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六十一章 玄武宁心
    忒伤风化,有碍观瞻……

    天机女皇对我光腚的评价,着实是有一些太客气了。

    事实上,每一次燃烧妖力,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我需要面对的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事后会变得十分虚弱,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而第二个问题,则是衣服给烧成了灰烬,帅了十分钟,然后化作变态。

    暴露狂。

    这跟我帅气燃烧的威猛形象,严重不符。

    尽管我尝试了许多种方法,但效果都很是有限,并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一想到日后自己极有可能被人冠予“光腚火猴”之类古怪而猥琐的称呼,我就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愁得揪头发。

    正如田副主任所说,这一套什么天山冰蚕丝材质的衣服,对于旁人来说,如同鸡肋,但对我来说,却是“久旱逢甘露”,着实是解决了大、麻烦。

    我激动得赶紧站起来,朝着她鞠躬,说谢谢,谢谢您。

    田副主任摆手,说你先别忙着谢,先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你还可以挑别的东西。

    此事关系到我日后的个人形象,为了不被人当做裸奔的变态,我当下也没有太多客气,将小袋子打开,发现这玩意真的是轻薄,就跟女孩子用的丝巾一样——一件衣服、一条裤子,皆是短袖,很像是公园里老头老太太练太极时穿的练功服。

    它白色不透明,入手冰凉顺滑,如电视上洗发水广告的美女秀发,我托在手中,宛如无物。

    尽管我不知道天山冰蚕丝到底是什么鬼,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这衣服的贵重。

    在冰蚕丝练功服的内里,我还发现上面用金丝和别的材料,绣出了古怪的符文来,而这些符文看上去十分晦涩,但还是能够感觉到隐隐的气息在流动着。

    田副主任将我在打量那些符文,对我说道:“这是请来国家图书馆的楚惊鸿大师专门绘制,然后让国家苏绣大师田晓婧,花了六个月绣上去的,这些符文能够让衣服保持一种自洁的效果,再配合上冰蚕丝本身的特性,即便是常年贴身穿着,也不会有任何污浊。”

    我非常感激,对她说道:“您,真的是有心了。”

    说罢,我再一次点燃手中焰火,去与那冰蚕丝练功服灼烧,结果发现这火焰,并没没有能够将它给点燃。

    不但如此,那玩意仿若无物,火焰还能够透过去,并不影响任何的发挥。

    真的是太神了。

    天机女皇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整日跟王朝安的那个徒弟厮混在一起,对我们这些职能管理部门有误会,我是知道的,之前我也听下面的人说过,他们招揽你,被拒绝了。但我想让你明白一点,419办是服务所有修行者的职能部门,我们更多的不是管理,是服务,是为你们排忧解难,所以也请你日后能够多相信组织,而如果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你可以给苏烈打电话——他现在调到我手下来了,又或者,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说完,她掏出了两张名片来,放在了桌子上。

    我珍而重之地接过,贴身收着。

    当我将所有的东西都拿起来的时候,田副主任伸手拿起了保温杯喝水,这算端茶送客的意思。

    我知道她事务繁忙,这次之所以过来跟我见面,还解释这么多,都是看在了白老头儿的面子,不敢多作叨扰,起身告辞。

    她没有挽留,点了点头,说好。

    然而当我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她却出声,将我叫住。

    我回过头来,只听到田副主任一脸严肃地说道:“最近生命科学研究所的专家,有了一个关于夜行者的新发现,就是在夜行者的遗传序列里面,潜藏着一支代码,是夜行者与人类在无数年前斗争时留下的仇恨,而这代码,极有可能是夜行者入魔的原因——这么说,可能太复杂了,简单来说,我希望你能够控制住自己,不要走火入魔,否则到时候,我可能会亲自过来对付你,知道了么?”

    我听到这警告,很是认真地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我离开了办公室,刚刚走到楼前来,又给赵老师叫住了,他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对我说道:“前十名,每个人都有宫藏大还丹一份,你走得急,忘记给你了。”

    他递了一个小盒子来,我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颗乒乓球一样大小的丹丸,里面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药香味儿。

    即便没有吞服,我都感觉到满口生津,馨香扑鼻。

    我收了盒子,向赵老师点头致意。

    我往外走,十几米外,马一岙正在那儿驻足等我,瞧见我过来,脸上的表情欢欣,便笑了,说怎么样,谈得还不错么?那烛阴什么样,拿出来给我开开眼界吧。

    我笑了,将所有的东西都交在了左手,然后伸出了右手来。

    手掌伸出,五指微曲,然后猛然一抓。

    一缕火苗,从我的手中冒了出来,不断跳跃,如同风中烛火。

    马一岙双目一瞪,有些惊讶地说道:“这个,这……”

    我点头,回答了他心中的疑惑:“其实,烛阴早就已经在我体内了,这也是我之所以能够身出烈焰的原因。”

    马一岙这才回过神来,思索一番,大笑,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最近的修为突飞猛进,却来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突破了第二重关口。

    我将刚才与天机女皇交谈的内容,跟马一岙一一提及。

    他听完之后,开口说道:“看得出来,田副主任和白知天前辈,对你是用了心的……”

    我点头,说对,之前对人家,的确是有一些误解。

    马一岙叹息,说:“说到误解,最重的,是她和我师父之间的事儿。”

    我听到,忍不住打听道:“对呀,你师父,和这位天机女皇之间,总感觉发生了一些什么纠葛啊,这里面的事儿,你知道么?”

    马一岙苦笑,说上辈人的事情,如何会跟我这小辈说起呢?唉,你也别打听,知道不?

    我笑了,说好,没问题。

    马一岙问我,说今天牺牲的学员已经下葬入陵,集训营也都结业了,刚才我碰到谭老师,她还询问我,说要统计一下各个学员离开的时间,分作两批,一批是明天,一批是后天,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说我明天想出去一趟,要不然咱们赶最后一班吧,如何?

    马一岙点头,说好,我听你的。

    回到营地木屋,董洪飞没有回来,我将那冰蚕丝练功服取出来,贴身穿着,发现这玩意轻薄无比,但却有型有款,穿上去之后,比普通的夏装还要宽松一些,能够遮住许多的东西。

    特别是我屁股后面的那一截尾巴。

    这玩意之前不觉得,此刻我有意地摸了一下,发现居然又长了一截出来。

    它让我有些尴尬。

    随后我又研究了一下那龟甲,发现上面只有一些古怪的图案和文字,其它的都没有。

    我一脸懵懂,只有收好,日后再想办法。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起来,马一岙跑过来找我,说李安安、马思凡和孔祥飞等人决定今天离开,所以让我一起过去,给他们送行。

    我起床,匆忙洗漱一番,然后前去送行。

    集训营结束了,大家都各自回返家乡,也有一些学员接受了天机处的招揽,会集中前往燕京培训去,算是各奔前程。

    人心散了,我们去送行的时候,发现许多认识的人都选择在第一天走,除了李安安几人,我们小组的马小龙、马小凤和董洪飞等人,也都是今天。

    之前天天在一起的时候,并无感觉,而今日分别,却莫名感觉到一阵心酸和难受。

    人总是有感情的,此时此刻,即便是最无情的人,也总会有些伤怀。

    很多人,也许此次一别之后,就再也无法见面。

    不过比起这些人来,那些长埋于东坡陵园的年轻人要更加让人心酸一些,因为至少我们这些人的重逢,其实是有一些念想的。

    而他们,阴阳永隔,这是谁也没办法改变的事情。

    离开之前,一众人等照例去祭拜了陵园里曾经的同学们,然后来到营地前,准备离开。

    大家聚在一起,聊着临别话语,许多关系都不错的人,纷纷过来与我们告别,然后互留联系方式和通讯地址,约好日后见面。

    一番热闹,李安安与李洪军聊过几句之后,找到了我,说侯漠,以后什么打算?

    我愣了一下,说打算先回去……

    没有等我说完,李安安就说道:“你一定要去港岛,把那个秦姑娘给抢回来啊——年轻人,总得干点不留遗憾的事情,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知道么?”

    我笑了,心中暖暖的,点头说道:“好。”

    李安安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香囊来,对我说道:“这是我师父给我的,叫做玄武宁心,它能够隐藏你身上的夜行者气息,还能够静心宁神,让你不受心魔困扰,给你吧。”

    我慌忙摆手,说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能要?不行,不行。

    李安安瞪了我一眼,说我给你的东西,你敢不要?

    我犹豫了一下,她直接塞进了我的手里来,说道:“拿着吧,我又不是夜行者,拿这个有什么用?对了,你以后有时间了,记得去武当山找我啊。”

    李安安潇洒离去,与她一同离开的,还有十七八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有些恍然若失,而这时,马一岙却凑了过来,拍了我肩膀一下,笑嘻嘻地说道:“你和李安安之间,有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