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三章 遭受质疑
    不见了。

    不光是马脸男子的残尸不见了,就连那几头不知道是野狗,还是狈的畜生尸体,也跟着不见了,我甚至都没有能够瞧见血迹。

    我用熔岩棒砸出来的泥窝子,以及脚印,倒还在。

    倘若不是这个,我甚至都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去。

    什么情况?

    跟着过来的几人都莫名其妙,李安安看着我,说你确定,那个工作人员死在这里了?

    我点头,说当然,你觉得我在开玩笑么?

    马思凡立刻上前,说道:“漠哥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说一不二,不可能在这种关键事情上面,对我们有所隐瞒的。”

    李安安跟我解释,说:“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也挺相信你所说的话,但关键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尸体突然间就不见了,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来,这事情过一会儿过来交接的工作人员听到了,他们会怎么想?”

    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如果那个马脸工作人员他的身上装得有定位器的话,或许就什么都清楚了。

    李安安皱眉,说只怕很难。

    我有些着急了,说咱们再找一找——你们仔细闻一闻,有没有感觉到尸体的臭味?

    马思凡说血腥味倒是闻到一些,但尸臭味……貌似没有。

    董洪飞苦笑着说道:“估计没死多久,尸臭味什么的,肯定是闻不出来的,还是等工作人员到来的时候,咱们再沟通一下吧。”

    如果有那马脸男子的尸体作证,演习恐怕会被取消掉,而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围捕王大明。

    但如果没有,事儿反而变得麻烦起来。

    这回导演组的工作人员来得很快,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赶来了一队人员,领头的,居然是我们的班主任谭老师。

    她带着四人来到了我们跟前,看向了董洪飞,说你被淘汰了?

    每一个黑盒子都是有标识的,一旦按下,导演组立刻知道了谁被淘汰。

    但董洪飞的表情并没有太多沮丧,所以她才会疑惑。

    的确,董洪飞这人虽然也想要名次,但相比于名次来说,活着才是他最大的诉求。

    此刻演习很有可能出了岔子,那么最好的结果,就是退出演习,对于这事儿,他想得很开,甚至觉得反而是一种解脱。

    李安安上前,讲述了我之前的发现,听到这事儿,谭老师的脸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看着我,说道:“侯漠,这件事情,你确定?”

    我说当然,我怎么可能那这事儿来开玩笑?

    谭老师问道:“那田军的尸体呢?”

    呃……

    果然,李安安说得没错,凡事都讲究证据,特别是对于天机处这样严谨的组织而言。

    我们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谭老师果然不信,说众目睽睽之下,一具残尸,还有几个野狗的尸体,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不翼而飞了,而且连血液都不见了,这事儿,你们觉得可能么?

    我被这般质疑,心里有点儿不太舒服了,说谭老师,我刚才在跟王大明拼死搏斗,哪里能够顾得了那么多?

    董洪飞也说道:“对,谭老师,你刚才不在,所以不知道——那王大明入魔了,整个人恐怖得很,浑身冒着腾腾黑气,倘若不是漠哥站出来,全力抵挡,说不定我也死在这里了。”

    谭老师问道:“腾腾黑气?你看到那人的面目没?真的是王大明?”

    啊?

    董洪飞犹豫了一下,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心头有些不太舒服,瞪了他一眼,说你实事求是地说,别添油加醋,坏了事情。

    董洪飞低头,说呃,这个嘛,我也没有瞧清楚。

    谭老师又看向了李安安和马思凡,说你们呢?

    两人皆摇头,说我们来得有点晚,那家伙瞧见我们过来,就跑了,没来得及仔细打量。

    谭老师看着我,缓声说道:“也就是说,看到田军尸体的人,就只有你;而瞧见那个黑色如魔的家伙是王大明的,也只有你,对吧?”

    我心头很不舒服,此刻也没有再藏着情绪,冷冷地说道:“老师你爱信不信。”

    谭老师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解释道:“这件事情,我持中立态度,不发表意见,但我会如实将情况反馈给导演组,让他们来作具体的判断;而在此之前,你们还是按照演习的既定方案来执行,可以么?”

    我说没有问题。

    李安安和马思凡都点头,说没问题。

    谭老师看了一下手上的“上海”石英表,然后说道:“按照演习规定,导演组的工作人员不能够跟红蓝双方的学员有超过两分钟的交流,时间到了,我得走了,情况和你们的意见,我会如实反馈给导演组,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们摇头,说没了。

    谭老师点头,说好,那你们多保重。

    说罢,她带着董洪飞,以及其余四名工作人员撤离。

    这些人都是练家子,没多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林中。

    等人离开了我们的视野,李安安看着我,说怎么,觉得不太舒服,对吧?

    我点头,说对,有的时候,讲真话,无人信,这是很痛苦的。

    李安安笑了,说行了,这事儿太远,我们还是立足脚下,想着怎么赢得比赛吧——你的战绩如何,说来听听。

    我将我的情况跟她说起,并且将标识牌拿了出来。

    瞧见我手中的这些,李安安忍不住吸了一口气,说厉害还是你厉害啊,怎么会有这么多?

    我说一部分是直接淘汰的,一部分是从别人手中缴获的。

    我说起了田德智和马小龙的事情,以及瞧见李洪军带着王岩和马小凤在林中守株待兔之事。

    李安安点头,说那个田德智,我知道,云南大理田家的人,祖上有五毒教的底子,解放后帮会解散,但也是家传的绝学,他家族大,爷爷辈往下的,就有好多个叔伯姑姑,都是国内著名的动植物学家和药理研究人员,家传渊源。

    我有些惊诧,说没想到这也算?

    李安安说当然,任何古老的技艺,都得与时俱进,否则就很容易被社会淘汰掉。

    我问她这几日的成功,李安安告诉我,她在遇到马思凡之前,淘汰了两个,然后与马思凡汇合之后,又淘汰了一个,加上马思凡淘汰的一个,加起来也才四个。

    这数量对于别人来说很多,但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并不是她太过于谨慎,又或者实力不够,而是她被扔到了很远的地方,周围人员稀疏,晃悠了几天,都没有碰到什么人。

    又或者有人,但太过于猥琐了,藏得太深,完全没办法。

    当我说起水壶底下的地图拓印时,李安安和马思凡皆表示明了,于是几人将自己手中的水壶都拿出来,而我则直接在地上,用树枝划出。

    如此琢磨了一会儿,我们终于用九张不同模样的小图,拼凑出了燕子矶的大概地址来。

    对的,只能说是大概,因为这图形也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我们对着地图,对比了一下附近的山川地理——这个事儿是有马思凡来做的,这个家伙不但八卦厉害,而且对于望山观气、辨别风水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

    我以为这家伙是风水世家呢,却不曾想,他告诉我,他的祖上,居然是土夫子出身。

    什么叫做土夫子?

    这个说法忒文雅了一点儿,说白了,也就是盗墓贼。

    据他说,当年东陵大盗孙殿英盗了慈溪太后的墓穴,他先祖给用枪逼着额头,请去当的顾问——若是没有他先祖在,只怕孙老总不知道会死多少的士兵和弟兄。

    所以,没多一会儿,马思凡就判断出,那燕子矶,离我们这儿,差不多有一天左右的路程。

    这个,不算远。

    基本上弄清楚状况之后,李安安与我商量:“从导演组的意图来看,我感觉到,每一个人的落点分配,都是有过精心布置的,而演习的进程过半,我们如果不赶到燕子矶,恐怕会落入下风,甚至失败。所以……”

    我点头,说明白,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李安安看了一眼我,有些犹豫地说道:“你确定,跟我们一起走?”

    我说怎么,你带我玩儿?

    李安安连忙摇头,说怎么会呢?只不过,我之前听一岙兄说你对前三名志在必得,而如果跟我们一起的话,评价分数可能会被拉低的……

    我说没关系,到时候你若得了,给我一份便是——那东西,对我很重要,甚至决定了我的生死,你若肯给,我会尽全力回报你的。

    李安安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这么客气。

    几人商定之后,开始出发。

    有三人在,而且都是强者,前进的过程还算轻松,等到了夜里的时候,我们没有摸黑继续赶路,而是安营扎寨,找了个高处落脚。

    至于补给,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简单吃了一点儿肉干。

    三人轮流守夜,为了照顾女士,李安安先守,然后就是马思凡,最后才是我。

    所以我很早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又一声的咆哮和狼嚎声,陡然醒了过来,瞧见四周,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