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二章 初步聚合
    王大明。

    那个之前大家以为是被冤枉、最终又神秘失踪的男子,此时此刻,却出现在了这个诡异的地方来。

    对的,对的,是王大明。

    当我熔岩棒一次又一次地砸落下去,将那人脸上的黑雾给震散之后,他脸上的轮廓越发清晰,尽管有蛇鳞一般的甲片覆盖,遮去了大部分的神韵,但我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人就是王大明。

    是,又,不是。

    之前的王大明,虽然是高研班的三个副班长之一,甚至还是基础班的小班班长,但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厉害角色。

    毕竟基础班,从来都只是那些潜力深厚、但又欠缺硬实力的修行者,这样的人,别说高级版,相距夜行者班,也是有很大差距的,就算是小班班长,在我看来,都不是什么难以对抗的敌人。

    但此时此刻,他却是截然不同。

    面前的这个,却如同“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即便是熔岩棒敲在他身上,也不过是打鼓一般,传来那金铁之声,完全没有击伤到他本人。

    坚韧。

    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仿佛那黑色雾气,如同盔甲一般,让我熔岩棒之上的千钧力道,没有办法传递到他的身上去。

    我继续展开攻击,长棒所向,暴风骤雨。

    而在适应了最开始的进攻之后,浑身浓墨漆黑,表皮上面覆盖了一层鳞甲的王大明开始反击起来。

    他双拳如铁,打在那熔岩棒之上,火花飞溅而出,随后他欺身上前来,尽可能地贴着我厮打,从而让我失去了长兵器的极大优势,让我不得不在方寸之间,与他腾挪。

    如果说是在大范围内,棒扫一大片,我能够占据极为巨大的优势,那么在贴身交击的时候,王大明却一下子就将局势给逆转了过来。

    他凶得很。

    我倘若不是学了贪狼擒拿手,能够在这短瞬交击的时候,有着清晰的应对之策,说句实话,我早就落败了。

    拳有所长,棒有所短。

    在试探进攻之后,王大明变得越发激进起来,他频繁地绕过我的棍影,贴身上来,除了拳与脚之外,用得最多的,就是头、肘、膝,三方运用得炉火纯青,让我防不胜防,不知不觉间,就给击打了好几次。

    不过对方硬,我却也不软。

    无论是六甲神将化身的金甲,还是由内而外的炙热火焰,又或者那铜皮铁骨,对于外在的打击,都是有一定抗性的,甚至还有极为强烈的反伤。

    王大明与我一阵缠斗,身上的黑雾越发地溃散而去。

    一开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还是笼罩于黑幕之中,而到了现在,上半身都已经显露出来,周遭只有淡薄的烟尘萦绕,凸显出那一张脸格外的凶戾。

    如同一条毒蛇。

    双方又是一阵激斗,各有所长,而随着战斗的持续,我手中的熔岩棒变得短小了一些,又运用上了杨林老师这些天来传授的手段,逐渐扛住对方的攻势,开始占了上风。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叫声,紧接着,与我缠斗的王大明仿佛听到了什么,抽身后退,就朝着阵后的山石跑去。

    想走?

    哪有这么容易?

    我好不容易蹲到真凶,如何能够放他离开,当下也是箭步而上,提棒砸去,却瞧见那王大明浑身的黑色雾气瞬间浓郁,紧接着他朝着那山石陡然撞去,下一秒,却听到“砰”的一声炸响,撞在山石之上的那团黑雾瞬间溃散,化作了乌有。

    王大明也消失不见,不知所踪。

    熔岩棒重重砸落在了山石上,碎石飞溅而起,却不见任何人影。

    没了?

    我心头惊骇万分,总觉得那家伙逃走的手段,实在是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足尖一蹬,三两步跳上了山石之上去,四处张望,却没有瞧见王大明的任何踪影。

    怎么回事?

    我心中满是疑惑,而随后,我瞧见刚才被我救出阵外的董洪飞,身边又多出了两人来。

    一个李安安,一个马思凡。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赶到了这儿来,正摆开架势,全神贯注地打量着我,一脸警惕的表情。

    我的脑子里还在思索着王大明离奇消失的事儿,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知道那家伙逃走已成事实,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跃下了山石来,李安安和马思凡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我却走向了王大明布置起来的阵中去。

    那儿有九种不同的野生动物,摆放成了九宫格的形状,之前在远处的时候,只能够瞧个大概,但是走到近前来的时候,却能够发现,这些兽类,身子都缩小了许多。

    就跟烘干、吊在梁上成了老腊肉一样。

    这情形,跟那边的马脸男子,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王大明能够吸食精血。

    我身上的火焰开始消失了,金甲也缓缓地融入体内去,眼看着自己将要再一次进入裸奔状态,我冲着李安安喊道:“闭上眼睛,我要换衣服了。”

    为了避免再一次无衣可穿,又或者去穿那前后皆凸的蛇皮裤,我在开打之前,冒着巨大的危险,将衣服和裤子一瞬间脱下,扔在了阵中。

    这其实是很好操作的,只要熟悉,普通人也可以。

    当然,底裤除外。

    此刻我重新过去,将衣服找出来,发现上面除了喷溅了一些鲜血之外,倒也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破损。

    快速穿上之后,我走到了李安安、马思凡和董洪飞的跟前来,开口第一句就是:“红四。”

    我们这些人,都算是比较熟悉的朋友,即便是实战演习,也没有必要相互隐瞒。

    毕竟,演习是一时的,朋友,是一世的。

    瞧见我刚才的威风凛凛,再看到此刻的我,三人皆有一些不太习惯,不过还是陆续爆出了自己的阵营来。

    红二。

    红十一。

    蓝十八。

    这三个,分别对应李安安、马思凡和董洪飞。

    没想到,董洪飞居然是蓝方阵营的。

    不过在刚才那诡异的情况下,即便是敌对阵营,李安安、马思凡两人也并没有急着向董洪飞出手。

    因为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李安安必须从董洪飞的口中,得知一切。

    为了表明身份,大家都没有隐瞒,将标识铭牌都拿了出来。

    尽管我手中有好多张的铭牌,也知道可以替换,但铭牌这东西,它更多的时候,还是根据学员之前的评价体系来的,再加上之前李洪军的佐证,所以对于李安安红二的身份,我并不怀疑。

    李安安不用怀疑,那么其他人的身份,也同样可以确定。

    验证完了身份之后,李安安说道:“刚才洪飞跟我们说了点儿,不过十分凌乱,你也说说,刚才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

    我说你们看不出那人的身份?

    李安安摇头,说全身黑雾萦绕,魔气袅然,我们如何分辨得出?

    我这才知晓,自己能够看出对方的真面目,是因为我们相距很近,近乎贴身,所以才能够知晓。

    但若是隔得比较远,那人又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我看了董洪飞一眼,然后说道:“是王大明。”

    啊?

    众人皆惊,马思凡有些惊诧地喊道:“怎么会是他呢?他不是失踪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来?”

    我当下也没有太多隐瞒,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来,从头到尾,都讲得十分细致,毕竟我追这家伙,已经有两天时间了,许多事情,脑子里还是思考得很清楚的。

    听完我的叙述,李安安皱着眉头,说也就是说,校方的判断,其实是正确的,王大明,果真就是那个杀害同学和老师的凶手?

    我说得证据确凿,马思凡也不得不信,摇头叹气,说梦中杀人,这事儿太玄了,不过瞧他刚才的那模样,显然是走火入魔了,如果是这样,被魔头引诱,将自己的意识坠入黑暗,的确是有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董洪飞有些慌张,说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继续参与演习,岂不是会有生命危险?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才知道?刚才倘若不是我出手,将你扔出战圈之外,你恐怕就已经躺倒在地上了,哪里还有办法说话?

    董洪飞回忆了一会儿,突然往后退了两步,长躬到地,然后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我没想到他居然这般郑重其事,赶忙将他扶了起来,说都是朋友,何必客气?

    董洪飞从怀里掏出了他的小黑盒子,对我说道:“当下之时,问题实在严重,以我的实力,在继续下去,只怕会死。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有用之躯,留来做别的事情,岂不更好?我退出了,你来帮我按吧。”

    这儿有三个红方,就他一人是蓝方,抛开刚才的变故,他也逃脱不得。

    既如此,还不如光棍一些,将这人情送给我。

    一来我刚刚救了他,二来我们之前的关系也挺不错,还是同屋,于情于理,这都很合适。

    我看了一眼李安安,她不反对,便按下了按钮。

    我们这会儿,的确需要跟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

    弄完这些,董洪飞整个儿都轻松许多,然后说道:“你刚才说有老师死了?在哪里?”

    我想起自己的补给和一大堆东西都扔了,指着不远处,说在那儿。

    我领着人过去,然而走到刚才的伏尸处,却一脸愕然。

    那马脸男子的尸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