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四章 演习之后
    尚良死了?

    在我的猜测中,这一盘棋,尚良有很多种下法,最有可能的,就是逃脱升天,亡命天涯,跳出包围圈之后,再图来日。

    而除此之外,他也很有可能将心一横,置身事外,然后过来与我撕逼——毕竟见过他真面目的人,有且只有我一个人,再加上他是赵老的关门弟子,到时候纠缠起来,他其实是很占优势的。

    他甚至可以通过种种伪证来与我对峙,反过来诬陷于我。

    但死亡,是最让我之鱼,到底在哪儿。

    不过找到了尚良之后,这边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像我们这些受了伤的学员,已经不需要再参与接下来的搜索过程,而是得送出洞外,一路运送到营地去休养。

    更有甚至,可能需要送到附近的城市或者人群聚居地去。

    我这几日一番酣战,到了这会儿,即便是打起精神强撑着,也终究感觉到疲惫一阵又一阵地浮现在心头来。

    尽管我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没有解开,但导演组也没有让我再留下来,安排人手,将我给送了出去。

    与我一起的,还有马一岙。

    在之前的拼斗中,马一岙受了一些暗伤,尽管李安安给他做了简单的治疗,但那只是应急的手段而已。

    现在既然一切都结束了,还是应该退到后方去休息。

    反倒是李安安状态还不错,获得了导演组的认可,留了下来,协助处理后续的搜索工作。

    我和马一岙在人员的护送下,出了山洞,又坐上了直升机,回到营地。

    这儿的医疗小组早已等待多时,我们一过来,立刻就过来处置。

    我这几日酣战,即便是有铜皮铁骨的神通,但还是留了许多的伤口,暗伤更是无数,体内甚至还有鼠王的千年引毒药残留。

    这些伤有专业的医疗小组来处理,其实是挺好的,我给打了麻药,感觉自己就像一破布口袋似的,给缝来缝去,而那熟悉的消毒水,以及头顶上吊着的盐水,让我感觉到分外的宽心。

    我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等我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手术室,回到了病房里来。

    病房是双人间的,我旁边躺着另外一人,却是马一岙。

    他半躺在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在认真看着。

    我看了一眼,发现是本英文书,封面上写着《a-brief-history-of-time》。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时间简史》?”

    马一岙瞧见我醒了过来,点头说道:“对,斯蒂芬·威廉·霍金的书。”

    我说你怎么想起来看这个?

    马一岙说这玩意有助于我更加直观地认识世界,并且从科学上升到哲学的境地。

    我听得一头雾水,决定换一个话题:“我睡多久了?”

    马一岙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然后说道:“差不多十二个小时吧——你睡得太沉了,期间来了好多人过来看你,发现你睡得跟头猪一样,就决定不打扰了;对了,一会儿你可能需要去导演组的调查小组报个到,做份笔录。”

    我说这是把咱们当做犯人来审么?

    马一岙摇头,说不,除了了解整个演习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以及这次事故之外,这份笔录,也将是作为评定成绩的重要标准,所以你得好好在脑子里过一遍,别出了纰漏。

    我听到他这话儿,忍不住问道:“你看出来了?”

    我所说的,是关于山洞里面发生的事情,尽管马一岙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我,但他对我最是了解,事后绝对感觉到了什么。

    马一岙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有难处,所以不会问你,不过你得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应付他们。”

    我点头,说谢谢。

    随后,我又问道:“后来搜到人了么?”

    我还是特别关心后续的进展,而马一岙却叹了一口气,说道:“李安安刚才来过了,说他们搜到了几处对外的出口,那三人很有可能已经逃出去了。安安她撤回来了,但搜索还在继续……”

    我将整个事情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总感觉哪里有一些不对劲儿。

    然而我刚要跟马一岙继续探讨的时候,有医疗小组的人走进了病房,在发现我醒转过来之后,简单问询几句,随后通知了上面。

    一刻钟之后,我出现在了导演组的调查小组专用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