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一章 一棒破阵
    如果说是学员死了,极有可能是实战演习的过程中,相斗的双方没有办法控制住劲力,过失杀人。

    但死的这个,可是导演组的工作人员。

    无论如何,参与演习的红蓝方学员,都不会对工作人员下手。

    这事儿不太对劲。

    但……

    我没有继续等待,而是箭步上前,不让那帮野狗(也可能是狈)破坏现场。

    没想到我刚刚冲过去,那五头野狗就反应过来,这些刚刚吃过人肉的畜生双目发红,泛着血丝,口中张开,惨白的牙齿里面,还挂着许多人肉残渣。

    它们在瞧见我的一瞬间,立刻就有两头停止了厮打,朝着我陡然冲来。

    这样的恶犬,普通人碰到,只怕会死得很惨吧?

    只不过,你们遇到了我。

    自求多福。

    差不多憋了两天闷气的我,面对着这几头丑恶的食腐生物,没有任何的犹豫,将右手猛然一抖,那熔岩棒便迅速变长。

    紧接着,一头满身癞皮的野狗腾空而起,朝着我的脸扑了过来。

    这玩意,小小的身躯之中,居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让人为之惊叹。

    不过……

    砰!

    熔岩棒陡然挥去,蕴含着我巨大的力量,在那一瞬间爆发,砸在那尖锐的狗头之上,直接将其坚硬的颅骨敲得粉碎,脑浆飞溅。

    而下一秒,我回旋棍身,猛然一捅,将第二头野狗给直接钉在了地上去。

    嗷呜……

    这玩意果然不是狗,连叫声都十分古怪。

    不过且不管它到底是什么,为了避免这几个玩意儿闹的动静太大,惊扰到了那边的人,我马不停蹄,箭步冲向了前方,朝着坡上的另外三头杀去。

    那三头畜生有两个凶悍无比,同伴的死去丝毫没有让它们恐惧,反而是越发凶狠,飞扑上来。

    反而是那个头最大的,转身就跑,头也不回。

    我一棒一个,将那两头刚刚啃噬人肉的畜生敲死之后,冲到了草丛中,瞧见马脸男子的身子已经给撕扯稀烂,内脏和肠子流了一地,鲜血凝固,场面十分恶心。

    我左右打量着,害怕周围会有什么埋伏。

    不过很快,我又将视线给收了回来,打量跟前,瞧见这位马脸男子的身子,有一些不太对劲儿。

    这体型,比之前,仿佛是缩水了许多。

    我忍着恶心,俯下身来,伸出左手,却捏了一下马脸男子还算完整的左臂,发现他那胳膊皮包骨头,仿佛老腊肉一样的感觉。

    这是什么情况?

    我有点儿懵,随后想到了一件事儿,开始在他那破烂的衣服里面,翻找起来。

    我想要找的,是那个掌上电脑一样的东西。

    这玩意,应该显示着所有参赛学员的坐标位置,而导演组,正是依靠这个玩意儿,掌控着所有学员的动向,并且借此来判断许多事情。

    这也是限制学员的一种手段。

    如果我手中能够有这掌上电脑,那么许多事情就变得方便许多。

    就好像是开了挂。

    如果是之前,我或许并不会这么期待,因为我还是想要好好地参与演习,靠着自己的实力,最终拿到名次,然后拿到能够让我度劫的烛阴。

    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我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到底是尚良呢,还是其他的学员,又或者是另外的人,总之有人破坏了规则,导致这一场实战演习变得无比危险。

    不只是学员,就连天机处的工作人员,都被卷入进来,这事儿已经变得十分严肃了。

    演习,已经没有了意义。

    保证更多的人存活下来,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然而,我并没有找到那个玩意儿。

    除了一张过塑铭牌,上面写着“田军”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转过身子来,开始翻找,甚至还去那几句犬尸的身上找寻,但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左前方那边的山石前,出现了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我异常熟悉。

    董洪飞。

    他居然闯入了那九头野兽尸体摆布的范围之内去,而在那一瞬间,周围居然有浓雾浮现,然后有一个宛如野兽一般的身影,朝着他扑了过去。

    啊……

    我听到董洪飞愤怒的嘶吼声,从那个方向传了过来,当下没有任何的犹豫,提着熔岩棒,就冲了过去。

    终于,出现了。

    我扔掉了身上的其他东西,朝前急速狂奔着,脑海之中,不断地浮现出那个宛如野兽一般的身影。

    那是,什么?

    我冲得飞快,脑子里却在不断回放着刚才那一刹那间的影像——它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我都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此刻回想,不断在脑海之中模拟着那图像,发现好像是一头野豹,又或者是一个飞扑的人形。

    因为太快了,我实在是无法判定。

    但我能够明了一点,那即是这黑影十分恐怖,我与之对抗,都很悬,至于董洪飞……

    虽然经过一个半月的集训,让他的实力得到了飞速的进步,但实事求是地说,董洪飞的实力,大概也就是平妖级别。

    他距离大妖的境界还远得很,这种硬实力上的差距,并不是短暂的集训就能够提升上去的,除非是有什么特殊际遇,要不然就得凭借着岁月打磨,一点一点地熬。

    所以,我若是慢上一步,董洪飞恐怕就要死于非命了。

    而眼睁睁地看着朋友死去,这事儿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快,快,快……

    我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着,人在那一刻,整个儿化作了一条细线,下一秒,我陡然一跃,冲进了迷雾之中。

    身跃迷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我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劲,朝着我袭来。

    我没有立刻动手,若是伸手,抓住那玩意,却是一根粗糙的角质状物体,上面的妖气弥漫,笼罩空间。

    是董洪飞。

    尽管眼前一片大雾,遮蔽视野,但我望气的神通却并没有被屏蔽,这颜色,与上一次扎营夜袭之时是一般模样的,让我很容易认出董洪飞来。

    当下我也没有犹豫,借力一转,然后揪住了董洪飞的牛角,猛然一拽,将他往阵外扔去。

    而当我出手的一瞬间,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

    这气息比起刚才董洪飞弄出来的架势,要小上许多,甚至近乎于无。

    倘若不仔细,根本觉察不到。

    但在我的第六感之中,这个才是最为恐怖的。

    那杀气,凝如实质。

    铛!

    深处迷阵,大雾浓郁,如同黑夜,伸手不见五指,但我的双眼却能够望气,通过气色,判断对方的位置,当下毫不犹豫地出手,一棒砸落下去,正好打中那家伙。

    我不确定打中了哪里,却听到那家伙闷哼一声,紧接着怒吼一声,我眼前的白雾,瞬间就变得通红。

    宛如血海一般。

    我知道这是那些兽尸身上激发出来的鲜血,在不确定这玩意是否有毒的情况下,我为求自保,下意识地往后疾退。

    然而刚走两步,我却感觉到空间不断,左右移动,核心处还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吸力。

    那吸力不但将我的身子给往里面拉扯,甚至连我的神魂都是一阵摇曳,感觉整个世界都有一些晃悠。

    糟糕。

    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惊悸,当下也没有多做犹豫,将衣服一秒钟脱下,随后妖力灌注全身。

    轰……

    熊熊烈焰,在一瞬间从我的体表之下迸发出来。

    汹涌而出的火焰,将周遭的一切都给点燃,包括那浓稠不化的白雾,以及掩映整个空间的鲜血,当我将熔岩棒向前,猛然一挥的时候,整个空间陡然一清。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唰……

    一阵如狂风般的轰鸣,前方陡然一清,我瞧见一个浑身散发着如墨黑雾的家伙,朝着我猛然扑来。

    那家伙浑身被如有生命一般的黑雾包裹着,那些黑雾仿佛无数条活蛇一般,不断蠕动,而没有黑雾覆盖的地方,却尽是蛇一般的黑亮鳞片,透着一股子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

    这是一个人。

    至少是人形,有头有四肢,身高也才一米七左右,却散发着一股浓郁不化的死气,让人望而生畏,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不过我并没有,毕竟这狗日的让我找了好久,此刻瞧见,我不与它战个痛快,将谜底揭晓,又如何能够罢休?

    此刻的我,浑身都是火焰,然后金甲覆身,攀升至巅峰,却是全盛状态。

    我如何会惧?

    杀!

    熔岩棒陡然迸发出火焰来,朝着对方陡然敲去。

    那家伙并没有想到我居然瞬间破开迷雾,刹不住车,冲到我跟前,避之不及,给我恶狠狠地敲在了双臂之上,却有金属之声迸发。

    我一击得手,毫不手软,再次进发,长棒如暴雨,骤然而落,一阵疾敲。

    那家伙身如坚铁,给我一阵敲打,却并不落下风,只不过身上那浓郁如墨的黑色气息,却散去许多。

    而当它脸上的黑气稍微散去一些,露出满是鳞甲的冷峻脸庞时,我却愣住了。

    这轮廓,很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