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八章 守株待兔,钓鱼执法
    短暂的时间里,连续两人退出了演习,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特别是马小龙,如果不是他,只怕现在中毒的人,就是我了。

    眼看着马小龙的双眼又开始转悠,时不时地眨眼睛,我就知道田德智下的毒药又开始发作,转头看向了那始作俑者,没想到他在放弃演习资格之后,显得无比放松,居然大摇大摆地烤炙起了剩下的烤鱼来。

    他倒是不客气。

    我心头有火,走上前去,对他呼喝道:“你,把衣服脱下来。”

    田德智正啃着烤鱼呢,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护住了身子,脸色大变,说你想干嘛?侯漠啊侯漠,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种爱好?

    我皱眉,说什么爱好?

    退出了演习,这家伙也就不再演戏,对我的称呼,也不再尊敬。

    他往后退,有些紧张地说道:“那个啥,我最近在拉肚子,而且还得了痔疮,你要是真的想,咱们改日约,成不?”

    我听到这话儿,气乐了,说你脑子进水啊?你既然退出了演习,那么你的东西,都属于我的战利品了,铭牌、所有补给和那个水壶,都给我交出来,赶紧的。

    田德智松了一口气,倒也没有太多抗拒,将东西都交出,然后问我道:“怎么着,要不要吃一点?”

    他指着快要烤好的鱼说道。

    我“哼”了一声,说还是别了,我怕被你毒死。

    田德智笑了,说你放心,马氏毒蝇鹅膏菌毒,是这一包,其余的都是调味料来着——我出身滇南世家,祖上是五毒教的信徒,曾经出过长老一职,对于植物和毒虫的特性,最是熟悉,知道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还有,你别担心马小龙,他服用过了清沥草之后,虽然迷糊,但不会有生命危险,等导演组的人到了,送去洗胃,一切如常。他毕竟是我同学,彼此之间,也是有情分的。

    我说没想到你的心情还不错呢?

    田德智笑了,说实战演习的评价,我大概揣摩了一下,除了存活的时间更长一些之外,更重要的,是看能不能淘汰敌对阵营的学员。以我这般的实力,却能够淘汰两人,从成绩上来说,我已经算是不错,没有辜负家人的期待了。

    听到他这般说,我才想起来,大家都是为了完成任务才如此。

    如此想想,我对田德智的恨意稍减数分。

    我将田德智的铭牌收缴,是“蓝27”,这编号,与学员平日里的评分体系有关。

    他的这个,算是排名靠后的,而能够以这般的成绩交上答案,其实还算是很不错了。

    难怪他的心情也不错。

    在得知马小龙无事之后,我总算是将紧张的心情放缓,催促田德智将身上的衣服扒下。

    等到那家伙只剩下一条内裤的时候,他有些尴尬地说道:“哥,我的亲哥,要不然,你将你那前凸后翘的小皮裤给我吧?”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不把你的内裤扒光,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好吧?

    我给田德智留了一条遮羞布,换上了他的衣服之后,总算是感觉舒服了许多,又趁着火,吃了些烤鱼,感觉着实不错,又没收了他私藏的食盐。

    至于那些酱料,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并不是对味道有多挑剔的人,而且我也担心那家伙留了一手,万一吃坏了肚子,我也后悔不及。

    在等待导演组工作人员前来的时候,我用手中的四个水壶,拓印出了四份地图残片来,仔细打量一番,发现并不关联。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强行记忆,将这些图案都印在脑海里。

    这样才是最保险的。

    我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用来记忆,随后又整理了一下手头的东西。

    搜集物资的时候,我发现马小龙真的是个双手空空的穷鬼,连紧急使用的压缩饼干都吃掉了,田德智倒是弄了一大堆的药草。

    不过我并不信任他,所以也就弃之不用。

    随后就是铭牌标识和水壶,我手中共有四块,除了我自己的红04之外,还有马小龙的红21,张绍帅的红26,以及田德智的蓝27.

    另外田德智的那一块压缩饼干和一小袋盐,也归了我。

    导演组在茫茫密林之中,安排了许多的高手巡视,监视着所有的学员动向,不过因为范围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一次来得比较晚一些。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洞口出现了动静,我小心翼翼地守着,外面的人主动表明了身份。

    居然是赵老师带队。

    他走进来之后,看着熊窝子里面的三人,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

    我将情况说明清楚,他点了头,让我离开,这里交由他来处理,我交代了一下马小龙的情况之后,带着补给,离开了这边。

    我有些不放心,故意在洞子的几十米外等待着,过了五分钟,赵老师出来了。

    他带着一队穿着迷彩吉利服的工作人员,将人给带走了去。

    临走时,一个年纪有些大的马脸男人朝着我这个方向望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我能够感觉得到,这是别人对我的警告。

    他的手中,有一个掌上电脑般的东西。

    那玩意儿,应该能够锁定我们所有学员的方位,正是凭借着这个,他们能够时刻掌握住所有人的动向。

    我得到了告诫之后,转身离开。

    因为补给充足,又吃饱了肚子,我没有太多的生存危机,而是一边小心翼翼地潜行,一边在脑海里,拼凑出燕子矶,又或者任务目标地大概的方位来。

    参与的人,有五十多个,如果需要这么多份,才能最终拼凑出整张图,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太复杂。

    最有可能的,是每一个人的壶底图案,其实是有编号的。

    一、二、三、四、五,分作好几组,或许只需要七八张,或者十几张,就能够最终拼凑出真正的地图来,这样子才会比较合理。

    所以我手中有四份小地图,再多拼凑一些,或许就能够找到燕子矶最终的方位来。

    我一边潜行,一边思索。

    大脑在飞速运转,不知不觉,天色就变黑了下来,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快步向前,朝着不远处的小山坡跑去。

    夜色降临,黑夜里在林间赶路,不但需要担心来自于演习学员之间的攻击,还要小心这林间的凶物。

    昨天的那头大狗熊,还有巨蛇,让我记忆深刻。

    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攀爬到了这一小片区域里的制高点,一处险峰之上。

    迎着夜风,我嚼了五根熊肉干,又喝了几口水,补充完体能之后,开始站在一处高高的岩石上,往下方巡视打量着。

    尽管这法子,属于搂草打兔子,全凭运气,但我想了想,感觉还是可以一试的。

    如此过了十二点钟的时候,困意爬上眼睛。

    我感觉到睡意,准备找个地方休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西北方向,我突然瞧见了一点微光,橘黄色的,还有些跳跃。

    篝火。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站起了身子来,眼睛微微眯着,望着那个方向继续望去。

    随着我的瞳孔收缩,我瞧得更加仔细了。

    确实是有人的。

    我估摸了一下距离,离我差不多五六里路的样子,思索了一会儿,我决定摸过去。

    不管是敌是友,我都应该主动出击。

    实战演习的时间是一周七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我唯一的战绩,就是击败了蓝方阵营的田德智,让他失去演习资格。

    而这成绩,甚至连田德智本人都不如。

    如果我再不主动出击,前三名的名次,就会离我越来越远了。

    对于名次的追求,让我不得不变得更加主动。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将补给分出一半,放在这具有辨识度的峰顶,找一处石头缝隙藏着,连同别人的水壶,随后我携带着最紧要的装备,轻装前进。

    五六里的山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我花了不少的时间,终于摸到了目的地,而此时此刻,那篝火已经灭了去,我只能够感受到炭火留下的一丝余光。

    黑乎乎的林中,仿佛藏着怪兽,让我有些不敢上前。

    我趴在草丛中,等待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一点一点地挪动向前。

    没多久,我终于爬到了近前来,却没有瞧见一个人影。

    仿佛什么都没有。

    我调整呼吸,尽量让自己如同身边的石头、树木和草丛一般,融于坏境之中,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终于,我在篝火灰烬的五米之外,瞧见了一个蹲伏的人影。

    那人仿佛在收拾着什么,低头忙碌。

    我瞧见那人的身形,多少有一些熟悉,然而还没有等我琢磨过来,突然间在左前方的不远处,冲出了一个黑影来,朝着那人陡然冲去。

    还有人?

    我瞧见这情况,心头一震,下意识地伏低身子,却瞧见后来出现那人,手中一根棍子,冲向前人。

    然而在这一刹那,周围突然多出了几根火把,将场间照得透亮,随后从另外的方向,又跳出两个身影来,朝着那持棍的人冲去。

    这是……埋伏?

    光亮一起,我瞧见了篝火旁那男人的面容。

    王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