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七章 关门打狗
    看不到人,却能够感觉到人,这样诡异的情况,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家伙。

    鼠王普锐斯。

    果然,我就说这帮人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去,原来真的是躲在了这里。

    随着我的提醒,无论是马一岙,还是李安安,都互为依靠,朝着周围望去,努力打量着四周,防备着敌人的偷袭。

    而我则深吸了一口气,左右打量着,希望通过我的双眼,找到隐身中的鼠王。

    然而当我们四处打量的时候,却发现周围又陷入了一种古怪的宁静之中,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

    如此僵持了两分钟左右吧,马一岙终于开口说道“进去,看看?”

    他提议进入刚才突然打开的门内,一探究竟。

    而这个时候,李安安却提出了反对,说那里很有可能是敌人故意弄出来的陷阱,好让我们咬饵上钩。

    除此之外,她还在疑惑另外一件事情。

    按照之前的沟通,周围的其他小队人员,在得到消息之后,应该会赶到这边来了。

    为什么我们进来这么久,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

    赵老师,也没有进洞子里面来。

    怎么回事?

    就在她提出这个质疑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来路上,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一声巨大如雷的轰鸣声,却是从我们刚才进入的狭长通道处传来。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烟尘也从外向里,席卷而来。

    整个空间都在颤抖,脚下的岩石在抖动、震颤着,让人心惊胆战。

    马一岙低声喊道:“糟糕,他们去把通道给断了。”

    对。

    我刚才还在想,那鼠王出来之后,为什么不朝着我们发动攻击呢。

    原来并不是他暗算人的法器被破坏了,而且因为他筹谋着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关门打狗。

    他准备将我们的支援通道给拿住,然后再来对付我们。

    糟糕。

    我伸出手,右手上的熔岩棒在灌注妖力之后,化作了一米长的棒子,顶端的金属圆环将它紧紧箍着。

    之所以不变长,是因为在这么狭窄的环境里,短棍远比长棒要好使一些。

    而李安安也拔出了木剑,马一岙折扇一甩,化作半边,上书四个大字。

    本地山神。

    至于那“风公子”的字样,已经被他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给抹了去。

    三人都全力以赴,而在这个时候,如何安慰众人,如何作决断,就选出了一个人的担当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并不是李安安,而是马一岙,他对我们说道:“事已至此,我们必须守门而战,静待援救,不能让他们将我们给包围住,快速拿下。”

    李安安一下子反应过来,指着那边的门,说杀进去?

    马一岙点头,说道:“对,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不能让对方将节奏给掌握住了。”

    我一马当先,开口说道:“我来。”

    我疾步上前,而马一岙这一次没有再阻拦,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快步来到了门口,用短棍往前抵住,缓缓推开,里面一片黑雾弥漫,却没有什么攻击,让我松了一口气,往门里走去。

    然而刚刚踏出门里,迎面就来了一把长刀,照着我的脑袋劈了过来。

    我侧头避过这一下,不退反进,陡然往前,猛地一下,闯入了对方的怀里去。

    这是贪狼擒拿手的法门,讲究的,是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思路,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给我撞了一个满怀。

    我与对方挨近的一瞬间,却感觉到馨香满怀。

    还有一种让人惊心动魄的柔软和弹翘,传入了我的胸前来。

    这,是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拥有着硕大凶器的女人。

    啊……

    就在我满心诧异的时候,裆部传来的剧痛,让我一瞬间回到了现实之中来,赶忙运用起了铜皮铁骨神通的我伸手出去,想要抓住那女人,却没有想到她身子一缩,居然就从我的怀里逃开去。

    紧接着,一阵疾风,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我头也不回,熔岩棒甩了过去,却传来一声钝响,我感觉巨力狂涌而来,往后退了几步,瞧见那人居然全身都藏在一个铁疙瘩里面,手中还举着一个圆盾。

    而在这一瞬间,我瞧见这个门口的空间里,藏着六人。

    除了那女人和铁疙瘩之外,还有四人,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这些人,应该就是过来接应玄冥二老的家伙。

    我与人一交手,立刻知道,这一帮人,没一个善茬,好在马一岙和李安安的增援没有让我陷入围殴之中,三人在一瞬间彼此配合,迎下了敌人暴风骤雨的攻击。

    在黑暗中,众人一阵交击,而随后,蹭蹭蹭的几声,有火把燃起来,照亮了整个空间。

    我在这一瞬间,将这六人全部都尽收眼底。

    没有鼠王、没有格瑞拉。

    也没有我之前在悬崖之上,瞧见那个将杨林老师推下山崖的人。

    我可以很确定,没有。

    这儿空间很大,足够我施展,所以在一瞬间,熔岩棒就已经快速变长起来,紧接着我凭借着一己之力,挡住前面四人的进攻,也瞧清楚,这几人,三男两女,一个未知。

    最早与我交击的那女人,是一个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丰满少妇,穿着一身红色罗裙,满目春色,手中却抓着一把鬼头砍刀。

    那个铁疙瘩用金属将全身笼罩,看不出性别,但身材高大,左手持盾,右手抓着一根铁链流星锤。

    还有一个秃头老者,手中一把青钢剑。

    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手中一根狼牙棒,身上纹着九条龙,张牙舞爪。

    一个青涩平胸的少女,双手抓着黑色短刃,眯眼打量人的时候,如同野狼一般凶狠。

    还有一个胖子,双手铁拳套,游离在外。

    我们在激斗过后,开始收缩阵型,李安安卡在了门口,将门拉住,然后回过头来,对着那几人寒声说道:“驻马店六杰,你们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非要趟这浑水?”

    驻马店六杰?

    我没有想到李安安会认识这几人,有些诧异,而那秃头老者瞧见李安安,也颇为心惊。

    他的脸色十分难看,说道:“李小姐,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李安安先声夺人,开口喝道:“汤洲明,你与我伯父有故交,与武当也是有些渊源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要你与我一起,共同抵抗鼠王等人,日后我伯父一定会有重谢的……”

    她说得秃头老者脸色阴晴不定,而这时,那风韵犹存的少妇却哈哈大笑起来。

    她对着李安安说道:“好个牙尖嘴利、空口白牙的小娘皮,你满口承诺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些事儿,可是要实现的?”

    李安安说自然如此。

    少妇“呸”了一口,说放屁。

    那胖子也开口说道:“大哥,你可别忘记了,咱们可是收了当下就能兑现的好处,况且比起那位大人来说,什么武当啊,浮云剑李东云,可都算不得什么……”

    两人如同哼哈二将,如此一说,原本有些犹豫的汤洲明眼神变得坚定。

    他对李安安说道:“李家侄女,这事儿你别怪俺,要怪就怪你没事儿,卷进这里来了!”

    说罢,他猛然一挥手,厉喝道:“全部杀了!”

    老大下令,其余五人蜂拥而来,各自展露出了凶狠的杀招,汹涌连绵,让人为之惊骇。

    我不明白这“驻马店六杰”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一交手,却也知道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之辈,特别是那汤洲明,更是有着大家气势。

    他举手投足之间,却是风云激荡,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嗡嗡作响。

    好强!

    我们三人骤遇强敌,难以快速结束战斗,只有硬着头皮抵挡着,又担心那鼠王和格瑞拉,以及神秘人的介入,当时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而在这个时候,李安安也终于不再犹豫,她清啸一声,却是穿刺整个空间。

    紧接着,她手中的木剑化身成了一条蛟龙,发出精光无数,万般青锋,落于场中,让敌人纷纷后退,而下一秒,李安安的身法翩翩而起,骤然转身,又消失不见。

    当她再一次浮身出来的时候,那木剑居然穿透了一人的胸膛。

    这一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宛如神来之剑。

    噗、噗……

    那个身上纹着九条龙的年轻人,一脸惊愕地看着那穿刺过了后背、抵达胸前,还沾着鲜血的木剑剑尖,张开嘴,艰难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话说完,他的身子颓然倒地,而身上的九条青色蛟龙却化作一团雾气,带着无数尖厉恶毒的叫声,扑向李安安。

    李安安脸色淡定,抽出长剑。

    她的剑刃之上莫名多出几分金光,轻轻一扫,那些黑雾里的怨气,全部都消散,再无动静。

    “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剩余的驻马店五杰都崩溃了,而那汤洲明也红着眼睛,厉声大叫道:“尚先生,你还打算坐视不管么?”

    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西北角处,传来一声轰然之响。

    刹那间,黑雾弥漫了整个空间。

    小佛说:今晚嘉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