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六章 双棍相请
    什么?

    听到我的话,马一岙大惊失色,说这怎么可能?当时我们都是看过尚良尸体的,而现在也还躺在营地里,过几天等着要入土呢——你这是什么话?你是疯了么?

    我摇头,很是坚定地看着马一岙,然后说道:“老马,你也这样觉得么?”

    马一岙盯着我,说你很奇怪啊,到底怎么回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些不太对劲,一直到今天我配合调查小组做演习报告的时候,那种感觉越发地明显。我觉得,那一具尸体固然是尚良的没错,但他很有可能金蝉脱壳,离开了那副身躯,从而破了局,跳出了所有的事情之外去了。”

    咝……

    马一岙倒抽了一口凉气,说这、这不可能吧?

    我说黄泉引的邪术有多诡异,你也不是不知道,就比如鼠王的搭档格瑞拉,还不就是浴血重生了么?而尚良与黄泉引勾结在一起,会点这些手段,也不离奇啊。

    马一岙说可是他离开了这幅身躯,又能够去哪儿呢?

    我越说,脑子越是灵活,止不住地脑洞大开,说道:“你们恐怕是忘记了一个家伙,那就是浴血重生的格瑞拉——你之前说过那格瑞拉有可能是古代的‘无启国人’,那家伙的体质特殊,复活之后无比恐怖,后来炸开了身体的血雾,带人逃脱,想必是受了重伤的,所以才一直没有露面。而如果,尚良用了什么秘法,将自己的血脉和意志,都转移到了格瑞拉的身上去……”

    马一岙听完,说道:“为什么不是格瑞拉将尚良给吞食了去呢?”

    我一愣,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这个,也有可能。”

    马一岙叹气,说不管是什么,总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即便鼠王死了,事情也没有完全结束,不管是尚良,还是格瑞拉,它们的逍遥法外,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容忍的。

    我点头,叹气,说道:“对,二十八个同学啊,二十八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第一天开学典礼之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所有的学员加在一起,总共有六十一人。

    而如今,却只剩下了一半不到。

    差不多两个月的相处,使得我跟这些同学虽然没有产生出多么浓烈的感情,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有情谊在的。

    这些年轻人,从祖国的五湖四海,怀揣着理想而来,结果最终有一半以上的人长眠于此。

    这般一想,我的心中,就止不住地难受。

    唉……

    马一岙长叹一声,然后伸出了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说道:“这件事情,咱们记在心里就行,日后有机会,我们再报仇,而你也别到处去宣扬了,因为会打到某些人的脸,而且会很疼的。”

    关于这一次的演习事故,楚教授跟我聊过,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相关人等,都会遭到处分了。

    但即便如此,因为鼠王等人的死亡,还是给他们挽回了颜面来。

    如果我这边再去嚷嚷的话,恐怕很多人的脸,会更加无光。

    到时候,只怕就连一直保持中立的楚教授,对我的看法都会变得负面。

    做了一年多的销售,为了业绩,低声下气、忍气吞声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所以我并非是不通世事的人,也没有过分的精神洁癖与执着。

    我长叹了一声,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把握好事情的尺度的。”

    马一岙想了一下,然后又对我说道:“该坚持的东西,你可以坚持;但这个猜测,除了我,不要跟任何人再谈起了。”

    我点头,说好。

    两人不再多言,安心养伤,中间又来了几人来看我们。

    马小龙和马小凤也来了,对于在演习之中的表现,马小凤有些不好意思,跟我们道歉,我不得不好言宽慰她,说阵营不同,做法自然不同。

    如果我是她,想必也是这样的选择,用不着道歉。

    所幸的,是他们都没有事,这是最让人欣慰的。

    李洪军也过来看了我们,不过他只是意思意思,泛泛聊两句之后,便离开了。

    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分,马思凡跑来,这个年少老成的哥们儿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那就是两天之后,对我进行测试的人选,并非我们猜测的那几位,而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人选。

    中州大侠邹国栋。

    这个本该扮演实战演习最终大魔头的蓝方boss,居然给一个少年毒翻了,从此导致演习提前结束,这事儿在唐道那边,被视为一个传奇。

    但是对于皱大侠本人来说,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所有人提及,都忍不住对那位倒霉的中州大侠取笑一番,然而这并不是我们看清他的理由。

    事实上,能够被安排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绝对是拥有着强大实力的。

    就连赵老,都不得不承认,后生可畏。

    与马思凡一同过来的李安安,给我们提供了一下关于中州大侠的消息,除了之前的那些,还有一点,就是他极有可能是虎头太保孙禄堂先生的传承,而他修习的行当,应该是太极与剑仙。

    此人出道即巅峰,一直都是顶尖水准,能够拿出来分析的并不多,因为没有几人见过他出手。

    不过从他打败的那些敌人来看,他很有可能是大妖巅峰,妖王未满的水平。

    但寻常妖王,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人,就好像是话本小说的主角一样,头上充满了光环。

    只可惜,这一次的实战演习,是他的滑铁卢。

    大概聊完这些,马一岙突然问我:“对了,你跟头名男孩的关系如何?”

    啊?

    我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说虽然我们在同一个小组,但唐道这人平日里就比较特立独行,也十分孤傲,所以想要从他的口中得知邹国栋的情报,我觉得会很难。

    李安安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也不是这么说,大家都是同学,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这么孤僻的——我去找他。

    她自告奋勇地离去,然而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却都没有搞定此事。

    原因是她居然没有找到唐道。

    那个家伙,这两日都不见踪影,李安安还特意去问了校方,得到的回答,是唐道已经跟校方请了假,至于他去了哪里,这个就不得而知。

    或许赵老和几个大佬会知道。

    这事儿挺让李安安沮丧的,而面对着大家几乎一直的不看好,我却显得十分平静,安慰众人,说没事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局面已经很明朗了——如果我能够通过考核,名次将会是唐道第一,我第二,李洪军第三;而如果是我没有通过考核的话,名次将会是唐道第一、李红军第二、李安安第三。

    即便是我没有能够排入前三名,李安安也可以通过她的奖励权限,帮我拿到烛阴之火。

    而对于这件事情,李安安也跟我保证过,在这件事情上,她会帮我的。

    确定这件事情之后,我放下了所有心防,安心养伤。

    而在我们养伤期间,那些死亡学员的家人和师长,也从全国各地赶到了茫茫林原之中的营地这儿来,有的是认领尸体,有的是兴师问罪……总之校方也是十分头疼,各种忙碌。

    在这样的气氛之中,导演组对于我的实力考核,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时分开始了。

    我们在离营地两里地的一处空地前,而除了我与对手,中州大侠邹国栋之外,就只有三名比赛监督。

    一个是赵老,一个体育馆的黄老师,而另外一个则让我有些震惊。

    天际女皇田英男。

    这个天机处的顶尖大佬,也因为集训营的意外,从燕京赶了过来,并且参与了这一次的评判之中。

    考核之前,黄老师宣布了相关的规则。

    此次比赛,不分输赢,而主要是看我是否有能够击杀鼠王等人的实力,所以并不强求我能够将中州大侠邹国栋给击倒,而是想要在这一场比斗之中,考量出我真正的实力来。

    至于最终的结果,则由三名评审老师来决定。

    而为了安全起见,比斗的双方都不能够用真正的兵器,而是用校方提供的木头器具。

    对于这个规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是在之前,在这三名顶尖评审在场的情况下,即便是用上称手的兵器,也是无妨的,因为他们有信心在酿成危险后果之前,制止这一切。

    但因为这一次实战演习出的事故,使得所有人都变得谨慎起来。

    一切都以安全为主,不能出现任何的变故。

    所以我没有办法用上熔岩棒,而邹国栋大侠,也没有办法用上他的那一对陨铁剑。

    这是硬性指标,我即便是有着再多的不满,也不得不执行。

    比赛场地的旁边,摆着两排兵器架,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镋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什么带尖儿,带刺儿的,带棱的,带刃的,带绒绳的,带锁链儿的,带倒齿钩的,带峨嵋刺儿的,样样俱全。

    我走上前去,拿了一根质地坚硬的枣木棍儿,掂量了一下,往后退去。

    而这个时候,那邹国栋邹大侠走上前去,目光巡视一圈,也拿了根一模一样的枣木棍。

    两人相距十米,持棍在手,然后遥遥一敬。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