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七章 先锋手,生死门
    (为@百合加更)

    中州大侠邹国栋,最擅长什么?

    用不着马思凡和李安安的情报,我也能够知晓,那就是剑。

    他当时出现在山洞里面的时候,我见他的第一面,瞧见他背上插着的,是一对剑。

    剑,乃百兵之君,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是一种十分难以掌握的顶尖兵器。

    古代修行者对于“剑”的喜爱,深入骨髓,甚至以为一生之良伴,而非异性。

    一般来讲,普遍的剑手,用的是一把剑。

    一剑一人一马,独闯天涯。

    但邹大侠用的却是双剑,这双剑可比单剑要难以操纵许多,而有信心用双剑的人,左右手灵活无比,对于器械之道,显然已经是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准。

    而此刻,他却选了棍棒,与我的选择,一模一样。

    这是为什么呢?

    我凝望着不远处的这个对手,他大约四十来岁,脸色枯黄,双目平实无光,脸色冷漠而沧桑,胡须没有打理,有一种古时豪侠的气概。

    而当我与他目光接触的时候,精芒微露,却流露出了此人丰富的内心世界。

    这是一个高傲的人。

    在他看来,不管我此次的演习成绩有多经验,不管鼠王到底是不是死于我的手中,对他而言,这些都不重要。

    他之所以能够被选定为演习的终极假想敌,在于他的实力,对于所有的学员来说,都有着绝对的统治力。

    而他先前失手于唐道的手中,那是一件实在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

    所以他需要证明自己。

    如果用自己最擅长的兵器,或许还会被人诟病,所以他才会选用这根枣木棍,为的就是没有任何瑕疵地将我战胜,从而保住他维持了多少年的名声。

    这一战,对我而言,很重要。

    但是对于他,也一样。

    请。

    两人长棍向前,遥遥一礼之后,同时开口,紧接着也十分有默契地陡然向前,棍子朝前陡然劈去。

    一模一样。

    两人仿佛镜像一般,冲向前方,棍子在一瞬间陡然相撞,噼啪作响。

    棍尖相交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力,从对方的棍子上面传递过来,这种感觉,仿佛山峦倒塌一样,拥有着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一下子就将我给压得结结实实。

    恐怖的力量。

    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之前马思凡和李安安等人的评价。

    妖王未满?不存在!

    这人的实力给予我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那一瞬间,我仿佛面对上了一头洪荒猛兽。

    而这种压力,绝对不是所谓“大妖”级别,能够带给我的。

    砰!

    我在与对手交击的一瞬间,腾空后退,而下一秒,邹大侠没有给我任何的思考空间,欺身而上。

    他手中的棍子化作无数幻影,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铛铛铛、铛铛铛……

    枣木棍的交击之声,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密集,与此同时,邹大侠手中的力量,则变得越来越强。

    我给他一阵猛力交击,感觉双手发麻,酸疼难挡,难以向前,唯有节节败退。

    我之前还有几分信心,最主要的原因,是从南华前辈那里学来的九路翻云棒。

    这手段,是我从业以来,见过的最厉害的法门。

    它给我的感觉,很像是《笑傲江湖》里面的“独孤九剑”,学会之后,天下武功,皆有破法。

    所以就算是与邹大侠有着很大的差距,我都有与之一战的信心。

    但理想是饱满的,现实却十分残酷。

    当邹大侠用那“一力降十会”的手段,以力压人,将我给噼里啪啦一阵暴揍的时候,我方才发现,没有了熔岩棒的加持,我的战斗力下降得简直堪称可怕。

    即便是我用上了九路翻云的手段,却也没有能够扛得住太多攻击。

    比斗现场的形势,从一开始,就处于碾压之势。

    终于,邹大侠瞅了一个空隙,猛然一棍子甩来,我不得不横棍来挡,却感觉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穿透过我的身体去。

    噗……

    一声轻响,我后背的衣服尽数撕裂,化作了碎片。

    那衣服的碎片如同漫天飞舞的蝴蝶,昭示着我的弱小。

    邹大侠一击得手,没有再次进攻,而是收了长棍,往后退去。

    他罢手了。

    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得太过于悬殊,根本没有比斗的必要。

    他这一手精妙绝伦的“隔山打牛”,足以证实了他恐怖的实力,特别是在天机女皇这样传说中的大领导面前施展出来,他也是心满意足,觉得充分发挥出了自己的个人实力。

    他停住了手,而赵老则站了出来,冷冷打量着我,然后说道:“丢人现眼,现在你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我被人不屑地看着,却并没有心慌。

    我将枣木棍插在了地上,揉了揉双手,平静地说道:“我还能再比。”

    黄老师在旁边说道:“不用比了,从刚才的交手之中,我们已经大概判断出了你的实力,接下来就直接进入评判的环节吧……”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天机女皇田英男去,征询意见。

    天机女皇犹豫了一下,正待说话,而这个时候,我的右手伸展,朝那暗扣在掌心处的熔岩棒陡然灌注妖力。

    这棒子在一瞬间,迅速膨胀,变粗变长,最终化作了平日里的形状来。

    那根不知名的金属圆环,将其紧紧箍住。

    熔岩棒上,火焰喷发,仿佛活物。

    而我,将那熔岩棒往地上一跺,整个平地顿时就仿佛被陨石撞击一般,轰然而响,地面也随之抖了起来。

    巨大的力量,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而下一秒,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将身上的朱雀妖力给激发了出来。

    火焰在一瞬间充斥了我的全身,这种炽热的火焰对旁人来说,仿佛吞噬一切的猛兽,然而对我来说,却如同春风吹拂的毫毛,又如同水一般的温柔。

    与火焰一起出现的,还有那六甲神化身而成的金甲和战靴。

    我在一瞬间,激发出了自己最强的状态来。

    汹汹烈焰之中,我仿佛听到了有人在我脑海里,吹响了慷慨激昂、气势磅礴的唢呐声,紧接着,琵琶、二胡和古琴的加入,让整个氛围都为之一变。

    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鲜血,都在那一刻沸腾起来。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的信心,也随着体内沸腾的鲜血而不断膨胀起来。

    原本让我为之畏惧的天机女皇、赵老以及面前的中州大侠邹国栋,此时此刻,也变得不再是那么的可怕。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吞食天地。

    我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看着旁边观战的三位评判,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是说要考核我的能力么?我还没有使出压箱子的手段来,你们怎么就要退场了呢?男人没有了几把,算什么男人?而我侯漠没有了金箍棒,又算什么灵明石猴呢?嗯,对吧,诸位?”

    我在这个时候,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场面一阵凝重,原本准备收手、回身撤离的中州大侠邹国栋,停住了脚步,而站在旁边观战的几人,瞧见如此威风凛凛的我,脸上的神情也变了。

    无论是赵老,还是黄老师,都忍不住地看向了此间地位最高的天机女皇田副主任去。

    那个长相平平无奇的中年妇女沉默了几秒钟,突然间露出了笑容来。

    她说道:“有趣。”

    紧接着,她看向了中州大侠邹国栋,用询问的语气问道:“继续?”

    邹国栋点头,说道:“好。”

    说罢,他将手中的枣木棍朝着身后猛然一掷,也插在了地上去,随后疾步奔走,冲到了那兵器架上去,伸出手,抓了两把无锋铁剑落在手中来。

    他掂量一二,双眼之中迸发出了浓烈的战意来,对我喊道:“来战。”

    很显然,瞧见此刻状态的我,即便是中州大侠,也没有再一次的托大,而是选用了自己最惯用的兵器。

    当然,这两把无锋铁剑,也并非是他的兵器。

    他变得认真起来,想要赢得比试,但也还是要一点儿脸面的,所以才会这般做。

    我平静地看着他举起双剑,在手中挽了两下剑花之后,从我遥遥喊来,微微一笑,然后箭步而上,熔岩棒腾然而起,重重砸向前方。

    九路翻云,第一招。

    先锋手。

    与敌交战,首重气势,棒从里上削为剃,从外向下削为滚,先声夺人,将敌人的气势压在身下,意志凝聚,此为先锋之法。

    铛!

    我来得猛烈,邹大侠双剑架住,自以为会如同之前一样,能够稳稳敌住我,却不曾想那熔岩棒与寻常棍棒截然不同,对于劲力,它有一个倍增的效果。

    就好像是增幅器,陡然之间,力量攀升几倍去。

    剑棍相交,只在一瞬间,邹大侠就变了脸色,往后疾退而走。

    他在这一刻,知晓了厉害。

    我没有停留,先声夺人第一式,紧接着,又使出了第二手来。

    第二手的名字很好听,叫做……

    生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