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九章 危机如夜幕来临
    如果只是一个豹哥王岩的话,我还不会太过于紧张,但另外两人的模样一进入我的眼帘,就让我整个躁动的心,都为之安静下来。

    不但安静,而且发凉。

    那两个在旁边埋伏的人,一个正是马小龙拜托我帮忙照顾的妹子马小凤。

    而另外一个,则是本届高研班的班长。

    李洪军。

    这个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身,并且被誉为“当代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人”的李洪军,天机处扛把子李爱国的孙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他到底有多厉害呢?

    我先前不知道,但经过前一个多月的集训,和课后家训,我开始逐渐明白过来。

    他身上所有的光环,并不只是来自于他的家世和背景。

    最重要的,是他的实力。

    越到后期,我越能够感受得到李洪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压迫力,这种感觉,并没有因为他刻意压制实力而停歇,反而变得越来越沉重。

    这是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男人。

    他的目标,绝对不是前三。

    是第一。

    在瞧见李洪军的一瞬间,我立刻就放弃了前进,不过我并没有逃,而是趴在树林的阴影深处,打量着这一场战斗。

    或者说并不是战斗,而是一场压倒性的“屠杀”。

    贸然出手的这人,我依稀有一些印象,叫做孔旭,在高级班也是一人物,在整个高级研修班里的水平应该说是中上水准,不过却是个独来独往的性子。

    他不爱与人交流,所以我跟他也没有说过几次话。

    这人手持一棍,虽然是临时制作,却因选材不错,颇有威力,再加上他身手厉害,倒也是气势汹汹。

    只不过,他终究是身单影只,又身陷埋伏之中。

    三人围剿,有心算无心,更何况是如此三人,短瞬之间,他就挨了数下,虽然极力抵挡,却终究不敌,没多一会儿,就落败了去。

    王岩出手,颇为凶悍,招招致命,反倒是李洪军此人,很有大将风度。

    他瞧见孔旭落败,反手拦住旁边两人,低语两句,让他们住手。

    随后李洪军走上前去,将孔旭的黑盒子掏出,按下红色按钮。

    弄完这些,孔旭整个人都仿佛垮了下来,不再反抗,王岩和马小凤上前,将孔旭的身上搜过一遍之后,李洪军给了他一点儿烤肉,拍着他的肩膀,安慰几句之后,朝着旁边的草丛里指去。

    那儿站起两人来,尴尬地朝着孔旭挥手。

    却又是两名学员。

    只不过他们此时此刻,也都与孔旭一般,失去了演习资格。

    这守株待兔的把戏,让人心惊胆战,我回想起来,心脏止不住地抽搐,想起刚才的情形,倘若不是我忍住了,只怕此时此刻,落败的人,就是我了。

    而接下来,让我更加头疼的事儿出现了。

    这三人,到底是属于什么阵营的呢?

    如果是红方,那么我与他们在一块儿,或许能够直接汇合成大部队,并且拼凑出燕子矶的地图来。

    但如果是蓝方,麻烦可就大了。

    这三人合流,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少之又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倘若是想要有所建树,就必须找到自己的同伴才行。

    要不然,我也如同孔旭一般,最终憋屈落败。

    就在我小心潜藏的时候,李洪军走了过去,跟那两人说道:“嘿,哥们儿,麻烦你们再等待一下,导演组的人应该很快就要到了,不过我们还得蹲守一下,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人过来……”

    草丛那儿一个被淘汰的学员苦笑着说道:“军哥,你还准备再蹲几个?”

    马小凤笑着说道:“搂草打兔子,能有几个算几个呗。”

    另一个被淘汰的学员说道:“你们这办法,实在是太缺德了,差不多得了——反正你们蓝方稳赢了,还担心什么啊?”

    王岩黑着脸,说愿赌服输,什么叫做缺德?

    李洪军却拦住了他,说这事儿,不一定呢,你们想一想啊,我既然是蓝方的,那么红方,必然也有高手——李安安,她肯定是红方的吧,另外还有几人,也得注意,比如……侯漠。

    骤然听到李洪军说起我的名字,我的心“噗通”地跳了一下。

    我以为他是发现了我。

    不过很快,我发现并不是,而那刚刚落败的孔旭有些不解地问道:“拍在前列者,还有数人,那个侯漠,平日里的排名,都达不到前十,如何能够让你如此念念不忘,这般重视?”

    李洪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因为,我听我爷爷说,这个侯漠的夜行者血脉,叫做——‘灵、明、石、猴’!”

    灵明石猴?

    众人皆惊,那马小凤更是惊讶地喊道:“齐天大圣?”

    “哼……”

    瞧见众人这惊讶无比的表情,王岩有些不太痛快了,不屑地说道:“齐天大圣?他离得还远呢,传闻灵明石猴的夜行者血脉,虽然在天赋之上,远超出寻常夜行者,但大概是前辈表现太过于优秀的缘故,受到了上天的诅咒,需要闯过五重关,方才能够真正觉醒;而即便如此,还有无数道路要走,这修行之路的坎坷,远甚于常人。”

    李洪军点头,说对,那五重关,一重难于一重,想要安然度过,难于上青天,故而自古以来,便只有一个“齐天大圣”,没有第二人。

    有人问:“若是度不过,那又如何?”

    王岩冷笑,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世间哪有如此便宜之事?所以他若是度不过,不说三两年,至少活不过三十——这样的人,用来浪费宝贵的培训名额,我都觉得很是不妥了,没想到他还能够享受军少和良少的待遇……

    他原来是对我享受那特殊待遇愤愤不平。

    李洪军微笑着说道:“他能够参与课后特训,是赵老打了招呼。怎么,你敢质疑赵老的决定?”

    王岩脸色一变,赶忙说道:“那我可不敢。”

    李洪军说道:“我有一种预感,侯漠绝对是红方的,而且就在不远处,如果要我说,咱们这一次演习,蓝方最大的敌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你,绝对是他。所以,不管你们如何瞧不起他,都得打起一万倍的精神来,否则到时候输了,被人赢走奖品,你们可别傻眼。”

    王岩和马小凤皆点头,说是。

    几人说完闲话,安排那三名被淘汰的红方队员躲着,三人继续埋伏。

    不过没多一会儿,有一队人马赶到此处,来者却是体育馆的黄老师,而除了他,先前带走田德智和马小龙的那个马脸汉子,也在其中。

    这队人马赶过来之后,也没有跟人多做交流,清点战绩之后,带着人就离开了。

    而随着他们的离开,我也悄然退下。

    蓝方。

    李洪军居然是蓝方的,而王岩和马小凤也是,至于红方,光我知道的,就有五人已经被淘汰了。

    五人,六分之一,而且这才是第三天开始。

    其他的方向呢?

    后面的战斗,将会更加激烈。

    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感,跑回了我所待着的山顶处,将储藏取出来,想了好一会儿,决定将储备的肉干吃掉一小半,养足精神之后,开始朝着另外的方向前行。

    在李洪军等人的刺激之下,我在第三天的时候,经过大范围的搜索,先后遇到了两个蓝方学员。

    这回我没有再多客气,在辨明身份之后,直接上前,与人交击。

    这两人毫不意外地被我淘汰。

    我又获得了两个牌子,蓝19和蓝21。

    过程不用多言,不过他们的壶底拓图,有一张,与我先前掌握的四幅图之一,是一模一样的。

    这也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测,那就是这地图分作好几组,只要收集到一定数量的小地图,或许就能够拼凑出燕子矶的方位图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有些低落。

    因为我感觉,李洪军等人,按照他的实力,或许已经快要凑齐地图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有可能就要输了。

    想到这里,我越发地积极起来,开始四处搜寻,等到了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我来到了一处峡谷之中,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浓郁不化的血腥味。

    有情况。

    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猫起了腰来,然后朝着峡谷深处快速走去。

    我越过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和灌木丛,来到了一条溪水边,瞧见岸边一片狼藉,远远望去,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尸首。

    我稍微走近一些,差不多三十米左右,终于瞧清楚了。

    是老虎。

    东北虎,一头体型硕大的东北虎,只不过它的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被啃了干净,脑袋也只剩下了头骨,而旁边还有一堆骨架,看上去仿佛是狍子,或者野鹿之类的兽类。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些都是被生吃了的,旁边并没有架起篝火来。

    但从这些骨架的堆积上面,感觉又像是人为的。

    到底怎么回事?

    我吸着散发强烈血腥的空气,突然间,又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