶狠狠地说道:“快点啊,把钱转过来,愣着干嘛?”

    一直不太爱说话的小狗这个时候,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要不然交给我处理吧?”

    瞧见我们一脸不解的样子,小狗缓缓说道:“别看他人长得不咋地,但细皮嫩肉的,爆个菊,应该挺舒服的……”

    噗通!

    如果说马一岙刚才的威胁还让龅牙苏有点儿侥幸心理,那么小狗这平静的话语,却让他直接跪倒在地。

    他慌张地说道:“别啊,大哥,我可以转,但现在是晚上啊,银行都下班了,我能怎么办?”

    马一岙抓着他的脖子,冷冷笑道:“欺负我们不懂呢?港岛的银行下班了,全世界的银行都下班了么?你们这帮耗子,在别的地方,难道就没有账户?赶紧想办法,要不然就让我兄弟先爽一下吧!”

    龅牙苏听到这话儿,慌张摆手,说等等,让我想想,想想……哦,我知道了,我打一个电话,给我打一个电话可以么?我让美国的合伙人将钱转到你们的指定账户,这样可以了么?

    马一岙将龅牙苏身上缴获的电话开了机,然后扔给了他,说别耍花样啊,不然要你好看。

    龅牙苏接过电话来,脸色十分难看,低着头,在翻找电话呢,我在旁边友情提示:“你最好别瞎鼓捣,我们这里有一位懂四国语言的,而且你跟老歪合作那么久,大概也知道我们这个行当的人是什么样的,你要是耍花样,自己想一想后果。”

    龅牙苏不敢了,拿出了电话来,老老实实地拨打过去。

    如此一番折腾,他总算是将钱,打到了马一岙之前预先备好的账户上。

    马一岙打电话找人查询到账之后,走到了龅牙苏的跟前来,手一抬,那带着炼制的炼妖球就在他眼前晃悠,随后指间一弹,有粉末落到了对方的鼻间去,紧接着马一岙开始低声念起了净口神咒来:“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念到最后,他猛然一喝:“急急如律令!”

    马一岙的右手手掌猛然拍在了龅牙苏的额头上,那家伙双目一翻,却是昏死了过去,而随后马一岙将他人给放平,又在头上画了一个符箓,钉在了天灵盖上。

    瞧见那家伙睡了过去,我问道:“怎么样,这样就可以了么?”

    马一岙将那家伙的手机拿起来,将通话记录给删掉,又用布将指纹擦干净,这才回答道:“理论上来说,他会忘记今天的一切事情,想不起任何的东西来,可能在很久以后,脑子里面会有一些记忆碎片,但也没有什么用。”

    我点头,说那就好。

    说完,我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果然是“富贵险中求”,倘若不是我们冒险将龅牙苏掳来,估计没有人想到,那笔五十万美金、差不多四百多万人民币的资金,居然是给这家伙给私吞了去。

    资金怎么到位、如何处理,这些都由马一岙来负责,而我担心的,是地上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处理。

    好在没多久,于凤超就赶了回来。

    他告诉我们,那个肥婆已经报了警,并且在鬼添哥的宴会上哭诉,弄得鬼添哥火冒三丈,而随后龅牙苏的失踪,也让他大为恼火,现如今正在召集兄弟,四处搜人呢。

    事情闹得有点儿大,所以希望我们这两天尽量别出门,待在这儿,等避过风头了再说。

    至于龅牙苏,只要是处理妥当,就由他帮着送回去。

    对于于凤超的大包大揽,我们点头道谢,随后于凤超叫来了一个机灵的年轻人来,告诉我们,这个阿灿是他最得力的心腹手下,这两天由他来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

    那个年轻人对我们点头,招呼道:“三位想必是饿了,我已经叫了茶餐厅的外卖过来,让你们尝一尝老港的味道。”

    于凤超招待热情,又帮着我们收尾,让我们变得轻松许多,等吃过了外卖之后,我们都有些困顿了,阿灿又给我们安排房间,直接睡在了地下室里。

    我先前挺打瞌睡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认床的缘故,躺下去之后,翻来覆去许久,都没有睡着。

    我盘腿,行了几回周天,还是精神抖擞,于是便起了床,跑过去找马一岙。

    马一岙这儿也没有睡呢,正在盘腿行气,瞧见我过来,问道:“怎么了?”

    我说于凤超这人的手段如何,能不能帮忙安排,让我见到秦梨落?

    马一岙说他既然答应下来,问题应该就不大,咱们这两天也别着急,先熟悉熟悉情况,到时候再说吧。

    我想了想,又说道:“那个……你说如果梨落不肯跟我走,那该怎么办?”

    马一岙忍不住笑了,说你对自己,就这么没自信?

    我苦笑,说倒不是有没有自信,而是觉得如果她执意而为的话,我也没有阻拦她实现自我价值的追求。

    马一岙说卧槽,你这么高尚?

    我叹了一口气,说有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两个人待在一块儿的时间太短了,根本没有形成良好的感情基础;说句老实话,我对秦梨落这么上心,大部分原因也是人家长得漂亮,至于她本人的性格,我了解得也不多——因为根本就没有深入地去相处过……

    马一岙看着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希望秦梨落是因为道德绑架而选择跟你在一起,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反而会觉得很不自在,对吧?

    我点头,说对,就是这样的,如果她是因为喜欢,因为爱,而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算是拼死,也要将她带走;而如果只是道德绑架的话,我觉得趁早就算了吧,那朱雀妖元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十分珍贵,但对我来说,用来补偿她当初给我的弱水,以及感激她引领我到这条路上,也是合适的。

    马一岙点头,说好,这件事情,你自己考量,到时候需要怎么做,跟我说就行了——实在不行,咱们跑一趟武当山,李安安还在等着你呢。

    呸……

    我啐了他一口,说又说笑呢。

    与马一岙聊过之后,我回房睡觉,一觉睡到早上醒来,我行过两遍气,又练了一套拳,这时于凤超方才赶了过来。

    一下来,没有等我们问起,他就黑着脸说道:“事情有点麻烦了。”

    啊?

    我们都诧异,问怎么回事,于凤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牙擦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