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七章 双双退出
    马小龙是个敞亮的人,亮明身份之后,也没有要求我将牌子拿出来,而是大大咧咧地朝着篝火那边走过去。

    他瞧见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田德智,说哥们儿,你难道是蓝方的?

    田德智指着我,说我给漠哥验证过了,红方。

    马小龙一屁股坐在了篝火旁的石头上,一脸馋相地看着烤架上的鱼,然后问道:“快熟了没有?”

    田德智护住自己辛劳小半天的结果,然后说道:“你想干嘛?”

    他能够接受我的压迫,却不想给马小龙也白吃。

    马小龙却不管他,指着我说道:“漠哥说了,让我也吃点儿。”

    田德智一脸无语,又不敢触怒我,委屈地说道:“行吧,那你等等,我弄点调味料,不然这鱼腥得很。”

    马小龙满脸契机地望着那篝火的火舌舔舐着烤鱼的身子,瞧见那鱼油低落下来,然后佐料在温度的激发下,散发着强烈的香味,肚子止不住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他舔着舌头,然后回头来问我,说漠哥,你有看到我妹妹没?

    我摇头,说没有,你们两个,是我目前唯二瞧见的人。

    马小龙问道:“漠哥,你水壶底下的图案,拿出来看看,咱们三个人拼一拼,说不定能够凑出燕子矶的方位来。”

    啊?

    我说什么图案?

    马小龙说你没发现么?水壶底下的图案,拓印下来,就是一截地图的部分;而我猜测,如果搜集一定数量的拓印图案,说不定就能够确定燕子矶大概的位置,而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提前拿到那个什么天材地宝,有了那个,咱们红方就有了胜算的机会了。

    我听到他的话,掏出了水壶来,接着篝火的光线,打量了一下,发现壶底之下,的确有图纹。

    我退后一点,在泥地上一印,果然是一小块的地图。

    原来如此。

    我说这燕子矶的线索到底去哪儿找呢,原来是在这个地方。

    两人聊着天,田德智提着一根木签串好的烤鱼,一脸讨好地对我说道:“漠哥,来,尝一尝我的手艺,看还合胃口不?”

    我闻到那烤鱼上浓郁的香味,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刚要说好,结果旁边的马小龙更着急,一把抢过来,说道:“饿死了,漠哥,我昨天都没吃啥东西,饿得眼睛放青光,给我先尝尝吧,要万一不好吃……”

    我虽然很饿,但他都这么说了,也没有再多计较,反正其它的鱼也快烤好了。

    我刚想要说话,结果田德智的脸上就挂不住了。

    他伸手过去,想要抢回来:“马小龙你过分了啊,这鱼明明是给漠哥烤的,你啥事儿都没有干,能让你吃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怎么着,你还想加塞?赶紧还给我,想给漠哥吃,听到没?”

    他的样子很凶,马小龙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听他的,而是朝着我望了过来。

    我觉得田德智这事儿,有点小题大做了,摇了摇头,说道:“算了,那条差不多也烤好了,我吃那条就行——小龙,你悠着点,这鱼有刺,别给刺卡到喉咙,听到没?”

    得到了我的允许,马小龙使劲儿点了点头,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好嘞。”

    他将那烤鱼拿到了面前,深深吸了一口洋溢空间之中的香气,然后一口咬在那冒着油光的鱼背上。

    他双眼闭上之后,又陡然睁开,激动地说道:“太好吃了,外表酥脆,里面香嫩,烤得很入味,太好吃了,简直就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鱼……”

    他大快朵颐起来,而田德智则赶忙回身,将那条快要烤好的鱼身上,手忙脚乱地刷了些酱料,然后递到了我面前来。

    我瞧见那酱料有些生,虽然肚子有些饿,但还是说道:“先等等,再烤一下吧。”

    我本身就是厨艺高手,对这事儿,还是挺讲究的。

    田德智看上去有点着急,对我说道:“这酱料,一定要生的,口感才会好,不信您先尝一尝,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再来帮您烤,好么?”

    我摇头,说不,我还是喜欢熟的。

    我以为他有点儿不耐烦烤,特别是刚才我驳了他面子,于是接过了那烤鱼来,凑到了篝火前来,准备将上面刚刚抹上的酱料烤熟入味一些。

    田德智瞧见我如此坚持,也不再多说,往后退了两步,好像是去干草堆里翻找东西。

    我烤着那鱼,瞧见在火力的舔舐下,那酱料不断翻滚冒泡,有一股特别清新的香味在弥漫。

    等等,这味道,让我的鼻子有点儿发麻。

    舌根也是……

    我陡然停止了呼吸,而下一秒,我听到马小龙“啊”的一声惨叫,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却瞧见有一个身影,直接撞到了我的怀里来。

    紧接着,一把锋利的玩意,朝着我的脖子处抹来。

    谁袭击我?

    我脑子有点儿迟钝,不过铜皮铁骨的神通却还是来得及反应的,那尖锐之物撞在了我坚韧无比的皮肤上面,并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损伤。

    而随后,我反手一抓,将那人给直接按倒在了地上去。

    啊……

    袭击我的这人,居然正是刚才任劳任怨的田德智,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磨砺锋利的骨刃来,即便是给我按到在地之后,也在拼命挣扎着。

    我对于他的举动十分意外,转身瞧去,却看到原本正在啃食烤鱼的马小龙,已经跪倒在地。

    他双手捂住了脖子,油腻的嘴里开始往外面口吐白沫。

    他的双眼有点儿发直了,直往上面翻。

    瞧见痛苦得快要不能呼吸的马小龙,我脑子“嗡”的一下,怒火中烧,一把揪住了田德智的脖子,豁然起身,将其高高举了起来。

    我怒声吼道:“你他妈的,自己人都动手?你这是违反规则……”

    田德智这是基础班的学员,实力欠缺,与我差距过大,自知不敌,也不反抗,苦笑着说道:“我是蓝方的,自然得向你们动手。”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瞪着他,说那你手中的标识牌……

    田德智说道:“那是张绍帅的。”

    张绍帅,那是基础班的一个学员,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我印象不深,没想到落地成盒,直接给田德智给干掉了,还被他借了身份,用来迷惑我。

    我瞧见马小龙双手勒着脖子,口吐白沫,仿佛快要死过去一样,心头的愤怒越发旺盛。

    我说即便如此,也不必下如此毒手啊。这是实战演习,但绝对不能伤人性命——田矮子,我告诉你,如果马小龙死了,我绝对会让你为他赔命,你也别指望有人来救你,我现在就弄死你。到时候谁都没有办法来捞你,知道不?

    听到我杀气腾腾的话语,还有越来越紧、宛如铁箍一般的手掌,田德智害怕了。

    他指着角落一包草说道:“他中的,是马氏毒蝇鹅膏菌毒,服用之后,会产生幻觉,还有可能因为心肌梗塞而死;旁边的清沥草,能够让他在短时间内处于缓解中和的状态,但如果想要彻底救过来的话,只有通过洗胃。”

    我听到,一把将田德智扔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一脚,让他痛苦地大叫起来。

    我指着他,说催吐不行?

    田德智摇头,说不行。

    我说你别动,否则有你苦果子吃,知道不?

    田德智给我一脚踩得快要背过气去,哪里敢说“不”,当下也是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说好好好,你别杀我就成——我弃权了。

    说完,他还怕我反悔,从怀里摸出了那个黑盒子来,按下了那红色按钮。

    这按钮按下之后,他就不再是演习成员,任何人都不得对他动手,否则就是违反演习规则。

    从这一点上来看,他倒是十分机灵。

    瞧见他放弃了,我没有再管他,而是跑过去,拿起那清沥草来,将马小龙按倒,给他喂进嘴巴去。

    进入幻觉之中的马小龙拼命挣扎,却终究抵不过我的气力,吃过之后,神志恢复了一些,也放开了手来。

    他迷迷糊糊地看着我,说漠哥,我怎么了?

    我说你中毒了。

    我还待再说,马小龙摇了摇头,双目又开始迷茫起来,旁边的田德智开口了:“你赶紧帮他按下那黑盒子,让导演组派人过来,将人接走,赶紧去洗胃。要是时间拖久了,真的会有问题的。”

    我听到这幸灾乐祸的话语,猛然回头,田德智给我一瞪,慌忙后退,说你干嘛,你干嘛?我可是退出比赛了,你不能碰我。

    瞧见他这嘴脸,我心头恨意浓烈,却也没有办法。

    我又给马小龙嚼了点儿清沥草,然后问田德智,说按了之后,多久来人?

    田德智说差不多二十分钟吧,反正张绍帅是这样的。

    这时马小龙又稍微清醒一些,我抓住他的双肩,快速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问他:“小龙,如何决定,由你。”

    马小龙恨恨地看了田德智一眼,叹了口气,说我来按吧。

    他摸出了自己的黑盒子,按下之前,对我认真地说道:“漠哥,如果你碰到我妹妹,帮忙……多多照顾一下吧。”

    说罢,他按下红色按钮,退出演习。