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一章 庞然大物
    1999年的7月上旬,我和马一岙分别以第二名和第九名的优异成绩,从全国修行者协会第一届高级研修班顺利毕业,坐火车南下,从北到难,一路穿行了大半个中国,最终抵达了湘南边境的莽山小村中。

    一路风尘扑扑,抵达的时候,留家的小钟黄和被我们接到了这儿养伤的小狗,赶忙帮我们烧热水洗澡。

    等冲凉洗澡、洗去风尘完毕之后,我们来到了屋子前面的水泥坪来,坐在手工桌椅前,望着对面云雾缭绕的莽山,和林深不知处的密林,方才感觉,北方和南方,到底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简单聊了几句,话题回到了小狗的身上来。

    之前我们将小狗送过来的时候,他身受重伤,又透支过度,再加上一路的奔波忙碌,整个人都快要不行了。

    当时集训营集结的时间已经快要到来,所以我们等不及他的康复,就匆匆北上了去。

    好在这次回来,我们发现,经过王朝安的调教,小狗身上所有的伤势都已经好了过来,而且看他的气息,却似乎比之以前,要更加浓郁一些。

    他双目之中,偶有精光掠过,想必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也是有所得的。

    我简单一问,这才得知,王朝安老先生将那半本《九玄露》誊抄下来,交给了小狗来修行。

    原来的小狗,因为是苏四的伴当,他修行的,是宝芝林最正统的法门。

    不过那个是针对于修行者而言的,而夜行者无论从血脉构造,还是身体素质,都与普通的修行者有所不同,所以学起《九玄露》来,反而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之前的时候,我也以为《九玄露》这样的残本,远远不如我后来从白老头儿那里得到的《月华录》。

    但是后来,我所有的认知,在一个小黑屋里面,被彻底颠覆了。

    我那个时候,方才得知,《九玄露》的完全本,到底有多厉害。

    别的不说,光一套贪狼擒拿手,都足够我受益。

    小狗变强了,人也比以前要沉闷许多。

    这个之前与苏四在一起,无比灿烂活泼的少年,现在更多的时间却是在沉默,双目之中,时不时涌出一些哀伤来。

    我能够理解小狗的痛苦。

    好友的过世,信仰的崩塌,自小以来最为熟悉的环境,以及尊长,此刻却变得如此陌生,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会难以释怀的。

    晚饭吃的,是城里带来的酱板鸭、腊肉炒豆角,小炒黄牛肉和清炒红薯叶,最后还有一大锅的猪脚炖黄豆。

    饭是我做的,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着,小钟黄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他说这是他这几个月吃过的,最好的一顿。

    瞧见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而笑过之后是悲凉。

    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操持杂务的,是本来就并不擅长这些的小钟黄——毕竟王朝安老爷子行动不便,那两个老爷子又都老眼昏花了,小狗身上有伤,而且本身也不会这些,所以小钟黄是逃不脱的。

    之前在羊城那个大杂院儿的时候,有肥花和海妮来操持此事,用不着他担心太多。

    现如今肥花失踪,海妮身死,王虎痴呆,无法清醒,原本大杂院汇聚的人们,如此四散而去,想一想都有些难过。

    吃过饭,坐下来闲聊的时候,王朝安老爷子问询了我们在集训营发生的事情之后,说起了另外的几件事情来。

    第一件,是噬心蜂的培养情况。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他已经重新将蜂巢筑起,蜂后又从孤家寡人,逐渐发展成了蜂群来,尽管只是小小的雏形,但相信用不了多久,噬心蜂的蜂蜜就会源源不断地产出。

    而这些,将会流通到市面上去,换成货币,作为一部分的生活来源。

    第二件,那四头食铁兽目前已经在莽山,由小钟黄安置在一处人迹罕至、寻常人难以上去的险峰之上。

    那儿有大片的竹林,应该是够它们用了,而他有一些驯化的法门,目前已经交给了小钟黄,如果能够成功,这些食铁兽,日后或许能够成为我们的战斗帮手。

    第三件,则是那个叫做楚小兔的女孩,曾经过来这儿一趟,讨要了属于她的东西。

    跟她联系的,是小钟黄,出于安全的考虑,并没有让她上山来。

    不过她还是侧面打听了几回这里的位置。

    小钟黄听出来了,不过并没有回应,含糊敷衍过去了。

    他们都不知道楚小兔那姑娘的目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猛然抽了一下,因为我知道,楚小兔当初因为误会,怒气冲冲地离开,而此刻又拐弯抹角地打听,更多的,我觉得可能是想要探听我的消息。

    如果是这样……

    我的心有些乱,而马一岙则适时提起了关于秦梨落的订婚一事来。

    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秦梨落的情况,又聊起了我与秦梨落两情相悦的事实,以及我将朱雀妖元这样的东西交给了秦梨落,用于救她命的事儿。

    聊完之后,他开口说道:“我和侯漠路上的时候,已经决定回来短暂休整之后,就去一趟港岛。”

    小钟黄非常激动,猛地一拍手,说去啊,明天就去,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反倒是王朝安老爷子,他认真地看着我,说小侯,你跟那位秦姑娘,真的是马一岙所说的那些么?

    面对着老爷子的咨询,我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

    我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事情,事实上,我这一路上,也在不断地反省着种种的过往,然而回忆到了最后,都凝聚在那天我与秦梨落的临死一吻之上去。

    所有的一切疑惑都豁然消失了,我睁开了眼睛来,开口说道:“是的,只有多,没有少。”

    王朝安老爷子点头,说我知道了。

    接着,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港岛霍家,最早是南洋出身,到了后来抗战时期,从南洋移居港岛,经过上百年来的潜心发展,已经渐渐有了大门大派的气势,说是霍家,但其实除了霍家人之外,还有许多不同姓氏的精英在其中效力,而且他们最根本的核心,并不是在港岛,而是在南洋以及日本;据我之前的了解,他们旗下的企业,以及相关控股公司的员工,足足有几十万人,而这里面的修行者,也有数百人左右,规模十分庞大……”

    我们听王朝安老爷子介绍起了港岛霍家的情况来,之前并不觉得,而此刻,方才知晓这是一个类似于传说中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般的家族。

    他们彼此的关系网牵连,在港岛、宝岛、日韩和东南亚,都有着庞大的产业和势力。

    最让人为之惊讶的,是它表现出来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至于下面的东西,除了他们自己内部的管理人员,其他人是很难从股权结构里面发现的。

    如此低调而又庞大的组织,最上层,却是一群夜行者。

    可以知道,港岛霍家是目前已知的夜行者家族中,规模和力量最为庞大的几支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们有资格成为了统战对象,在国内说话的分量也是相当重的。

    这也真是天机处在对秦梨落处理时投鼠忌器的原因。

    而我居然想要去抢夺人家其中一个继承人的未婚妻。

    这事儿,着实是有一些疯狂。

    王朝安老爷子跟我聊完这些,然后平静地问道:“所以,这件事情你得想好了,到底要怎么做?”

    我之前就被马一岙给我打过了预防针,但终究还是没有想到,港岛霍家居然会这般厉害,心中又惊又疑。

    不过即便如此,终究也还是没有吓住我。

    我认真地说道:“港岛霍家厉害,那是它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想去问一问梨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她想要获得霍家的权柄,成为那个男人的未婚妻,我会选择祝福她,而如果她是被迫的,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管他前面刀山火海,我也要将梨落救出那泥潭去。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与霍家无关。”

    “好!”

    马一岙击节赞叹,说侯子,别的不说,就冲你这一句,我跟你一起去。

    小钟黄也点头,说还有我,还有我。

    马一岙一把拿住他的脖子,说你一小屁孩在这儿参与什么?照顾好师父最重要。

    一直沉默寡言的小狗这时却说道:“我也去。”

    我看向了他,而他那略微有些消瘦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坚定的表情来,认真看着我,然后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

    王朝安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说如果硬拼的话,你们未必有好果子吃,不过如果能够找到这个人,他或许可以帮你们……

    *

    小佛说:中午有圣诞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