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一章 玄冥二老,阴魂不散
    鼠王普锐斯的名声到底有多强,从李安安脱口而出的“黄泉引”之中,就能够感受得到。

    按道理说,黄泉引只是一个活动于港澳台、东南亚的区域性团体——这样的团体,放在南方,算是很有代表性、独特的,然而在整个华夏大地上来说,并没有那般的受重视。

    毕竟,在整个江湖的格局来说,南方省只能算是偏居一隅。

    但李安安这位武当剑仙传人,却能够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无疑从侧面印证了鼠王普锐斯的凶名。

    我强忍着痛,点头说对,就是他。

    两人藏身于一块大石头上,避开了鼠王暴风骤雨的暗器袭击,李安安半跪在地上,让我转过身去,瞧见我身上的无羽短箭,嗓音中有几分哭腔地说道:“你怎么这么傻?这个……这箭头上面,有毒的……”

    她伸手出来,帮我处理伤口,将那短箭拔出。

    短箭的箭头有倒刺,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一片血肉,疼得我直咧嘴。

    而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僵直和麻木。

    它,让我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思维有些停滞。

    鼠王普锐斯凶名赫赫,而最为出名的,恐怕就是他的独门毒药“千年引”了。

    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英雄一世,无数人听闻,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的江湖大拿,最终落到了那般田地,最主要的,就是落入了鼠王普锐斯的算计和埋伏,中了千年引,毒发攻心,差点儿就成了植物人。

    我与王朝安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又如何能够逃得过这毒素?

    我的心往下沉,感觉自己在劫难逃,不过却也还是有些不甘心,无数的疑问也从心头浮现而出。

    为什么是夏龙飞,而不是王大明?

    鼠王普锐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黄泉引,在这里面,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天机处,又是什么情况?

    ……

    无数的疑问在我心头盘旋,让我实在是无法释怀,那种执念,又让我将逐渐僵直的身体和眼前发黑的神志给强行压了下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感受到这空气甘甜与凛冽的同时,我越发觉得生命的美好,然后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安安,你是班干,也是三个副班长之一,你跟我说实话,这一次演习,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切都只是幻象而已?”

    事实上,我一直都有一种怀疑,那就是我们所见到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象而已。

    很有可能是天机处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左右着我们所有人的情绪和行为。

    而那些死去的老师和同学,都不过是人家弄出来的假象而已。

    他们,其实并没有死。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身为班干部的李安安,或许是知道一些内情的,要不然天机处不可能这般完美的操纵一切。

    然而听到我的话,李安安却是摇了摇头,说没有,不是幻象,还真的。

    咯噔……

    我的心中一凉,知道自己最后的期待也落空了。

    我高估了天机处的实力。

    如果是这样,那么剩下的,恐怕就只有最坏的打算了。

    我对李安安说道:“鼠王普锐斯,他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却晓得,你我都挡不住他——这家伙会隐身,说不定已经摸过来了,一会儿我出去,缠住他,你赶紧离开,找到导演组,找到校方,将实际情况上报出去,尽可能地避免更多的损失……”

    听到我的话,李安安愣住了,说什么?你过去缠住他?怎么缠?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与他,之前还有一段恩怨呢,说不定能够趁着这一次的机会解决掉——你别管我,鼠王普锐斯的独门毒药千年引,它的厉害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估计活不成了……”

    啪!

    还没有等我说完这话儿,我的右脸上,就给李安安毫不客气地扇了一耳光。

    我愣住了,瞧见这个英姿勃勃的女孩脸上挂着清泪,冲着我恼怒地说道:“侯漠,轮得到你来我面前装英雄么?为什么要这么悲观,就算他鼠王凶名赫赫,那又如何?难道我们……”

    “小心!”

    在李安安说话的时候,我瞧见我们两人的身后,又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矮小身影来。

    我一把拽开了李安安,然后提着熔岩棒,冲上前去。

    大概是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的精神都凝聚成了一条线,双目凝视前方,世界在一瞬间,突然变得缓慢而沉重起来。

    紧接着我挥动着熔岩棒,将十几只无羽短箭给一一挑飞了去。

    这些无羽短箭,平日里骤发既至,让人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

    而在这个时候,从鼠王普锐斯身影浮现的一瞬间,到下一秒他射出了无羽短箭,很短的时间内,我迅速捕捉到了对方的踪影和攻击方向,将那短箭全部拍飞。

    再随后,我一个箭步,冲到了鼠王的跟前来,棒头前戳,然后猛然下压。

    我朝着鼠王的脑袋砸了下去。

    砰!

    鼠王可能是没有想到,中了箭和毒药的我,居然在这个关节口,还能够如此生猛。

    他更没有想到,我能够在一瞬间就挡住他的所有攻击,欺身近前来。

    他没有防备,棒到临头,方才慌忙举起手中的黑盒子来挡。

    那黑盒子,就是鼠王用来射出暗器的“法宝”。

    破了这玩意,鼠王的威胁就少了一半。

    想到这里,我在一瞬间,就将全身的气势攀升到了最巅峰,汹涌的火舌从我的身体里喷薄而出,而与此同时,熔岩棒也在整个时候涨大数分,那棒头如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不停颤动,而且还有烈焰,从那岩石的缝隙里面喷了出来。

    我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焰。

    熔岩棒也在这个时候,迸发出了极端恐怖的力量。

    这力量,并不只是我身上修行而出的妖力。

    有癸水灵珠之力。

    有灵明石猴的血脉之力。

    还有乱七八糟的力量集合在一起。

    而最重要的,则是洪荒大妖朱雀留在我身上的那股力量。

    除了那颗朱雀妖元之外,我的身体,也在那一场变故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化。

    比如我此刻身上的金甲,以及火焰一般的战靴与披风。

    比如我妖力汇聚之后,身上冒出来的真火烈焰。

    比如……

    铛!

    熔岩棒猛然掼下,重重砸在了那黑盒子之上,小皮箱一般的黑盒子在承受了恐怖的力量之后,瞬间瓦解,化作了无数金属与木头碎片,朝着四周散落而去。

    鼠王也在没有太多防备的情况下,一声惨叫,往后退开。

    我一击得手,没有任何犹豫,挥棒而上,再次进攻。

    趁你病,要你命。

    以鼠王这样级别的夜行者,是很难找到他的弱点,而现如今他因为判断失误,过于托大,使得自己吃饭的玩意儿给我砸碎。

    这只是第一步,如果我不能够把我机会,用狂风暴雨一样的袭击,将他给压住的话,这家伙很有可能回过神来。

    而那个时候,以他的实力,会很快将我给拿下。

    毕竟此刻的我,已经是中了他的千年引剧毒。

    战斗在一瞬间就迸发至最激烈的状态,然而情况却并没有我预想之中的那般简单,鼠王即便是没有了手中的暗器盒子,却也表现出了匹配他赫赫凶名的超卓实力来。

    即便是在如此的状况下,他也能够稳住阵脚,对我那近乎于“疯狗”一般的攻击,也能够拿得住,并且不断改变节奏,让我无法持续。

    好在这个时候,李安安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会儿,是鼠王最为虚弱的时候,所以持剑而上,与我并肩而战。

    两人一左一右,对鼠王形成夹击之势。

    多了一个李安安,鼠王就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惬意,当然,这也是因为李安安出于对我伤势的担心,一上来就用了狠劲儿,甚至有以命搏命的架势。

    这样的战斗状态,让鼠王有些难以支撑。

    他步步后退,却是开始朝着刚才出现的黑雾深处退去,显然是想要找机会逃走。

    我和李安安好不容易找到敌人的弱点,哪里能够让他如愿,当下也是步步紧逼,而我更是卡在了他的退路之上,让他无法顺利撤离。

    鼠王的身手十分厉害,但似乎并不太擅长于近身搏击,那神出鬼没的隐身之法,也没有办法施展出来。

    如此一番缠斗,退路被堵之后,鼠王突然间停止了逃避。

    他猛然一挥手,一大股的粉红烟雾腾然而起,其间带着刺鼻恶臭,我和李安安往后退去,却听到鼠王口中大声喊道:“格瑞拉,快来……”

    格瑞拉?

    听到这名字,我的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了一个黑毛大猩猩的形象来。

    那人是鼠王普锐斯的搭档,一头显露本相之后,足有三米高的黑毛大猩猩——那家伙的恐怖之处,我是知晓的,但也知道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被称为“玄冥二老”之一的格瑞拉,已经死在了港岛街头。

    人都死了,叫它干嘛?

    喊魂么?

    我有点儿懵,然而在下一秒,一股让我不寒而栗的冰冷感觉,从林中黑雾之中,倏然传递了过来。

    宛如零下三十度的北方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