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四十章 鼠王归来
    来人正是王大明。

    不过与两日之前的他又截然不同的,是此人的修为,或者说身上的魔气,有浓烈了数倍。

    面对着李安安逼发出剑身之外的气息,他完全没有任何的畏惧,强健的身子陡然一震,却有滚滚黑色雾气冒出,将那剑气的锋芒层层阻隔,最终抵在了体外去。

    随后,他手中的巨剑又扬了起来,猛然下劈。

    如果说李安安手中的木剑,走的是轻灵漂忽,陡然而炸的飘逸路子,那么王大明手中的巨剑,讲究的则是一板一眼、寸土必争的战阵拼杀。

    两人的路子完全不同,导致在交手的几个回合话之后,因为气势的缘故,仿佛是王大明占了上风一样。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我加入了战阵之中来。

    铛!

    一声惊人的铮然之声,我的熔岩棒迅速变化,然后重重砸在了王大明手中的巨剑之上。

    恐怖的力量从我的身上传递而出,再加上熔岩棒的增幅效果,在那一瞬间,即便是强如王大明,也不得不向后退了三五步,方才站定住身子。

    而我却并没有停歇,熔岩棒在手中一转,陡然出击。

    我知晓对方的厉害,一上来就竭尽全力,绊、劈、缠、戳、挑、引、封、转,手中的长棒不断挥击,开展了暴风骤雨的攻势。

    然而三五个回合之后,我向后一跃,有些诧异地望着熔岩棒稍微粗一些的那一头。

    这棒子,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属圆箍?

    铛!

    就在我一晃神的瞬间,王大明陡然发力了,手中的巨剑陡然扫来,将我给推出几米之外,而在后退的过程中,我终于想明白了过来。

    这金箍,却是之前我与王岩拼斗的时候,那家伙最后朝我射来的金属圆环。

    当然我匆匆后退,无暇顾及,后来又将熔岩棒给收回了原来模样,然后与李安安讨论撤离事宜,全神贯注在别的事情上去了,却不曾想王岩的那金属圆环,居然也跟着熔岩棒束在了一块儿。

    他的那玩意,到底是什么金属,什么来历,怎么能够与熔岩棒融为一体呢?

    还是说,这熔岩棒有能够同化其他法器的能力?

    我闹不明白,但总之一点,就是此时此刻,我手中的熔岩棒,经过这般一束缚,却是真真就变成了金箍棒——这金箍棒,可不是《西游记》小说话本里面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而是《兵器志》里面,在棍棒的一头,圈上金属圆环,将其紧箍的一种棍棒。

    这是真实存在的,童叟无欺。

    瞧见这个,我有点儿无语——先前马一岙就取笑过我,说我的种种境遇,跟话本小说里面的齐天大圣,简直是一模一样。

    没想到一语成谶,现在连熔岩棒都变成了这般模样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到李安安大声喊道:“侯漠,你干嘛?”

    一声惊呼,将我拉回了现实之中来,紧接着我瞧见王大明与李安安战成一团,那浑身冒着滚滚黑雾的王大明显然是发现了我在走神,朝着我全力进攻,而李安安则拦在了我的跟前,力保我不受伤害。

    瞧见这场面,我下意识地咬了一下舌头。

    疼痛让我的精神更加集中一些,然后我深吸一口气,挥舞着手中长棒,冲向了前方。

    我与李安安,一左一右,夹击王大明。

    三人在这个时候,皆用上了全力,因为生死之间,是容不得半分含糊的。

    而这般一交手,我心中立刻就浮现出了几分疑惑来。

    虽然王大明比起前日与我交手的他,又强上了不少,但给我的感觉,总还是可以战胜的。

    这模样,跟俄罗斯狼女安娜所描述的状态,着实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她刚才说的那怪物,却是弄得她和她的同伴们,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样的描述,到底是真是假,我实在是觉得有一点儿不对劲。

    随着战况的进行,我们占到了上风。

    最主要的,是我在正面扛住了王大明水银泄地一般的猛烈攻击。

    毕竟作为夜行者的我,在力量上面还是占据着一定优势的,即便对方入了魔,也并不能改变这一点。

    但真正改变战局的,却是李安安一手精妙绝伦的剑法。

    被誉为“百兵之君”的剑,在这一次的集训营中,自然也是有重点提及的,而且前来交手的老师,也是非常厉害的剑法名家。

    但在我看来,他所说的剑法,到底还是匠气太重,与李安安手中那视若游龙、翩若惊鸿的长剑相比,又少了许多精髓之处。

    剑仙,五秘三宗之中,唯有此法的取名最为飘逸。

    李安安一手武当上剑,在王大明的身上开了无数口子,在最关键的时候,她陡然出击,趁着王大明与我拼击的空隙,一剑刺入了王大明的腹部侧面去。

    尽管是木剑,看上去鲁钝无锋,但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刺破了对方宛如甲胄一般的鳞甲。

    这一点,必须要有极为强悍的剑法造诣,将精、气、神都凝结于肩上,以气御剑,布满剑尖,方才可以如此。

    而那王大明就仿佛一个气球般,当身体被戳破的一瞬间,原本如同猛虎一般的气势顿时就收敛,整个昂扬的气派瞬间戳破,紧接着他身上的黑色雾气散去,轰然倒在了一片狼藉的草地之上。

    而随后,他身上的鳞甲也在迅速消失,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这是一个穿着学员常服的年轻男人,但却并不是王大明。

    他是……

    夏龙飞?

    我当场就愣在了那儿,这个夏龙飞,是我们夜行者班的一人,名次排在最末几位,前几次都落在了丙级上面,一直到最后的考核中,方才勉强挤入合格线,得以参加了这一次演习。

    对于这种边缘人,我的印象并不是很深,每次回想起来,估计也就是他很努力,但也很苦逼。

    如此而已。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他居然就是刚才那个让我和李安安必须拼尽全力、联手对抗,方才能够拦得住的黑雾魔头。

    这也太讽刺了吧?

    王大明呢?

    李安安看向了我,目光之中,传来了质疑的意思,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心悸。

    随即我朝着依然翻滚黑雾的林中望去,却发现那儿出现了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矮小身影来。

    “小心!”

    当那身影举起手中的玩意儿时,我瞧见李安安还没有任何反应,当下就是一个飞身而噗,拦在了她的身后,伸出手去,将她给抱住。

    “你干嘛?”

    李安安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反抗,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矮小身影发动了攻击。

    飕飕飕、飕飕飕……

    万箭齐发。

    无数带着凌厉风声的暗器,朝着我和李安安的这个方向射来,尽管我将铜皮铁骨的神通给全力开启,但后背之上,还是感受到了痛入骨髓的刺痛感。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忍着疼,将李安安抱着,朝着左前方的一块大石上面滚落过去。

    在我们的身后,无数没羽箭“咄、咄”而落,扎在了草地上,扎在了树木中。

    一落地,那玩意立刻散发出腾腾黑烟来,气味十分呛鼻。

    有毒。

    我们滚落在了那大石之后,李安安方才回过神来,居然是有人在偷袭我们。

    她一边将受疼、行动不便的我给拖到了石头后面,一边按住我的手,说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的后背,在拥有铜皮铁骨的神通加持下,依然中了三箭,虽然入肉不深,但一股麻木僵直的感觉,正从伤口处,往全身迅速扩散而去。

    我开口说道:“我,中毒了——哇……”

    话音刚落,一口黑血,就从我的口中喷了出来,落在地上,随后立刻冒出一股黑烟来,那地上的青草都给弄得萎缩了去。

    瞧见这状况,被我护住、并无损伤的李安安顿时就着急了,带着哭腔地轻声喊道:“那人是谁啊?”

    我深吸一口气,运转气劲,将那毒劲儿压住,然后稳住心情,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个人,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鼠、王、普、锐、斯……”

    听到这名字,李安安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黄泉引的人?”

    小佛说:加环金箍棒,功效更持久,你值得拥有。

    这两天,小佛在北京出差,明天早上回家,没有加更,委屈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