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四章 进入加赛
    “谁?”

    比我更加着急的,是一直以演习第一为目标的李洪军。

    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刻,从赵老的口中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他也还是有些不淡定,两步抢上前来,盯着赵老,一字一句地说道:“燕子矶蒙尘,现如今混乱,第一名如何就定下了呢?”

    他是天机处扛把子李爱国的孙子,虽然是晚辈,但面对着赵老,却也不虚。

    只要这名额之上,有个什么猫腻的话,他绝对会上达天听,让上面的大领导介入此事。

    赵老虽然脸色阴郁,但李洪军毕竟是挂了身份的,所以他倒也没有太过于不近人情,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这一次请来的,是中州大侠邹国栋,此人一身修为登峰造极,连我都需要敬畏三分,他是我们为了这一次演习特意聘请而来的顶尖高手,是为了模拟噬心魔的存在而设置的;然而他在一个时辰之前,却被人给拿住了——那拿住他的那人,你说说,有没有领取头名的资格?”

    演习之中,蓝方的终极boss,居然被人拿住了?

    这消息可就真的是让人敬畏了。

    尽管我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邹国栋到底有多厉害,但既然能够被请过来当做噬心魔的,必然就是压场子的角色。

    这样的人,甚至要比鼠王等人还要强上数分,说不定能够比得上天机女王、赵老等人的实力。

    而他居然都落败了,使得我们接下来的争端毫无意义,拿住他的那个学员,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力挽狂澜”。

    这样的他,的确是有获得头名的资格。

    只不过,这人到底是谁呢?

    我环视一周,感觉高研班之中的强者,都分布在列,少了的人,还有谁能够有实力完成这一切呢?

    ad钙奶男孩唐道么?

    还是刚刚觉醒不久,名声鹤起的尚良呢?

    我心头满是疑惑,而李洪军则直接问道:“那人是谁?”

    赵老旁边的谭老师开口说道:“是夜行者班的唐道。”

    啊?

    众人皆惊,李洪军更是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唐道那人我知晓,以他的修为,自保我是相信的,但能够拿住演习的终极假想敌,这事儿,也太假了吧?”

    李安安也同样心头不爽,说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内幕么?

    被人质疑,赵老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好在这个时候谭老师上前解围:“你们恐怕是忘记了,唐道可是来自于西川的唐门支脉,绵阳唐家。”

    用毒?

    简单一句话,大家都明白了。

    的确,如果光是论修为,在场之中的诸位,能够胜过唐道的人,不在少数。

    要说唐道是以硬实力胜过那假象大敌邹国栋的,我们都不相信,但如果说他用下毒之法,将人给弄倒,这事儿还有几分可能。

    不过仔细想一想,能够在这茫茫林原之中,找到演习设置的终极boss,然后确定身份,并且在那人的恐怖实力下,还将人给算计到。

    别的不说,光这一些事儿,都是让人敬佩。

    别人或许还有几分怀疑,对我却一下子明了起来。

    以唐道那九命猫妖的手段,用毒药,将人迷住,并非是没有可能的。

    李洪军、李安安等人还是将信将疑,不过赵老却也不想再多解释,而是开口说道:“演习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实在是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按道理说,当唐道拿下邹国栋之后,演习就应该结束的,但是……我们核定了一下分数,你们几人的分数十分接近,甚至有两人还是平局,如果贸然评定分数,或许会有许多的争端,所以我临时决定,如果你们愿意参与进这一次后续处理工作之中来,我们会给出更多的评价。”

    啊?

    听得赵老的话,我还有点儿懵,但李洪军却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您,是准备让我们参与这一次针对那几个家伙的追击工作?”

    赵老点头,说对,那两人,一个叫做鼠王普锐斯,是国际上凶名赫赫的通缉犯,而另外一人,好像是用某种秘法炼制出来的神秘作品,幕后似乎还有人在操纵一切,而我们的人手不太够。所以普通的学员,我们将会接回营地休整,评定分数,而你们几个,如果愿意加入追击团队来,那么我们就破例,把这行动,算作是本次演习的加赛。

    班主任谭老师在旁边说道:“对,除了唐道之外的前三名,乃至前十名,将会在加赛之中产生。”

    听到这话儿,原本觉得尘埃落定的众人,目光都不由得一下子凝聚起来。

    事情仍然还没有完结。

    李安安问道:“有资格进入加赛的人,只有我们么?”

    谭老师摇头,说不,除了你们,还有排名靠前的好几人都愿意参加,另外我们征求了截止一个小时前还存活下来的演习学员,有一小半也答应下来,就连注定是第一名的唐道同学,他也答应进入加赛……

    李洪军没有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头名,居然给唐道抢去,对那个有些孤僻的男孩十分在意,开口问道:“他人呢?”

    谭老师耸了耸肩膀,说唐道同学向来都爱独来独往,我也不知道。

    李洪军没有太多犹豫,开口说道:“赵老,我答应进入加赛,怎么办,您说吧。”

    赵老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其余人。

    不安心的李安安和王岩都先后点头,而马一岙看了我一眼,也点头答应下来。

    作为一个刚刚中了剧毒,差点儿丧命的学员来说,我并没有受人重视,甚至都没有人征求我的意见,然而就在大家都准备撤离之时,我却也开了口:“我也参加。”

    啊?

    班主任谭老师很是惊讶,看着额头上全是白毛汗的我,劝说道:“侯漠同学,你在这一次的实战演习之中,表现得已经很是不错了,别的不说,拿个前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你现在受了伤,还中了毒,接下来最好还是跟我们的工作人员回营地去休整……”

    我摇头,说请务必将我的名字报上。

    谭老师还是不解,说为什么这么拼?

    我感觉到旁边有人看我,转过头去,与赵老的目光对视上,两秒钟之后,我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有必须参加的理由。”

    谭老师不知道我的情况,但作为天机处顾问团的赵老,却是知晓的。

    他对旁边的谭老师说道:“加上他吧。”

    众人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随着赵老一行人过来的工作人员,正在紧急处理周围的伤亡人员。

    没多一会儿,那三名被迷惑了心志的学员,以及重伤未死的夏龙飞等人,还有马小凤等人,便在这些工作人员的保护下,离开了燕子矶。

    而赵老则带着导演组的一票高手,带着我们走向了林子深处去。

    他们的装备齐全,有人的手中抓着一个掌上电脑一样的玩意,东西别看傻大笨粗,却掌握着所有学员的方位和状态。

    而在赵老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最核心的地方,瞧见这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尸体,有安娜的族人,他们有的呈现出了显露本相之后的狼人状态,也有的则恢复了白种人的模样,还有许多的尸体碎片,看上去仿佛在这儿举行了某种邪恶仪式。

    我在那边缘的角落处,瞧见草丛里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我伸脚去刨,踢出了一个脑袋来。

    是一个女学员的,因为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没什么特点让我记住,所以叫什么名字我是忘记了,但却知晓,她应该是高级班的。

    我吓了一跳,往后退去,而李安安走了过去,瞧见这人,立刻停住了脚步。

    她缓步上前,伸手捧着那满脸惊愕与恐慌的脸,咬着牙,眼泪却如同水滴,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

    她是高级班的小班班长,对于高级班的每个人都很熟悉。

    演习之前,每个人都斗志昂扬,而此时此刻,却是阴阳两隔,这般一想,如何不伤悲?

    我们打量着场中惨状,闻着那浓烈的血腥味儿,我的胸口发闷,总感觉想要呕吐,而赵老手下的人在翻检着,大家瞧见这惨状,每个人的心头都憋着火。

    事实上,演习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故,这可是大事情。

    别的不说,校方肯定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背责任的。

    至于这人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如果能够将这一起事故的罪魁祸首给抓住,或许还会有一些转机。

    这个事儿,或许就是赵老要求我们进入加赛的缘故吧。

    如此翻检没多久,放在外围的眼线传来消息,鼠王和另外几人,他们出现在了防风岭附近,而在那边,好像有一个前来接应他们的小队。

    听到这消息,赵老当即下令:“走,去防风岭。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