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五章 大师之死
    事情出现之后,包括赵老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摩拳擦掌,准备将这莫名其妙的闯入者,给全部逮住。

    出发前,在内部的沟通会上,赵老甚至下了“杀无赦”的死命令。

    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没有办法逮住人,那么就下死手,千万不能让人能够逃出去。

    当然,除了我们这些学员之外,校方还召集了大量的人手,包括前一段时间过来帮我们上课的老师等人,也都被临时调集过来,在防风岭、老虎崖和老牙弯一带布置围堵。

    他甚至从军方借调了部分人手,以及之前的直升机来。

    所有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将闹事的人给堵住。

    毕竟我们这儿,不是公共厕所,不可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相关的损失统计工作在进行,而我们则已经出发了,为了一会儿搜索的需求,全体人员都被分了组,而我、马一岙与李安安则分给了赵老师带领着,朝着防风岭的方向快速摸了过去。

    我因为先前与鼠王奋战而略有脱力,即便是行气几个周天,但还是有些疲惫。

    我不得不又用上了老参切片含在口中,保持体力。

    瞧见我这模样,赵老师有点儿不太乐意了,对我说道:“侯漠同学,演习其实已经结束了,照你这样的情况,最好还是先回营地里去待着吧;跟过来,其实不但帮不上忙,而且还有可能失去性命的,刚才的情况,你也知道了……”

    我知道他的想法,一半是为了我好,而另外一半,则是怕我拖累了大家。

    不过这前三名的名次,我是志在必得,所以当下也是回了一句:“我不会拖累大家的。”

    李安安也看不下了,看着几十米之外快速穿行的蓝方一群人,开口说道:“赵老师,刚才要不是侯漠凭借着一己之力,拖住鼠王,只怕我早就已经死掉了,侯漠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马一岙也说道:“赵老师,我会照看好侯子的。”

    这两人都说了话,赵老师不再多说什么,按着耳朵上的通讯工具,与前方沟通着,然后朝前快速前行。

    我们需要抄近路,赶到防风岭,然后分作几队,如梳子一样地扫过,将人给找出来。

    之前的时候,赵老和班主任谭老师说得很有自信,说调来了各路高手,另外军方也会在两个小时之后,派人过来参与搜查工作。

    但所有参与过交手的人,其实都很清楚,这件事情,其实很难。

    最主要的,是鼠王和那个格瑞拉,两人都有一定的反侦察和隐藏能力,如果他们不与我们拼斗,而是藏起来的话,我们的人手就算是再多一倍,也未必管用。

    这也正是赵老临时决定加赛的原因。

    毕竟我们这些混到了最后的学员,从个人实力上来说,都是没得说的。

    至少要比其他非专业性人才要强上许多。

    一行人快速潜行,很快防风岭就近在了眼前,赵老师蹲在一棵树后面,通过无线电在于前面的队伍低声沟通着,而马一岙则找到了我,问道:“侯子,怎么样,感觉行么?不行的话,你就留在这里,后面的名次,我和安安帮你来抢,如何?”

    我摇了摇头,说不,我能坚持。

    李安安在旁边,凝视着我,然后说道:“侯漠,有事你说话。”

    我感觉她看我太久,抬起头来,笑了,说怎么,我脸上有花么?

    李安安也笑了,说没有,我就是在想,你刚才怎么那么准呢,为什么知道鼠王会从后面袭击我们?

    我说我和小马哥之前跟他有过交手,对那家伙有一定的了解。

    李安安又问,说你当时,不害怕么?

    我耸了耸肩膀,说烂命一条而已,怕个啥?

    马一岙说道:“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之中简单,鼠王那样的敏感身份,为什么会搅合进这件事儿上来,这个很奇怪。另外那个格瑞拉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夜行者,反而是某种凶兽啊。”

    李安安将之前的情况讲了一遍,马一岙沉吟一番,然后说道:“很有可能是冲着那帮狼人来的,用他们的血肉和精魄,血祭之后,将格瑞拉从某种状态复活。”

    李安安皱着眉头,说总感觉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一些什么人。

    我问道:“对了,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从头到尾,有一个人,一直都没有露面。”

    马一岙知道我的意思,说你是指尚良么?

    我点头,说这家伙虽然已经觉醒了,而且据说是很稀少的血脉,但到底还是基础太差,即便是进入了补习小组,也是如此,甚至都还不如董洪飞和马小龙等人。但我总觉得,此人的城府,自从觉醒之后,就变得莫名的深,总感觉他会在实战演习之中,闹出点儿什么事来。没想到演习结束了,都没有他的消息……

    李安安跟我一起,都是补习班的成员,所以对尚良的实力也是很清楚的。

    她不屑地说道:“你可能是太关注他了,这样的小角色,即便运气好,没有被淘汰,估计也是藏在那个角落,不敢出来吧。”

    我说你的意思,是他已经回到营地里去了?

    李安安点头,说大概如此吧。

    我虽然不是很赞同李安安的话,但又没有什么证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提及。

    随后马一岙谈及了格瑞拉的复活,和此刻他的状态。

    这种情况,他曾经在某本古书上面提过。

    格瑞拉,很有可能是《山海经》之中记载的“无启国人”。

    我很好奇,说什么叫做“无启国人”?

    马一岙说道:“在一本叫做《酉阳杂俎》的古书中,有过记载,说‘无启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为人。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细民肝不朽,八年化为人’——这是什么意思呢?说有一种妖民,他们的人死了,但心脏不会腐烂,如果采用某种秘法埋下,百年之后,还会重新复活。”

    李安安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不是长生不老么?

    马一岙说也不叫长生不老,应该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复活”吧,而鼠王则是用了某种邪术手段,通过祭祀夜行者的精血,将格瑞拉最终复活出来,但因为某种变故,或者是他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使得格瑞拉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

    与那玩意有过交手的李安安十分认可,点头说道:“现在的格瑞拉,很恐怖,我感觉都不像是人,而仿佛某种生物兵器了。”

    三人在低声聊着,而赵老师也确定了情况,对我们说道:“他们几队,已经过去包围了,我们从左边往上摸过去就行。”

    马一岙说道:“怎么弄?”

    赵老师说道:“我们人手不足,得分开一点儿,每人相隔五米到十米左右,一旦发现任何状况,别独自行动,大声呼喊同伴,知道么?”

    几人都点头,然后开始前行。

    此时此刻,天色渐晚,夕阳斜照,我感觉赵老师有点儿着急了,又或者说他们身上的压力,变得越来越重了。

    因为如果到了夜里,原本被堵在此处的鼠王等人极有可能趁着夜色,逃离此处。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很有可能就会变得更加验证,完全没有办法挽回。

    毕竟,死了那么多的学生,而且好多都有家世背景的。

    这些人,以及他们身后的家属们,总得有一个交代吧?

    凶手抓不到,怎么说得过去?

    我们开始分散,朝前行走,为了照顾我,马一岙执意让我在最中间,他和李安安,一左一右,将我给护住。

    四人前行,而在不远处,还有其他的几队人马。

    我们小心翼翼地朝着山上走去,注意着每一处的角落和缝隙,务必不让敌人有可趁之机。

    如此一阵搜查,一直到了山岭之上,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情况让人有些错愕,站在一块山石上,赵老师通过通讯器与其他工作人员沟通,得到的结果很让人沮丧。

    因为其他方向上,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为了这事儿,赵老甚至大发雷霆,将前期堵在这路上的相关负责人给训斥了一通。

    有人怀疑,鼠王一行人,已经离开了。

    直升机出动,开始朝着外面范围搜索,不过此刻天色已晚,更加难以找寻。

    队伍里的气氛很差,马一岙鼓励我们,说他们一定是找地方藏起来了,要不然,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翼而飞呢?

    此时此刻,除了鼠王和格瑞拉之外,还有接应他们的人手。

    这么多人,不可能一点线索都不留下的。

    马一岙这边说着话,突然间李安安吸了吸鼻子,然后问我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皱了起来,说血腥味。

    随后,我顺着血腥味,朝着左边的一处山崖走去,很快,我发现那血腥味,居然是来自于山崖的半山腰处。

    我探出大半个身子,往下望去,却瞧见在山崖下方的十几米处,有一个凸出半米的小平台。

    而平台之上,有一个人躺在血泊中。

    我眯眼,突然间浑身惊骇莫名,差点儿就摔落到了悬崖之下去。

    杨林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