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完
    我不理会马一岙的调侃,解释道:“什么事情?你想多了。”

    马一岙冲着我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我想多了?刚才跟李安安这位第一届全国修行者高级研修班班花告别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只有你得了她送的东西?而且你知道你手中的这个香囊,到底有多珍贵么?“

    我忽略掉了马一岙话语的前半段,然后问道:“这个玄武宁心,很贵重么?”

    马一岙点头,说我也是听马思凡那小子说的,说李安安的师父,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她手中流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差——那玄武宁心,顾名思义,主要的材料是千年龟甲,而且一定要是有玄武血脉的,光这一点,就不能用俗物来衡量价值了,而这炼制过程,更是无比麻烦,工序无数……

    他将从马思凡那儿打听到的细节跟我讲完,听得我都有点儿忐忑了。

    这玩意,真的是太贵重了。

    贵得我有点儿恍然若失,而马一岙则笑道:“能够让李安安这种寄情于剑的神奇女子动心,侯子你这撩妹的本事可以啊,什么时候开始的?“

    面对马一岙的误会,我唯有苦笑,说真没有,你也知道的,我跟秦梨落有过了情约,而这件事情,李安安也是知道的,所以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

    听到我这般说,马一岙也没有再取笑,而是点了点头。

    我们回食堂吃过早餐,然后我与马一岙说了一声,又去跟谭主任那里报备了一声,拿了一个通行证,然后进了山。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想要在离开之前,再去那山洞里碰一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再遇见南华大师。

    如果是之前,我还没有太多的感触,但是经过与中州大侠邹国栋的交手之后,我方才能够更深刻的感觉到,九路翻云对于我的提升,有多么的恐怖。

    就如同,“独孤九剑”,对于令狐冲的作用一般。

    不夸张地说,简直是脱胎换骨,化腐朽为神奇,要是没有九路翻云,我又如何能够赢过邹国栋这位声名赫赫的强人一招呢?

    尽管那一招,也只是各种取巧,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分关键了。

    所以即便他不让我称其为“师父”,也无损我心中的半分敬意,而我之所以想要再见他,也是心里面有着太多的疑惑,想要如果能够再见一面的话,或许能够得到许多的释义。

    毕竟之前我们两人的话语,是被强行打断的,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进了山,不过位置和距离又成了问题,毕竟之前进出,用的都是直升机,实际的距离,其实是挺远的。

    好在我之前做过准备,拿着地图,大概又做了对比,所以很快就确定了方向,能够尽可能地赶往准确的地点。

    如此漫长的长途跋涉,对于一个人体力和意志,是绝大的考验,我即便是夜行者,在这样的山路上前行,也着实是有一些疲惫。

    不过一想起南华前辈的音容笑貌,我却是莫名多出了几分精神。

    如此一路走,足足走了一整天,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终于赶到了之前的决战之地,也就是防风岭一带。

    我赶往那边的山崖,发现这儿已经搭建出了一个简易的软绳梯。

    我还有些担心这儿是否还有天机处或者军方的人员,然而下到了半山腰处的岩石平台上时,却发现这儿已经人去楼空,而在入口处,用木头做了一个大门,上面还贴了封条。

    显然这里已经被搜过几遍,然后相关人等也已经撤离了。

    我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撕毁封条,进洞子里面去一趟。

    一路前行,相比先前初入之时,顺畅许多,也多了一些凌乱的脚印和些许垃圾,我且走且停。

    终于来到了遇到南华前辈的那个山洞里,瞧见这儿的入口也给人做了门,还贴上了封条。

    我既然决定进入,也不管这么多,继续前行,进了洞子,双眸已经习惯了黑暗,在洞里巡视一圈,除了一堆血迹和粉笔圈子(用来描述死人形态的)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又来到了中央的高台之上,四处打量一番,依旧是没有任何发现。

    直到此刻,我方才相信,南华前辈是真的走了。

    我心有不甘,在洞子里喊了几嗓子,除了回音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坐在高台的边儿上,喘着气,良久之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水壶来,里面装着酒。

    我将酒洒在了地上,然后朝着那华表恭恭敬敬地拜了三下,这才开口说道:“南华前辈,学生侯漠,之前得到您的传授,习得九路翻云棒法,并且通过这手段,赢下了考核。我深知,此法凌厉,远非寻常之道,而您与我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却愿意将如此高深的法门传授于我,即便你不肯受我弟子礼,但我内心之中,还是把您,当做我师父的。”

    三下叩拜完毕之后,我准备离开,然而转身的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那华表石柱的顶端,隐隐有几分南华前辈的气息传出来。

    我之前曾经随他学过九路翻云,对于他的气息很是熟悉,所以即便是十分隐约,却还是感受到了。

    我一愣,抬起头来,朝着华表一样的石柱顶端望去。

    我满心欢喜,以为南华前辈就站在那十来米高的石柱之上,从上而下地俯瞰着我呢,没想到抬头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不甘心,眯着眼睛打量着,却发现石柱顶端之上,仿佛有一个小包裹。

    黑乎乎的,但我很确定。

    想了想,我决定爬上去查看一番,也算是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吧。

    攀爬这事儿,我以前不行,但自从血脉觉醒,成为了夜行者之后,就变得如同本能一般,所以十几米的高度,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儿。

    那石柱插在高台深处,十分稳固,所以我没费太多力气,就已经抵达了石柱顶端。

    这儿,果然有一个麻布织成的小包裹。

    我愣了一下,有点儿不太明白这包裹里,为什么会散发着南华前辈的气息,不过还是将其拿下,然后爬下了柱子。

    落地之后,我将小包裹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张折过的纸张,还有一个手掌大的福袋。

    那福袋也是某种织物,正面用金丝挑绣,汇成一种古怪的符文来,化作八方,绳索扎口。

    当我打开的时候,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我将这福袋放在一边,将那纸张拆开了来。

    纸张的材质十分古怪,有点儿像草纸,拆开之后,正面写了几段话:“侯漠小友,你的朋友,和官方的人离开之后,我感觉你或许还会回来,所以给你留个言——当日一唔,甚是有缘,你也颇合我的胃口,若是可以,我或许会收你为徒,只可惜,这儿,并非吾乡,我需要找寻回去的路,因为我一个好友有难,或许需要我。所以,抱歉。”

    “留下一个八卦袋,我已经解除了里面的禁制,你滴血在袋中,即可认领,此物纳须弥于芥子,乃我一个很尊重的小友所做,可以藏随身之物,是我留给你的一个念想,也算是感谢你给我提供的信息。”

    “江湖路远,来日方长,你我或许还有再见面的机会,所以,彼此珍重。”

    我快速看完纸张正面的话,又反过来,发现后面写着十六个字。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头雾水,查看许久,又翻出了那个八卦袋来,犹豫了一下,咬破右手中指,将血滴落在袋口的绳索之上,发现血一入内,立刻吸收。

    紧接着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传入了我的脑海里。

    当我的手抓住了八卦袋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如同炼妖球一般。

    不过炼妖球只能放置有灵气的活物,而它,却什么都可以放进去。

    这是意外之喜。

    我在山洞里又逗留了半个小时,反复地观看那纸条,将背后的十六字背诵于心,又玩了许久的八卦袋,方才收了起来,离开山洞。

    等我爬上山崖,回头望去,天色已然一阵漆黑,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恍然若失。

    我一直到了第二天,方才抵达营地。

    马一岙着急得不行,瞧见我回来,非常高兴,不过即刻出发,他也没有再多询问。

    一直到我们返回了冰城,拿回了所有的个人物品,然后离校之后,他才问起了我昨天之事,我如实回答,只是略过了南华前辈的身份,讲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辈,马一岙听闻,接过八卦袋,尝试一番,却毫无所得。

    此物已经绑定了我一个人。

    对于这门手段,马一岙不断惊叹,觉得简直就是划时代的技术。

    两人离校,心中颇为感慨。

    这是一段让人难以忘怀的时间和岁月,或许很多年之后,我们都难以忘却——事实上,第一届高研班出来的学员,许多人也一直都活跃在后来的江湖舞台之上,还有许多顶尖高手,使得那一届,成为了传奇。

    而当时我并不觉得,除了心中有一些惘然之外,更多的想法,是赶紧南下。

    我要前往港岛,如马一岙戏言的一般。

    大圣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