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一章 巫棍南华
    鼠王,这可是鼠王啊!

    我感觉在场的所有人,估计都跟我是同样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刚才的一切,仿佛都只是错觉而已。

    纵横东南亚、港澳台不知多少年的鼠王,能够在天机处眼皮子底下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还安然无事的鼠王,居然就这样,给一个过路的不速之客敲破了脑袋……

    这事儿,你他妈的是逗我呢?

    难道,这是鼠王的幻术,就是为了迷惑那神秘男子而弄出来的么?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滚去,却瞧见汤洲明等人已经朝着这边扑了过来,而那个黄皮子夜行者也是一声厉喝,纵身而下。

    这帮人也觉得这事儿不太可能,所以想要配合着鼠王过来,对那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完成击杀。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么?

    只见神秘男子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我,将我往后猛然甩去,然后往后退了几步,这才说道:“诸位,我与你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不想与各位有太多纠缠,你们若是现在走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然,以我的脾气,不会给你们第二次的机会……”

    他说着这话儿的时候,那帮人也是杀气腾腾。

    他们大概是觉得自己占了有人多的优势,再加上有一个凶名赫赫的鼠王,还有尚良以及一直没有现身的格瑞拉在,胜算很大,所以完全没有管神秘男子的劝说。

    不但如此,他们还无比凶猛,各种手段,轮番而上,看得不远处的我都忍不住心惊胆战,替那男子担心。

    不过很快,我发现这个留着络腮胡的神秘男子,显然用不着我来担心。

    他扬起了手中后的熔岩棒来。

    那熔岩棒没有受到我妖力的激发,也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棒子,看不出什么厉害的地方,但是在他的手上,仿佛那乐团的指挥棒一般,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艺术之美。

    是的,从我的角度望过去,那神秘男子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力学的美感。

    就仿佛是国画大师在作画,书法大师在落笔。

    张大千、齐白石,又或者千年前的王羲之,一种技艺达到巅峰状态时,近乎于“道”,顿时就有了一种惊人的美感。

    当然,这个也需要懂行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出,就比如再好的画,譬如《蒙娜丽莎》,对我这种没有任何油画审美基础的人来说,衡量它价值的,恐怕除了金钱,也没有其它方式了。

    而这位神秘男子的棍棒之法,在并不了解这手段的人眼里,恐怕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并不了解这神秘男子的厉害之处,使得汤洲明等人虽然有些忐忑,但还是怀揣着无知者无畏的架势,朝着他发动了宛如潮水一般的攻击。

    一开始的时候,神秘男子还只是尽力抵挡,不与人太多冲突,然而到了后来,他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那帮人,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完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看得出来,他们的杀意非常浓烈。

    所以在一瞬间,那个神秘男子一直处于收敛状态的架势,骤然展开。

    他的脚步在不停变换着,踩着某种节奏,人影在一瞬间化作无数——我听出来了,这脚步的节奏,是“将军令”。

    孔雀开屏什么样?

    我以前没有见过,但是此时此刻,脑海里面,却骤然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形容词来。

    一根棒子,化作两根棒子,化作三根棒子。

    然后,漫天的棒子出现在了那人的跟前,充斥在了我的视线之中,随后我听到有人惊声叫道:“我的天,鼠王是真的死了,啊……”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已经步入了鼠王的后尘。

    而下一秒,漫天棍影,骤然收缩。

    场中只余两人,便是那妖艳少妇,与青涩的少女,两人大汗淋漓,仿佛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然后胸口不停起伏,显然是被刚才那激烈的战斗给吓到了。

    当然,除了激烈到让人战栗的棍法之外,还有的,就是她们同伴的尸体。

    无论是汤洲明,还是那个黄皮子夜行者,又或者其他人,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能够爬起来。

    神秘男子果然兑现了他的承诺。

    他不会给对方第二次机会。

    果断,狠决。

    滴滴答答……

    熔岩棒的顶端,有鲜血低落下去,落在地上的血泊之中,因为场面骤然变得寂静起来,所以我居然都能够听得清楚。

    两个女人,脸色难堪,身体僵直,动也不敢动。

    我这个时候,方才明白刚才鼠王为什么一点儿反抗或者躲避都没有,就给那神秘男子给一棒子敲死了。

    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在决意战斗的一瞬间,就将意志锁定在了鼠王的身上。

    那意志如同沉重的山峦,压在了鼠王的身上,和他的精神之中。

    这情况,让他在那一瞬间,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反应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脑壳,都已经跟熔岩棒敲碎了,脑浆流出,哪里还能够动弹?

    而此时此刻,那两个女人一动也不敢动,也是因为如此。

    我从未有想过,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凝聚至巅峰状态,能够有这样强大的压制效果。

    场面沉寂了半分钟,那神秘男子终于开口了。

    哦,不对,他说的,是腹语:“你们走吧,对于女人,我能不杀,尽量不杀。”

    啊……

    两个女人此刻的精神状态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听到这话儿,忍不住尖叫起来,紧接着朝着来路奋力狂奔而去,仿佛这个长相粗犷却面相温和的男子,如同魔鬼一般。

    我瞧见那两人逃离,有心上前去阻拦,但感觉浑身脱力,难以前行追赶。

    不但那两人逃了,就连之前被一棒子给砸飞的尚良,此刻也不见踪影。

    那家伙绝对是瞧见这个神秘男子太过于厉害,自己抵挡不住,所以才悄不作声溜走的。

    不过在此之前,他应该也是受了重伤的。

    想到这里,我心急如焚。

    然而我却不敢乱动,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神秘男子,就在刚才,用了我手中的熔岩棒,将这么一群人打得四散而逃,而且从他出手的架势来看,我都能够知晓,他并没有用上太多的气力。

    他与这帮人的交手,说句不好听的话,根本就是打地鼠一样简单。

    越是这般,这人越是可怕。

    他,会如何对待我?

    我心中忐忑,又是敬畏,又是害怕地望着他,而那神秘男子则凝视了许久面前的这几人,方才回过头来,瞧见我全神戒备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他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来,温和的笑容让我莫名就放下了几分心防来。

    随后,他缓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打量了我一番之后,居然将手中的熔岩棒,扔到了我跟前来。

    我伸手一捞,抓住了熔岩棒,不敢横呈身前,而是心随意动,让它变小。

    当它最终成为拇指大的天珠模样时,我下意识地往怀里踹,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褴褛,根本就是衣不遮体了。

    神秘男人瞧见,温和地笑了,手往腰间抹去。

    下一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摸出了一套衣服来,扔给了我,然后说道:“自己织的土布,而且还穿过两水,你若是不嫌弃,先穿上吧,不然有些别扭。”

    我接过来,发现与男子身上的衣服很像,蓝色土布,感觉有些湘西苗族或者侗族的打扮。

    我赶忙穿上,整理一下之后,赶忙拱手问道:“在下侯漠,湘南人,现在正参加天机处组织的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刚才那几人,是黄泉引的恶徒,他们闯入演习,屠杀我的同学,还用他们的精血,炼制邪物……”

    我用最简单的言语,表明出了自己的身份来。

    因为我感觉这个男人虽然话语不多,来历神秘,但一身正气,应该是个讲理之人。

    我得先把自己的身份给立住了,方才不会有杀身之祸。

    毕竟他刚才出手时那凝如实质的杀气,还是让我有些脚软,此时此刻,如果产生什么误会,他真的对我动手,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天机处?”

    神秘男子皱着眉头,问我:“什么是天机处?”

    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天机处是民间的称呼,其实就是中央管理我们的组织,他们的内部称呼,叫做‘419办公室’……”

    他看起来完全不懂这些事情,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起来。

    这个神秘男人的话语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听我讲述,偶尔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我听着也很是迷糊,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大概一遍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什么,我也是刚刚进入这个行当不久,所以很多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神秘男子的脸色十分古怪,似乎在笑,又似乎在哭,又仿佛有着许多的惆怅和难过。

    不过这些情绪,很快都被他掩藏了起来。

    随后他淡淡说道:“没事,我差不多清楚了。”

    我瞧见这个神秘的男人,心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拱手问道:“还未请教前辈怎么称呼?”

    神秘男子犹豫了一下,腹中缓缓说道:“我的名字啊,唉,这样吧,我来自苗疆,你可以叫我巫……”

    我脑子豁然开朗,想起了杨林老师之前纵论天下英雄时的话语,激动地说道:“我知道了,您,就是苗疆的巫棍,南华大师,对吧?”

    神秘男子听到,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容来。

    随后,他点头,说道:“对,我就是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