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十章 死人脸
    听到尖叫的一瞬间,我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如同豹子一样,四处张望,随后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急速狂奔而去。

    夜风吹拂着我的脸庞,周围的草丛在我身边翻飞。

    两边的景色,被我飞快地抛在了身后。

    加速,加速,加速!

    高研班有将近六十人,除了身边的小圈子,对于其他人,我也说不上很熟悉。

    照面或许能够认识,但光听声音,还是欠了一些,不过对于我来说,不管是谁,在如此诡异的情形下,我所要做的,就是破局。

    一个能够将一头东北虎,以及数头麋鹿活生生吃掉的家伙,不管是人是妖,还是野兽,都是有危险的。

    我不能坐视不管。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数百米的距离,化作山路,却是很远,我即便是用尽了全力,赶到的时候,战斗却是已经结束。

    抵达现场的我,只看到一片血迹,周遭都是飞溅的鲜血,而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

    似乎有两人在此搏斗。

    我将补给往地上一扔,伸手入怀,摸出了熔岩棒,并不灌注妖力,而是弓着身子,左右打量着,然后步入战场,瞧见自己最终还是来得太晚。

    此刻周遭再无声息,一切都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之中去。

    呱、呱、呱……

    突如其来的叫声,将我紧张的心情吓了一跳,随后我抬头,瞧见有鸟儿腾然而起,朝着天上的黑暗之中飞去。

    我眯着眼睛,调节瞳孔,朝着有动静的地方扫量而去。

    然而在这样的密林之中,即便是我的双眼有过变异,通晓望气的神通,但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瞧见。

    我调节呼吸,缓步走到了场中来。

    我用脚尖,一点一点地探索。

    哐啷……

    突然的一声,让我下意识地低头望去,却瞧见了一个水壶。

    我脚尖一挑,那水壶挑起,落在了我的手中——这是一个被踩瘪了的水壶,从它那夸张的模样,能够感受得到先前加诸于它身上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我的判断没有错。

    我的左手,抓着那瓶底,快速记忆着上面的纹路,而余光处,却在四处打量着。

    如果那逞凶之人并没有走的话,这会儿,说不定就会生扑上来。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抽出熔岩棒,给他来一个大大的惊喜,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大棒子敲人——真特么的疼。

    然而即便是我故意露出破绽,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等了两分钟,将那水壶朝着黑暗中扔了过去。

    水壶在树干上砸出声响来,落地之后,再无任何的动静,而周围,除了虫子的低鸣之外,再无其它。

    仿佛这儿,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战斗。

    好有耐心的对手。

    我缓步向前走着,两只耳朵恨不得直接竖起来,想要听到些许动静,能够让我判断敌人的方位,又或者望气之法在这个时候凸显奇效,能够找到敌人的位置去。

    但依旧没有。

    我开始四处找寻,然而除了那个瘪了大半的水壶之外,再无其它。

    尽管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我却还是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压力,而这压力,是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的,不管是气场上的,还有心理上的,让我对于周围的黑暗心惊胆战,草木皆兵。

    又过了一会儿,我开口说道:“尚良,你出来吧,我知道是你。”

    尚良。

    这是我的一个猜测,那家伙传说中,拥有帝江,又或者饕餮的夜行者血脉,这俩玩意,无论是哪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吃。

    事实上,我和马一岙不止一次地怀疑,先前的那个连环杀人凶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刚刚觉醒不久的家伙。

    这家伙,也许凭借这吸取别人的精血,而迅速成长起来。

    之前的时候,还有天机处培训部下辖的校方工作人员扰事儿,现在,他就可以完全没有顾忌,直接放飞了自我。

    如果真是他,那么事情可就严重了。

    这已经不再是一场演习,而是实战,关系到生死性命的事儿了。

    我喊出了这名字来,然后立刻打量四周。

    我需要感受潜藏在暗处那人的反应。

    然而让我遗憾的,是那家伙始终都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昨天一样,悄然离去了。

    我在拼斗现场待了一刻钟左右,没有再敢停留,而是撤离。

    随后我开始在周围不断潜行,并且根据地形判断,进行了小范围的搜索,但最终我都还是没有找到一个人影。

    当夜,我在这一片峡谷之中,搜到了凌晨五点多钟,皆无收获,在困意浓烈之时,我终于放弃了搜索,找到了一棵大树,往上攀爬,直接在树梢上面搭了一个架子,然后安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了过来。

    我是被血腥味给唤醒的。

    这种淡淡的气息,让我感觉到自己仿佛身处于一个屠宰场的下风口处,那种油腻中散发着微微恶臭的感觉,让我一激灵就醒了过来,还害得我差点儿摔倒树下去。

    随后我睁开了眼睛,透过大树的枝桠,朝着四周打量。

    没多一会儿,我瞧见了西北方向,有炊烟浮现。

    头顶上,太阳正高。

    第四天中午。

    我滑下了树木,然后朝着那方向快速疾奔而走。

    尽管先前我曾经遭遇到李洪军等人故意设伏,但此时此刻,我已经管不了太多,大不了等到了地方之后,先不要轻举妄动,留在外围观察罢了。

    因为相隔不远,所以我很快就抵达了冒烟的地方。

    那是一处山石的背面。

    很是隐秘。

    我这边瞧不见那儿的情形,不得不绕了一个圈子,而等到我抵达一个还算不错的观察角度时,却发现山石之下,摆放着九种野兽。

    它们分别是灰色野狼、狍子、黑熊、水獭、猞猁、紫貂、狼獾和黄鼠狼——多亏了先前的野外生存课,让我对于这些兽类,多多少少,有一些认识,否则我还真的瞧不出那排列整齐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九种野生动物,呈现出九宫格的排列方式,皆开膛破肚,死状凄惨。

    而在它们的正中心,有篝火燃烧着。

    我刚才闻到的血腥味,正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我趴在了一处灌木丛中,一动也不敢动,心中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寒意,从心底里浮现出来。

    如果是守株待兔的钓鱼局,大可以像李洪军等人一样,找个人在那儿就成,用不着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一处场面,不但恶心,而且还有某种莫名的诡异。

    它仿佛是邪教仪式似的,让人看一眼,都感觉到心里面很不舒服。

    这些兽类死了有一段时间,周围有一大群的苍蝇,以及之类的飞虫在盘旋,似乎还有许多的蚂蚁爬过来。

    我朝着周围瞧,却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正东方那儿,传来一阵犬吠声,紧接着有三五个灰黄色的身影出现,朝着那九具尸体奔走过去。

    这些灰黄色的家伙,看上去很像是野狗,但骨架大上一些,脸也有些尖,介于狼和狐狸之间。

    它们的双眼,很有灵性,左右打量,鼻子一吸一吸,仿佛在嗅着什么。

    这个,难道是东北老林子里,特有的一种生物——狈?

    我满心疑惑,而又过了一会儿,我瞧见它们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一片区域。

    一头身形娇小一些的家伙,一点一点地靠近。

    这些是食腐生物,而且瞧见它们那干瘪的身子和骨架,就能够知道它们应该是饿了好多天的样子。

    然而就在它们即将靠近那儿的时候,一头体型大上许多,宛如狼一般的家伙,突然间狂吠起来,并且冲上前去,用牙齿咬住了前面的那头,将它往后面拖拽,仿佛发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

    几头野狗(狈),在圈外兜了几圈,不断地狂叫着,仿佛在争吵一般,到了最后,由那头领模样的野狗招呼着,朝着我这边疾奔而来。

    在它们转向,朝着我这儿狂奔的时候,我的心几乎是提了起来。

    我以为我被这些畜生给发现了。

    而随后,它们在离我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停下了,然后开始刨草丛,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它们开始厮打争抢着。

    过了一会儿,我瞧见一头野狗的嘴中,拖出了一只手来。

    人手。

    瞧见这血肉模糊的手掌,我的脑袋“轰”的一下,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从心头浮现。

    我再也忍不住了,低伏着身子,朝着那几头野狗厮打的地方摸了过去。

    而就在我即将摸到近前的时候,咕噜噜,从坡上滚落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下来。

    我定睛一看,浑身僵直,就仿佛中了定身法一样。

    这个圆乎乎的东西,是一个脑袋。

    人脑袋。

    而那人的脸,我却是认识的,就是先前跟着赵老师一起过来接淘汰学员的马脸男子。

    他,死了。

    小佛说:今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