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六章 墙上的脸
    得益于我双眼的变化,使得我能够瞧见很远之外的东西,又或者通过瞳孔的调节,将远处的东西给看得更加清晰。

    我甚至还能够望气,能够通过那人身上的气息,辨识出很多有用的信息来。

    当然,也我可以通过望气,打量那人到底是死是活。

    那个凸出山崖前的小平台,躺着一个男人,一个让我为之敬畏的男人,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杨林,我最尊重和热爱的老师。

    此时此刻,他躺倒在了血泊之中,再无生机。

    这个男人,虽然从修行的角度上来说,他算不得多么厉害,但关键是他的专精,以及执着的匠人精神,使得他的枪棒手段,拔高到了近乎于“道”的地步。

    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儿,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即便是见过了太多、太多的高手,但对他,却依然保持着一份浓浓的敬意。

    但此时此刻,他却死在了这里。

    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而且悄无声息,没有一点儿动静。

    或许,刚才如果我们有谁但凡听到一些什么动静,他就不会死去。

    或许……

    我的心中满是懊恼和后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又瞧见,在杨林老师的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趴在了他的左边,仿佛在哭泣,又或者是干嘛来着。

    紧接着,我发现杨林老师的脸有一些奇怪。

    对,很奇怪,莫名的削瘦,皮包着骨头,十分吓人,就仿佛农村房梁上挂着的老腊肉一样。

    刚才我瞧着,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趴在杨林老师身上的那个人往后退了一点,让我完全瞧不见他的模样。

    紧接着,杨林老师的尸体被那人用脚一踹,直接跌落到了山崖之下去。

    “啊……”

    趴在崖边一同观看的李安安低声惊呼了一声,然后对不远处的赵老师喊道:“这边有人,在悬崖的半腰处!”

    “什么?”

    赵老师正在通过无线电跟人说着话,听到李安安的呼喊,回了一句,而李安安大概是瞧得不是很清楚,回答道:“有人在山崖半腰处,将一具尸体推下去了……”

    我此刻已经满心怒火,翻身抓着那凸出的岩石,往悬崖之下爬去。

    马一岙在旁边瞧见,赶忙叫住我:“侯子,你干嘛?这样子太危险了……”

    我瞧见左下方有一片攀附在山崖上的粗藤,往下一跃,抓住了那藤条,然后抬起头来,咬着牙,满脸仇恨地说道:“危险个几把——那具尸体,是杨林老师。”

    “杨林老师?”

    听到我的话,马一岙的嘴巴长得很大,随后他没有任何犹豫,对不远处的赵老师喊道:“人应该就在下面,他们杀了杨林老师,然后将人给推下了山崖。我们先下去,赵老师,你赶紧跟上面的人说,让他们过来增援。”

    他说着,也跟着往下攀爬而来。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敌人露了头,就必须分秒必争,不能再让人给跑了。

    十几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特别是在这么高的悬崖之上,稍微一不小心,失手跌落下去,等待我的,绝对不是什么武功秘籍,而是死亡,直接摔成肉饼。

    正因为如此,才使得我即便是心怀怒火,却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等我真正来到下面的时候,才发现这儿居然是一个山洞——此刻天色一黑,我跳下来,发现血泊不见了,这儿是一块凸出崖间的平台,七八平米的样子,而里面则是黑黝黝的洞穴。

    我侧耳倾听,感觉洞子很深,遥遥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刚才杀害杨林老师的凶手在奔走。

    那个背影,虽然被遮住了大半,但我总感觉有那么一点儿熟悉。

    是谁呢?

    就在我费心思索的时候,马一岙和李安安相继跳了下来,瞧见这情况,李安安问道:“人进去了?”

    我点头,说对。

    李安安蹲下身来,打量周遭,发现一点儿血迹都没有,不由得一愣,说不对啊,我刚才在上面的时候,瞧见有一滩血迹的反光,现在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之前在那位田军老师的尸体,也是同样的情况,不翼而飞。”

    我说的,是那个马脸男子。

    听到我的话语,李安安的脸色沉了下来,然后认真地问我:“你真的看到,是杨林老师了么?”

    我点头,说对。

    李安安有些不太信,说可是,那么远,你怎么可能……

    马一岙在旁边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说道:“侯漠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面骗你的,他的视力,比绝大多数人强,这一点我很清楚,你不用怀疑——咱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要不要进洞子里面去搜,将那个杀害了杨林老师的凶手给找出来。”

    我已经摸出了熔岩棒,将这天珠一样大小的玩意儿捏在掌心处,然后往里面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说道:“时机稍纵即逝,我反正是不能等。”

    是的,我要报仇。

    虽然杨林老师是天机处请来,给全体人员上课的,他只是教师,与我之间,并无特别的关系。

    但是在我的心头,却一直都把他当作是我的老师。

    我在这世间,最尊重的几个人之一。

    我本以为日后还有机会再跟他讨教一些,无论是枪法,还是棒法,因为我觉得他即便是谦虚地说自己的枪棒手段不行,但在我这边,却依然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

    但是,他却就这样死了。

    而且还是死在了我的附近,而倘若当时我但凡有一点儿醒目,及时赶到,他或许就不会死了。

    这般想着,我的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悔恨。

    种种情绪杂糅在一起,让我没有办法忍住。

    而且我有那铜皮铁骨的神通,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还是有很大的容错率。

    我往前面的洞子里走去,瞳孔不断收缩,适应着这里面的黑暗,而身后的马一岙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跟了过来。

    至于李安安,她则是跟崖顶上的赵老师交代几句,然后在他的制止声中,也跟了过来。

    三人前行,以我当先,朝着黑黝黝的洞子里走去。

    这洞子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很短的,能够马上堵到敌人,然而没想到越往里走,那空间越发开阔,没多一会儿,我们居然来到了一处足有篮球场面积的开阔空间。

    这地方顶儿不高,最高的地方也就四五米,而低矮的地方,恐怕人都得弯着腰、低着头走路。

    而在这样的空间之中,我闻到了一股极为古怪的尿骚味儿。

    是什么……

    我四处找寻着,发现这空间虽然开阔,但中间堆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一大堆的苞米棒子,又有一片乱七八糟的农具堆积,还有怪石和木头,将空间分割成了数块区域。

    从我这边往前望,还发现有两扇木门,一左一右,不知道通向那个地方。

    最后进入这儿的李安安停下了脚步,吸了吸鼻子,然后开口说道:“这个地方,以前有人住啊。”

    马一岙沉声说道:“或许不是人。”

    “那是什么?”

    “野生夜行者……”

    两人低声说着话,突然间,我的左边传来一阵动静,我听到,毫不犹豫地箭步抢了过去,瞧见那一堆废旧农具、家具的中间,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

    我在一瞬间,将手中的熔岩棒变大,然后抓在手中,往前猛然一敲。

    砰……

    却听到一声轰鸣之响,那旧农具给敲得一阵稀里哗啦,身影却不见了踪影。

    我有些诧异,感觉左边的岩壁上有动静,就猛然扭过头去。

    我瞧见了一张格外诡异的脸,双目泛绿,然后脸颊和下巴尖尖,耳朵也翘起,嘴咧开,露出极为诡异的笑容来。

    与那张脸对视的一瞬间,我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晃荡,沉浸在一片天旋地转的绿光之中。

    而随后,我感觉身边有人冲了过来,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瞧见那人也与墙上的脸一模一样,下巴尖尖,嘴角的笑容诡异而残忍。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举棒,朝着那人砸去。

    那人往后一跳,躲过我的这一下,然后大声笑了起来,那叫声尖锐,直刺我的心中,让我莫名愤怒,而这个时候,从旁边又出现一个人来,朝着我叫嚷,仿佛在挑衅什么。

    我提棒而上,朝着那人打去,那人的手中却有一把剑,挡住了我。

    我的视野里满是绿光,心头则是无边的愤怒,挥棒前击,如此交了几次手,突然间我感觉到前方一片光明,紧接着一阵古怪的经诀传入耳边。

    我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晃了晃头,却感觉有一只温热的手掌,拍在了我的额头上。

    轰……

    我的脑子一阵晃荡,睁开眼睛,却瞧见那个脸颊和下巴尖尖的人,居然是马一岙。

    而他的旁边,李安安正一脸关心地看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刚才怎么了?”

    李安安说道:“你好像被什么迷住了,发疯一样地攻击我们,好在马哥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左前方的门那儿,传来了“吱呀”的一声响。

    我们扭头过去,却发现那门虚掩着,却并没有任何人影。

    三人愣了一下,我突然间感觉到寒意笼罩全身,赶忙大声叫道:“小心……”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