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七章 火墙挡路
    虽说学员之间的动手,到了紧急时刻,大家都用上了全力,但王岩的这力量、这刁钻角度,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他是真的是想要置我于死地。

    然而我上了杨林老师这么几次课,又岂能是白学的?

    当下我一棒掣出,将那金属圆环挑飞之后,一跃而起,却瞧见正在与李安安交手的李洪军,身上青光大放,仿佛某种洪荒猛兽一般,散发着极为强盛的气息,凝如实质。

    这样的感觉,让人心悸。

    我这时方才感受到,李洪军的真实实力,远比之前显露出来的,要强上太多了。

    这样的水平,都已经近乎于妖王了吧?

    他这才多大,三十岁都不到,怎么会有这么超卓的实力呢?

    我心头震撼,有些担心与之对敌的李安安,然而王岩却没有给我更多打量的机会——那家伙宛如一头猎豹,陡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那金属圆环将他的双臂紧紧包裹,让他毫不畏惧我手中的熔岩棒。

    我与他交击几次,有些恼怒,说你这个玩意,哪儿来的?

    倘若说李安安手中木剑,还有可能利用森林之中木材制作的话,那他这些古怪的金属圆环,就直接是作弊了。

    跟田德智的那一包盐,是一模一样的。

    然而王岩听到我的话,也是冷笑,说你手中的棒子又是怎么回事?还好意思来说我?

    他一句话,戳到了我的软肋。

    的确,我既然能够通过隐藏的手段,将熔岩棒藏到演习之中来,那么别人为何不可以呢?

    而且我拥有熔浆棒这事儿,在一定范围之内,并不是秘密,导演组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他们却并没有戳破,给了我带来的机会。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对于这事儿,是默认的。

    既然如此,那么王岩他们手中有这东西,也是很正常的啊。

    这里面,并不存在着什么公平不公平。

    战斗在持续,随着身子的发热,我的棒子也舞动开了,尽管被三人夹攻,但我却并不慌张,因为棍棒这样的长兵器,最不怕的,就是群战。

    正所谓棍扫一大片,便是如此。

    而且通过杨林老师的教诲,我对于棍棒之法的运用,也渐渐有了自己的觉悟和心得,当下施展开来,却也是极为凶猛。

    围攻我们的五人之中,除了王岩有数十个金属圆环之外,其余人都没有携带兵器。

    李洪军凭着双拳,而其余几人,则都是因地制宜的简陋物件。

    正因为如此,使得除了王岩之外,殷悦和丛明辉都没有太过于激进,只是在旁边策应,并没有给我造成太大的压力。

    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两人在旁,我或许能够凭借着自己陡然的爆发,压制王岩。

    单独对上王岩,一对一的话,我其实是有六成把握战而胜之。

    尽管他是大妖,甚至还是大妖巅峰状态,而我,却连信妖都还差得远——毕竟我还未有真正的觉醒过来。

    所以战胜王岩,我需要迸发出全部的精力,没有一丝保留。

    但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样的情形下,光战胜一个王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只能够找回之前的场子而已。

    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一番交手之后,我却是有了撤离的心思,毕竟对手着实是有一些强大,硬骨头一个接着一个,如果继续拼斗下去的话,我们最后的结果,只有是落败。

    所以我在猛然一棒,将王岩给逼退之后,大声喊了一声:“安安!”

    我与这英气女孩相处了快两个月的时间,彼此的默契,其实还是有的,在听到了我的呼喊声之后,却听到凭空一声炸响,紧接着一道剑气,自东而来。

    唰……

    陡然而出的剑气凝如实质,如果说李洪军是本身的硬实力强得让人害怕,那么李安安就是凭藉着一手超神剑技,镇住了众人。

    剑,是普普通通地一把木剑。

    没有任何值得说的点。

    但那时李安安自落地之后,就一直用气养出来的,对于她来说,已经如同臂使。

    此时此刻,那一道雪亮的剑光出现,却是直接将整个战场都给分割了开来,紧接着李安安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走?”

    李安安的身子轻盈如鸿,浮现在我身边之后,又是一剑,直接将王岩给逼退去。

    我瞧见她能明了我的想法,很是高兴,点头,说先走。

    我让李安安先走,下一秒,熔岩棒在一瞬间,燃起了汹汹烈焰来。

    恐怖妖力在一瞬间迸发,将周遭的树木、草丛和灌木丛,直接点燃,化作了一道烈焰幕墙,挡住前方的一切。

    紧接着,我抽身后退,与李安安一同退下山坡。

    王岩离我最近,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汹汹烈焰之中,他第一个冲了出来,怒吼一声,朝着我猛然投掷了一个金属圆环来。

    嗡……

    圆环在半空中发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我却伸出棒子,猛然一戳,将那圆环给串在了棒子上。

    我与李安安一起,急速后退,王岩想追,却被李洪军叫住了。

    因为隔得远,所以两人的对话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但李洪军的一句“先救火”,我却还是听到了的。

    是的。

    这一道火墙,最大的功效并不是阻隔敌人,而是留住对方。

    在这样的天气状况下,如果火势蔓延、却不加阻止的话,很容易就会酿造成森林大火。

    森林大火有多么恐怖,可以想一想十二年前发生在大兴安岭的那一场火灾。

    据说是相当于乌克兰一个国家面积的森林被烧毁。

    我在赌。

    如果李洪军铁石心肠,完全不管不顾,就要拿住我们的话,我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回过头来,与敌缠斗,最终分个生死,然后再去灭火。

    这是原则问题。

    所幸的,李洪军这人终究还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男人,并没有王岩那般的功利和短视。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倒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李安安与我一起,逃到了很远的地方,方才停歇下来,回头望去,坡顶上青烟缭绕,火势显然已经被扑灭了。

    不过李洪军、王岩等人的追击,也随之消失。

    一番激战话之后,李安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额头上面满是晶莹的汗水,热气腾腾。

    她伸手,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然后指着我手中变得朴实无华的熔岩棒,说你这东西,当真是个宝贝啊,放火的那一下,着实是神来之笔。

    我将其收起,苦笑,说我当时也只有赌了,所幸的,是没有赌错。

    李安安同意我的说法,说李洪军这人,除了平日里有一些傲气之外,其他的倒也还好,没有太多纨绔子弟的毛病——毕竟是培养出来当接班人的,各方面的品质,都优异于常人。

    我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能够跟尚良、王岩他们混到一块儿去?

    李安安并不知道我与尚良、王岩等人之间的事情,愣了一下,说你怎么好像对这两人,有很大的意见啊?

    我犹豫了一下,将当时的事情,简单聊了一下。

    李安安听完,十分惊讶,不过她没有太多点评尚良和王岩两人,而是说起了李洪军:“他身处于那样一个环境里,接受得最多的教育,是权谋,是政治,所以人的好坏,对他而言,都是次要问题;是否对自己有利,是否能够帮助自己,这种政治性的关键点,才是主要的矛盾,这就需要他去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所以,可以理解……”

    我听得似懂非懂,而李安安没有再继续,而是左右打量,说马思凡没有被他们发现吧?

    我说人已经溜了,我们需要去找他么?

    李安安摇头,说不,在这儿停留,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得走了——我之前跟马思凡聊过,如果他陷入困境的话,实在不行,就选择放弃。

    我说自己放弃?

    李安安点头,说对,自己选择放弃,能够不给对方太多机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点头,说行吧。

    李安安又说道:“李洪军已经笼络和四名蓝方成员,而且在这几天内,我感觉他一定还淘汰了不少红方成员,所以如果我们想要赢的话,恐怕得先去燕子矶,找到那个天材地宝才行。”

    在硬实力完全拼不过对方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将演习任务中的天材地宝拿到手,方才有一丝获胜的希望。

    否则,别说名次,我们很有可能什么都拿不到。

    我点头,说好。

    两人商量妥当,不再停留,朝着燕子矶的方向赶去。

    李洪军等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恐怕也是知晓了燕子矶的位置,所以我们不敢停歇,一直马不停蹄地奔行着,而即便是困倦了,我们也没有停下来,而是切了点儿老参片,两人各自含着,维持体力。

    一直到了中午,太阳当头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地图上燕子矶的所在地,然而还没有接近,远远的,就瞧见有浓浓烟尘,竖直朝天而去。

    这是什么情况?

    我满心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林子里一阵喧闹,紧接着,一头浑身是血的直立狼人,朝着我们这边慌忙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