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二章 九路翻云
    (为@指紧扣加更)

    原本还有一些尴尬的气氛,随着对方身份的解开而烟消云散。

    我满心惊喜,因为先前的杨林老师曾经在纵论这天下枪棒英雄的时候,跟我谈及过,无论是嵩山少林的残叶大师,还是苗疆的南华大师,又或者韩国青瓦台的石佛朴永烈,因为他们的身份实在是太过于神秘,想要得见,全凭机缘。

    若有机缘,一切好说;若无机缘,这辈子都未必能够得见。

    这都是传说之中的人物。

    我实在没有想到,这才几天过去,我居然就见到了这么一位,而且他还将我从这般危险的境况中,给救了出来——人生的境遇,想一想,还真的是神奇。

    我放松了对南华前辈的警惕,拱手,开口说道:“前辈,多谢您的及时出手,救命之恩,难以未报。”

    南华前辈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儿,我也只是随手为之,你用不着介怀。而且你我也挺有缘分的,用的都是棍棒之法,说起来,也是天意,你说对吧?”

    我点头,赶忙说道:“前辈,刚才跑的一人,叫做尚良,此人心术不正,不知道杀害了我们多少同学,您若是能够帮忙拿住他,我想……”

    我极力劝说南华前辈帮忙捉拿尚良此人,因为这家伙是此次变故最重要的幕后黑手。

    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跟鼠王等人勾结到一起来的,但我却知晓,只要将他给拿住,所有的真相都将浮出水面来。

    而这家伙如果逃离了,没有了证据,后面的事情会十分难办。

    然而对于我的请求,南华前辈却给予了拒绝。

    瞧见我一脸失望的表情,他脸上露出了几分疲倦之意,然后耐心跟我解释道:“侯漠同志,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只是因为我此前经历过了一段很糟糕的遭遇,使得力量消耗过重,你别看我现在的状态还算不错,但也只是强行提着一口气,支撑而已。”

    啊?

    我听到南华前辈的话语,心中惊骇,仔细打量,发现他的额头之上,还真的是浮现出了几滴汗水,身子也有些颤抖。

    果然,我赶忙问道:“您没事吧?”

    南华前辈摇头,说还好,休息一下就行了。

    我想起一事儿来,赶忙去我换下来的衣服里寻找,翻出了半块老山参来。

    我递给了他,说道:“前辈,这是上了年头的老山参,你含一口,应该能够帮助你快速回气。”

    南华前辈瞧见,忍不住笑了,说不用,我看你身体虚弱,耗损比我还要严重,还是你自己吃吧,我有丹药。

    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红色丹丸来,往嘴里咽去,然后拉着我到角落,说道;“小心点,如果让那些人杀了个回马枪,而你我又在最虚弱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栽了。”

    我按照他的吩咐,躲在了一处角落,用那石头遮挡。

    我瞧见他吞了丹丸之后,盘腿而坐,在那儿回气养神,却发现他的鼻间,每一次张合,都有一青一白两道气息喷出和收回。

    而他的头顶之上,有白雾腾腾而起,看着十分厉害。

    更让我奇怪的,是我根本无法通过望气的手段,估摸出他的修行水平来。

    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道家五秘,有“丹鼎”一脉,他大口吞服丹丸,我不敢妄猜,此刻身子也发虚,所以将剩余的参片全部放入口中。

    我吞服之后,满口生津,气血回复,往四肢百骸处流淌而去,又行了周天,渐渐就有了力气来。

    如此一阵行气,我恢复许多,睁开眼睛,瞧见南华前辈在我对面不远处,打量着我。

    他看见我睁开眼,笑了笑,然后问道:“侯漠同志,我在山中修行,不知岁月,刚才倒是忘记问你,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我赶忙跟他说起,当听说此时是马上世纪之交的99年时,南华前辈愣了许久。

    他看着我,然后说道:“侯漠同志,我请求你一件事情。”

    我见他如此慎重,赶忙说道:“您尽管讲,但有吩咐,不敢推辞。”

    南华前辈说道:“我这人呢,生性淡泊疏懒,不愿与官府中人打交道,所以日后有人问起此事,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就不要提及我曾经出现在这儿的事情了,可以么?”

    啊?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可是,可是尚良和那两个女人,也知道您的存在啊。”

    南华前辈说道:“你别管他们,只需关注你自己就行,可以么?”

    我犹豫了一下,说这……

    我并非是不愿意帮忙,而是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如果将南华前辈省略去的话,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来解释这一切——无论是鼠王普锐斯,还是躺倒在地下的那几个人,汤洲明什么的,实力都能够压得住我。

    单凭我一人,如何能够杀得了他们呢?

    南华前辈显然也是知道我的难处,他笑了,说这样吧,我教你两手,凭着这个,你就可以解释过去。

    什么?

    我很是激动,说您这是要收我为徒么?

    面前这个苗疆巫棍,南华先生,一身修为登峰造极不说,使棒的手段近乎于道。

    这样的人物,绝对是江湖顶尖的水平,如果他能够收我为徒的话,对我来说,绝对是一场大造化。

    所以我无比激动,然而南华前辈却直接泼了我一盆冷水:“不,你别误会,我还有事情,很快就要离开,下一次见面,不知何期。所以,我只能教你几手,但并非认师父的那种。”

    啊?

    我听到,心中很是失望,不过随即我又端正了心态过来,拱手说道:“多谢前辈厚爱。”

    瞧见我很快就稳住情绪,南华前辈很是满意。

    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很好,你能够有这样的心态,我觉得,你应该能够很快领会到我所传手段的真义。”

    说罢,他站了起来,手往前伸,右手之上,凭空浮现出了一根包浆圆润的硬木棍子来。

    他一边给我演示,一边说道:我之所学,始出苗疆巫术——巫,从“工”从“人”,“工”的上下两横分别代表天和地,中间的“丨”,表示能上通天意,下达地旨;加上“人”,就是通达天地,中合人意的意思。它蕴含着祖先期望人们能够与天地上下沟通的梦想,也预示着,巫者,是能够与鬼神相沟通,能调动鬼神之力为我所用的人……

    呼、呼、呼……

    南华前辈一言一语,再加上棍法的变化、造诣,说得很是认真。

    我更是把这事儿当做是绝佳的际遇,认真地盯着他的动作,尽可能地将他所有的言语,往脑子里装去。

    南华前辈教学的前半段,讲的是巫门棍棒的使用手段,不过讲得很短暂,往往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我有心求教,又怕打乱了他的讲课步骤,不得不藏在心里,不敢发声。

    果然,到了中途,他的话锋一转,开口说道:“前遭所说的,都是我棍法的基础,而后面我想要跟你讲的,是实战之法——棍乃百兵之首,因为主要是造成钝器伤和淤伤,其杀伤力比刀、枪等要小,但并不代表它的实用度不够,恰恰相反,此法如果理解透彻,抵达化境,却比许多兵器,要凶狠许多……”

    “我此刻所说的,是这么多年,特别是近几年来,在实战之中厮杀而领悟出来的手段和法门,一招一式,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无数性命喂出来的。”

    “这一套总共九式,每一式又分作十八种变化,不过这些都是临场应变的手段,终究逃不脱‘圈、点、枪、割、抽、挑、拨、弹、掣、标、扫、压、敲、击’这十四种手段……”

    “这名字,我不太会取,随便叫了一个——唤作九路翻云棍法,又作翻云棒法。”

    “你且记住,用棍者,手段雷霆,心怀慈悲,这才是取胜之道。”

    他跟我一一讲解,我耐心听着,又跟着演练。

    这一上手,我顿时就感觉到那名字甚为普通的九路翻云棒法,却蕴含着万千真理。

    不管敌人有任何的手段,它仿佛都有破解之法。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棒法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练出来的一样,在南华前辈的指导下,我施展开来,立刻就将之前所学都融会贯通进了这棒法之中去。

    挥舞之间,肃杀之气便扑面而来。

    我越练越是激动,感觉人便是棒、棒便是人,两者合二为一。

    精、气、神,仿佛一体。

    瞧见我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的熟练度,南华前辈也忍不住为我鼓掌,说侯漠同志,你天生就是一个耍棍棒的苗子,不错,很不错……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间,入口那边,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呼喊声:“侯子,侯子……”

    是马一岙。

    我一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朝着入口处望去,然后说道:“前辈,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

    我话没说完,扭头一看,却发现南华前辈悄然无踪。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却听到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南华前辈的叮嘱声:“侯漠同志,记住我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