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六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简单的一句话,让我整个人大受震动。

    最让我惊讶的,并不是秦梨落即将订婚的消息,而是在我和李安安全神戒备的情况下,居然有人能够近身而来,并且偷听了那么久,都没有被我们发现。

    如果他不说话,说不定我们都还不知晓。

    不过瞬间,我就释然了。

    因为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李洪军。

    这个被誉为是“当代年轻一辈中第一人”的李洪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边的八米之外。

    而随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四人,除了当日我瞧见的王岩和马小凤之外,另外还有两个,一个叫做殷悦,是个短发女人,还有一个叫做丛明辉。

    这两人,一个是高级班的,一个是夜行者班的,我都只是认识,但并不熟悉。

    但我知道,这两人,都是挺厉害的高手。

    没想到,在这两天,李洪军已经收拢了这么多人来。

    李安安在李洪军说话的一瞬间,就猛然转身,与我背对,打量着周围。

    当对方全部的人手都出现之后,李安安的目光落到了李洪军的身上来,然后语气沉重地说道:“你们怎么过来的?”

    丛明辉笑了,说这凌晨时分,你们两个的声音这么响亮,我们就算是聋子,也听到了。

    原来如此。

    之前我们担心马思凡的安危,所以四处找寻,顾不得太多,大声呼喊着,虽然最终找到了马思凡,但也将狼给引到了这儿来。

    对于丛明辉的插话,李洪军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以他的涵养,也仅仅只是皱了一下眉,然后温和地说道:“安安,我们之间,用不着斗个你死我活,不如这样,你束手就擒,好么?”

    李安安性子强硬,冷笑着说道:“你觉得有可能么?”

    李洪军又说道:“那这样,你可以走,将侯漠留下,到时候我们决赛圈再见,如何?”

    李安安将木剑前指,说废话真多。

    她之前与李洪军倒是挺亲切的,毕竟家中是世交,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立场和阵营皆是敌对,而且李洪军又半路杀出,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让她很是不高兴。

    反而是我,即便是被众人围住,也没有太多惊慌。

    因为事已至此,我没办法再去改变什么。

    只不过,有的事情,还是需要问清楚的。

    我看向了李洪军,拱手,然后问道:“班长,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李洪军虽然在人后,将我视作最大威胁,但是当面,却温文尔雅。

    他冷峻的脸庞上面浮现出一抹微笑,温和地说道:“关于秦梨落,我之前听人提及过一些,说有个傻小子,居然舍得将朱雀妖元拿出来,将她救活,大家都颇为惊诧,没想到那人,居然是你——侯漠同学,你当真是一个情种。”

    旁边的李安安听了,一脸惊诧,说侯漠,你刚才只是说你吻了她,却没有说将朱雀妖元给了她——你哪儿来的朱雀妖元?

    她一脸八卦,让我有些郁闷,苦笑着说道:“这事儿很复杂,说来话长。”

    说罢,我又看向了李洪军,再一次问道:“班长,你说梨落要嫁给霍英雄的小儿子,这事儿,可做得真?”

    李洪军点头,说当然,霍青虽然是霍英雄的侧室所生,但也是他最为疼爱的儿子,将来是绝对要继承港岛霍家大部分产业的,而秦梨落获得了朱雀妖元,潜力无限,对于这样的家族成员,霍英雄自然需要极力拉拢,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桩婚事——日期,好像是七月二十八吧?我先前在我爷爷那里看过邀请函,应该是这个日子没错。

    我脑子有些发热,不过也没有立刻相信他的一面之词,而是质疑道:“这件事情,梨落难道没有反对么?”

    李洪军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若有心知道,去港岛找她问问,不就得了?

    我点头,说去,我肯定是会去的。

    李洪军笑了,说这样吧,咱们这么熟了,我也不动手了,你自己按下弃权按钮,退出比赛,这样子就有时间赶去港岛,找那个姓秦的妹子亲自问一问了。我听说她长得很美,在燕京的那段日子,好多皇城根下的名门少年都心生爱慕,甚至还闹出了许多的笑话来。只可惜,我当时在承德的避暑山庄修行,没有来得一见……哎呀,我这么说你别误会,我知道你对秦梨落一往情深,甚至都下狠心,拿出了朱雀妖元这样的宝物来当定情信物……

    我瞧着这循循善诱的李洪军,笑了笑,说问,我肯定是要去问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得赢下这场演习,拿下前三的名次。

    李洪军听到,耸了耸肩膀,说如果我是你的队友,那么我很愿意帮助你。但,可惜……

    他说着话,一挥手,其余四人便各自站位,将我和李安安遥遥围住。

    我的目光巡视,与马小凤的目光交接之时,她没有敢与我对视。

    她心虚地低下了头去。

    她有点儿不太好意思,然而我却并没有觉得她该如此。

    虽然我们之前的关系不错,但此时此刻,我们的阵营不同,那么她此刻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这毕竟是实战演习,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巡视一圈之后,我的余光朝着不远处,也就是马思凡休息的地方望去。

    因为相隔得有一些距离,而且我和李安安的目标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所以李洪军等人并没有发现那里。

    马思凡虽然十分疲倦,困意十足,但到底还是有一些警觉性的,这边的动静一起来,他就发现了这情况,只不过以他此刻的状态,并没有办法给我们太多的帮助,所以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小心翼翼地匍匐在地,朝着不远处退开去。

    既然没有办法解救,还不如离开,保存火种,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想得很明白。

    没有了马思凡的牵挂,我哈哈一笑,然后看向了李安安,问道:“你的剑,可锋利否?”

    李安安轻轻弹了一下木剑,洒然一笑,说然也。

    两人说完话,对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如今,与君并肩一战。

    足慰平生。

    唰!

    最先出手的,是李安安。

    她的木剑陡然一转,却是在这黑夜之中,承接了九天之上的璀璨星光,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气劲,斩向了前方。

    那目标,却是蓝方五人之中的最强者,李洪军。

    只此一剑,无愧剑仙之名。

    李安安将最难缠的敌手,揽在了自己肩上,而我却也没有任何犹豫,将掌心之中的熔岩棒猛然一捏。

    那天珠一般的玩意儿在灌注妖力之后,陡然变化,却是一根满是符文熔岩的修长棒子。

    我砸向了此行之中的另外一个强者。

    王岩。

    豹哥王岩。

    这个自称“大刀王五”后辈的夜行者,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在进入集训营之前,就已经自称是能名列燕京前五十高手的行列,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砺和修行之后,更是厉害。

    在我动手的一瞬间,一直紧盯着我的他,也赫然出手了。

    这家伙双臂一震,却有数十个金属圆环出现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将其套住,紧接着他双腿一蹬,如同离弦之箭般,朝着我倏然而来。

    铛!

    我的熔岩棒陡然下砸,与对方手臂之上的金属圆环交击,却是一声清脆的铮然之声。

    紧接着,他的身子一扭,居然近身欺来。

    这家伙看得很透,知道我这棒子很长,想要拿住我,就只能扬长避短,近身交击,让我没有这优势。

    按道理说,棍扫一大片,对于寻常人等,想要近身,是千难万难。

    但他王岩又是何等人物,那速度快得如同骏马,如何会担心近身的这点儿小事呢?

    不过王岩凶狠,我的贪狼擒拿手也不是白学的。

    当下两人交击,电光火石之间,交手三两下,皆是下了狠手。

    毕竟我们两个,在前来集训营之前,就不对付。

    我们甚至还争斗得你死我活过,哪里会有什么留手呢,上来就是干,没有丝毫缓解的意思。

    而王岩与我虽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却并不是一心单挑的想法,在进攻受挫之后,立刻招呼左右:“愣着干嘛?赶紧上啊,拿下他们两个,我们蓝方就稳赢了!”

    旁边的三人听了,都冲上前来。

    马小凤冲向了李安安,而殷悦与丛明辉则冲向了我这边来。

    毕竟我这儿的气势,看起来着实凶悍。

    我举棒迎敌,丝毫没有畏惧,而正当我以一敌三之时,却听到旁边的李洪军陡然一声怒吼:“二郎,逆转乾坤!”

    一声呼喝,周遭气息,陡然爆炸,无数的气旋,从斜侧方陡然喷出来。

    我立足不稳,一个踉跄,摔倒下坡,而王岩瞧见,冷然喝道:“中!”

    话音刚落,那金属圆环,朝着我的脑袋陡然射来。

    这力道,是想要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