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卷尾语(本章免费)
    第四卷《边境传奇》的题词,是“来自五湖四海、最有潜力的年轻人们,在长白山的漫长边境中,遭遇到了平生以来,最大的劫难。生者,注定是传奇。死者,埋没茫茫林原之下,有谁能够,记得他们——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起头的时候,是因为小佛在北京读鲁迅文学院,所以便将当时的一段经历,融入到了文中。

    然而到了后来,我发现,侯漠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世界和人物性格,已经不再单纯的由我而主导了,对于这件事情,我有些惶恐,不过最终还是选择接受了。

    第一届,因为没有经验,大家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很多事情,肯定是会出现纰漏的。

    正如楚教授所说,实战演习的时候,其实是已经预想了死亡名额的。

    但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一次死去的人,居然有一半那么多。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的年轻人,都是最精英、最有潜力的,他们日后如果能够成长起来,必将是名震一方的角色,然而有的人却并没有能够成长起来,而是折损在了这一片茫茫的林海之中,长眠于此。

    多年之后,谁来证明这些泥土之中的亡魂,他们曾经来过这世界?

    有。

    因为这一届存留下来的那些人们,在此后二十多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他们都会活跃在偌大的舞台之上,发光发热,让世人永远都记住,全国修行者协会第一届高级研修班,记住这些传奇。

    这些事情,谁又能说不是一种永恒呢?

    以上,是我对于那些牺牲和消失在这一片茫茫林原之中年轻人们的悼念,远不如那位副主任口中的“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更有文采,但也算作是我对于许多早夭年轻人的一种尊重吧。

    回到故事的本身,如同天机女皇谈及白知天时说过的三个理由,侯漠在这一次的集训营中,交到了一些朋友,也树立了一些对手,而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系统的疏理,为自己以后的修行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与此同时,他还因为在实战演习之中获得了第二名,所以获得了冰蚕丝贴身衣裤,让他避免每一次爆发之后就得裸奔的苦恼。

    另外他还获得了一片龟甲,上面似乎有着禺疆秘境的线索,而禺疆秘境里面,则有侯漠需要的另外一种东西。

    息壤。

    除此之外,作为班花和大姐大的武当剑仙一脉李安安,还送给了侯漠一个香囊。

    那个香囊的名字,叫做玄武宁心。

    此物可以让侯漠收敛气息,甚至还能够在心绪不宁的时候,平静心情——马一岙说这玩意非常珍贵,甚至都无法用实际的金钱来衡量。

    介于小马同学一直以来的表现和见识,姑且认为他说的话,是没有水分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李安安为什么会送给侯漠这样的一个东西呢?

    同学之谊么?

    嗯,也许是。

    不过以上的所有收获,都不如侯漠在演习结束之时的生死关头,认识的一位前辈。

    那是一个很古怪的人,肌肉如岩石一般坚韧,穿着自己织出来的蓝色土布,满脸络腮胡,却并不邋遢,反而充满了强烈的男性魅力,而且还用腹语说话。

    这个男人似乎损耗相当严重,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够在正面交手的过程中,拿着熔岩棒,将鼠王等一行人全部都敲死了去。

    行云流水,如同农民伯伯在秋天的时候,去收割稻田里面的谷子。

    这个人,在侯漠的眼中,别的不敢说,棍棒之法,当属天下第一。

    因为他使棒的时候,手段和法门,近乎于道。

    “它即变化之本,不生不灭,无形无象,无始无终,无所不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过而变之、亘古不变。其始无名,故古人强名曰:道”的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道。

    “道生天地万物,生仙佛,生圣生贤,倶以从“道”而生,阴抱阳,生生化化,无极无穷之妙哉。这就是一切的本源,是终极的真理”的道。

    总之一句话,这个人,牛逼到天上去了。

    如果能够抱上这个人的大腿,侯漠以后的人生,或许就不会那么的坎坷。

    然而回顾侯漠这二十年的人生,我们会发现,侯漠的一生其实是非常曲折辗转的,用后来的一首歌形容,叫做“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我

    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那个男人告诉侯漠,说此处对他,是异乡。

    他有一个朋友需要他。

    所以他走了。

    好在他留下了几样东西,第一样是八卦袋,一个加强版的炼妖球,能够收纳一些非灵性的东西,以后没事儿塞点儿衣服裤子,再加几打内裤,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第二样,是十六个字“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第三样,是日后让侯漠光芒大放的“九路翻云棒法”。

    备注:也做棍法。

    对于这个,侯漠当时或许隐隐感觉到了,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以后,会是如何的。

    当时的他,还在懵懵懂懂,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了后来,将会影响到整个江湖、甚至整个世界的格局。

    这是后话。

    扯远了,又回到了文中来。

    天机处扛把子李爱国的大孙子,从小就在药浴、丹鼎和无数法门之中浸泡出来的李洪军告诉了侯漠一件事情,那就是侯漠心中一直奉为女神的秦梨落秦小姐,将会在七月末、八月初,与港岛霍家掌舵人霍英雄的小儿子订婚,为了她以后接掌霍家庞大的产业做准备。

    霍家,是什么概念?

    这可不是像是中二话本里面的南宫、皇甫家族,掌握着一个村子的农产品维修和玉米买卖,而是一个类似于托拉斯之类的地下财阀。

    它如同在《货币战争》中被反复提及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样的组织结构,掌握着许多家港岛的上市企业,许多上了福布斯排行榜的富豪,甚至都只是人家扶持起来的代理人而已。

    掌握这样的一个家族,就仿佛掌握了巨大的权力。

    这个对于从法国留学归来的秦梨落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她对一穷二白,但对自己又有着大恩的候漠,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态度呢?

    无人知晓。

    但是所有的一切,对于候漠来说,都不重要。

    正如同李安安对候漠所说的。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不大闹天宫一次,候漠,又如何成为那个猴子的继承者呢?

    你们说对么?

    好的,接下来,请期待《夜行者:平妖二十年》的第五卷,大圣抢亲。

    谢谢,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