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三章 尚良之死
    南华前辈消失不见了,不管我怎么找寻,都没有瞧见人影。

    他来得漂忽,去得离奇,彻彻底底地贯彻了我之前对他的定论,那就是一个神秘男子。

    他的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迷雾,让人看不着、猜不透。

    我总感觉有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又完全没办法表达出来。

    瞧见他的离去,我恍然若失,感觉仿佛错过了许多的东西。

    这种淡淡的伤感情绪,让我难以释怀。

    一直到马一岙和李安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都没有缓过劲儿来,等到马一岙给我的胸口来了两拳的时候,我方才回过神来。

    我瞧见他,想起之前的事情,赶忙问道:“怎么样?你的伤势好点没?”

    马一岙说我没事,有安安在呢,不过你这是什么情况,够狠的啊,这么一大帮子人,都给你弄死了啊,太猛了,小宇宙爆发了?

    他指着不远处鼠王、汤洲明等人的尸体,有些难以置信地说着。

    李安安也是,很是激动地抓着我的胳膊,说侯漠,你可以啊,够深藏不露的,一转身,居然将这帮人给全部都灭了去……

    两人对现场的情况都有些惊讶,马一岙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鼠王普锐斯那只剩下一半的脑壳,确定了人之后,回过身来抱住我,说兄弟,别的不说,就凭这个,你这演习的头名是跑不了了。

    我苦笑,说头名已经有了,是唐道。

    李安安笑着说道:“那就是第二名。”

    我有心跟他们解释一下,说这并不是我干的,而是另有其人。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我想起了南华前辈跟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语,终究还是闭上了嘴,憋得十分难受。

    马一岙对我最是了解,瞧见我欲言又止的模样,赶忙问道:“怎么了,这里面还另有隐情么?”

    我虽然不确定南华前辈是否在旁边,但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帮他隐瞒,于是不再细说,而是开口说道:“你们先前撤离的时候,可曾有听到尚良的声音?”

    啊?

    李安安和马一岙皆是一愣,随后马一岙开口说道:“汤洲明口中的那个‘尚先生’,就是尚良?”

    我点头,说对,就是他;你们撤离之后,他就露面了,原来那家伙就是幕后的凶手,也就是那一团黑雾的操控者;正是在他的操控下,我们的同学才会遭受蒙蔽,做出种种恶行,另外之前的连环杀人案,也都是他做的——这家伙吸了许多人的精血,连杨林老师也遭了他的毒手,只可惜我刚才脱力了,没有办法将他给拿下……

    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两人听完,都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马一岙的脸色阴沉,盯着我,说侯子,这件事情你得确定一下,因为它牵涉到太多人了,要万一有个什么出入的话,是很难交代的,你知道么?

    我苦笑,说当然知道,只不过我刚才没有办法擒住他,要不然,唉……

    我一声叹息,而旁边的李安安则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最了解尚良的,不是你我,若是赵老——尚良的夜行者血脉,到底是什么,他最清楚不过,所以尚良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也应该是知道的,到时候找到他,问一下他的意见就清楚了。”

    我说这事儿牵涉太多,他会愿意说实话?

    李安安认真地说道:“赵老是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你不要把他想得太坏,这点儿觉悟,他还是有的。”

    我没有再反驳,若是跟马一岙说起另外一件事情来:“尚良他也会贪狼擒拿手。”

    马一岙却习以为常,说这个肯定是跟赵老那里学来的——南海凶鳄最终是落到了赵老手中,他赖以成名的贪狼擒拿手,必然也给赵老拿到了手中,这种手段,交给尚良这个关门弟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安安在旁边听得迷糊,问道:“除了尚良,另外那两个女的呢,我记得她们叫……”

    我低头,说那俩女的跑了。

    李安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没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啊?

    我苦笑,说当时的情况,你们也都是知道的,我能够拿下这几人,已经算是走狗屎运了,哪里还能够拦得住被人逃走啊。

    马一岙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可以,可以,看得出来,你在燕京的际遇,对你的帮助真的很大——今日过后,你侯漠的名字,必将随着鼠王的死而名扬天下了,所有的人,一提及曾经逝去的鼠王,都会绕不开你的……

    他在调侃着我,而李安安却突然开口喊道:“谁?”

    听到这呼声,我和马一岙都为之一震,却见李安安的身子如同惊鸿一般,陡然腾起,然后三两步,落到了中间的高台之上去。

    我们赶忙走了过去,瞧见高台之上,空空荡荡,除了那一根莫名矗立的石柱之外,什么也没有。

    马一岙问她:“怎么了?”

    李安安揉了揉眼睛,说不知道,可能是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我有点儿紧张地问道:“幻觉?什么幻觉?”

    李安安说刚才瞧见有一个影子从那儿晃过去,我以为是敌人呢,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什么也没有瞧见。

    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李安安并没有产生幻觉。

    她一定是看到了南华前辈。

    只不过,南华前辈的修为实在是太强了,以至于即便是李安安,都觉得那影子并不真实。

    我左右打量着,想要找寻南华前辈的身影,然而最终还是没有瞧见。

    他,或许真的走了。

    又或者,他不愿意瞧见马一岙和李安安,所以就藏了起来。

    我因为答应了他,不便声张,但心中总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情绪,而随后,马一岙和李安安检查了周围,发现没有任何人之后,回到了高台上来。

    马一岙对我说道:“尚良和那两个女人即便是逃了,但也不可能跑远,说不定还会回来的,我们得小心一点,别乱跑,就留在这里,等待援助就行。”

    说罢,马一岙和李安安在附近开始布置起来,弄了一些陷阱和手段,防备那帮人杀个会马枪,过来与我们拼命。

    如此等待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没有等来尚良,反而是等到了赵老师等人。

    不但有赵老师,还有其他人,包括赵老、谭老师和其余的人都在。

    李洪军和王岩等人也都来了,甚至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ad钙奶男孩唐道,都赶到了这边来。

    除了这些人,我还瞧见一个满脸沧桑,身后背着两把长剑的中年男子。

    李安安低声给我介绍,那人便是这一次我们的最终假想敌,中州大侠邹国栋——此人乃豫南洛阳人,近年来声名鹊起,逐渐成为了北地豪雄之中风头最盛的一位。

    听说他也接受了天机处的招揽,成为归化的民间高手代表。

    此人十分厉害,修为是一等一的强,天知道唐道到底是怎么将他给搞定的。

    这么多人赶过来,我们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而赶入洞中的一群人瞧见死了多时的鼠王等人,也都为之惊讶,一问之下,才知道鼠王等人,居然全部都是我给干掉的,不由得越发地惊讶起来。

    我能够感受得到李洪军质疑的目光。

    很显然,他在怀疑,凭借着我的修为和手段,如何能够将这么多人给斩杀当场。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格瑞拉,和另外两个女人,到哪儿去了?

    这些都是疑点,不弄清楚,事情最后到底是什么样,谁也不能确定。

    而当我讲出尚良就是这幕后真凶的时候,立刻就有人大声反对了——领头反对的人,自然是王岩,他对于我的说法嗤之以鼻,当下就问了我几个问题,用来反驳我。

    我之前就想好了说辞,并不畏惧,与他正面冲突起来,双方都争红了眼,互不相让,一直到赵老发了话,方才罢休。

    当得知这山洞里面,还有敌人残党的时候,赵老立刻让人四处探查去了,务必要将人给找到。

    我与王岩吵得不可开交,那家伙死不承认、混淆概念的做法,气得我直不起来腰来。

    当下我也是没有理他,在确定事情结束,没我什么事儿之后,找了个地方歇下,看着大部队人马对鼠王一行人的尸体进行检查。

    马一岙和李安安上前去帮忙。

    这时,我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对我说道:“他们不信你,我信。”

    啊?

    我回过头来,瞧见跟我说话的人,却是向来高冷的ad钙奶男孩唐道,却听到他低声说道:“我瞧见过尚良好几次,不过他将自己藏身于浓雾之中,十分诡异,我不敢上前……”

    听到他的话,我十分宽慰,正待说着什么,却瞧见赵老师带着人匆匆走了过来,然后来到了赵老的跟前,低声着什么。

    因为距离得远,所以我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能够瞧见赵老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就变黑了。

    接着他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从地上爬起来,等到赵老来到我跟前,赶忙问道:“找到尚良了?抓到他没有?那家伙很危险的……”

    赵老盯着我,冷冷说道:“对,找到他了。”

    我说那有没有……

    没有等我说完,赵老继续说道:“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