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六十章 组织的温暖
    赵老师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懵圈了,以至于接下来的谈话并不愉快,随着他叽里呱啦讲了一通,我却红起了眼睛来,双手握拳,捏得咔嚓作响。

    我感觉当时的自己,气得脸都扭曲变形了。

    赵老师显然是看出来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有些慌,说侯、侯漠同学,你这是要干嘛?

    正在我即将爆发的时候,这时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有一个和缓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小赵,你先出去吧,这边的事情,由我来接手处理。”

    原本有些恼怒和焦躁的赵老师听到这话儿,一下子就像那温柔的小猫咪一样。

    他赶忙点头,说好,好。

    我转过了身来,心头惊骇。

    因为来者并非旁人,而是天机处的大人物,天机女皇田英男。

    没想到我的这点儿破事,都能够将她老人家给引过来。

    赵老师离开之后,田副主任走到了办公桌前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坐下吧,站着多难受?”

    在这位大名鼎鼎的天机女皇面前,我的心中即便是再多的怨愤,也都得收起来。

    我不敢发作,只有坐了下来,而田副主任则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然后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我,方才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心里面很愤怒,觉得自己被耍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开口说道:“难道不是?”

    天机女皇坐直身子,右手在桌面上轻叩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本来呢,这件事情还轮不到我来跟你谈,不过我出京之前,白老曾经找到我,跟我聊过你一次——白知天白老是419办的老人儿了,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退居二线,去大学看门,但也一直活跃在幕后,我进419办,他曾经带过我两个月,算是我半个师傅,所以他的意见,我还是要尊重的……”

    我听她娓娓述来,心头感慨,没想到白老头儿在天机处,还有这么深的关系呢。

    不过,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天机女皇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的事情呢,其实挺多的,咱们一件一件地来谈——首先说一点,就是你最关心的问题,那就是这本图册里面,为什么没有你最关心的烛阴。”

    我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知道人家对我的重视,也不好发作,耐着性子点头,说请讲。

    田副主任一直在桌上轻叩的手指停了下来,看着我,然后说道:“之所以没有,是因为——我们的库房里,包括国家相关部门的库房里面,并没有这东西。”

    啊?

    我差点儿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过瞧见办公桌后面那个带着厚厚眼镜,穿着朴素的中年妇人,还是按耐住了心头的焦急,问道:“那张宿秘境不是被你们给掌握了么?难道那里面,没有烛阴?这怎么可能……”

    田副主任点头,说张宿秘境之中,的确是有烛阴的,不过在此之前,就已经被人给全部弄走了,所以我们的手头,并没有这玩意。

    我忍不住地问道:“是谁?”

    问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还在不停地思索着,想着那人到底是谁。

    是王岩,胖大海以及燕京仇家的那一帮人呢,还是那头恐怖如噩梦的噬心魔,又或者是……

    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田副主任伸出了手,朝着我指了过来。

    一开始我没有理解这是为什么,然而当我与她坚定的目光对视了几秒钟之后,这才回过神来。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我?”

    田副主任盯着我,然后认真地说道:“对,是你。烛阴是什么——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它又被称之为烛龙、烛九阴,乃远古时期的神兽。而现如今的烛阴,相传是那神兽留下来的妖元凝聚、妖力传承,一种可以操纵的火,既可以炙热无比,宛如烈日,又可以穿透人体,毫无灼伤……这样的东西,你不觉得,很熟悉么?”

    听到她这般引导,我终于反应过来,伸出了手来,妖力凝聚,五指收拢,那掌心处,却有一缕火焰腾然而起。

    这火焰时而青白,时而潋滟,跳动不休,外焰炙热无比,仿佛能够灼烧金铁,而内焰却有带着几分凉意,对我而言,并无任何的灼伤效果。

    甚至连最易燃的毛发,都毫无作用。

    它是属于我的力量。

    而这个……

    我忍不住苦笑,说这个就是烛阴?

    田副主任点了点头,眼中泛出了几分精光来,随后收敛,平静地说道:“对,这就是烛阴。”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又或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又好气又好笑,而田副主任则平静地说道:“关于你如何得到张宿秘境所有的烛阴,这事儿我不想问你,因为即便是问了你,依你这迷糊的性子,恐怕也不知晓。每个人都有秘密,而我不是寻丝探秘之人,所以此段掠过——那么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那就是既然你身负烛阴,那么白老为什么还要力荐你来参加这一次的集训营呢?”

    此刻的我,心情好比坐了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着实有一些惊讶。

    不过天机女皇如此一说,我方才明白,那个白老头儿,看上去完全不着调,但对我的好,虽然不能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但也是用了心的。

    所以我将心情收敛,躬身说道:“请讲。”

    田副主任开口说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呢?理由有三,有两个是我猜的,你姑且听之——第一,像你这样野路子出来的夜行者,一般来讲,容易出头,也容易夭折,他希望你能够有一个系统的培训,为你以后的发展打下基础;另外也让你跟上级管理机关结个善缘,免得日后出了事情,走投无路,举目无亲……”

    我点头,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出白老头儿的良苦用心。

    田副主任又说道:“第二是让你多跟当今优秀的年轻人接触,一来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让你不用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再则让你与他们结交,就算是不能成为朋友,多少也有一些同学之谊,给你奠定人脉基础。”

    听到这话儿,我越发感动。

    田副主任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第三点,是他多次请求的,也是他最终的目的,便是这个……”

    说罢,田主任从随身的公文包里面,摸出了一个蓝色的丝绸袋子来,放在了桌子上。

    我一愣,说这是什么?

    田副主任说道:“那老头子,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前就跟我们约定了,如果你能够拿到名次的话,让我们将这东西交给你——此物是一片龟甲,上面有着禺疆秘境的一些线索,而传闻之中,息壤之物,就存在于禺疆秘境之中。”

    息壤,禺疆秘境?

    听到这话儿,我整个人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因为息壤,正是我冲破五重关,觉醒为真正灵明石猴的重要媒介,也是我最需要的东西。

    瞧见我双目都亮了起来,田副主任开口说道:“这回,你知道老头子的良苦用心了吧——说起来,我也真的是奇怪,那家伙又没有女儿,也没有孙女,你既然没有成为他家女婿的可能,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呢?”

    向来严肃的天机女皇难得开了一次玩笑,我不由得苦笑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因为,老板娘李娜,已经移情别恋,成为了马一岙的暧昧对象。

    而我,心中也有了感情归宿。

    田副主任随即又提醒了我,说道:“东西你收起来,回头仔细看,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上面,只是线索而已,至于是否能够找到禺疆秘境,还得靠你的机缘才行。”

    我点头,说知道。

    事实上,如果这龟甲之上真的有禺疆秘境的具体位置和打开手段,恐怕国家早就组织力量去挖掘了,哪里还轮得到我来捡漏。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知足了,毕竟有线索,总比没有线索要强一百倍。

    随后,天机女皇又继续下一个话题:“这份龟甲,算是你的一份奖励,不过你拿了第二名,还缺一件——这图册上面的东西,你都看过了,好,的确是好,但论到实用,我这里倒是有一样东西,特别适合你。”

    她从公文包里面,又摸出了一个小袋子来,放在了桌子上。

    我打量一番,发现仿佛是某种纺织物,有些疑惑,说这个,是什么?

    天机女皇说道:“我也是临时想起来的,你身上拥有了烛阴之源,能够将自己化身为火猴子,功力倍增,但问题在于,寻常的衣服,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热力,以至于你恢复原来模样时,着实是太伤风化,有碍观瞻,这一份,是天山冰蚕丝制作的衣服,衣服裤子一整套,轻薄易携,能防刀枪,而最重要的,是防水防火,对于旁人来说如同鸡肋,但是对你,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